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联络人 祝所有亲们,中秋节快乐!!!!/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蒙巴说他想要整个美濠集团,但他只是一个毒枭,他都不敢公开露面,他也不可能像炳叔一样公然在澳城去露面争权,他也没那资格,所以他只有通过凌隽才能达到他的目的,他把凌隽弄失忆以后,让他和素季结婚,然后再重新给凌隽灌输新的记忆,这样他就可以把凌隽放了。-www.ZiYouGe.com-”我说。

“嫂子接着说。”尚云鹏说。

“凌隽重回美濠,那他还是凌家的四少爷对不对?就算是他失去了一部份记忆,那还是有继承权的,虽然他失忆了,但是他的商业天赋却未必会完全消失对不对?他还是有可能重掌美濠的,就算是他不能重掌美濠,就凭他的继承人身份,那继承到的也是美濠的大量股份,那可是一笔大大的财富,而失忆的凌隽自然就只有听素季的了,然后蒙巴在背后控制,这样他就不成了幕后的老板了?”我说。

“对啊,如果是这样,那他比要一两个亿强多了!他以后也不用东躲西藏了,他直接躲到背后当太上皇,掌控美濠就行了,找个机会潜入澳城,他这丛林生活就可以结束了!”尚云鹏说。

“我靠!他还真是想得美,可是一切能让他如愿吗?阿隽如果完全失忆了,回到美濠谁也认不出来,人家会让他当董事长?”雷震海说。

“这太简单了,如果他真要把凌隽放回澳城,那肯定做足充分的准备工作,他完全可以把美濠的主要人物的资料打印出来,让凌隽一一记住,凌隽虽然失忆,但他的商业才能那是天赋,不一定会全部消失,所以他的计划其实是非常不错的!”我说。

“如果有这么一个计划,那蒙巴如此沉得住气就不难理解了,我觉得嫂子分析得有道理,只是如果这样,那炳叔不就输给他了?”尚云鹏说。

“我认为不一定,炳叔肯定有反制他的方法。炳叔是何等聪明的人,又怎么会轻易输给蒙巴,但他肯定没有想到蒙巴会有这样的计划,对了,如果阿进是炳叔的人,那阿进肯定就把蒙巴的计划报告给蒙巴了,炳叔说不定已经作好了应对的准备。”我说。

“凌家庞大的家业太诱人了,谁都想要,所以这事才搞得这么复杂,隽哥说曾进在这村里,可是我们要如何才能和他们接上头呢?”尚云鹏说。

“我认为如果曾进是真的想帮凌隽,那他会主动和我们联系的,之所以到现在他也还没有和我们联系,那是因为他认为如果太急了会引起蒙巴的怀疑,虽然他是炳叔放在这里的联络人,但是蒙巴这样的人要杀起来人那是不管他是谁的。”我说。

“蒙巴的计划我猜想没有几个人知道,曾进那就肯定是不知道的,如果曾进要是知道了蒙巴的计划,那他就活不了了,因为蒙巴不会让他把计划泄露给炳叔的,蒙巴虽然狡猾,但是一个很自负的人,也许他认为他的这个计划简直是天衣无缝,所以他认为别人是不可能猜得到的。但我估计曾进也猜到了。只是装不知道而已。”尚云鹏说。

“云鹏说得没错,我们还是暂时不要妄动,再等两天再说。”我说。

***************************

凌晨时分,我冻得醒了过来,白天还好,但晚上还是有些冷,想着凌隽的事,就再也睡不着了,这时外面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我赶紧爬了起来。

守在门口的尚云鹏已经向来人扑了过去,虽然来人举起了手表示没有恶意,但尚云鹏还是琐住了他的喉,把他带进了我住的树棚。

声音惊动了旁边的雷震海,他也过来了。

树棚里没有灯,黑漆一片,我摸出素季送给我的手电筒照在来人的脸上,和我猜的一样,是曾进。

“阿进?”

