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君临/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夜没睡好,凌晨四点,我和凌隽都起来了。……www.ZiYouGe.com……

凌隽坐在书房,又把他今天在股东会上要讲的话和出示的材料都准备了一遍,今天是和熊炎炳最后决战的日子,只能胜不能败。

吃过早餐,何长官和派来接我们的警车到了,来到警队的停机坪,上了直升机。

因为没有睡好的缘故,直升机才一发动,震耳欲聋的发动机轰鸣声就让我几欲崩溃,虽然戴着耳套,但巨大的响声还是感觉快要摧毁我的神经,地上的人看直升机上的人觉得潇洒自在,其实上面的人真没那么潇洒,尤其是我们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坐直升机那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还好,我终于还是忍住了没吐出来,也就几分钟的时间,直升机就飞到了美濠大厦的楼顶上空。

在尝试了几次之后,机长还是将直升机降落在了楼顶,可能是担心我们非专业人员,如果用悬梯空降,担心我们会出事,所以他选择了直接着陆。

下了飞机,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凌隽他们一起进入大厦内部,今天是我和任纤纤的第一次见面,不管她是不是我的情敌,我都不能输给她,不管是外貌还是气质还是气场,我都不能输。

美濠的会议中心在28层,我们刚一出电梯,就有几个工作人员惊叫起来。

“董……董……事长!”一个员工吓得脸色苍白,看着凌隽话都说不清楚,要不是他扶着办公桌,估计已经摔倒在地。

“大家好,好久不见。”凌隽微笑着向员工们挥手致意。

没有人回应,因为全都吓傻了,都说不怕鬼,但如果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忽然出现在面前,谁都会惊惧,谁都会害怕。

“放心吧,我不是鬼,我是活生生的凌隽,大家尽管放心。”凌隽说。

“董事长,你真的没死啊?那太好了,可是……怎么会有两个齐总?明明会议室里就有一个!”一个工作人员定了定神,看着我说。

“那是假的,我才是真正的齐秋荻,相关情况,公司会有通报,大家不要惊慌,照常工作就是。”我笑着说。

来到会议室门口,凌隽整了整领带,把手伸向我,我把手交给他,她拉住我的手,猛地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会议刚刚开始,任纤纤正在讲话。

我们的出现让整个会议室静默了几秒钟,所有人都惊住,或者说大家都被吓傻了。

凌隽是一个‘死’了的人,现在却忽然出现,而他手里还拉着一个和正在讲话的‘齐秋荻’一模一样的女子,这样的震撼,就算是心理再强大的人,估计也会呼吸困难。

坐在主席台正中的熊炎炳,已经面如死灰。

他的眼光里充满绝望,那是一种看到死亡一样的眼神,他苦心经营多年,机关算尽,但他最后还是得接受输的结果。

短暂的静默之后,会场里开始哗然,股东们交头接耳,都在议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家稍安勿躁,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横跨了很长的时间,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首先要告诉大家,我还活着,我没有死,这不是在演惊悚片,如果大家还是觉得不相信,不妨上来和我握手,我的手是热的,我一定是个大活人,如假包换。”凌隽笑着说。

“董事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没死就太好了,我们一直都为你的事很伤心。”有股东说。

“这事说来话长,我先拣重点说,第一,我没死,我还活着,第二,我身边的这个齐秋荻才是真的,至于那个正在发言的,不是齐秋荻。”凌隽说。

“啊?怎么会这样?竟然有人冒充齐总,我就说怎么感觉不像呢,原来是冒充的,这人是谁啊,骗得我们好苦!一定要让她去做牢!”一个股东说。

“就是,这样的人太可恶了,怎么能骗我们呢。”有股东开始骂人了。

我看了一眼任纤纤,她完全不知所措,她眼里已经有了泪水,她快要哭了。

也许她也不是那么可恶的女孩,只是有人非要逼她冒充我而已,从她就要快哭出来的样子来看,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很有限,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应该是快要让她崩溃了。

现在本尊出现,假冒的李鬼那当然是尴尬和恐惧的,我能理解她此时心里的惶恐和无助。我甚至有些可怜她起来。

“大家先不要吵,听我慢慢说,这件事从我接任美濠集团的董事主席开始说起,后来的事大家知道,有消息说我的父亲在缅甸出现,我是我爸的儿子,不管消息是真是假,我当然要去探个究竟,我一到缅甸之后,我和我的朋友就被缅甸的非法武装所绑架,绑到一个叫做坎布的村子,那个村子在缅甸的丛林深处,那个武装集团的头领叫蒙巴,是金三角有名的毒枭。”凌隽说。

会场里没有人说话,都在静静地听。

“大家现在最关心的应该是,这个蒙巴为什么要绑我?他有何目的?这件事牵扯到当年我爸失踪的事,这个蒙巴是害死我父亲的人,参与害我父亲的,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在现场,他就是美濠集团的第二大股东,美濠董事局的重要成员熊炎炳先生。”凌隽说。

“啊?原来是他?”

