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归来/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晚上十二点,陆青泽说他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让我们到酒店的停车场上车。|ziyouge.com|

到了停车场,果然那里停有一辆中型货车。陆青泽就等在旁边。

“董事长,委屈你和太太了,车柜顶上我让人钻了小孔,是可以透风的,不会太闷,你们先进去以后,我在外面装上一些物资,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他们不会开车柜检查的。”陆青泽说。

“好的,对了陆总,今晚值班的服务员中,有你信得过的人吗?”凌隽忽然问。

“有啊,董事长要服务员干什么?”陆青泽说。

“你先叫两个服务员过来再说。”凌隽说。

很快陆青泽叫来两个服务生,看起来都挺好老实的。

凌隽摘下墨镜,“你们认识我吗?”

两个服务员盯着凌隽看了一会,惊呼起来:“你是我们老板!美濠的大老板?”

“什么大老板,这称呼太吓人了,没错,我就是凌隽,我有一件事让两位帮忙,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凌隽笑着说。

“当然愿意,老板你有什么事你就说,我们去做就是,你和老板娘是我们最崇拜的偶像了!”一个服务生说。

那个服务生说老板娘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原来我都老得升级为老板娘了。

“那好,你们上这货车,替我去一趟澳城,把你们的手机给我,我给你们一个手机,到了澳城以后,你们打你们自己手机给我,说一下你们经过的情况,你们回来后,我让陆总升你们当主管,好不好?”凌隽说。

“好啊!可是我们什么时候回来?”两个服务生说。

“到了澳城以后马上就回来。”说着扭头看陆青泽,“陆总,能安排吧?”

“能!董事长真是心细,这样也好,试试大家都放心,他们到了澳城后,我马上安排他们回来。”陆青泽说。

“那就好,那就麻烦你们了。”

说着看了一下尚云鹏,尚云鹏拿出一个手机交给了两个服务生,然后收了他们的手机。

“你们自己的手机号都记得吧?”凌隽说。

“当然记得,老板你就放心吧。”两个服务生说。

“好,那到了澳城后记得打你们自己的手机和我通话。”凌隽说。

“好的。”服务生说。

“隽哥,要不我和他们一起去吧?会不会更好一些?”站在一旁边的曾进忽然说。

曾进自从到了珠城之后,好像心事一直很重,我们讨论什么事他都不太参与,我想应该是担心他老婆的事。

“不用,等等再说。”凌隽说。

我们都看得出来,凌隽其实还是没有完全相信陆青泽,如果陆青泽有什么问题,那这辆货车肯定就有很大的危险,所以凌隽只是虚晃一枪,并没有真正地上车。

看着货车驶出停车场,凌隽这才对陆青泽说:“陆总,现在我们到房间聊聊,聊一下关于美林酒店未来的发展问题。”

“好的,董事长。”陆青泽说。

我心里明白,凌隽这是要看住陆青泽,不能让他向澳城那边打电话,甚至不许他和任何人打电话。

这一聊就聊到了凌晨四点,直到手机响起,服务生说一路顺利,已经到了澳城的指定位置。

“麻烦陆总了,请你安排他们回来吧,非常时期,我的疑心是重了一些,请陆总多包涵。”凌隽说。

“董事长客气了,董事长遭如此多的劫难,小心行事是应该的。”陆青泽说。

“好,那明天晚上我们用同样的方式去澳城,还劳烦你再安排一下。”凌隽说。

“好的,没问题。”陆青泽说。

********************

终于回到了澳城。

凌府暂时是不能回的,因为担心炳叔派人在暗中监视着,但我们又不敢住其他酒店,我和凌隽的脸在内地很少有人认识,但在澳城这一亩三分地上,认识我们的人就真是太多了,确定没有人盯梢后,只好暂时住进雷震海的房子。

房子虽然小,但也只好将就了,比起我们在坎布村住的树棚,雷震海的这房子已经是豪宅了。

缅甸那样的经历我这一辈子也不会想再来一次,但走过来的时候,回头发现其实那也是一种体验,经历过那种原始的艰苦到挑战人极限的生活,才发现原来我们一直都过得不错,只是我们自己没有发现而已。

