第260章 不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又都不作声了,因为谁也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ziyouge.com|

许久,尚云鹏终于说话:“这件事,要见到隽哥才能弄清楚。”

“可是现在蒙巴这个老混蛋不让我们到处转悠,我们又不知道阿隽关在哪里,我们怎么才能找到阿隽?”雷震海说。

“不急,我们今天刚来,蒙巴表面上对我们不防备,其实肯定在暗中找人观察我们,如果我们有什么异动,那他肯定会把我们给杀了,我们只要安静下来,他就会慢慢放松警惕,我们再找机会见凌隽,只要他还活着,只要他在这村里,我们肯定能见到他。”我说。

尚云鹏点头,“嫂子说的不错,我们暂时不要妄动,我们都已经来到这里,是一定能见到隽哥的,所以不必着急,急也没用。”

说完看向雷震海:“还有烟吗?给我一根。”

“没有了,剩下半盒,让那些兵给搜走了。我也想抽烟呢。”雷震海说。

“那我们从现在开始戒烟,不能再抽烟了。”尚云鹏说。

“对,不能再抽了。”我也同意。

“为什么?”雷震海又不明白了。

“你们自己的烟现在已经没了,如果是他们给的烟,那当然是不能抽的,你别忘了他们是毒贩,如果他们在烟里放了毒*品,上瘾了怎么办?”我解释说。

雷震海这才恍然大悟,“我怎么没想到?“

“咦,你们这么一说,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们说,阿隽是不是被他们给逼着吸毒上瘾了,所以才答应娶蒙巴的女儿?”雷震海忽然说。

其实雷震海这种想法也有些道理,但尚云鹏摇了摇头。“不可能。”他坚决地说。

“为什么?你凭什么说不可能?”雷震海不服。

“我先说吧,看云鹏和我的想法是不是一样,我也觉得不可能,因为田杰生前说过,缅甸大部份的贩毒的人自己并不吸毒,如果蒙巴真的要把凌隽变成他的女婿,那他不会把凌隽变成一个瘾君子,只要吸了毒品,这个人基本就完了,他怎么可能会让他的女儿嫁给一个废人?”我说。

“我和嫂子的想法差不多,不同的是,我虽然认为蒙巴不会让隽哥吸毒,但我有其他理由,那就是隽哥绝不会吸,因为隽哥比我们所有人都聪明,如果我们都能想到防范不要让自己中他们的招,那隽哥会想不到吗?”尚云鹏说。

“对,我们都能想得到的事情,凌隽肯定也一定能想到,所以他不会惹上毒瘾的,至于蒙巴为什么那么有把握凌隽会娶她女儿,这就让人费解了,而且他还说等凌隽变成他想要的凌隽,就放凌隽回去,这到底作何解释?”我说。

“算了,我们不猜了吧,反正猜不出来,等我们见到阿隽,那一切迷底就会解开。”雷震海说。

“我认为凌隽现在还不知道我们来了,我们得让他知道我们已经到了坎布村才行,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做?既要让凌隽知道我们来了,但又不能让蒙巴察觉,我们得想个办法才行。”我说。

“可是我们能想什么办法呢?总不能站在这村里大叫我们来了吧?”雷震海说。

“可以大叫啊,为什么不可以?”尚云鹏说。

“不行,蒙巴会杀了我们的。”雷震海说。

“不会,我们是吵架而已,我们现在身处困境,相互埋怨吵架也是很正常的,而且我们太愤怒,所以吵得很大声。”尚云鹏说。

“也对啊,如果你们两个大男人站在门口大声吵架,那声音还是可以传出去很远的,吵到最后还打一架,这样更逼真,蒙巴只会觉得你们两人太无聊,应该不会起疑心。”我说。

“吵架,这行么?”雷震海表示怀疑。

“行不行不好说,但应该没什么风险,我们就大吼着吵,如果蒙巴的人不让我们吵架,那我们不吵就行了,总不能我们吵一架就要枪毙我们。”尚云鹏说。

“那我们现在就去吵?”雷震海说。

“现在不行,晚一些再吵。”尚云鹏说。

“那又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还早,吵架还得分时辰?又不是嫁女儿要选时辰。”雷震海说。