“他不是一直支持董事长的吗?怎么会这样?”

股东们又开始议论纷纷,在他们的印象中,凌隽和熊炎炳一直是铁杆盟友,熊炎炳一直是凌隽的有力支持者。

“凌隽你血口喷人!你这个白眼狼,你在美濠上位都是我一手扶持上来的,现在你竟然反咬我!你说的那些是诬陷我的,根本就不存在,我压根就不认识什么蒙巴,你去缅甸的事也与我无关!”

熊火炳厉声驳斥,但明显底气不足,虽然声音很大,但气场并不强大,明显是色厉内荏。

“炳叔,事到如今,你也不要再狡辩了,当年你私吞了我爸给蒙巴的钱,导致蒙巴对我爸恨之入骨,后来你又出主意让蒙巴谎称我爸的飞机上坐的是蒙巴,结果让缅甸政府军把飞机击落了,这些都是血债,你逃不了的。我承认我当上集团的掌门人你确实帮了我很多,但是你的目的不是真的帮我,你是为了坐收渔翁之利,你居心叵测心狠手辣,就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凌隽说。

“你就是胡说八道一通,说些捕风捉影全无实证的事来诬陷我,你以为这么多的股东全是小孩子吗?就凭你几句话就可以糊弄得了?”熊炎炳说。

“好,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是你害死我爸,那远的我先不说,你害死我二娘这是事实吧?还有,我要问你,我大娘和我大哥也相继在香城失踪,你到底把她们弄到哪里去了?前两天的爆炸案,你还记得吧?我在万华时你派了曾进接近我,后来做了我的管家,这个人前两天被你杀了,这个你应该心里清楚吧?我爸的事是过去很远了,但是这些事过去的时间不远,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凌隽说。

“凌隽你不要诬陷我,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我没有害过任何人!”熊炎炳大声说。

“我就知道你不会认帐,现在我把这些事情的细节向大家说一下,各位股东都是聪明人,是真是假大家一听就清楚……”

接下来,凌隽把我们在缅甸发生的和我们到了澳城之后发生的一些事大概说了一遍,包括我如何假扮成任纤纤和熊炎炳对话等细节说得一清二楚。

“这完全就是诬陷,大家不要听凌隽的,他就是一只白眼狼,如果没有我,他是做不上美濠的董事局主席的,现在他却反而来诬陷我,这个人的话完全就不可信,他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炳叔还在试图反驳。

他的反驳显得非常的苍白无力,这些股东也不是傻子,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心里都已经有数,熊炎炳试图作最后的挣扎,但他显然已经不可能挽回败局。

“故事大家都了解了,现在熊董认为我是在诬陷他,这是一个法制社会,讲究的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如果没有证据,那就只是一个故事,而不会成为一件案子,现在我就让大家听听证据。”

凌隽说着示意尚云鹏,尚云鹏走到主席台旁边,将随身带的电脑与会议室的扩音设备连上,熊炎炳与我的那番对话就很清楚地放了出来。

‘炳叔,我还是有些担心,万一要是齐秋荻没有死怎么办?凌家的人只要有一个活着,我就觉得不安全。’这是我的声音。

‘不是跟你说过了嘛,凌家没人了!现在你就是凌家唯一的人!你还怕什么!’这是炳叔的声音。

‘可是我这心里还是慌得厉害,炳叔,你确定凌家的人你都处理得一个不剩了吗?’这是我在问。

‘这话说的,凌家的人也不全是我处理的哦,你爸也有份!不要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推,大家现在在一条船上,不要把有的事都推给我,难道你爸什么责任也不担,就想捞便宜?’这是炳叔在回答我。

全场一片哗然,从录音内容里就已经可以很清楚地了解到炳叔承认了他要把凌家的人害得一个不剩的事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