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李鬼 谢 ( 糖果小兔子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隽的说法和我想的完全一样,她就是任纤纤,万华凌家别墅密室里那个照片上的女子。(www.ziyouge.com)那个让凌隽对齐家恨之入骨的女子。

因为这个女子,凌隽才要娶我,而我不答应,他就在森林公园侵犯了我,让我失去清白,索性破罐子破摔答应嫁给了他,然后开始了和他一系列的恩怨纠葛,一直纠缠到今天。

我和凌隽的缘份,其实也应该是因为这个女子才开始的,当年传言说我爸让这个女子怀孕,最后始乱终弃,才让凌隽恨不得灭了齐家,这个失踪好几年的女子现在却突然出现,而且变成了‘齐秋荻’。

这样的诡异的事,竟然让我遇上了。

“任纤纤是谁?你们快说啊,这个女子现在冒充小齐,分明是没安好心呐。”雷震海说。

“废话!白痴都能看得出来她没安好心,这还用你说?”尚云鹏骂道。

“我靠!你们到是说话呀,要急死我是不是?怎么全部变哑巴了?”雷震海急道。

“她是我很久以前认识的一个女孩,后来她失踪了,没想到她现在突然出现了。”凌隽说。

“我来补充吧,这个女孩是凌隽的老情人,这个女孩说我爸让她怀孕了,所以凌隽恨死了我们齐家,想了很多阴损的招来害我,但我一直不相信我爸会让一个比他小那么多的女孩怀孕,这件事,一直都横在我和凌隽之间呢,现在这个重要的当事人竟然出现了,真是太有意思了。”我冷冷地说。

我一提起以前的事我就来气,口气也是非常的不好。

“秋荻,不要用老情人这么难听的字眼,我和她没什么,顶多算是朋友。”凌隽说。

“朋友?如果只是朋友,那你收藏她的所有物品?还专门设置一间密室放她的东西,我就是因为闯了密室,还挨了你的耳光呢!你因为她而对我做过些什么难道你都忘了?”我大声说。

凌隽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秋荻,当年我在澳城受尽欺凌,来到万华举目无亲,突然有一个人对我好,我当然会非常的感激,听到你爸玩弄她的消息,我当然会非常愤怒,如果你的朋友被一个老男人始乱终弃,你也会很愤怒对不对?她是当时给我温暖的人,请你理解一下我。”

“我理解你啊,现在好了,她出现了,还变成了我,你和她圆满结局了,你回去直接和她好了就行了。”我说。

“嫂子,不要这样,隽哥没那意思,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现在隽哥只爱你一个人,过去的事就过去吧,谁还没犯过错?”

这个尚云鹏,又开始为凌隽说话了,不过他说的倒也不是没道理。

“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会为他说话,你们是他兄弟嘛,当然帮他了。”我说。

“小齐,这话可不能这么说,阿隽现在要敢负你,我们管他兄弟不兄弟,直接宰了他!当然,前提是我相信阿隽不会负你……”雷震海说。

“宰了隽哥我做不到,但是如果隽哥真的负了你,我肯定和他绝交,你为他可以连命都不要,他只要是个人,就肯定不会负你。”尚云鹏说。

“你们扯远了,现在不是谈论感情的时候,不管你们会不会帮她宰了我,我都不会负她!现在我们要讨论的是,任纤纤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的目的已经很清楚了,就是要以秋荻的身份来继承凌家在美濠的权益。”凌隽说。

“她从哪里冒出来的,我们肯定是不知道的了,就看你知道不知道了。”我说。

“秋荻,咱们能不能好好说话?现在说正事儿,就别吃那陈年老醋了啊。”凌隽说。

我想想也觉得差不多了,于是说道:“好吧,那就暂时不和你算旧帐了,你回忆一下当年她有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吧,或许能有线索。”

凌隽靠在椅背上,陷入沉思。

“过去太久的事了,想不到什么线索了,你的意思是说她接近我是有目的么?”凌隽说。

“我觉得不排除这种可能,不然,她干嘛骗你说我爸让她怀孕了?然后又失踪,然后现在又出现。”我说。

“我倒认为不太可能,她不是那种有心机的女孩,她当时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吧,怎么可能会有那么深的城府?而且她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多年后的今天,她有机会冒充你来做这些事?再聪明的人,也不可能预料到几年后的事吧?”凌隽说。

凌隽说的其实是有道理的,但我一想到那个女的诬陷我爸的事我就来气,“谁知道呢,反正她不会是什么好女人这是事实吧,不然她也不会诬陷我爸,毁了我爸的名声。”

“那件事现在也没弄清楚,也不一定是诬陷吧,也许其中有什么误会呢。”凌隽说。

我一听就跳起来了:“都现在了你还认为那件事是真的?你还是认为我爸害了那个女的?你就铁了心非认为我爸是坏人是吧?那不说了,你去找你的老情人好了,咱们各走各的路,反正她现在出现了,你们正好破镜重圆了。”

我说着就要走,凌隽一把拉住我,“你要上哪去?”

