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初谋 亲们中秋快乐 谢 ( 靓靓妈咪哟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的炳叔的结拜兄弟,就是凌隽的父亲凌正铎吧?”我问。……www.ZiYouGe.com……

“是的,太太确实很聪明。”曾进说。

“这些事,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我说。

“我也不完全清楚,我只是从熊炎炳的口中听出一些碎片,知道凌正铎是他的结拜兄弟,当初他们结拜的有三个人,后来死了两个,就只剩下他一个了,我知道的就他和凌正铎,第三个人我不知道是谁。”曾进说。

他的分析和我们分析得差不多,炳叔和凌隽的爸爸是结拜兄弟,我们则是早就知道了的,以前凌隽就跟我提过。

“蒙巴说,凌家欠他的,这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我问。

“我知道,当年凌正铎在缅甸发现了一处金矿,但那片地上都是当地人种的罂粟,因为提出的赔偿价格很低,所以当地人不愿意把土地让出来,因为他们要靠那些地来种罂粟,太太你也知道,在缅甸这个地方做生意,如果没有自己的军队,就算是把矿开起来了,那也会经常遭劫,后来凌正铎就找到了蒙巴,要求和他合作。”曾进说。

“蒙巴当然答应了,于是蒙巴就出动了自己的军队,把那些村民给强行赶走,然后圈下了那块地,于是金矿也就开起来了,对吧?”我接着曾进的话说。

“对,蒙巴的手段非常残忍,他把那个村的人差不多都杀光了,此事激怒了缅甸政府军高层,政府军开始对蒙巴开始了大围剿,蒙巴没有办法,只好带着他的部队隐进了丛林,没有了蒙巴的保护,金矿的开采又陷入停滞,因为前期已经投了很多钱,也只有继续开采下去,于是凌正铎只好转而和政府军合作,把金矿继续开下去,也实现了盈利,于是蒙巴认为凌正铎背信弃义,向凌正铎提出要一亿美金的赔偿。”曾进说。

“后来凌隽的爸没有给他这一亿美金?不过一亿美金确实太多了,在缅甸开矿,就算是利润再高,要想赚一亿美金也很困难,这是狮子大开口了。”我说。

“是的,于是双方提出见面谈判,后来双方谈妥,只要美濠在缅甸开矿一天,那就每年从利润中抽取百分之十给蒙巴,于是蒙巴也就不再找凌家的麻烦了。”曾进说。

“那后来为什么又有冲突呢?为什么蒙巴又说凌家欠他的呢?”我问。

“问题就出在这,据说第一年确实是把利润分给他了的,但从第二年开始,蒙巴就再也没有分到一分钱,但是凌正铎却说那钱是给了的,双方争执不下,后来熊炎炳就出了一个主意,让蒙巴放出消息,说凌正铎要用直升机接他到混明去谈判,后来政府军收到这一消息,他们以为直升机上的人是蒙巴,就用火箭炮击落了那直升机,但直升机上的人其实是凌正铎。”曾进说。

我松了口气,真相大概清楚了。

“我明白了,这事还是熊炎炳在搞鬼,那些分给蒙巴的钱,肯定是熊炎炳吞了,那后来缅甸的金矿怎样了呢?”我问。

“后来凌正铎没了,缅甸的金矿就由熊炎炳来负责,但是才勉强维持了两个月,他就以极低的价格转让给了一个内地来的商人了,这事就不了了之,但蒙巴却一直认为凌家欠他的钱没还清,他一直在找机会讨债,只是他苦于不敢公开露面,所以忍了这么多年。”曾进说。

“可是我听凌隽说,他爸爸的飞机失事以后,并没有找到他爸的遗体,那他爸还活着吗?飞机被火箭炮击中,应该是活不了吧?”我说。

“当然活不了,后来遗骨被蒙巴的人趋夜抢走,他曾经联系过澳城美濠的负责人,表示凌家的家属如果愿意出一百万美金,那就把凌老先生的遗骨还给凌家,但当时当家的是欧阳菲,欧阳菲说凌正铎在外面女人太多,死是活该,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块钱也不会给,蒙巴也只好作罢。”曾进说。

“原来欧阳菲早就知道凌正铎已经死了,只是她心里恨凌正铎在外面找女人生孩子,所以装不知道凌正铎死了,只是对外说他失踪了。”我说。

“这我都是听蒙巴说的,我觉得应该不会有假。”曾进说。

“假不了,这事儿应该就是这么回事,欧阳菲心里恐怕也知道炳叔就是害死凌老先生的人,只是她睁只眼闭只眼,反正凌正铎死了,她也顺理成章地当了凌家的当家人,还可以打整凌正铎的亲生儿子,这个欧阳菲还真是够狠,凌正铎和她夫妻一场,她竟然如此狠心,让他的的遗骨都归不了故土。”我说。

