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素季 谢 (猪猪丶我要你) 赏巧克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鹏说得没错,就算是凌隽要装失忆,那他也得有个充分的理由来装,没有人会莫名其妙地失忆,这样的常识谁都知道,蒙巴当然也知道。……www.ZiYouGe.com……所以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事是我们不知道的,现在凌隽到底有没有失忆我们并不清楚,也许他也在等机会。”我说。

“还有,你们说为什么蒙巴为何如此痛恨华夏人?他为什么总是说华夏人不讲义气?这到底什么意思?”尚云鹏说。

“我认为这背后也有我们不知道的事,而且很有可能这事和他绑了凌隽有关,他曾经说过一句话,凌家欠他的,凌隽一直生活在万华,并没有和蒙巴接触过,所以肯定不是凌隽欠他的,如果说凌家真的欠了蒙巴什么,那就是别人欠的,只是他算到了凌隽的头上。”我说。

“那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欧阳菲欠的,另一种可能就是隽哥的父亲欠的。”尚云鹏补充道。

“对!再联系凌隽的父亲也是在缅甸失踪的旧案,我认为凌隽的父亲欠的可能性更大,当然也不排除是欧阳菲欠的。”我说。

“这样一来,基本脉络大概就清楚了,凌家欠了蒙巴的旧债,到底是欠的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蒙巴一直恨凌家,但是这些年来他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后来听说隽哥掌舵美濠了,他认为机会来了,就有意放出隽哥老爸还在世的消息,逼得隽哥到缅甸来寻亲,然后我们一进入缅甸就被他的人盯上了,现在隽哥在他手上,他就有一个讨回旧债的计划,至于这个计划到底是什么,我们现在也无法知道。”尚云鹏说。

“我还有一点要补充,蒙巴身在丛林,和外界通讯只有卫星电话,所以香城和澳城媒体报导出来的消息肯定不是他做的,是有人在配合他做这一切,而凌隽刚刚掌权,这就是最好的时机,也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的时机,丛林中的蒙巴做不了那么多的事,肯定有个人要配合他。你们说,这个人是谁?”我看着尚云鹏和雷震海问。

这一次两人又是空前的默契,他们同时说出了两个字:“炳叔!”

我点点头,“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如果这样假设,那就能说得清楚为什么你们一进缅甸就让人盯上了,因为炳叔发现凌隽不在澳城了,于是就通知了蒙巴作准备,至于凌隽的行踪,那很容易就能查到,可以通过手机定位追踪,也有可能芸南就有他们的眼线监视,只要有钱,这些事都不难做到。”

“可是,炳叔哪来这么大的能量,能在千里之外调动蒙巴这样的大毒枭为他做事?”尚云鹏说。

“不是蒙巴为他做事,他们两人应该是因为利益配合,至于他们到底是怎么认识和联系上的,我们现在不知道,但是如果蒙巴把凌隽杀害在缅甸,让他像凌老先生一样的失踪,那最大的得利者就是炳叔,一个月的期限一到,董事会重新选举,不管是资历还是所占股份的比重,除了凌家的人就只有炳叔最占优,美濠的控制权当然就落入他的手里了。”我说。

“这其中还是有些问题,但这样一疏理起来,好像确实脉络清楚了,如果是这样,那蒙巴就太傻了,他是被炳叔给利用了。”尚云鹏说。

我摇了摇头,“这不可能,一个在丛林中和政府军周旋了这么多年还没死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轻易就被人利用的笨蛋?蒙巴这样的人,比狐狸还要狡猾很多倍,他肯定不会轻易被炳叔利用。”

“可是现实就是他被炳叔利用了。”雷震海说。

“我看未必,最多也只是相互利用,蒙巴有自己的计划,炳叔有自己的计划,炳叔的计划现在基本清楚了,他就是要让凌家一直内斗,斗得两败俱伤,然后把最后胜出的人给弄死,这样凌家就没人了,美濠自然就落入他手,而且还不会让外界猜疑,因为他一直都是支持凌隽的,没有人会怀疑到他。”我说。

