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已是凌晨两点。(www.ziyouge.com)

在我们大家都觉得困意袭来,准备要睡觉的时候,曾进却回来了。

我们都没想到他回来得这么快,他一脸的沮丧:“隽哥,对不起,熊炎炳还是没有告诉我老婆的下落,他要我先把证据交给他,他才放了我老婆。”

“你确定你老婆还活着吗?”凌隽问。

“他给我看了我老婆的近照,我确定她还活着。”曾进说。

“好吧,秋荻,你把录音笔给他。”凌隽看着我说。

“好。”我拿出了录音笔,要递给曾进,凌隽却拿了过去,在手里把弄了一会,这才又递给了曾进。

“谢谢隽哥,谢谢太太。”曾进说。

“不客气,我们相识一场,这是我应该为你做的,去吧。”凌隽说。

“那我先走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曾进说。

曾进说完开门准备出去,凌隽叫住了他:“阿进,你有没有什么话忘了对我说了?”

曾进一愣,勉强笑了笑,“没有了隽哥,真的没有,我只能说谢谢你和太太。”

凌隽点头,“那你去吧,保重。”

“好,再见。”曾进说完离开。

我有些不解,“熊炎炳这么傻?他不会想到音频文件可以复制?这录音笔对他能起什么作用?销毁了录音笔他就没事了?难道他是真的被车撞糊涂了?”

“问得好!熊炎炳是老狐狸,当然不会这么傻,所以阿进此次回来,主要不是来取录音笔的,是带熊炎炳的人来认路的,就是要让熊炎炳的人知道我们住在哪里,大家准备一下,马上撤离这里,从后门悄悄地走。”凌隽说。

“你是说,曾进还是因为他老婆再次背叛了我们?那有没有可能他没有识破熊炎炳的阴谋,是熊炎炳的人暗中跟随他而来?”我说。

“不可能,原来我跟他说的是让他不要轻易交出证据,让他和熊炎炳相持一段时间,可是他这才离开多久就回来了?说明他去见到熊炎炳后直接就说知道我们住在哪里,然后换取了他老婆的消息,也或许没有换到,总之他还是背叛了我们。背叛这种东西,果然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凌隽说。

“那早知道这样录音笔就不给他了。”我说。

“你放心,刚才我已经把录音笔里的录音全给消了,熊炎炳什么也听不到。”凌隽说。

“你会不会误会曾进了?也许他并没有背叛我们?”我说。

“曾进跟了我多年,我对他非常熟悉,绝对错不了,曾进也是老江湖,他不会想不到熊炎炳的人会跟踪他过来知道我们的行踪,如果他要想甩掉那些人,他肯定会选择白天过来,而且他白天有能力甩掉跟踪的人,但是他这么快就回来了,那说明他就是带人过来的,不说了,来不及了,我们撤吧,这里不安全了。”凌隽说。

“是啊,我们先撤了再说,他有没有背叛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尚云鹏也说。

我们从后门悄悄撤出了雷震海的房子,在附近二十四小时营业小酒吧里坐了一会,然后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

“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吧?”凌隽说。

“是我们住的那房子爆炸了?”我说。

“是啊,声音就是从我家那里传出来的。”雷震海说。

“都不用去看,肯定是!炳叔真是狗急跳了墙了,很好,一个人灭亡前的征兆就是变得疯狂,他现在有些丧心病狂了,那就好办了。”凌隽说。

“可惜我们和曾进的谈话没有录下来,不然就可以间接证明这爆炸和熊炎炳有关了。”我说。

“有录下来的,嫂子,隽哥让我录下来了。”尚云鹏说。

我看向凌隽,“原来你早有准备?”

“我说过,我相信我的兄弟,但并不代表我会傻子似的等着他来背叛我,我虽然不至于一朝被蛇咬就十年怕井绳,但我再看到蛇的时候,注意防备一些还是会的。”凌隽说。

“好吧,反正你一向做事都喜欢瞒着别人,现在雷震海的房子被炸了,我们住哪里?总不能一直在这酒吧里坐吧?”我说。

“再坐一会,回凌府。”凌隽说。

“你不是说怕熊炎炳的人盯梢吗?”我说。

“现在不怕了,熊炎炳肯定认为我们已经死了,而且震海的兄弟白天观察过了,凌府周围并没有特别的人在盯着,炳叔认为我们再笨也不至于回到凌府去,我们偏就做一个笨人,就是回到凌府去,这样让他那个聪明人猜不透我们的笨办法。”凌隽说。

