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可以飞 谢 ( 蓝凤凰 ) 赏巧克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的澳城的主要媒体都报道了昨晚的爆炸事件,但警方却没有对案件作更多说明,只说还在调查之中。……www.ZiYouGe.com……

另外一条消息就是在爆炸后不久,在附近的街上发生一起车祸,一个男子当场身亡,在该男子驾驶的车上,发现有少量的爆炸物残留,媒体因此推断,就是该男子实施了爆炸行为,然后驾车逃离的时候慌乱中出错,导致出现了车祸。

死亡的男子是曾进。

熊炎炳最终还是没放过他,而是把他当成了爆炸案的替罪羊。警方如果在寻不到新的证据的情况下,肯定会以曾进实施了爆炸而结案,可以定为恐怖袭击,也可以定性为私人寻仇,总之人都死了,怎么定性都行。

而熊炎炳就会逍遥法外,然后继续在美濠作威作福,在凌隽的半年托管期过后,他就可以正式掌控美濠了。

当然,这只是他的如意算盘,凌隽和我都不会让他得逞,在他干这些事的时候,他其实已经输了。

“这事责任在我,我没想到炳叔会疯狂到如此地步,看来他真是孤注一掷了。”凌隽说。

“他处心积虑这么多年,眼看大事就要成了,这时候他当然不会让自己输,他一但闻到一点可能会输的味道,他就会惊恐万分,所以他才痛下杀手,他要除掉任何有可能坏他大事的人,因为这是他最后一搏,他心里非常的清楚,他如果这一局输了,他这么多年的经营就白费了,因为他不可能再赢回来了。”我说。

“所以他才会疯狂如此,我们一直认为他不会跳墙,但事实上他还是跳墙了,他完全就是豁出去了,他必须要把所有的障碍都清除掉,这样才能保证他不会输掉这最后的一局。”凌隽说。

“可惜曾进死了,也不知道他老婆到底怎样了?”我说。

“很难说,也或许,他说的他老婆被熊炎炳绑的事是假的也说不定,不过我倒宁愿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人性太过复杂,曾进曾经表现出好的一面,又表现出恶的一面,善恶真的只是一念之间,如果他老婆真的在熊炎炳的控制之下,那也不能怪他再次背叛我,只能说他可怜。”凌隽说。

“这事以后警方审熊炎炳的时候就可以问出来了,如果曾进的老婆真的是被熊炎炳藏起来了,那我们得把她救出来才行。”我说。

凌隽叹了口气:“再说吧,也或许,那本来就只是一个故事。”

到了下午,澳城的网络媒体上开始出现了爆炸中有人死亡的消息,但并没有说到底死的是谁,也没有说到底有多少人死了,这消息以这种方式相传倒也不错,越是这样模糊不清的说法,越是让大家觉得好奇。

看到这个消息的人最高兴的人肯定不是我们,是熊炎炳,他肯定也一直在关注着爆炸案的进展,一方面他会担心警方查出什么线索,另一方面他要知道我们到底有没有死在那场爆炸当中。

现在他看到这样的报道,那肯定是长长地舒了口气了。

***********************

美濠集团排名前一百位的小型股东会将如期进行。时间就在明天。

这一次因为参会人少,并没有在澳城会议中心开会,也或许那里是欧阳菲倒霉的地方,所以熊炎炳不想让自己和欧阳菲一样在那里失败。他把开会的地点设在了美濠总部的会议中心,排名在前一百位的股东也不能全来,所以参会总人数也不到一百位,美濠的会议中心也能容纳得下了。

为了显得会议的重要,除了美濠集团自己保安部的员工,他还聘请了保安公司的人员出动,团团围住了集团总部大厦,开会期间,禁止任何外来人员进入。

这些事,当然是小何告诉我的。

凌隽听了半响没有说话,他似乎又在思考着什么。

“你又在想什么?有什么不对吗?”我问凌隽。

“炳叔请这么多保安,好像不完全是造势,也许他还是在防备我?”凌隽说。

“不可能吧?你都死了几次了,他还会防着你?”我有些不相信。

“虽然我的死讯是传了几次,但事实上从来也没有人真正见过我的尸体啊,在这样的场合,他也许还会作最后的防备。”凌隽说。

“那你说他请那么多保安就是为了拦住你?”我说。

“你想啊,如果我还活着,那我肯定会趋这次机会露面,熊炎炳也能想到这一点,所以他还是会作这最后的防备,不过是多花些钱请保安而已,这些钱对美濠来说不算什么。”凌隽说。

