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无险 满钻加更 抢红包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炳叔,你派人杀马意的那些事有没有处理干净?警察会不会查到线索?”我又冒险问了一句。|ziyouge.com|

“我都说了没事了!那案子过去了那么久了,要查早就查出来了,那个院长我也让他出国了,怎么会有事!”炳叔忽然怒了起来。

“炳叔你别生气啊,我只心里没底,所以多问两句,当初你应该一不做二不休把那个院长也杀了,这样就永除后患了。”我说。

“我又不是杀人狂魔!杀凌家的人那是不得已,难道你以为我想杀人吗?还有我告诉你啊,这些事你爸也有份的,你告诉他,如果出了事,大家都玩完,当初他资金困难的时候,是我介绍缅甸的人给他,他这才赚了一大笔钱把资金的漏洞堵上了,他也是有前科的人,他要是有什么坏心思,我把他的事也给抖出来,大家一起玩完!”炳叔说。

“我知道了。”我不敢多说,只好乖巧地答道。

“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炳叔忽然说。

“没什么,我就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总是睡不好,而且还经常做恶梦,所以精神不好,总爱胡思乱想的。”我说。

“过一阵就好了,不要多想,凌家没人了,不会对你构成威胁的,不然我也不会让你出来当齐秋荻了,等过一阵你还是住到凌府去,你是凌家的人却不住凌府,以后要是让人发现了,那会很奇怪的。”炳叔说。

“我才不要,我害怕,我要是住进凌家,那我就更睡不着了。”我说。

“那就算了,反正过一阵你会出国,那就先暂时住你家吧,不过你记得不要从前门进出,要是让人拍到你从你家里出来,那就完蛋了。”炳叔说。

“这你放心,我会小心的。”我说。

“好,到了,你走几步过去吧,我不方便把车停你家门口。”炳叔说。

说完他让司机停了车,我一听他说到了,也不知道到底到了没有,赶紧下车。

我向前走了几步,炳叔说我家到了,但我并不知道他说的‘我家’到底在哪儿,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任纤纤家住哪里!

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炳叔的车忽然掉头了,掉头之后,向我冲了过来!

完了!他恐怕是怀疑到我了,甚至是有可能已经意识到我就是真的齐秋荻了!他这是要灭口!我心里一阵绝望,我一死,那所有的证据就都没了!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一辆城市物流的配送车忽然撞向了炳叔的车,物流车很大,这一猛烈撞击,把炳叔的车撞得冲向街边的商店,然后发出玻璃的碎裂声。

物流车撞了炳叔的车之后迅速开走,这时一辆摩托车驶了过来,停在我的面前,虽然他戴着头盔,但我知道这人是凌隽,我赶紧爬上了摩托车,迅速逃离了现场。

回到雷震海的房子前,凌隽摘下头盔,“你先上去,把你录到的内容复制几份,发到不同的几个邮箱存贮起来,不能让证据给丢了,我还要回去。”

“你回去干嘛呀?现在现场肯定有警察,你回去不安全。”我说。

“我没事,炳叔肯定受伤了,我要知道他到底伤到什么程度,住在哪家医院。”凌隽说。

“刚才那物流的车是谁开的,是尚云鹏吗?”我说。

“是他,好了,你先上去吧,我去一会就来,不要到处乱跑啊,一会回来我们再说。”凌隽说。

“好,那你自己小心一些。”我说。

“我知道,快回去吧,我先去了。”凌隽戴上头盔,驾着摩托车呼啸而去。

我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将我和炳叔的谈话音频导入电脑,然后复制了几分,分别放在了几个虚拟网盘之中。

刚忙完,尚云鹏回来了。

“嫂子你没事吧?”尚云鹏一进门就问我。

“我没事,幸亏有你把熊炎炳的车给撞开,不然我就危险了。”我说。

“难道他发现什么了?”尚云鹏说。

“不好说,也许他是发现我哪里不对了,也许没发现,就只是有话想问我而已。”我说。

“当时我一看他的车向你驶去我就慌了,我担心他的车撞你,我只好先下手为强了。”尚云鹏说。

“你做得对,当时我也认为他要杀我灭口了,但现在想来感觉好像又不会,他应该不至于会用他的车来撞我,在大街上要是他的车撞了我,那所有人都会知道是他干的了,他应该不会这么做才对。”我说。

