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引话 谢 ( 学会简单)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等了一天,还是没有找到更好的可以接近熊炎炳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之所以比较难等,是因为我不能和任纤纤同时出现,而且我的出现还不能太突然,如果太突然了,那会引起熊炎炳的怀疑,他可是老狐狸,不能让他觉察,他一但有防备,接下来就好办了。(www.ziyouge.com)

终于,小何打来了电话,她说熊炎炳为了体现自己的能力,希望能在下周的小型股东会上获得更多的支持,这几天他会到各分公司视察,今天他去视察的地方是赌场。而且为了体现他工作辛苦,所以有意把时间安排到了晚上。

这对我来说那当然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机会,只要是在晚上,那就好办多了,灯光下看人当然不会像白天那么清楚。

但我向凌隽说了在赌场接近炳叔的时候,他却明确反对:“不行!”

他这种两个字就简单否定别人的意见是我最讨厌的行为,感觉像挨了一闷棍一样的难受。

“给个理由吧?不要总是两个字就完全否定,是不是太简单粗暴了?”我没好气地说。

“你知不知道,赌场里有几百个高清摄像头,只要你进入赌场,那马上你就进入监控范围之内,你在赌场所有的举动都在监控之中,明白吗?”凌隽说。

“我当然明白了,我原来在崔天华负责的那个分公司里工作过,那公司旗下就有赌场,说起赌场,我恐怕比你还熟悉呢。”我不服气地说。

“那你就更不应该选择在赌场和炳叔见面了,你知道了还冒险?”凌隽说。

“我怎么就冒险了,那赌场里能有什么危险?赌场里那么多的专业保镖,他难道还敢在赌场里杀人不成?”我说。

凌隽摇头:“我指的不是这个,我是说,如果你这次没有套到炳叔的话,让他起疑了,那他一到赌场调出所有的监控视频,仔细一研究,不就发现不对了吗?一但发现不对,他肯定就有防备了呀,那以后要想再接近他,那就没机会了,一点机会都没了。”凌隽说。

我想了想也是,这听起来确实是一杆子的买卖,成就成,不成那以后就没得玩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难道我们放弃这样一个机会?这样的机会可是非常的难得的,如果我们错过了,要想再等到这样的一个机会那恐怕就很难了。而且下周就要开股东会了,我们必须得在股东会之前找到证据,就像炳叔对付欧阳菲一样,我们要在众股东面前拿出铁证,把炳叔的真面目给揭露出来才行,不能再让他嚣张下去了。”我说。

“当然不能放弃,但一定要避开赌场的摄像头才行,这是肯定的。”凌隽说。

“那我们就让赌场的人把摄像头给关了,那就摄不到我了。”我说。

“那更不行,那太危险了!赌场那个地方鱼龙混杂,必须要监控到位,要是把摄像头给关了,在这期间万一发生什么事故,这责任谁来负?而且我们一但出面让人关监控,那不是也暴露了?”凌隽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那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我说。

“容我想想,应该能想到办法。”凌隽说。

“那你赶紧想,机会难得,不容错过。”我说。

“我想到了,你在赌场外面截他就行了,你避免进入赌场,那不就拍不到你了?而且赌场外面灯光更暗,他更不容易看出你和任纤纤的分别。”凌隽说。

“咦,这倒也是,我干嘛非要在赌场和他见面啊,我可以等他视察完之后再出现,只是我大晚上出现在那地方,会不会太奇怪了?”我说。

“不会,炳叔去视察不会是很晚,大概也就是八点钟的样子,你这个时候出现并不会显得很奇怪,你就说心情烦闷,想去赌场那样热闹的地方调节心情就好了,然后约他到咖啡厅坐一会,和他聊两句,我想他应该不会拒绝。”凌隽说。

“不好。万一他还有其他的安排不肯接受我的邀请呢?这也不是没可能啊,下周要开股东会,他要获得更多支持,这一阵肯定会多方做工作,拉拢各种关系来寻求支持,所以他不一定会答应我的邀请。如果他说还有事,那我和他话都没说上几句就散了,那不白忙活了?”我说。

凌隽陷入沉思,他应该也是意识到这种可能确实存在。

过了一阵,他忽然眼睛一亮:“我知道怎么做了,你让他送你回家!你说你是自己走出来的,没想到走得累了,麻烦他送你回家,他应该不好意思拒绝,澳城不大,把你送回家那也不会耽误他的事,他十有八九会答应,这样你们在车上就有交流的时间了,而且你还可以知道他把你送到哪,这不就连任纤纤的住处也弄清楚了?”

