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你回去吧/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我们把这些录音交给警方吗?”我说。……www.ZiYouGe.com……

“暂时先不这样做,这些证据恐怕还不足以定熊炎炳的罪,让我先把他踢出美濠集团再说,现在姜尊雄还没有露头呢,要打就一起打,如果现在把熊炎炳给拿下了,那姜尊雄又没事了,姜尊雄一直处处针对美濠集团,也不是什么好鸟,既然有这样的机会,那就趋势打击一下爱博集团,让他这个澳城第一家族成为历史。”凌隽说。

“如果他真的涉毒,那他肯定会遭到警方的调查,姜尊雄这样的人,走毒肯定不会只做一点点,一定是大批量的,只是过了这么些年,搜集证据很难。”我说。

“熊炎炳就是最好的证据!那可是活生生的人证,不过我还是不太相信姜尊雄会去走毒,他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这风险太大了,他应该不会这样去做吧?”凌隽说。

“咦,你们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一件事,前几年的金融危机你们还记得吧?”雷震海说。

“震海混混也对金融危机?这倒稀奇了,说来听听?”尚云鹏说。

“那场金融危机那真是厉害,听说澳城很多公司的股票连续跌停,爱博当时也惨得不行,听说他把所有的资金都用来护盘了,但还是止不住跌,恰好当时中东来了一个富豪团,听说是中东很多大富豪组成的,其中有一个人很会赌,天天在姜尊雄的场子里赢钱,姜尊雄的赌场经理输得焦头烂额,把消息告诉了姜尊雄,姜于是就约了那些人对赌,听说输了上亿美元,最后还动用了官方的关系,把那伙人给驱逐出境了。”雷震海说。

“也就是说,姜尊雄确实有经过非常困难的时期,如果在那个时候熊炎炳让他走毒来补上资金的亏空,他还是有可能做的。”我说。

“理论上是存在的,人一但走到绝境,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的。”凌隽说。

在我们说这些的时候,曾进一直都沉默不语,他曾经是熊炎炳的人,自从和我们一起回来之后,他并不参与我们的行动,但也不反对我们的行动,他有他的难处,因为他不想做太多直接针对熊炎炳的事,他担心熊炎炳会杀了他的妻子。

“阿进,你不要有心理包袱,过两天我把熊炎炳给踢出集团之后,我会想办法逼他说出你老婆的下落。”凌隽说。

“隽哥,对不起,在缅甸的时候我可能帮你,但是现在到了澳城,我真的不敢直接面对面地反对熊炎炳,我真的担心他会狗急跳墙杀了我老婆,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老婆到底有没有死。”阿进说。

“你这两天都一直闷闷不乐,我就知道你在担心这事,要不你回炳叔身边去吧。”凌隽说。

“啊?这怎么可能,隽哥,我是背叛过你一次,但我是被逼无奈才那样做的,我以后是不会再背叛你的。”阿进惶恐地说。

“我估计熊炎炳已经感觉到我们还活着了,所以这事恐怕瞒不下去了,你干脆回到他身边去,告诉他我们手里有他的证据,而且你有办法能把这些证据偷到手,让他用你老婆来换这些证据。”凌隽说。

“这样不行吧?现在熊炎炳肯定不会再相信阿进了,我觉得他回去有危险。”我说。

“我认为不会,现在熊炎炳已成惊弓之鸟,在这个时候,阿进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一根救命稻草,他肯定会宁可信其有,就算是他内心不信任阿进,但他还是会试一试,如果我们手里真的有他的证据,他就算是杀了阿进也改变不了什么,所以他不会在这个时候再让自己手上多一件命案,他是那种机关算尽的人,他应该不会一时冲动就把阿进给杀了。”凌隽说。

“隽哥说的对,如果我现在回去,熊炎炳肯定会寄希望于我,可是隽哥相信我吗?你不怕我回去对熊炎炳说了你们的事?”阿进说。

凌隽笑了笑:“我不怕,你现在就算是把所有的事都对他说了,那也已经改变不了什么,所以我不怕你,如果你要害我,在缅甸的时候你也不用冒着生命危险帮我,我相信你。”

曾进情绪有激动,以前他做过对不起凌隽的事,现在凌隽却说相信他,这让他非常的感动。

“隽哥,谢谢你的信任,我曾进对天发誓,我这一辈子绝对不会再次背叛你,只是,我回去跟熊炎炳要怎样说才好?”曾进说。

“你说当时政府军轰炸,坎布村一片混乱,你就逃了出来,然后在半路上被尚云鹏遇上了,你说只遇上了尚云鹏和秋荻,但没有见到我,说现在在澳城策划报仇的人是云鹏和秋荻,我没有参与。”凌隽说。

