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托管 谢 ( 茜茜 ) 赏酒两杯/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我们找到了田杰开在混明的玉器店。-www.ZiYouGe.com-

田杰离开之前把玉哭店交给了他大学刚刚毕业的妹妹田娴打理,田娴留着短发,大眼睛瓜子脸,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听说我们是她哥哥的朋友,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我们在她的办公室里坐下,她给我们倒了水,看着我们,等我们说话,但我们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嘴像被胶粘住一样,沉得不知从何说起。

“我哥……是不是出事儿了?”田娴已经觉察到了不对。

“对不起,小妹,是我连累了你哥哥。”我悲从中来,眼泪没忍住。

“我这几天就一直做梦不对,就担心哥哥会出事……”田娴哭了起来。

“对不起,这事都怨我,要不是我请他去缅甸帮忙,也不会发生这件事。”尚云鹏说。

田娴只是哭,没有说话,这事因我而起,我一时间也找不到好的劝慰的语言,再说生离死别的悲伤,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安慰的。

我们几个人只好看着田娴哭,然后我跟着哭,我心里也很难过。

“对不起妹妹,这件事主要起因还是在我,如果不嫌弃,我们这一群人以后都会待你为亲妹妹,只要你有事,我们赴汤蹈火绝不含糊,请节哀。”凌隽说。

“爸妈都不在了,这世上我就哥哥一个亲人了,现在他也没了……”

田娴越说越伤心,直到哭得晕过去。

第二天,我们陪着田娴为田杰选了墓地,最后向他告别,我们要离开了。

******************

两天以后,我们到了珠城。

珠城是华夏海岸线最长的城市,在这里能看到最好的海景风光,要想看海,珠城绝对是最佳的选择,我们来到这里,当然不是为了看海,我们是要从这里通过北口岸由陆地秘密进入澳城。

这里有美濠下属的美林酒店,而这个酒店的总经理陆青泽是凌隽担任集团副总的时候提拔上来的亲信,我们希望通过他来了解美濠现在的状况。

尚云鹏用办来的假身份证订下了珠城美林酒店的房间,我们顺利入住美林。

在打听到陆青泽的办公室位置后,我们直接闯进了他的办公室。

陆青泽看到我们的时候,惊得嘴长得很大,半天合不拢。

“怎么了?这么快就不认识了?”凌隽说。

“隽少爷?怎么可能是你?”陆青泽颤抖着声音说。

“你以为见鬼了吗?我没死,大白天的见不了鬼。”凌隽说。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陆青泽说着又看向我,又是一脸的迷茫,然后脸色变得苍白,额头全是汗,指了指办公室里的电视,电视里正直播‘齐秋荻’在澳城的媒体见面会。

李逵和李鬼同时出现,让陆青泽当然不知所措。

“有没有看过《西游记》?真假美猴王那段戏还记得吗?”我笑着问陆青泽。

“看过,看过。”陆青泽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电视,脸上的汗珠更密了。

“那依陆总看来,哪个是真正的美猴王?”我说。

“当然是您了,和唐僧在一起的,当然才是真正的美猴王。”陆青泽说。

“你这是在说我是和尚,我太太是猴子?”凌隽笑着说。

“不敢不敢!我不是这意思,这不是按太太的意思说下去么,这一下就歧义了……”陆青泽说。

“你不用紧张,我开玩笑而已,我们先看看假美猴王的表演吧。”凌隽指着电视说。

电视里的任纤纤对着镜头,正在讲话:

“感谢各界朋友对我先生的关心,我已将他的遗骨安葬在万华了,这也是他的遗愿。他对万华的感情很深,说万华是他的第二故乡,希望他死后能安葬在万华,我当然也只有遂了他的遗愿。”

她和我是真的很像,我当然还是能看出明显的差别,她和我区别最大的地方还是声音的不同,所以她不停地咳嗽,示意自己的咽喉不舒服,所以声音才不对劲。

“这么说来,齐小姐在缅甸见到了凌先生?”有记者问。

“这件事太过让我悲痛,细节我不想再提,希望各位记者朋友也不要一直揭我的伤疤,拜托各位了。”任纤纤说。

她明显不愿意谈在缅甸的事情,因为她压根就没去过缅甸,她担心说多了会穿帮,看来她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不过就算是她不聪明,她背后的人也非常的聪明,因为她背后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炳叔。

