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内应 谢 ( 学会简单)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又进入焦急的等待之中,当然是等查波的消息。|ziyouge.com|

我相信只要查波决定配合我们,这件事十有八九是可以成功的,查波跟了蒙巴多年,他对蒙巴应该是非常的熟悉,蒙巴有些什么生活习惯,有哪些弱点,我相信他是一清二楚,他只要肯出手,肯定是能将蒙巴拿下的,至少成功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这应该是我们逃出去最好的机会,坏运气不会一直持续,否极总会泰来,但好机会也不会很多,如果抓不住,那恐怕我们的命运就会改变。

连续两夜我都无法入睡,我担心查波会反悔,如果是那样,我们就完蛋了。

又过了一天,我又遇上了查波,他看了看周围没人,对我说:“明天晚上动手,明天我当班的都是我的亲信,明天天黑以后我会给你们的人送两套军服,让你的人换上,混入警卫的人当中,我自己会蒙面,我把司令控制以后就在屋内交给你们,不能让人知道是我做的,然后我会从窗户跳走,又再次赶来追你们,你们要跑快一些,我会在天亮之后才开始追击。”

“好,我同意,你给我一个帐号,我到澳城之后就给你转帐。”我说。

“转帐的事再说吧,我主要还是为了素季。”查波说。

“也行,反正你随时联系我就可以了,我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我说。

“让你的人机灵一些,蒙巴老奸巨猾,不要让他给逃了,如果他逃了,他一回来我就完了。”查波说。

“这你放心,我们也不是笨蛋,我们不会让他逃掉的。”我说。

“好,那就这样。”查波说。

回到住处我把消息告诉了尚云鹏,雷震海高兴坏了,“那太好了,我们这下终于可以回去了,我在这地方都呆得要疯掉了。”

“别高兴得太早了,我们现在还没离开呢,先逃出去再说吧。”尚云鹏说。

“这事得告诉凌隽才行,让他也作好准备,可不能把他给落下了。”我说。

“这事得通过曾进传给隽哥,这村子不大,不管隽哥住在哪里,要跑过来和我们集合都不是困难的事,只要控制住蒙巴,其他人是不敢乱动的。”尚云鹏说。

“那我们需要枪啊,不然到时用什么胁持蒙巴?”雷震海说。

“这个你不用担心,查波给给我们准备,还会准备两套军服让你们趋夜换上,他一控制了蒙巴,你们马上冲入屋内接手,然后我们就劫持着蒙巴出村。”我说。

“听起来可行,我们只要冲出丛林就安全了。”尚云鹏说。

凌晨时分,曾进又潜进了我们住的树棚,我将计划全部都告诉了他,让他想办法通知凌隽。另外还交给他一个任务,就是让他想办法偷到田杰的骨灰,我们答应过田杰要带他回国。

****************

第二天,素季又来找我,请我到她家里喝茶。

我心里砰砰真跳,我担心是蒙巴发现了什么不对劲,让素季来探我们的虚实,然后向查波下手。我忐忑地跟着素季来到她的住处。

她看起来心情很好,一直微笑着。这让我心安一些,她是没有城府的人,如果她心里有事,那肯定是堆在脸上的,肯定不会如此从容地笑。

“齐小姐,凌隽今天早上来找过我了。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来找我。”素季笑着说。

我心里还是有些吃醋,但还是勉强笑道:“这是好事啊,相处时间长了,他自然会对你有好感的。”

她端起茶喝了一口,伸手捋了捋头发,“我也相信他会越来越喜欢我的,爸爸说,再过几天就准备让我和凌隽结婚了,可惜我现在还没有想到让你们逃走的方法。”

我心里又有些紧张起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蒙巴让她来试探我的话,但想想又不可能,我们都在蒙巴的掌握之中,如是蒙巴知道了什么,那也不用旁敲侧击来打探,直接一枪一个把我们崩了就完事了。

“没事,不急,我们只要还活着,那就可以慢慢想办法嘛,以后凌隽就交给你了,我和他的缘份算是尽了。”我说。

“齐小姐,真是对不起……”

我笑了笑,“没什么对不起的,缘份这东西本来就很奇妙,来的时候挡都挡不住,去的时候也留不住,以后你们好好的吧,你那么喜欢凌隽,他能和你在一起是幸福的,我认为找一个自己爱的,不如找一个爱自己的更好。”

无意间说出这一句话,我内心也许是想劝他接受查波,因为我知道过了今天,她就是查波的人了,我不知道查波会不会对她用强,想到那些,我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毕竟她是没有伤害过我的,她还主动给我提供洗澡的地方,她对我算是不错的。

但我却不能回报她善意,因为我和她之间有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她要抢我的丈夫,什么事都好商量,唯有这事不可商量,所以我必须得骗她,甚至牺牲她。

我只有祈祷查波以后能对她好一些,如果查波是真心爱她,应该也不会对她用强。

“你说要找一个爱自己的,那是在劝我要放弃凌隽么?因为他现在根本就不爱我。”素季笑着说。

我赶紧解释:“我不是这意思,事实上你和他在一起已成定局,就算是我劝你这样做,你也不会同意。”

她笑了笑,“是的,我是不会放弃凌隽的,我认定他就是我一定要嫁的人。”

我无言以对,一个女人当着我的面说我的丈夫是她必须要嫁的人,我该说什么好?