“那蒙巴的计划是什么?”雷震海问。

“不知道。”我和尚云鹏同时回答。

这个是真不知道,到目前为止,我们完全看不出蒙巴到底要做什么。

今天和凌隽的见面虽然不愉快,但看到他活得好好的,我内心还是高兴的,没有什么事比他活着更重要,只要他还活着,就有希望。

过后的两天,蒙巴还是一点动静没有,每天给我们提供一些勉强能活下去的食物,对我们的看管也越来越松,好像完全把我们给忘了一样。

第三天,我们住的树棚迎来了一个客人,还是一个漂亮的人儿,他是蒙巴的女儿。

和凶残的蒙巴不同,蒙巴的女儿看上去很是文静,她对我双手合十问候,我也仿照她做了同样的动作。

“你好,齐小姐。”她的声音很轻柔。

“你好,我该如何称呼你?”我问。

“我叫素季,齐小姐,我想和你谈谈。”蒙巴的女儿说。

“好啊,我们在哪里谈?你爸给我们安排的这住处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我们还是到外面去谈吧?”我说。

“好,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让你到我的住处去洗澡,我也是女的,我知道你需要洗澡。”素季说。

这话让我一下子对她有了几分好感,她说的没错,我确实好几天没有洗澡了,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我真的可以么?”我说。

“当然,你放心,在我的房里洗澡,你不会有任何的危险,我保证你是安全的。”素季说。

我笑了笑,“在这样的地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哪里还有什么安全可言。”

“对不起,我为我爸这样对你向你道歉。”素季说。

“不敢当,弱肉强食也是自然法则,在这里你爸就是主宰,他怎么对我们都是正常的。”我说。

“那你现在就跟我去洗澡吧,我给你找身衣服换。”素季说。

“小齐,不要相信她,她是蒙巴的女儿,不能信。”雷震海说。

“我相信素季小姐不会害我,我们现在的处境,随时都可能死,我也不惧什么阴谋,再说了,素季是善良的姑娘,也不会有什么阴谋。”我说。

跟着素季来到她的住处,这里就比我们住的地方讲究多了,不但有漂亮的家具,而且还有很多书籍,这个素季小姐还是个文化人。

“齐小姐,我给你找身衣服,你去洗了之后我们再说话。”素季说。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一身臭味,和素季小姐聊天也会唐突了你,那我就先去洗洗。”我说。

洗澡的设备当然比不得城里,就是一个大大的木桶装上热水而已,但是对我来说这已经非常不错了,我脱下衣服缩在温水里,闭上了眼睛。

素季的房间里没有男人的鞋和生活用品,说明凌隽并没有和她住在一起,这我就放心了,但同时也让我感到奇怪,既然蒙巴要把女儿嫁给凌隽,那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嫁?难道他们也像华夏一样要选一个良辰吉日?

洗完之后我一身轻松,换上了素季给我找的衣服,她和我身材差不多,她的衣服竟然还挺适合我。

素季在外面已经泡好茶,还放上了一些点心。

“这是从芸南运来的普洱茶,点心是混明的鲜花饼,华夏是一个美丽的国家,芸南非常的美丽,我曾在混明念过两年书,我还去过丽古城,见过大里的苍山洱海,爬过玉龙雪山,我非常喜欢那个国家,也喜欢你们的文化。”素季说。

我心里一喜,我正想着要如何与她套近乎呢,没想到她竟然主动说起国内的事,这下我们就有话题了。

“那素季小姐有没有在丽古城的酒吧里有了艳*遇?那里有很多的流浪歌手,都是充满浪漫气质的人。”我笑着说。

“那倒没有,我在芸南的时候我爸派了很多人保护我,他不允许我和那边的男生交往,在他的眼里,任何一个接近我的人都有目的,都有可能是警察的卧底。”素季无奈地说。

我点了点头,“司令是刀口舔血的人,谨慎一些倒也可以理解,只是你既然在外面呆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回到这里来呢?这样的地方,不适合你这样美丽的女孩,只有在文明世界,你的美丽才能更好地绽放。”我说。

她温柔地笑了笑,“我当然也不想回到这丛林里来,其实爸爸也不想让我回来,我回来,主要是因为……”

她说到这里,忽然就停下来了。

我知道她为什么要停下来,因为再说下去,就会说出一些不能说的秘密话题了。

“我知道了,你回来,主要就是为了嫁给凌隽。”我笑着说。

素季没有说话,这可以理解为默认了。

“你爱他吗?”我问。

素季又不说话了,他只是玩着手上的玉手镯,蒙巴女儿戴的手镯,那当然是上好的玉了。

她的这个动作让我心里一沉,如果她不喜欢凌隽,她肯定会说她是被逼的,因为父命难违,但是她不说话,那就说明她心里其实是有些喜欢凌隽的。

“也许,这个问题不该我问。”我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确实是上等普洱。

“我说了,你会生气吗?”素季轻声说。

我心里一叹,她不用说,我想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