“这件案子警方会介入调查,我觉得可不可以做得更逼真一些?让炳叔认为我们都死了,我们在缅甸的死没有证明,这一次可以证明一下。”我说。

“怎么证明?”凌隽问我。

我有些得意,凌隽竟然也有没想到的地方,“你做什么不告诉我,我也不告诉你。”

“我逗你玩呢,你不就是想通过何长官的关系让警方对外宣称我们死了吗?”凌隽说。

没想让还是让他给猜到了,真让人郁闷。

“那你认为如何?”我说。

“不好,警方如果帮我们传假消息,那以后公众知道我们还活着,他们的公信力会遭到质疑,这会让何长官很为难。”凌隽直接否了我的意见。

我想想也是,警方代表的是政府,当然不能因为我们的私人争斗而撒谎。

“警方不一定非要发言人在正式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这个消息啊,可以让何长官找一个信得过的办案人员私下对媒体透风就行,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官方发布的消息传播不一定快,小道消息反而传播很快,而且很多人会相信,因为小道消息能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我说。

“如果按你们说的这样做,那这事就太诡异了,因为之前就传过一次隽哥死的消息了,现在又传他死了,那这人能死两次?而且,现在任纤纤扮的是嫂子的角色,如果说嫂子死了,那任纤纤如果再出现,那不是活见鬼了?”尚云鹏说。

“就是要让消息混乱,这样到我们出现的时候把事情说出来,大家就更信服了。”我说。

“那我明天给何长官打电话,如果他同意,那就这样做,炳叔听到我们真的死了的消息,肯定高兴坏了,他一直都想我们死,可我们就是死不掉,这一次终于死了,他恐怕得喝一杯庆祝了。”凌隽说。

*************

打车来到凌府,雷震海下车就要去叫门,我赶紧拦住了他。

“凌隽现在可是死了的人,你这一叫门,那还不得把管家玫姨吓死?”我说。

“是哦,我怎么没想到,那怎么办?我们翻墙进去吗?”雷震海说。

“我先打家里的电话给玫姨,告诉她我们没有死的事,你们先等一下。”我说。

我拿出电话打给了玫姨,玫姨应该也是没怎么睡好,很快就接了电话。

“喂,哪位?”玫姨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玫姨,是我,秋荻啊。”我说。

“太太?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你怎么回来了也不回凌府啊?虽然凌先生没了,可这里毕竟是凌家啊……”

玫姨话没说完,已经泣不成声,可以想像他在电视上看到凌家的人全部不在了的时候,作为凌家的老仆,她心里有多悲伤,这一阵她肯定一直在绝望中度过。

“玫姨,你别哭,你听我说,我现在就在门外,而且我要告诉你,凌隽没死,他和我在一起呢,一会你看到他别怕啊,我们都没事,你现在来给我们开门,好吗?”我说。

“太太,你说的是真的么?”玫姨止住了哭声。

“当然是真的了,我们真的没事,不信你来开门一看就知道了。”我说。

“好,那我马上来。”玫姨赶紧说。

玫姨看到我们的时候,忍不住又哭了,她一把拉住凌隽,“少爷你没事就好了,我还以为凌家真的没人了,我眼睛都要哭瞎了……”

凌隽拍拍玫姨的手,“没事了玫姨,我们都没事,以后凌家还是会好好的,你放心吧。”

“太太,你回来了一阵子,怎么也不回来啊?我打你电话又打不通。”玫姨问我。

“玫姨,前一阵你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齐秋荻是假的,所以她不敢回凌家,我才是真的齐秋荻,这事说来有些复杂,但总的来说就是为了争夺公司的利益,我和凌隽会处理好这些事的,你就放心吧。”我说。

“我这一阵都在想要不要把佣人们给遣散了,凌家没落得都没人了,我这天天晚上都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梦里也会梦到少爷遇难的事,都是哭醒的。”玫姨说。

我走过去抱了抱玫姨,安慰了一下她,她确实瘦了很多。

“玫姨,这两天家里的佣人不能出门,我们回来的事,不能让外人知道,明白吗?”凌隽说。

“我懂的,少爷,你们饿了没有,我给你们做些东西吃吧?”玫姨说。

“不用了,我们不饿,太晚了,也不要惊动其他佣人了,都早些休息吧。”凌隽说。

终于回到家了,感觉非常的好,和缅甸丛林生活相比,雷震海的小房子如果算作是豪宅,那凌府的大别墅就是皇宫了,我倒在床上,很快入睡,睡得很沉,梦里我梦见了大片的紫色薰衣草,还有轩儿的笑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