“你管我上哪去!反正你现在也没事了,我也不用担心你了,你的老情人又回来了,我就是多余的了。”我说。

“你怎么又犯浑了?你这人有时候理智得让人惊讶,犯起浑来又像小孩子一样!连云鹏他们都知道我现在只爱你一个,你自己不知道?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要如何查清楚这件事情,而不是说些气话来相互伤害。”凌隽说。

我想想也是,我好像是有些无理取闹了,只是一想起凌隽的那个老情人,我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嫂子,你就别闹了,现在咱们商议正事要紧。”尚云鹏也说。

“你们说,任纤纤是不是炳叔的人?”凌隽说。

“不是。”我答。

“为什么?你的依据是什么?”凌隽问我。

“没有依据,就是感觉。”我说。

凌隽无奈的摇头:“感觉这玩意儿能信?”

“感觉当然能信了,感觉来自于经验的判断,我记得何长官说他在澳城也见过一个和我相像的人,是不是就是这个人?”我说。

“不是。”凌隽说。

“那你的依据又是什么?”我问。

“感觉。”凌隽答。

“我靠,你们这是说相声呢?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对相声?”雷震海说。

“这不算什么呀,真正的李逵在你们面前呢,澳城的那个是李鬼,李逵难道还怕了李鬼不成?只要我一亮相,她不就穿帮了?”我说。

凌隽又摇头:“哪有那么简单?现在所有人都认定她是齐秋荻,她马上就会主持开董事局会议,然后把炳叔选为董事局主席,我们只要在澳城一露面,肯定会马上遭到追杀,他们会说你才是假的齐秋荻,任纤纤才是真的。”

“我倒不这样认为,他们现在都认为我们死在缅甸了,肯定疏于防范,我们要回澳城应该没什么问题,我现在只是担心在我们还没有回去之前,炳叔就已经接管了美濠集团,到时你要重新夺回来,那又得引发美濠动荡,美濠再折腾下去,那真是危险了。”我说。

“这你倒不用担心,美濠丢不了,我肯定。”凌隽说。

“你有后招?”我说。

“那当然,我早就怀疑炳叔了,我既然放心离开澳城,我当然会留有最后一招防着他,任他跳上天去,也休想在短时间内拿到美濠的控制权,我们现在只要保证我们自己的安全就行,炳叔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在他没有看到我们的尸体之前,我相信他不会轻易相信我们死了,所以他在澳城肯定有设防。我们只要破了他的防备,他就输了,他只要一输,所有真相就都清楚了,也不用我们在这里瞎吵半天。”凌隽说。

“当初我们回澳城,是炳叔派飞机送我们去的,没想到现在我们又要回澳城,却要防着炳叔,这世界变化真快。”我说。

“炳叔当初保护我们,那是因为他认为我有实力可以帮他斗垮凌家的人,他一直支持我,让外界都认为他是一个好人,然后等我们斗完了,他就让凌家所有的人消失,找一个假的齐秋荻出来掌舵,然后他在背后操控,他的计划其实和蒙巴要把我弄失忆是差不多一样的性质,他们都是有头脑的人。”凌隽说。

“炳叔是真的厉害,隐忍这么多年,不到最好的机会绝不出手,这样的隐忍,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我说。

“是啊,他的这种忍功,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成大事者就应该像炳叔一样。”凌隽说。

“他可是你们的仇人,你们却在这里夸赞他,真是不可思议。”雷震海说。

“就是要善于学习仇人的优点,这样才有机会战胜他嘛,炳叔绝对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如果没有他的帮忙,我也不可能那么快斗垮大娘她们,所以他确实是帮了我的忙的,我再把他打败,美濠的事,几乎就全摆平了,美濠至少十年之内不会再有大的波澜,会有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凌隽说。

“是啊,如果不是他,恐怕也不会冒出任纤纤,也不可能揭开当年的谜底,所以我们真得感谢炳叔,只是感谢归感谢,我们还得打败他才行。”我说。

“放心吧,我们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我们能从坎布的丛林里活着出来,我们当然就能回到澳城去。”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