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这是见鬼了? 满钻加更 抢红包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很快找到了果平东的那座很小的寺庙,缅甸是一个全民信佛的国度,这样的寺庙随处可见,有的寺庙里有僧人,有些则完全就没有。……www.ZiYouGe.com……

这座寺庙里只有一个僧人,他穿着很旧的僧袍,四十来岁,稍有些胖,他见到我们,第一句话竟然说的是:“你们是从坎布来的吧?”

这让我们非常惊讶,他怎么会一眼就能猜得出来?

“你怎么知道?”凌隽问。

“蒙巴放了一份骨灰在我这里,说是一个华夏人的,我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你们是华夏人,应该就是来取骨灰的了,你们衣衫不整,一脸疲惫,一看就知道是刚穿行过丛林,所以我认定你们刚从坎布回来,你们也只有到过那里,才知道骨灰放在我这里。”和尚说。

“那就麻烦你给把骨灰给我们吧,我们还急着回国,我们家里有重要的事急着回去处理。”凌隽说。

“你们谁是家属?”和尚问。

“我是亡者的儿子。”凌隽说。

“好,你跟我来,其他人在外面等着。”和尚说。

“我也去。我是他老婆。”我说。

和尚看了看我,“好,那你也来。”

我们跟着和尚来到一间静室,他打开一个盒子,正要将手伸进去,凌隽却忽然用枪指向了他的头,“别动!”

和尚果然不敢乱动,“你要干什么?”

“秋荻,把盒子里的枪拿出来。”凌隽说。

“大哥,我觉得不对……”这时尚云鹏也冲进来了,看到凌隽用枪指着和尚的头,这才松了口气。

我打开那个盒子,果然发现里面有一把枪。

“你是怎么发现的?”和尚说。

“你眼里有杀气,这是我早就确定了的,如果那盒子里是骨灰,你直接把盒子给我就行了,你还伸手进去干嘛?你并不是聪明。”凌隽冷冷地说。

“我也觉得不对劲了,这和尚身上有一股香味,但不是庙里香火的味道,是一种廉价香水的味道,一个和尚怎么会用香水?肯定是和女人鬼混才会沾上这种香水味,一个和女人鬼混的和尚,当然不是好和尚。”尚云鹏说。

“云鹏真厉害,我一个女子都没有闻出他身上有香水味,你倒闻出来了。”我说。

“嫂子别取笑,我天生对香味敏感。”尚云鹏有些尴尬。

“我看你是经常出入花柳巷,所以对那些女人身上的味道比较熟悉吧?”雷震海调侃道。

“你为什么要杀我?”凌隽问那和尚。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和尚目露凶光。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根本就是假和尚,你是蒙巴放在果平观察警方动向的人,蒙巴肯定跟你说过,如果来取骨灰的不是他本人,那就让你杀了那个来取骨灰的人,对不对?”凌隽说。

和尚没有说话,凌隽应该是猜对了。

“蒙巴也算是枭雄,但用人却有问题,这个和尚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尽到他自己的职责,肯定是天天出去玩女人,正事没做好。”尚云鹏说。

“就是,要是他认真做事,又怎么会打听不到政府军要袭击坎布的事,那么大规模的袭击他都一点消息没有传给蒙巴,蒙巴简直就是白养了一只狗。”凌隽说。

“别跟他废话了,让他交出凌老先生的骨灰。”我说。

“你们休想!除非拿钱来换!”和尚说。

尚云鹏拿过旁边的蒲团,隔着蒲团向和尚的腿开了一枪,枪声沉闷,那蒲团起到了消声器的作用。

“我数三下,你再不说骨灰在哪里,我就打断你的另一条腿,佛门净地,你别逼我杀生。”尚云鹏说。

“我说,就在那箱子里。”和尚指着另外一箱子说。

尚云鹏打开箱子,果然找到了一个小盒子。这一次没假,确实是骨灰。

“爸,我接你回家。”凌隽声音哽咽。

“不要难过了,这次我们虽然在缅甸遭了劫难,但好歹把你爸的骨灰给找到了,我们走吧。”我说。

“可是这和尚怎么办?”尚云鹏说。

“把他打昏就行了。”凌隽说。

**************************

第二天晚上,我们到了芸南混明。

这是一个美丽的高原城市,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素有‘春城’的美誉,这里有美味的食物,过桥米线就是这个城市标志性的美食。

从缅甸的丛林到这里,感觉有从地狱到天堂的差别,住进酒店,我洗过澡后就蒙头大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