“所以蒙巴一直痛恨华夏人,认为华夏人不守信誉,而且心肠歹毒,因为在他接触过的这些华夏人都不是什么好鸟,熊炎炳害自己的结拜兄弟,欧阳菲连自己老公的遗骨都不要,华夏人在他的印象中当然是差到极点了。”尚云鹏说。

“没错,这就能解释得通他为什么一提起华夏人就来气了,只是不知道凌老先生的遗骨现在放在何处,有没有被蒙巴给扔掉?”我说。

“没有,蒙巴说他要留下,说不定哪天凌家出了一个孝顺的子孙,还可以卖一份好价钱。”曾进说。

“那他有没说他放在哪里了?”我说。

“没说,他只是跟我说故事,但具体到他自身利益的事,他当然不会说。”曾进说。

“好了,都说了这么多了,那我们说说现在的情况吧,阿进,只要帮我们逃出去,以前的事我们可以既往不咎,而且我们会全力帮你找回你老婆。”我说。

“其实你们这一次来打乱了我们的计划了,本来隽哥装失忆就可以回到澳城了,没想到你们又寻到这里来,现在的问题反而不是隽哥了,主要还是你们如何能活着离开的问题。”曾进说。

“我们也是一片好意来的,谁知道这里是这种情况。”雷震海说。

“凌隽在这里没了消息,我们当然不能不管,但没想到帮了倒忙了,真是对不起。”我说。

“这倒也可以理解,不过你们来了也有好处,隽哥通过和你们的见面不相认,就可以证明他的确失忆了,不然蒙巴肯定会逼他杀人,甚至逼他吸毒,用些极端的方式来证明他是真的失忆,所以你们来虽然是让事情更复杂,但其实也起了大作用的,隽哥连自己的老婆都不认识,连自己的兄弟的死活都不管,那蒙巴当然就相信他是真的失忆了。”曾进说。

“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不管是帮倒忙还是怎样,也只有面对了,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我们出去的?”我问。

“暂时没有,但我觉得有一些东西可以利用。”曾进说。

“你说说。”我说。

“蒙巴的团长查波你们知道吧?他一直喜欢蒙巴的女儿,所以他对于蒙巴要把女儿嫁给隽哥的事很是恼火,要不是他畏惧蒙巴,他恐怕早就杀了隽哥了,所以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因素。”曾进说。

“那太好了!如果查波肯帮忙,那这事就好办多了。”我说。

“是啊,我就是觉得这恐怕是唯一有利的因素,但我不知道到底如何利用才万无一失,查波跟随蒙巴多年,在军队中很有影响力,但要让他背叛蒙巴,还是有些困难,因为他一但背叛了蒙巴,他担心素季不会原谅他,他非常喜欢素季,他应该也不会让素季恨他。”曾进说。

“我倒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可不可行?”我说。

“太太你说,你一向聪明,办法应该不错。”曾进说。

“查波在这军队里混了这么久,肯定有自己的亲信,让他想办法趋夜绑了蒙巴,然后由我们来劫持蒙巴走出坎布村,蒙巴在我们手里,谷口的人就不敢乱动,这样我们就可以劫持着蒙巴走出丛林,我们不认识路,但蒙巴是丛林之王,他是认识路的,蒙巴被我们劫持,军队当然由二号人物暂时统领了,这样查波就可以装着带人追击我们,当然不是真的追上,查波掌控了军队,坎布村他就是主人了,素季也不会怪他,我们只要出了丛林到了果平,那我们就可以向当地大使馆求助了,由当地大使馆将蒙巴交给缅甸政府,我们就可以安全回国了。”我说。

所有人都没说话,这计划听起来有些大胆,操作起来风险当然肯定也很大,他们都在考虑可不可行。

“难道你们认为不可行?”我问。

“听起来是不错,可是,查波会配合我们吗?”尚云鹏说。

“我认为会,查波如果配合我们,一方面他可以上位,成为蒙巴军队的新统领,另一还能抱得美人归,不然他就只能一辈子当二号人物,然后看着他心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带走,查波这人是能做大事的人,不然他也混不上团长之位,我相信他会配合我们。”我说。

“只是可惜了那水灵灵的素季小姐了。”雷震海说。

“放屁,素季嫁给查波是可惜了,难道你希望她嫁给隽哥吗?嫂子还在这呢,你怎么说话的?”尚云鹏骂道。

“小齐,我不是这意思啊,我只是说……”

“现在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素季的出身决定了她的命运,她是蒙巴的女儿,蒙巴杀人无数,金三角到处都有仇家,如果素季嫁给一个普通人,那些仇家寻仇上门,她早晚得死,所以嫁给查波是最好的选择。只有查波能保护好她。”我说。

这计划当中当然也包涵了我为自己考虑的因素,凌隽是我的男人,我再怎么大方,也不会大方到和别的女人来共享他。

每一个女人在爱情面前都是自私的人,我也不例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