“对不起,我这样说你肯定又生气了。”素季说。

“我不生气,你有权利表达你的想法。”我说

其实不生气那是假的,但我想着过了今晚后她就得面对查波,我又觉得她挺可怜的。

“对了,凌隽今天问起你了。”素季忽然说。

我装着若无其事地说:“是么?他都不记得我了,他还提我干嘛?”

“他说要我告诉你,晚上要小心一些,不要在村里乱跑,村里黑,走路也一定要带着矿灯。”素季说。

这话明显是在暗示我,要我让查波多为我们准备一些矿灯,以便在密林中逃生。也顺便告诉我,曾进已经将消息传给他了。

“他这话简直就是多余,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我当然自己会注意安全的,用不着他多说。”我说。

“他要是能对我说这样一句关心的话,我会很高兴,只可惜他从来不会对我说这些,看来我得尽快想办法让你逃走才行,我真担心哪天他会想起你来,他要是记起了你,就没我什么事了。”素季有些难过地说。

我再次无言以对,我忽然不想再和她聊下去了,她对我越是不设防,我越是觉得欺骗她有负罪感。

“我有些不舒服,我先走了,再见。”我说。

“那明天你再过来喝茶。”素季说。

“好。”我答了一个字。

********************

我在树棚里走来走去,外面一片漆黑,我紧张得快要窒息,尚云鹏和雷震海都换上查波给的军服混到站岗的人中去了,树棚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忽然平静的村里就传来了几声枪响,我打开矿灯向村口方向冲去,这是预定好的路线,我为此白天已民经慢走了好几遍,就是为了熟悉路线。

尚云鹏和雷震海一左一右押着蒙巴走了过来,旁边是提着枪的凌隽和曾进,曾进背上背着一个包袱,想必他是偷到了田杰的遗骨了。

“哈哈,凌隽,你竟然没有失忆,不过你们跑不掉的,你们不可能跑得掉!”蒙巴只穿着一件背心,应该是被从床上揪起来的。

“都往后退,不然我就杀了你们司令!”尚云鹏朝天开了一枪。

我冲向凌隽,虽然情况紧急,但他还是抱了我一下,“不要怕,我们会没事!”

来到村口,守卫的人打起了火把,一梭子弹扫了过来。我们赶紧趴下,幸亏没人受伤,反而是蒙巴左臂中了一枪。

“别开枪,我在这里,谁也不许开枪!”蒙巴赶紧大叫。

守谷口的人听到蒙巴的声音,就都不再开枪了。

我们顺利通过谷口,押着蒙巴向丛林里跑去。

“让你的人不要追,不然我马上打死你。”尚云鹏说。

“哈哈,他们都是我的人,怎么可能不追?我早就应该杀了你们这伙人的,真是失算。”蒙巴毫无惧色。

“你少废话!说,往哪个方向走?”尚云鹏说。

“你们都不识路,那你们还想跑得掉,这不是笑话吗?你们还是放了我吧,我保证饶你们不死。”蒙巴说。

“现在是我们饶你不死了,你没有资格说这话了。”尚云鹏说。

蒙巴指了指前方:“向那个方向走。”

丛林中白天尚且不好走路,晚上就更加困难,虽然准备了矿灯,但还是走得非常的慢,还好后面追的人好像越来越远,应该是查波叫住了他们,蒙巴有事,那些兵当然听查波团长的了,他不让追,那当然就没人追来。

在丛林里逃了半小时,凌隽忽然叫我们停住。

“不对,蒙巴指的路是错的,我们刚才就经过这里,我故意折断了几根树枝作记号,你们看,这就是我刚才折断的树枝。”凌隽说。

“这个混蛋指的路是让我们在这里面兜圈子,然后一直晃到天亮我们也走不出去!”我说。

尚云鹏狠狠捏了一把蒙巴的枪伤,痛得蒙巴闷哼了一声。

“你如果再耍花样,我就再往你的右臂来一枪。”尚云鹏说。

“我无所谓,你有种就来啊?就你们几个小娃娃还想逼我就范?”蒙巴叫嚣道。

雷震海一拳向蒙巴砸了过去,“妈的,你还嘴硬!把你打死,我们也能慢慢摸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