我起床之后发现凌隽还在睡,再到尚云鹏他们的房间敲门,发现所有的人也都还没有起床,大家都累坏了,我们必须要在混明作短暂的休整,养足精神,才能回到澳城处理一切。

现在我们基本是安全的了,因为炳叔认为我们都已经死在了坎布,那样高密度的轰炸,要想逃生本来就很困难,更何况外面还有丛林包围。

我饿得不行,到酒店的餐厅买东西吃,幸亏雷震海一直把银行卡藏在鞋垫底下,我们现在才有钱花,不然肯定早就让蒙巴的人给搜走了,虽然听起来有些恶心,但这事他的确干得不错。

只是普通的米线,我吃得那真是津津有味,从没发现米线这种食物如此美味,我们好久都没有吃过一餐正常的饭了。

我正吃得有劲,凌隽来了,一见我就大吼:“谁让你乱跑的?”

“怎么了,我肚子饿了嘛,所以出来找东西吃,你们都还在睡觉,我不想打扰你们嘛。”我说。

“混帐!你饿不会叫醒我啊?你一个人出来活动,要是出了事怎么办?现在不能再出事儿了!”凌隽继续大吼。

“你那么凶干嘛,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死了,不会有事了。”我笑着说。

“那也不能大意啊,以后不许一个人单独活动!听到没有?”凌隽说。

“你就知道凶我!你好好说话不行啊?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单独行动了,我去哪儿都叫上你。”我说。

凌隽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现在咱们不能再出意外,从现在起,我们要彻底展开反击,我们只能赢不能输了。”

“嗯!我知道了,你要不要来一碗,可好吃了。”我说。

“当然要了,我一边骂你一边都在咽口水呢,你没发现?”凌隽笑道。

“哈哈,瞧你那出息。”我忍不住笑了。

吃完早饭,我和凌隽到附近的商店买了几套衣服,再到电脑城买了电脑和网卡,再陪凌隽到理发店理了头发,回到酒店把衣服换上,凌隽就又变回以前那个冷峻的帅哥了。

我打开电脑,开始浏览新闻,首先当然是进入美濠集团的官网看美濠的最新动向,离开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美濠怎样了。

看到美濠官网的首页头条,我就呆住了。

大大的标题写的是美濠集团代理总裁齐秋荻致美濠全体股东和员工的公开信:

‘各位股东和全体同仁,我万分悲痛地宣布一个消息,我的丈夫凌隽先生日前在缅甸已经不幸去世,现在美濠群龙无首,我们急需选出新的董事局主席和正式的总裁人选,带领美濠渡过难关……’

公开信很长,但大概内容就是凌隽已经死了,而且欧阳菲和凌锐也在香城失踪,总之一句话,凌家没人了,一个活的也没有。

公开信已经让我吃惊,但是当我看到另一段视频的时候,我就直接差点晕倒,视频里我在对着记者的镜头大哭出声,说着凌隽去世的消息,但是,那并不是我!因为我一直都在缅甸的丛林里,又怎么可能会接受记者的采访?

我后背发凉头皮发麻,有种见了鬼的感觉!

“凌隽,你快看,澳城竟然有一个另外的我,我分明一直和你们在一起,我怎么会接受记者的采访!”我大叫出声。

这时尚云鹏和雷震海也来了,听到我在大叫,也赶紧过来看,他们一看也都惊呆,“这怎么可能?这分明就是你!”

如果只是照片,那倒没什么奇怪,因为网上本来就有很多我的照片,只要稍加修饰就可以当新的照片登出来了,修图软件多的是,那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要想合成一段视频,这几乎不可能完成!但那女的不管是发型还是脸蛋,都完全像极了我!

“这是见鬼了么?”雷震海大叫。

经过短暂的慌乱,我慢慢冷静下来,凌隽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点燃了一只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这个人不是我,你们看,她虽然和我很像,脸型也几乎一样,但还是有细微的差别,她年龄明显比我大了几岁,其他人也许看不出来,但我自己还是看得出来的。”我说。

尚云鹏和雷城海又认真的盯着看了遍,纷纷点头,“没错,这个人不是嫂子,只是一个长得和她几乎一模一样的人。”

“我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我不想说,你们自己问凌隽吧。”我说。

尚云鹏看了看凌隽,也不说话了,他应该也想到了。

“到底是谁啊?谁这么像小齐?现在竟然站出来冒充她!我们要是真的都死了,那这个假的齐秋荻就可以继承凌家所有的产业了,她发大财了!”雷震海说。

“她是任纤纤,没想到她还活着。”凌隽终于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