“那他会相信吗?”曾进说。

“不一定,但他确实没有见到我,这说法是说得过去的,你现在主动说秋荻还活着,这本身就会让他对你多些信任,我认为能骗过他。”凌隽说。

“然后我怎么说呢?”曾进说。

“然后你说能偷到秋荻手里指控他的证据,让他告诉你你老婆在哪里,现在你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我认为他不会再用你老婆胁迫你,我估计他会要你先交证据,如果是这样,那你就说大不了鱼死网破,死活不给他证据,相持一阵之后,我认为他会妥协。”凌隽说。

“好,那就这样,如果事情有什么进展,我会和你们联系。”曾进说。

“你去吧,如果熊炎炳不答应先说出你老婆的下落,那我们就把录音笔给你,你去换你老婆,你跟我多年,我为你做些事也是应该的。”凌隽说。

“谢谢隽哥和太太,谢谢所有的兄弟们,谢谢你们不计前嫌。”曾进说。

“去吧,有事直接和云鹏联系。”凌隽说。

“好,那我去了。”曾进说完走了出去。

“隽哥,你真的相信曾进?”尚云鹏好像有些不满意凌隽的做法。

“当然,我说相信那就是相信,他在缅甸救了我们,这是事实。”凌隽说。

“可是他曾经背叛过你,谁能保证他不会再次背叛?”尚云鹏说。

“现在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并不担心他会再次背叛,如果他胆敢再次背叛,那他就别怪我无情了,我给过他机会。”凌隽冷冷地说。

“难道你是有意放他回去的?”我说。

“那倒不是,我还是选择相信他的,不过我相信他,并不代表我就像傻子似的等他再次背叛我,好了,不说这事了,这种事说了伤感情。”凌隽说。

“也是,人在江湖,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我以前也对这种背叛行为恨之入骨,但后来知道了他是为了自己的老婆,我也不再恨他了,隽哥,如果哪天我有了老婆,为了我老婆背叛了你,你也要饶我不死,至少饶一次,行吗?”尚云鹏说。

尚云鹏有如此感慨,倒是挺让人惊讶的,他一向都是一个理智冷静的人,我没想到他会说出如此感性的话。

“这种可能完全不存在。”雷震海说。

“什么意思?”尚云鹏说。

“因为你没有老婆呗,就你这样的,整天摆张臭脸装酷,哪个女人会瞎了眼嫁给你?除非脑袋让驴踢了差不多。”雷震海说。

“你滚一边去,我和隽哥说正经事呢,你少废话!”尚云鹏骂道。

我看着凌隽,我在想这么敏感的话题,凌隽该如何回答云鹏?他们是生死兄弟,如果哪天云鹏背叛了他,凌隽真的能原谅他?

“云鹏为什么会忽然这样说?是不是想娶老婆了?”我开玩笑说。

我主要还是想替凌隽解一下围,凌隽是大哥,尚云鹏这样的问题他的确不好回答,他如果说可以,那就意味着他答应尚云鹏可以背叛他,允诺让别人背叛他,这不是一个大哥该说的话,因为,被背叛是这世上最郁闷也是最危险的事。

“不行。”凌隽说。

我心里一沉,凌隽这样直接回答,会不会太过生硬?

凌隽接着说道:“你是我兄弟,如果哪天你老婆让人绑了,你跟我说一声,我和你一起去用命也要把你老婆换回来,而不是你在背后被人胁迫背叛我,这世上谁都可以背叛我,就你不行,因为你如果背叛我,我就没命了。”

凌隽说的是事实,尚云鹏是凌隽的手臂,如果他的手臂背叛了他,那他恐怕真的会随时没命,因为凌隽就算是会防任何人,也不会防着尚云鹏。

“那我还是不娶老婆算了,我不想背叛你,永远也不要背叛你,因为我如果背叛你让你死了,我也不会活下去,我在这世上没有亲人,我如果害死了你这个唯一的大哥,那我不可能原谅自己。”尚云鹏说。

这话如果是一群酒肉朋友在酒桌上吹牛,听了会让人很肉麻,但是从凌隽和尚云鹏这两个平时冷如冰霜的男人口里说出来,却让人内心有一种震撼,因为他们说的都是实话,这是真正的义气,这种义气在物质社会几乎绝迹,但在尚云鹏和凌隽身上却真实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