“咦,这主意听起不错,可是他要是不知道任纤纤住哪儿,他问我要往哪开,那怎么办?”我说。

“那不可能,任纤纤的底细炳叔一定非常的清楚!所以绝对没有他会不知道任纤纤住哪儿这种情况发生,他肯定是知道的,只是看你临场如何应变了,我会让云鹏和震海都跟着你,你会没事,你放心吧。”凌隽说。

“那好,那就这样定下来了,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我说。

“炳叔很狡猾,你还是要小心一些,你在上车之前就要把录音笔打开放在包里,不能上车再打开,不然会被他发现。”凌隽说。

“这你放心,我虽然不是专业特工,但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做得好的。”我说。

*******************

从炳叔开始进入赌场开始,雷震海的人就开始报告他的一举一动。

没想到这一次雷震海的那些混混兄弟还帮了大忙,这些人虽然粗鲁,但却很听话,炳叔在赌场的所有情况他们报告得很清楚。

过了约半小时后,凌隽告诉我,炳叔好像准备要离开了。

我赶紧下车,向赌场门口走去,炳叔是大佬,他的车并没有按规定停在停车场,而是停在了赌场门口不远的路边,这也说明他会很快就离开,看到炳叔从赌场出来,我迎了过去,“炳叔,您好。”

炳叔抬头看了看我,并没有特别惊讶的反应,“你怎么也在这?不是说让你不要乱跑吗?”

还好,他明显没有发现我不是任纤纤,任他再是聪明,他也不会想到我会从缅甸的丛林里活着回来,而且还将计就计假扮了任纤纤,他心里应该是认定真的齐秋荻已经死了,所以他很放心。

“我心里烦闷,所以就出来走走,没想到走到这了,我以后不乱出来走动了,炳叔,你能载我一程吗,这样我就不用在这里等司机过来接我了。出租车味道太重,我不喜欢坐出租。”我说。

“上车吧,以后不要随便出来走动,你这样的身份怎么能随便出现在大街上?”炳叔明显有些生气。

“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了,只是我这两天总做恶梦,梦见那个齐秋荻来找我了。”我说。

说完我不断咳嗽,以显示我的身体不舒服,以掩饰我故意装得有些沙哑的声音。

炳叔没有说话,和我一起上了车,让司开车之后,他这才接着说:“不要自己吓自己,齐秋荻和凌隽都死在缅甸了,变鬼也回不来了。”

我看了看开车的司机,没有说话,炳叔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没事,他是我的心腹,随便说话都行。”

“炳叔,我还是有些担心,万一要是齐秋荻没有死怎么办?凌家的人只要有一个活着,我就觉得不安全。”我说。

“不是跟你说过了嘛,凌家没人了!现在你就是凌家唯一的人!你还怕什么!”炳叔说。

“可是我这心里还是慌得厉害,炳叔,你确定凌家的人你都处理得一个不剩了吗?”我说。

我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心里砰砰地跳,因为他只要答应说是,那这就能成为证据了!

“这话说的,凌家的人也不全是我处理的哦,你爸也有份!不要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推,大家现在在一条船上,不要把有的事都推给我,难道你爸什么责任也不担,就想捞便宜?”炳叔说。

炳叔竟然说‘我爸’!也就是说任纤纤的爸也参与了此事!而且是主谋之一,可是任纤纤的爸是谁?

“我没这意思,我就是想确认一下,欧阳菲和马意你都处理完了吗?”我说。

“你今天是怎么了?马意不是早就在精神病院就处理了吗,这事我跟你爸说的时候你也在场,你今天怎么又提起这个?你到底是怎么了?”炳叔问。

“没事,我就是这两天睡眠不好,而且老是做恶梦,所以就会胡思乱想。这样的日子我都过得快要崩溃了,我真的是有些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真担心自己会疯掉。”我说。

“你好好做事就行,等股东会开过之后,你就可以退下来了,以后美濠的事你就不必操心了,到时你就提出说因为凌隽的事心灰意冷,想到国外隐居,以后你就不用出现了,也就没那么大的压力了。”炳叔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