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激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何安排凌隽和姜尊雄见面的地方,是一个叫‘时空’的会所,这是澳城最好的会所之一,一楼是爵士酒吧,二楼是商务包间,把事谈完,到一楼喝一杯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上了年纪的人选择地方喜欢豪华大气,像小何这样的年轻姑娘,当然更倾向于时尚和流行,不过我挺喜欢小何选的这个地方,有些小资,但不奢华。(ziyouge.com)

雷震海安排人提前两个小时进入会所确定安全后,我和凌隽来到指定的包间。

姜尊雄已经等候在那里。他穿着黑色西服,打着集结,穿得很正规,看得出来,他很重视这次会面,看到我和凌隽走进包间,他站起来表示欢迎,并向凌隽伸出手:“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凌隽微笑:“我没迟到吧?”

“没有,我只是我急于见到凌先生,所以提前到了几分钟,是我早到,不是你迟到。”姜尊雄说。

“姜先生快请坐,先生喜欢喝什么酒?”凌隽笑着问。

“都还好,只要不太烈的都可以,我年纪大了,太烈的酒胃受不了,不像凌先生年少轻狂,什么样的酒都敢喝。”姜尊雄说。

这话听起来是在夸凌隽年轻,但后两句显然有其他意思,似乎是在暗示凌隽动作太大,搞得澳城很不安宁。

“姜先生过奖了,我虽然不老,但也早就过了年少轻狂的年龄了,不过我确实什么酒都敢喝,只要不是毒药,我都敢喝上两口,因为我不怕醉,人生难得几回醉嘛,慎言慎行做不了大事。”凌隽微笑着回应。

这一老一少两个澳城商界现阶段最有影响力的人物谈笑间就已经开始暗中交锋,我在旁边只是听着,没有出声,这个时候是男人的对话,我不适合插嘴。

“凌先生今天是来兴师问罪的?”姜尊雄说。

“这么说姜先生也知道自己有罪?”凌隽马上反击,气势凌人。

姜尊雄一愣,意识到自己失言,赶紧笑了笑,扯开话题:“今天难得相聚,还是喝一杯吧,红酒怎么样?”

“好呀,不过这会所虽然时尚,但没有好酒,本来想从家里带一瓶好一些的酒过来,但又担心姜先生胆子太小不敢喝,只好喝这里的酒了。”凌隽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我不敢喝?”姜尊雄说。

“姜先生自己做了亏心事,肯定担心我会在酒里下毒,当然不敢喝。”凌隽说。

“我就知道你是来兴师问罪的,我承认,熊炎炳的那件事我有参与……”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细节我不想听,因为今天我还真不是来问罪的,我是来谈合作的,过去的事,咱们现在就翻过去,不谈了,咱们只谈未来。”凌隽打断了姜尊雄的话。

我知道凌隽不可能不想知道那些事的细节,但他为了取得姜尊雄的信任,他必须得装出对过去的事不介意的样子。

“你……和我谈合作?”姜尊雄一脸的怀疑。

“我就知道姜先生谨慎,一听我这话就吓住了,炳叔可以和你和作,我为什么不可以?难道姜先生真不敢和我合作?”凌隽说。

姜尊雄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凌隽,他似乎是想看透凌隽,但我知道,他不可能看得透。凌隽要是一个随便就能让人看透的人,他早死了几十回了。

“秋荻,把文件给姜先生看。”凌隽对我说。

我赶紧从包里拿出几份文件,“姜先生,这是美濠正在准备开工的几个项目,都是资金回笼快,利润又高的项目,为了表示我们合作的诚意,这些项目我们可以出让给爱博集团来做,您请过目。”

姜尊雄接过文件仔细看了几分钟,一脸的难于置信:“这些项目都是当时我们两家争得你死我活的项目,现在你们竟然拱手相让?这是为什么?”