“是我,太太。”

他竟然还是叫我太太,这说明他对在万华的事记忆很深,或者说还有一些感情。

“你现在摸黑过来会被发现吗?”我说。

“没事,今晚值勤的兵都是我买通了的亲信,他们不会报告蒙巴。他们收了我很多的好处,如果他们报告了蒙巴把事情扯出来,他们也得死。”阿进说。

“好,阿进,咱们说重点,你是不是炳叔的人?”我直接问。

“是。”曾进说。

只要他答应是,那我之前的判断基本上就八九不离十了。

“凌隽来缅甸的事,是不是炳叔策划的?他就是要夺权对不对?”我问。

“是的,他和蒙巴合作,至于他们之间的合作细节是什么,我也不知情,大概应该就是蒙巴控制住隽哥,然后他在澳城夺权。”曾进说。

“阿进,你以前背叛过凌隽,但上次你又在澳城救过我,我只问你一句,我到底能不能相信你?”我说。

“太太,我一直都是熊炎炳的人,背叛隽哥非我所愿,我不敢求你们原谅,但请相信我,我现在没有害你们的心,他们想用太阳草把隽哥给弄失忆,就是我暗中买通了下面的人,给隽哥服了解药才没事的。”曾进说。

“太阳草还有解药?我怎么没听说过?”尚云鹏插了一句。

尚云鹏对曾进背叛凌隽的事一直耿耿于怀,我知道他对曾进没有任何好感。

“当然有,老挝很多地方都有太阳草,当地村民完全就不惧这种毒草,就是因为解药非常的简单,只要喝一点点辣椒水就行了,生辣椒啃上两口也可以。”曾进说。

“这么简单?我怎么不知道?”尚云鹏还是怀疑。

“信不信由你,万物相克的道理难道你不懂吗?有太阳草这种东西,必然会有另外一种东西和它相克,太阳草被大量引进到内地被人制成药剂害人,但解药其实非常简单,不然那些黑道人士长期接触,自己不怕被弄失忆吗?”曾进说。

这话倒也说得有几分道理,而且凌隽现在还清醒着那是事实。

“好,我们相信你,那我问你,在万华害我们的人是不是凌坚,炳叔是不是也有份?除了他们俩,还有没有别人?”

这是我一直最想知道的问题,我的话都在发抖。

“他们俩都有参与,而且还有别人,但我不知道是谁,隽哥进去的时候,我也被抓了,后来放出来了,熊炎炳是一个疑心非常重的人,他认为我可能已经暴露了,所以就让我离开万华去了澳城,后来的事,我不是很清楚。”曾进说。

“你真的不知道?”我有些怀疑。

“我真的不知道,太太,请你相信我。”曾进说。

“这不可能,你是炳叔安插在万华凌隽身边的人,他的行动你不可能不知道。”我说。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在隽哥身边时间长了,我和他有感情,我几次劝说熊炎炳,我说如果四少爷不回澳城,那就不要动他了,这让他对我产生了怀疑,他说必须要想办法把隽哥逼回澳城,因为只隽哥才有本事把欧阳菲给逼退,这样他才有可能坐享渔翁之利。”曾进说。

“那我妈呢?你知不知道我妈是被谁害的?”我问。

“我不清楚,后来在万华执行的是铁老三,对了,铁老三是凌坚的亲弟弟。”阿进说。

“啊?那个逼我签合同的铁老三是竟然是凌坚的亲弟弟?”我也有些吃惊。

“是的,凌坚本来就不是凌家的儿子,这个熊炎炳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的,所以凌坚其实一直也是在熊炎炳的控制之下,熊炎炳一方面控制住凌坚,一方面又帮着你们来对付凌坚,这样一来就没人会怀疑他了,把隽哥扶上去以后,再让隽哥失踪,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一向最支持隽哥,所以没有人会怀疑他是幕后的人。”曾进说。

“这么说,我妈的死,有可能就是熊炎炳指使凌坚,然后凌坚又指使别人干的?在万华他们肯定还有合伙的人,那个人是谁?”我问。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那个人势力也很大,太太,我是真的不清楚,熊炎炳是一个疑心非常重的人,很多事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曾进说。

“那既然他那么不好,你为什么还要听命于他,当他的狗腿子?”尚云鹏说。

曾进叹了口气,“我老婆在他手里,他把我老婆藏在马来西亚,他要我帮他控制了美濠后才肯放了我老婆,我不听他的不行。”

“那你现在为什么又要背叛他,你不担心他知道会害了你老婆吗?”我说。

曾进的声音忽然变得悲怆,“也许,我老婆早就被他杀了,等我把所有的事办完,以他的手段,又怎么会留一个知情人在这世上?他把我派到缅甸来负责协调和蒙巴的事,我估计就是要让我死在这里了。”

“有道理,他要杀你很简单,只要跟蒙巴说一声,蒙巴马上就能帮他杀了你。现在他还没有杀你,是因为你对他还有用,他需要你不断地向他汇报这边的情况。”我说。

“太太说得没错,我跟着他,越跟越心寒,他既然能杀自己的结拜兄弟,为什么不能杀我,我曾进算什么。”曾进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