“云鹏的意思是,晚一些村里更安静的时候,声音就能传得更远,凌隽听到的可能也就更大。”我替尚云鹏解释。

“正是此意,嫂子的脑袋能抵得上雷震海的十个用。”尚云鹏说。

天完全黑了下来,丛林里的村子没有电,到了晚上静得可怕,这村里连狗都没有,偶尔只听到一两个女子的尖叫声,应该是受到那些兵侵犯的缘故。

“尚云鹏你个王八蛋!我他妈早说不来,你却非要我来,现在好了,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我就知道你个王八蛋就是丧门星,跟着你准没好事!”雷震海嗓门本来就很大,在安静的村里确实传得很远。

“你他妈少跟我说这些屁话,当初要来也是你自己要来,现在却来怪老子?你困在这里了,难道老子就没困住吗?你再说老子弄死你!”尚云鹏的声音也不弱。

两个男人一边对骂一边开始撕扯起来,有兵拿着矿灯走出来看情况,看到是尚云鹏他们在打架,骂了几句后又回去了。

最后是蒙巴的团长查波来了,他直接向天开了一枪,“谁他妈再吵就打死谁!”

尚云鹏和雷震海这才闭嘴,回到屋里。

他们约吵了有十来分钟,如果凌隽不是住得太远,应该是听到动静了,雷震海和尚云鹏都是他极为熟悉的人,这两人的声音他当然是能听得出来。

现在该做的事都已经做了,如果凌隽实在听不到,那也没有办法。

晚上想着田杰的死,我又偷着哭了一场,因为白天实在太累,慢慢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蒙巴并没有给我们送早饭,也许是为了节约粮食,每天他只会给我们吃两餐了,对他来说,我们只要能活着就行,也或许我们活着或者死了对他都一点也不重要。

白天我们还是被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活动,坎布村四面都是山,周围还是悬崖,只要能够堵住谷口,这里真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很难攻进来,里面的人要想逃出去,也是比登天还难。

一整天都没事,晚些时候,蒙巴忽然派人来说,让我们去见他。

反正生杀大权都在他手里,我们倒也无所畏惧,他要杀我们,那随时都可以,我们不用担心什么,直接向他住的屋而去。

但来的人说,这次不在他住的屋见我们,而是在议事的地方。

没想到这毒枭竟然还有议事的地方,我们只好跟着那个兵向另外一处房子走去。

进了简陋的房子,我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人,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当地人穿的服装,端着在正位上,眉目清冷,脸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

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下来,他是凌隽。

他旁边坐着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大的姑娘,也穿着当地人的传统服饰,她的长相一看就知道是亚热带长大的人,鼻子很挺,皮肤有些黑,但很漂亮。她静静地坐着,看上去很文静。

这个女子,想必就是蒙巴的女儿了。

我虽然强忍,但眼泪还是不断地涌出,“凌隽,你还好吗?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凌隽看着我,面无表情,然后忽然扭头问旁边的蒙巴,“爸爸,她们是什么人?”

我瞬间如五雷轰顶,要不是尚云鹏扶住我,我差点摔倒在地。

他叫蒙巴叫爸爸,然后问我是谁!!

“你好好看看,想一下,他们是谁?”蒙巴盯着凌隽问。

凌隽站了起来,向我走了过来,我心里砰砰直跳,我好希望他抱我,然后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他没有,他只是围着我转了两圈,“我看到你很熟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话让我如坠冰窟,我和他,又岂止是熟悉?我们几番劫难,几次差点丧命,他对我竟然只是觉得熟悉?

蒙巴走了过来,怀疑地看着凌隽,“你真的想不起来了?”

凌隽摇头,面无表情,“我想不起来,她们是我的亲戚吗?”

我紧咬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蒙巴忽然从旁边的保镖手里接过枪,顶住了我的头,“你真的想不起这个女人是谁?如果你不认识她,那我就直接打死她算了,因为我也不认识她!”

凌隽愣了愣,摇了摇头,“我真的不认识她,爸爸,不要杀人,我不喜欢看你杀人。”

“可是如果你真的不认识她,那我就真的杀了她了!”蒙巴喝道。

“我真的不认识,我头好疼,你不要逼我认人了,我真的不认识她!”凌隽忽然双手抱头,痛哭地蹲在地上大叫。

蒙巴把枪递还给了旁边的兵,走向凌隽,将他拉起来,走到尚云鹏的旁边,“那这个人呢,你认识他吗?”

凌隽一脸的茫然,“他看起来也很熟悉,但我不认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