“可也说不通啊,你一但出现,你可是美濠的董事局主席,是凌家的少爷,不管你之前假死几次,你一但出现,那就是最有说服力的,那些保安凭什么拦你?”我说。

“我一但出现,他们肯定不会拦我,但是那么多的保安,我一出现必然会引起轰动,要是熊炎炳在保安中安插了杀手,趋乱向我开黑枪那可怎么办?那我不是倒在了离成功一步之遥的路上?”凌隽说。

“也是哦,确实有这种可能,到时几百名保安乱成一团,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开的枪,这种风险还真是确实存在。现在熊炎炳本来就快疯了,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说。

“这种可能虽然很小,但只要存有潜在的风险,我们就必须要想办法避免才行,不然就会悲剧,我们现在不容有半点闪失,我只要成功出现在股东会上,把一切向股东们说明,那我们几乎就成功了,就可以把熊炎炳给踢出美濠集团了。”凌隽说。

“你放心吧隽哥,我和震海一左一右保护你,如果真有人开冷枪,那就射在我们身上好了,我们能保证你没事。”尚云鹏说。

“那不行,不仅是我不能出事,你们也不能出事,你们的命也很珍贵,不要跟我说用你们的命来换我的命这样的话,我不要你们这样做,我们都要好好活着,眼见着我们就要赢了,我们谁也不能有事。”凌隽说。

“我赞成凌隽的话,大家都要好好的,谁也不能有事。”我说。

“可是明天的股东会隽哥是必须要出现的,不仅隽哥要出现,嫂子你也要出现才行,你们一但出现,熊炎炳所有的谎言都穿了,但你们要出现,那就一定会存在这种危险,这如何避免?”尚云鹏说。

“是啊,美濠总部一但被保安团团围住,要想从后门进都不行,你们一但出现就会有危险,要不我让兄弟们围成人墙护着你们进去?”雷震海说。

“不行,我说过了,我不想再让任何人为我出事,我要让大家都看到我的胜利,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还乐极生悲。”凌隽说。

“那怎么办啊?难不成你和小齐长翅膀飞进去开会不成?”雷震海说。

我和凌隽相互看了一眼,我们应该是同时有了灵感。

“对啊,我们完全可以飞进去啊,我们空降会议现场,那才叫震撼,熊炎炳忽然看到我们出现,恐怕会绝望到崩溃。”凌隽说。

“你就别开玩笑了,你们倒是飞一个我看看,你们真以为你们是比翼鸟呢?”雷震海说。

“凌隽说得没错,我们没有翅膀,但也不是非要有翅膀才能飞,美濠集团的楼顶那么宽,停一架小型直升机应该是没问题的,就算是不能停,那也可以用悬梯把我们空降下来,这并不难做到。”我说。

“可是我们没有直升机啊,香城倒是有私人飞机出租,但香城是熊炎炳的根据地,我们要是在那租飞机,那他肯定会知道,而且时间恐怕也来不及。”雷震海说。

“这事我们可以请何长官帮忙,警方有负责空中巡逻的直升机,何长官应该能帮这个忙,我们如果从楼顶进入美濠总部,那就没什么危险了,熊炎炳再怎么聪明,也不会想到我们会从空中来,只要我们出现在股东会的现场,大局就定了,我会让所有保安都撤走,只要熊炎炳一被控制,我们就安全了。”凌隽说。

“这主意不错,只是不知道何长官从内地回来没有。”我说。

“就算没有回来也没关系,安排一架直升机送一下我们,他在电话里也能调度。”凌隽说。

“如果是这样进入美濠大厦,那几乎是没什么危险了,这样几乎就可以琐定胜局了,熊炎炳这次非输不可,这些日子受够了,终于可以出一口气了。”尚云鹏说。

尚云鹏一向沉着冷静,连他都显得激动,可见大家确实是憋够了。

“明天我们在股东会上揭穿熊炎炳后,警方马上就可以带走他了,美濠也终于可以恢复平静,把这边的事处理完,我们就回万华。”凌隽说。

“凌隽,这一次我们不会再出什么意外了吧?”我说。

“不会,熊炎炳是美濠的最后一颗毒瘤,切掉他,以后美濠就健康了。”凌隽说。

“那姜尊雄怎么办?难道就任由他去,不管他了?”雷震海说。

“当然不可能不管,姜尊雄处处与凌家为敌,这一次拿掉熊炎炳,也趁机可以连他一起打击,我现在还在想到底怎么做,不过总会有办法的。”凌隽说。

“那你的老情人任纤纤呢?你准备怎么办?”我说。

凌隽不说话了,许久才说:“我再重申一次,她不是我的老情人。”

我看到他认真的样子,心里不禁偷笑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