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三天之限/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熊炎炳走了过去,把放录音的电脑给重重地砸在地上。(ziyouge.com)

“炳叔,你就算是把这会议室的东西全部砸了也没用,音频文件是可以复制的,我还有很多份,我也给警方发了一份,你千万别说那声音不是你的,警方是可以做出专业鉴定的,这一次,你无论如何也赖不掉了。”凌隽说。

熊炎炳不说话了,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一言不发,忽然间就安静了下来。

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在经过短暂的疯狂过后,知道他再怎么愤怒也已经无力回天,他应该是在开始考虑接下来该如何收场了。

任纤纤脸色成了纸灰色,她没有说话,开始向会议室门口走去。

“等等,那个假的齐秋荻要走呢!抓住她,她骗得我们好苦,可不能便宜了她!”一个股东吼道。

“对,住抓这个女骗子,把她交给警察!不要让她跑了。”马上有人附和。

“大家安静一下,她只是被人利用,不是主谋者,她也只是一个无辜的女子,我们不必为难她。”凌隽说。

我一听心里这火就上来了,她是无辜的?她明明就冒充我欺骗了所有人,她怎么就成了无辜的了?就因为她以前和凌隽认识,所以就是无辜的吗?

我心里虽然恼火,但当着众多股东的面,我还是把心里的气忍了下来。我尾随着任纤纤走出了会议室。

“任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对了,我是该叫你任小姐呢还是姜小姐?”我说。

任纤纤转过头来看着我,我恍然间有照镜子的感觉,她那一张脸,真的是和我太像了!我看着她,她也盯着我看,那一瞬间,我对她竟然没有任何的恨意了,面对这么一个和我如此相像的人,我是真的恨不起来!

“我叫姜纤纤,是姜尊雄的女儿。都是她们让我这样做的,我也不想冒充你,在这段冒充你的时间,我也很痛苦……”

姜纤纤说着,眼泪终于出来了,在会议室她一直忍着,想必已经忍得很辛苦,这会她终于哭了出来。

我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她,“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我想和你谈一谈。”我说。

“对不起,我不能和你谈,我爸什么也不让我说,求你放我走好不好,我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我只是按他们的话做,我真的没想过要假装成你,都是他们的主意,我要是不听他的话,他就要打我……”姜纤纤哭道。

“你都这么大了,你爸竟然打你?这怎么可能?你是姜氏的大小姐,姜家是澳城第一家族,这样的家庭中竟然会有家暴?而且还是父亲对女儿施暴?”我觉得实在不可思议,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话。

“就是这样的,我说的都是真的,要不是他们逼我,我不会做这样的事。”姜纤纤哭着说。

我其实还是相信她的,虽然我这是第一次见她,但我却感觉她真的不是一个坏女人,她的眼睛里没有世故和狡猾,我心里对她再生怜意。

“好吧,我相信你,你放心,我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但我有一句话要问你,你必须如实回答。”我说。

“齐小姐你说,只要不是说关于我爸的事,我都会告诉你。”姜纤纤说。

“好,那我问你,你在万华时就认识凌隽对不对?是不是有人派你有意接近他的?”我说。

“我以前是认识他,但我当时并不知道他的身份,我们只是偶然认识的。”姜纤纤说。

“好,我相信你,那后来你为什么要诬蔑我爸,还说我爸让你怀孕了,你当时真的怀孕了吗?那件事是我爸做的吗?我说得再清楚一些吧,我爸就是齐严修,万华齐氏集团的董事长。”我说。

“秋荻,你回来一下,你要向股东们说一下当天的事。”这时凌隽从会议室里走出来叫我。

“等等,我在问她当年我爸让他怀孕的事是不是真的,你来得正好,听她亲口说。”我说。

“那件事,是假的……”姜纤纤怯怯地说。

我心里悬着的大石这才放下来了,顿时心里轻松了许多。

“凌隽,你也听到了,她自己承认了,那件事是假的!我爸是被冤枉的!你听到了吧?”我说。

“秋荻,我听到了,现在不是说个人恩怨的时候,现在要以大局为重,你到会议室去向股东们仔细说说当天的情况,熊炎炳现在说那声音是我们合成的,不是他的声音。”凌隽说。

“这样的理由也太可笑了吧?就算是科技再发达,要想合成一段音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吧?我去说。”我说。