“不好说呀,老家伙要是知道你录了他的证据,那说不定会狗急跳墙也不一定,所以我当时只好先下手了,总不能让他害了你之后我才动手,那就来不急了。”尚云鹏说。

过了半小时,雷震海和凌隽也回来了。

“怎么样?熊炎炳死了没?”我说。

“哪有那么容易死啊,坏人祸害千年呢,他只是受了一些伤,现在正住在爱康医院。”雷震海说。

“回去的时候,人已经送走了,幸亏震海在附近守着,消息是他打听到的。”凌隽说。

“震海也在附近?那嫂子有危险的时候,你怎么不冲出来救人?”尚云鹏说。

“我就在你后面啊,你都把熊炎炳的车撞向商店了,难道我还在后面再追着撞一下吗?车是我兄弟在开,他的反应没有那么灵敏,我也看出熊炎炳要对小齐不利了的,只是让你抢先了。”雷震海说。

“我倒认为不是这样,熊炎炳不会在大街上杀人,他可能是像追上秋荻想说什么。”凌隽说。

“你们先听听我和他的谈话内容吧,然后你们再分析一下。”我说着打开了电脑里的音频。

熊炎炳的车很好,坐在他的车里几乎没什么噪音,所以录音很清楚。

我当时非常紧张,到底和炳叔谈了些什么我也不太记得清了,只记得问了几个关键性的问题,那几个问题也是我早就排练过的。

终于把全部内容听完,我问凌隽:“怎么样,这事我办得不错吧?”

“办得挺好,那么紧张的状态下还能把这些问题问出来,算是不容易了。”凌隽说。

“那这可以作为证据指控熊炎炳吗?”我说。

“应该是差不多了,至于司法部门能不能凭这个定他的罪我不太清楚,但我绝对可以凭这个把他踢出美濠集团了,美濠的董事局当然不能容许有杀人嫌犯存在。这录音只要一公布出去,熊炎炳在美濠的所有威望就都没了。”凌隽说。

“他跟我说那些‘我爸’也有份,‘我爸’是谁?”我说。

“这个简单了,当时炳叔把车停在玉林街,他说让你走几步过去,那说明任纤纤就住在那附近了,任纤纤的爸既然有参与炳叔的勾当,那肯定也不是什么小人物,那附近住的大人物不多,其中有一个是爱博集团的董事长姜尊雄。”凌隽说。

“你是说,任纤纤是姜尊雄的女儿?”我说。

“现在还不确定,但这种可能性比较大,你记得当初姜尊雄第一次见到你时的情境吗?”凌隽说。

“我记得,他有些激动,他说‘真的好像’,后来我们问他像什么,他说我像明星,很显然他说的是假话,现在看来,他其实是说我像他女儿?”我说。

“没错,任纤纤和姜尊雄那肯定是有关系的,但到底是她女儿还是她老婆,或者是他情人,这不好说,从年龄来看,是他女儿的可能性更大,但现在的年轻姑娘傍有钱的老头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所以也不排除是他情人。”凌隽说。

“熊炎炳说,当初‘我爸’出现资金困难,是他介绍‘我爸’走了一批毒品,才赚了一大笔钱补上了资金漏洞,如果‘我爸’是姜尊雄,那也就是说,姜尊雄很有可能和缅甸的蒙巴或者是其他人联合走过一批毒,并且还赚了一大笔钱,那姜尊雄也是有问题的了。”我说。

“应该就是这样,爱博集团和美濠集团一向都是老竞争对手,熊炎炳作为美濠的大股东,和姜尊雄竟然走得这么近,那当然是有利益牵扯,任纤纤就是姜尊雄派到美濠去帮助熊炎炳的,等熊炎炳掌控了美濠集团,熊炎炳肯定会给姜尊雄一些好处,甚至有可能会把美濠一部份股权送给姜尊雄。”凌隽说。

“熊炎炳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和姜尊雄狼狈为奸,真是无耻。”我说。

“他连自己的结拜兄弟都害,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就不算什么了。”凌隽说。

“阿进不是说过了吗,你爸他们有三个结拜兄弟,那有没有可能姜尊雄也是其中一个?”我说。

“这不可能,当年姜尊雄和我爸号称澳城双雄,一直在澳城争得你死我活,关系形同水火,所以他们不可能是结拜兄弟,就是因为姜尊雄和我爸是老对手,所以熊炎炳这个无耻小人才勾结姜尊雄来害我们凌家。”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