“请齐小姐节哀顺便,对于美濠,齐小姐未来有什么构想?大家都知道齐小姐也是很能干的人,是否会考虑亲任美濠董事局主席一职?”有记者问。

“这也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我们将在一周后召集排名前一百位的股东开会商议此事,本来我们是要开股东大会的,但鉴于一个多月前我们才开过全球股东大会,所以这一次我们只邀请排名前一百的股东代表来参会,在股东大会之前,我们选举熊炎炳先生担任董事局临时主席,由他来筹办此次临时股东大会,商议美濠的未来。”任纤纤说。

坐在旁边的炳叔站了起来,他一身正装,很是春风得意。

“我和正铎是兄弟,凌家今天出了这些事,最难过的还是我,凌隽是我一手扶持起来的,我在他身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寄托了很高的希望,可惜天妒英才,让他英年早逝,我非常的难过……”

炳叔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任纤纤递过了纸巾给他擦眼泪,这一老一少配合得相当的默契,算是最佳男女主角了。

“但是美濠的发展关系到广大投资者的利益,所以我们还得坚强地面对不幸,我在美濠这么多年,从不觑觎董事局主席之位,因为我深知我能力不够,凌家有的是人才,根本不用我来操心,我只要好好地辅佐他们就行,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凌家如今遭此变故,我也只好临危受命,把我这把老骨头献给美濠,希望能为美濠的所有股东做些事,为美濠的全体员工做些事。”炳叔说。

言词恳切,令人动容,听起来好像是真的一样,台下有记者给予掌声。

“炳叔好演技,影帝非他莫属,佩服。”凌隽说。

“既然你都接任了董事局主席了,那为什么还要开小范围的股东会呢?”有记者问。

“这是公司章程规定的,如果前董事局主席出了意外,或者公司发生重大变故,必须要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商讨对策,本来是要开全球股东大会,但因为我们才开过股东大会不久,让股东们来回奔波不好,所以只好召集持股在前一百位的股东开会,这样人少效率也会高一些,排名前一百的股东也能代表其他股东的利益了。”炳叔答道。

“你的董事局主席是无效的。你暂时还无权接管美濠。”这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大声说道。

现场顿时乱了起来,因为镜头是聚中在炳叔身上,我们从电视里看不到那个说话的人,炳叔有些紧张,站了起来。

很快镜头里就出现了那个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也是一身正装,看起来很精神。

这人我见过,上次何长官接见我们的时候就是他安排的,他是何长官的助理。

“刘助理?怎么是你?”炳叔假装热情地伸出手和刘助理握在一起,但明显笑容已经略显僵硬。

“我今天来是代替何长官宣布一个消息,从即日起,澳城商贸部门将暂时接管美濠总部,美濠高管正常工作,但所有重大决策必须要董事局全体成员通过,且要有政府负责人在场才有效。”刘助理说。

“这怎么可能?美濠是独立的集团公司,政府无权过问美濠的事务!”炳叔已经有些怒了,刘助理这么一说,他的董事局主席显然就没实权了。

“这是美濠的董事局主席凌隽先生离开澳城前写给何长管的临时托管委托书,凌先生写得很明白,如果一个月后他不能及时回来,请求澳城政府临时接管美濠,托管期为半年,托管期间,集团不能有任何的大规模的资产转移,不能有并购等相关业务发生,除非凌隽先生主动申请,半年内托管不会取消。”刘助理说。

我看向了凌隽,他得意地向我笑笑。

“原来你在离开澳城前去拜会何长官,就是干了这事?所以你知道美濠不会落入炳叔之手?”我问。

“是啊,我早就怀疑炳叔了,在澳城,能和炳叔对抗的人没有几个,能让我相信的就更少,但何长官算是一个。”凌隽说。

“难怪你不慌不忙的,害得我们这群人急得要死你也不解释一下,你这人怎么老这样啊?办事自己闷在心里?”我有些生气。

“底牌不能轻易亮出来,亮出来就不灵了。”凌隽说。

“可是……”

我本来想再说两句,被凌隽打断:“先看他们怎么说吧。”

炳叔此时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刘助理,据我所知,澳城的法律没有政府接管企业这么一条吧?这美濠也不是凌隽一个人的,他一纸托管书,就能把美濠送人了?”

“这不是送人,我们只是临时接管,而且我们不改变美濠的现状,我们只是起到监督作用,凌隽先生代表的是凌家,是美濠最大的股东,他当然是有这个权力的,再说了,美濠是澳城的经济支柱,事关澳城的稳定繁荣,政府接管美濠,那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刘助理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