“对不起,凌先生,给您和您太太带来的困扰,我很抱歉,当年的事也是我对不起,只是……”

“好了,这事不说了,凌隽说了,现在不是谈个人恩怨的时候,以后再说吧。”

我一听任纤纤要和凌隽谈往事,心里莫名的一股醋意,生硬地打断了她的话。

“姜小姐,你先回去吧,警方可能会要求你协助调查,到时希望你能实话实说。”凌隽说。

“好,我一定配合,我先走了,对不起。”任纤纤又向我们道了一声歉,向电梯走去。

围观的员工在议论:“哇,这两个人实在是长得太像了!两人都长得漂亮,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克隆人?”

“你科幻片看多了吧,哪来的克隆人,不过她们肯定有血缘关系。”另外一个说。

我听了心里其实也在想,姜尊雄的女儿,为什么会和我长得这么像?难道我和她之间,真的有某种联系?

重新回到会议室,熊炎炳竟然好像恢复了些元气,正在和股东们解释整件事,他知道败局已定,但他还是试图把自己尽量开脱得没有多少责任。

“各位股东前辈好,我像大家说一下当时的情景……”

我把那天的事很仔细地说了一遍,每一个细节都说得很清楚。

“其实我也不愿意相信他是个坏人,他在我心中一直是个慈祥的长者,我心里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在我心中一直是个值得尊敬的长者,我没想到他会是这样一个狠毒的人。”我说。

“好,既然你们都认为这些事是我做的,那我也不和你们辩了,警方自然会还给我清白,反正我对这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也没什么兴趣,这个位置给凌隽就行了,你们处心积虑地诬陷我,不就是想要这位置么。”董炎炳竟然反咬一口。

“这话倒是说得没错,案子会有警方去调查,定罪有法官去量刑,但这件事并没有完,熊炎炳是美濠的第二大股东,现在我认为他是一个危险的人,他如果继续担任董事局成员,将对整个集团不利,所以我要求大家表决让他退出董事局,同意的请举手。”凌隽说。

没有例外地,全部的人都举起了手,除了熊炎炳。

“你们可以逼我退出董事局,反正这个破地方我也不想呆了,退就退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我还是美濠的大股东,这一点你们谁也无法改变!”熊炎炳说。

“我正要说这件事,我希望你能自愿退股,美濠不希望你再继续留在这里。”凌隽说。

“凌隽,你可真是够狠,你竟然要把我彻底踢出去!好啊,我占有集团近百分之五的股份,你要是有种,就把我的这些股份花现金买过去!你有这么多钱吗?没有吧?”董炎炳说。

“那你是答应退股了?”凌隽追问。

“你有这么多现金买我的股份?现在谁不知道美濠的资金周转有很大的问题,你还能腾出这么多的资金回购我的股份?你骗谁?”熊炎炳说。

他之所以这么横,就是因为他所占的那百分五,确实是需要很多的钱才能回购,美濠一直内斗不断,经营状况本来就堪忧,现在要想腾出这么多的资金回购熊炎炳的股份,确实不太可能。

我心里有些替凌隽担心起来,如果熊炎炳答应出让股权,凌隽要是拿不出这么多钱,那可怎么办?那会在股东面前丢脸的。

“你是答应了出让股份,自动退股,对不对?”凌隽又问。

“好,我答应,但你要在三天之内用现金回购我的股份,你能做得到吗?”熊炎炳说。

“好,请大家做个见证,熊炎炳自己答应出让股份,那今天就到此为止,从今天起,熊炎炳不能插手美濠任何的事务,他代表美濠和合作方所谈的事项也一律无效。”凌隽说。

“凌隽,那你赶紧找人来接手我的股份,现在全球经常不景气,我就不相信在澳城能找到有那么多现金购买我的股份的人,你做不到,其他人更做不到!”熊炎炳说。

凌隽没有直接回答,他笑了笑:“炳叔,你在美濠已经成为历史,现在只是差一份法律文件而已,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个害群之马再留在美濠集团,你就等着法律的制裁吧。”

“凌隽,我不会输,就算是我做了牢,我还是美濠的第二大股东,因为你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来买我的股份!”熊炎炳说。

这时会议室的门打开,警察来了,他们是来带走熊炎炳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