“我太太已经说过,这是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姜先生可以和炳叔合作得很好,那和我凌隽为什么不能合作?现在炳叔已垮,对促成我们合作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两家联手,那是真正的强强联合,我们的联合将成为澳城甚至整个东亚的最强阵容之一,这难道不值得憧憬?”凌隽说。

“那我们怎么个合作法?”姜尊雄似乎已经有些动心。

“很简单,你出资买入炳叔的股份,这样你就是美濠的大股东了,我们就成一家人了,以后我们两家的资源整合就更容易,肯定是双赢的局面。”凌隽说。

“哈哈,原来你们是遇上困难了,想向我求助啊?我知道熊炎炳放下狠话,要你们在三天之内用现金买下他的股份,你们现在没这么多钱嘛,所以无能为力,于是你们就想拉我入局,让我替你们买下熊炎炳的股份,帮你们把熊炎炳彻底踢出局。对不对?”姜尊雄大笑起来。

凌隽没有说话,只是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姜先生说对了一半,但另一半没有说对,我确实是没有这么多的钱来一下子吃尽炳叔的股份,不过美濠集团如果要想调动所有资源去借那么一点钱,应该不是问题吧?我让姜先生收购炳叔的股份,只是想让我们有合作的机会,如果姜先生不乐意,那我再找别人。”凌隽说。

姜尊雄也举起酒杯泯了一口,他明显在犹豫,他一时间想不透凌隽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信不过凌隽,但又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我们两家一直是澳城的对头,我之所以让姜先生入股我的企业,主要是想化干戈为玉帛,结束多年来的争斗局面,如果姜先生担心我有什么阴谋,那我也买进爱博集团的股份怎么样?你只收购炳叔百分之五的股份,但我愿意收购你们百分之十的股份,这样双方互持对方股份,百且我持有的还比较多,你觉得如何?”凌隽说。

我猜测姜尊雄肯定不会同意,因为让对手大量持有自己公司的股份,就是我之前说的那句话:引狼入室。到时对手以大股东身份多方掣肘影响公司决策,那将会有灾难性的后果。

果然,姜尊雄连连摆手:“那倒不必,爱博目前运行良好,并不想引入新的大股东,这事以后再说。”

凌隽笑了起来,“姜先生当年和我爸并称澳城双雄,姜先生为了证明澳城只有一雄,还特地把自己的名字加了一个雄字,可是在我看来,姜先生名字很雄,内心却毫无雄心壮志可言,你与家父齐名,实在是拉低了家父的档次。”

这话挑衅味道极浓,我都替凌隽捏一把汗,我担心要是把姜尊雄激怒了,他生气而去,那这事不就黄了?

姜尊雄的脸色确实变得很难看,嘴角都气得微微发抖,但他是老江湖,他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怒起来。

“我念你年轻,不计较你说出如此无礼的话。”姜尊雄强装风度。

“我说的是事实,我要收购你百分之十的股份你不敢让我收,我让你收购我百分之五的股份你不敢吃,你这样的胸襟和胆量,怎么能和家父齐名?也就是家父过世得早,让大娘耽误了美濠这么多年,要是家父一直执掌美濠,我相信美濠早就远超爱博。”凌隽一脸的不屑。

凌隽还在继续激怒姜尊雄,冲动是魔鬼,他这是要把姜尊雄内心的魔鬼给激出来。

“我不是不敢吃,只是那百分之五的股份需要的资金太多,我现在一时间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的现金,难道你要我去借钱来买美濠的股份?我疯了么?”姜尊雄说。

“有何不可?现在的企业哪家不负债经营?你也是商场资深人士了,如果企业不靠负债经营单靠原始积累,谁能把企业做得大?做企业不是摆地滩,小打小闹躲城管就行,做企业只有规模化才能以压倒性的优势挤垮对手,这样简单的道理,姜先生不会不明白吧?”凌隽说。

“我当然明白,只是我如果借钱买了阿炳的股份,对我有什么好处?我依然还只是第二大股东,话语权还在你手里,有什么意义?阿炳现在不也被你搞下去了吧?难道我还自己往枪口上送?”

果然,姜尊雄也不傻,他有自己的盘算。

“这话说得极好,你一但成为美濠的第二大股东,在董事局就有一席之地,凭借你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就可以在某些项目上一票否决,你持有美濠的股份后,我们两家的资源可以进行局部整合,也利于两家的发展,以后我们不用相互竞争,也可以腾出更多的精力开拓内地和海外市场,这难道不是双赢的局面吗?”凌隽说。

姜尊难又陷入沉思,凌隽说的都是道理,他似乎又开始心动了。

“我已经说过一遍了,如果你担心我有什么阴谋,那我可以也同时买爱博百分之十的股份,可你又不敢让我买,你这样优柔寡断胆小慎为,我是真的很失望。”凌隽继续添火。

“算了凌隽,姜先生既然不同意我们的合作方案,那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再谈下去反而会伤了和气。”我说。

“好吧,早知道是这样,那我就不来了,浪费我一小时时间,对牛弹琴。”凌隽说。

凌隽说完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准备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