“房子是简陋了一些,但是安全,各位就将就着吧。”雷震海说。

“这已经比坎布村里最好的房子还要好了,有这样的豪宅住,还要怎样?”凌隽笑着说。

他的想法和我一样,他也觉得这样的环境已经不错了。

“我以前也没觉得雷震海这房子好过,现在从缅甸回来,觉得真是不错,我们虽然没当司令,但比司令住的地方还好,我已经很满足了。”尚云鹏说。

“看来大家都被缅甸的生活所影响了,以后你们出门都不要坐车了,走路就行了,因为澳城的马路比缅甸的丛林好走多了呀,你们也应该满足了。”雷震海说。

“好了,不开玩笑了,现在我们商量一下正事,震海,你那些兄弟都靠得住吧?可以让他们帮着做事吗?”凌隽问。

“当然可以,那些兄弟都是经过考验的,他们要是背叛我,早就背叛了,不会等到现在,而且他们都是小混混,也没人愿意去收买他们。”雷震海笑着说。

“这倒也是,像炳叔那样的大佬,眼里当然看不上震海的那些混混兄弟,好,那明天你让他们来这里一下,让他们帮着调查一下假的齐秋荻是不是每天都到美濠上班,如果是,那是什么时候去上班,走什么样的路线,看有没有规律可循。”凌隽说。

“你准备怎么做?”我问凌隽。

“我暂时没有思路,因为我对情况还不是很了解,我现在如果出面,轻松就可以把美濠的掌控权夺回来,但这样太便宜炳叔了,他会马上又变成好人,完全否认他参与了那些事,到时我们没有证据,还是拿他没辙,所以我必须要拿到证据后才露面,我一但出手,就一定要把炳叔拿下,不能再让他玩阴谋,我要逼他退股,永远退出美濠集团。”凌隽说。

“这恐怕很难,公司要逼股东退股,得符合很多条件,比如说股东在公司持有股份会影响到公司的发展,还得股东自己愿意退,不然还得通过法律途径。”我说。

“所以我才需要证据,炳叔老谋深算,只要他还在美濠,他就不会认输,早晚他还得给我玩阴招,说不定哪天我就被他给玩死了,所以一定要把他彻底地踢出美濠集团,最好能把他送进监狱最好。”凌隽说。

“是啊,虽然说你爸不是他亲手害死的,但也和他有直接的关系,这人实在是太坏了,一定要把他给踢出集团,不然他还会继续害我们。”我说。

“所以我要先摸清假齐秋荻出现的规律,然后我们在她身上作文章。”凌隽说。

“她既然可以假装是我,我当然也可以假装是她?”我说。

“没错!现在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活着回到了澳城,如果你能假冒任纤纤接近炳叔,那就有可能弄清楚一些情况了,而且有可能搜集到一些证据,当然了,这会比较危险,但我会让云鹏暗中保护好你。”凌隽说。

“这主意听起来不错,如果要是我能和他谈话,那我可以问他一些敏感的问题,他应该会回答我,我觉得不会有什么危险,就算是炳叔发现了是我,那他也不会杀我,他处心积虑这么多年,当然不会愚蠢到自己去杀人弄得身败名裂,炳叔可是聪明人,就算是他要杀人,那也是让其他人去做,他才不会那样做的,所以我接近几乎没什么危险。”我说。

“这话说得倒也有些道理,炳叔如果真是要杀人,他也真不会自己去杀,但我还是会让云鹏保护好你,有一句话说的是狗急会跳墙嘛,虽然理论上他不会那样做,但如果他发现自己的恶行让我们知道了,说不定也会狗急,他要跳墙可以,但不能让他伤害到你。”凌隽说。

“放心吧,如果说要玩谋略,我也许不是那老家伙的对手,但是要说动手打架,我至少能对付十个熊炎炳,有我保护嫂子,嫂子不会有事。”尚云鹏说。

“我和任纤纤虽然外貌比较像,但其实我们差了几岁,所以我得把自己弄得老一些,过一会我要看看关于她的视频,学一下她的动作什么的,只是声音比较难办,我和她的声音差别很大。”我说。

“任纤纤在媒体见面会上不是装病吗,你也可以装啊。”雷震海说。

“不好装啊,那些记者对我不熟悉,所以任纤纤容易混过去,但炳叔对我很熟悉啊,要想瞒过他还是不容易的。”我说。

“没关系了,大不了就让他认出来呗,说不定运气好就成了也不一定,就算是不成那也没关系,反正炳叔这一次是输定了。”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