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入瓮 谢 ( 学会简单 )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凌隽要走,姜尊雄有些急了,他赶紧也站了起来。(ziyouge.com)

“你先坐下吧,这事还没谈完呢,年轻人不能太躁,收购这么大的事,当然得经过周密考量才行。”姜尊雄示意凌隽别走。

凌隽这才又坐了下来,“姜先生,我释放了十分的善意,但却没有得到你一分的回应,这确实让我很失望,你可是澳城第一财团的掌门人,现在给你一个收购对手的股份的机会,你却犹豫不决,这真不能像做大事的人。”

“我也有我的难处,你也知道,现在全球经济都不景气,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我如果从爱博抽取大量的资金来收购阿炳的那百分之五的股份,那爱博的现金流将会严重吃紧,并且有可能引发巨大财务危机。这样的大事,我当然得慎重考虑。”姜尊雄说。

“我今天带来的这些优质项目可以转让给姜先生来做,这些项目短期内都是可以回流资金的,而且我也可以帮你说动澳城投行向你贷款,以爱博的财大气粗,要想筹到这一笔钱应该不会是难事吧?你考虑的恐怕不只是钱的问题,你是担心,我会不会背后有什么阴谋?”凌隽说。

“既然你挑明了说,那我也就直说了,我们本是对手,为什么现在你却忽然要和我合作,还一心促成我成为你们的大股东?”姜尊雄说。

两人从最开始的互称‘先生’到现在直接说‘你’,可见两人慢慢地已经正式亮底牌,都开始放下虚伪的表面直接说利益关系,本来今天大家来的谈的也就是利益。

“我已经说过了,我想和你合作一方面是结束争斗,有利于大家腾出精力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另一方面是想以后两家可以资源整合,共同对付那些国际巨头,当然了,我也有私心的一面,那就是要瓦解你和炳叔的联盟,彻底把炳叔踢出局,这三个理由,够不够?”凌隽问。

“够了。尤其是这最后一个理由,已经很充分了,好,我答应你,我明天就约澳城投行的董事长打高尔夫,和他商谈一下贷款的事。”姜尊雄说。

“不行,如果明天你再和他谈,那就来不及了,炳叔只给我三天的时间,我们只剩下两天的时间了,明天你再谈,最快后天资金才能到位,怎么来得及?我知道今晚郭亚经董事长在清风楼喝茶,不如我们现在就过去和他商量一下此事?”凌隽说。

郭亚经就是澳城投行的董事长,在澳城有‘财神爷’之称。今天上午,他好像和凌隽有过通话,具体谈了什么我并不清楚。

“我们这样过去?这不太好吧?对了,你怎么知道郭亚经在清风楼喝茶?”姜尊雄问。

凌隽犹豫了一下,这才慢慢说道:“既然大家坦诚相见,那我也说实话吧,其实郭亚经今天就跟我联系过了,提出他有联合其他合伙人收购炳叔那百分之五股份的意向,我当时没有同意,你也知道,我如果和他们合作,最多也就是资金方面可以给我一些方便,其他的资源确实不如爱博的丰富,所以我还是想和你合作。”

“那既然他们也有意向收购你的股份,我现在去向他借钱,他会同意?”姜尊雄说。

“如果你自己去,他肯定不会同意,但我出面帮你说话,他就会同意,你也知道我和行政长官何子铧先生私交甚厚,澳城投行受政策影响最大,如果何长官出面给他施压,郭亚经当然得给面子,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凌隽说。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姜尊雄说。

“我说过,我期待我们的强强联手,如果你还是不信任我,那没办法,我只好答应朱亚经他们了。”凌隽说。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清风楼。”姜尊雄说。

很明显,姜尊雄已经被凌隽的节奏给带动得急迫起来,凌隽就是要把整个节奏加快,形成一种压迫感,让姜尊雄没有更多的时间来仔细考虑。

出了会所,凌隽叫过来司机:“你先送太太回家吧,我乘姜先生的车就行了。”

我本来心里挺想和他们一起去的,我想看凌隽到底怎么把姜尊雄步步诱进他的陷井,但凌隽不让我去,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也没说什么,只好上车。

澳城的夜景非常美,霓虹把这座东方赌城装扮得美轮美奂,我许久没有这么认真地观看澳城的夜景了,因为没有心情。今晚终于有心情仔细地看了街景,忽然又想起那句话:重要的不是风景,而是看风景时的心情。

现在凌隽终于站在了主动的一方,成为美濠集团的掌控者,他这次引君入瓮的计划如果能够成功,给姜尊雄以沉重的打击,那美濠将超越爱博成为澳城第一集团,凌隽也将成为澳城商界真正的王者。

我当然还是希望他成功的,因为只有他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震慑所有的对手,我们才是安全的,生在豪门,从出生起就决定了不可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因为肩上的责任太过重大,凌隽是那种有极强征服欲的人,他不喜欢当第二,他永远只想当第一。

而现实也是只有当了第一,才不会受欺负,银牌和铜牌得主当然也值得尊敬,但人们记得住的,永远只有金牌获得者。更何况商场如战场,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这里没有重在参与的说法,既然参与进来,就必须要赢,不赢就会出局。

成王败寇,出局的人会慢慢被人遗忘,甚至被人踩在脚下,世人的目光,永远只关注成功者。

回到凌府,玫姨见我独自一人回来,笑着问我:“少爷呢?他怎么没回来?”

我也笑着回答:“他有应酬,不方便带我去,我就回来了。”

“太太放心,少爷不是那种会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人。”玫姨说。

“就算会,那又怎样,他是美濠的掌门人,不可能没有应酬,更不可能每次应酬都会带上我,他有那么多的机会接触美女,我要想防范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选择他这样的男人,要想拴住他就是给自己添堵,因为根本做不到。”我说。

“太太倒是看得很开,果然大气。”玫姨说。

“有些事,看不开也不行,不如索性看开,自己反而自在。”我笑着说。

和玫姨在客厅闲聊了一会,凌隽竟然回来了。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不是约了他们谈事吗?”我问。

“谈完了呀,郭亚经答应向姜尊雄贷款三十亿。”凌隽说。

“这么大的数目,这么快就拍板了?”我有些不相信。

“郭亚经口头上答应而已,要一周以后资金才能到位。”凌隽说。

“可不是只有两天时间了吗?如果一周以后资金才到位,那不是来不及?”我又有些不理解了。

凌隽笑了笑:“这你放心,姜尊雄可是澳城第一财团的掌门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只要用尽一切手段,筹集几十亿还是没问题的,现在郭亚经已经答应向他放款,他就吃了一颗定心丸了,这样他就会放心去筹资了。”

“也就是说,姜尊雄已经确定答应要收购炳叔那百分之五的股份了?”我说。

“是的,现在他可得意了,他很快就要成为美濠第二大股东了,这恐怕是他多年来的心愿,他一但持有美濠的股份,那以后他就可以掣肘美濠了。”凌隽说。

“那不是给我们带来危机?”

“不怕,他没有机会给我带来危机,他自己就会先出现危机,到时他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精力来掣肘我?我既然敢放他进来,就肯定能管得住他,不然我也不会让他进来。”凌隽说。

“你到底要做什么呢?到目前为止,我看不出任何对我们有利的地方。”我说。

“你看不出就好了,你这么聪明都看不出来,那姜尊雄更看不出来了,从现在开始,我不告诉你任何内幕,你就站在姜尊雄的角度来看问题,如果你觉得有什么怀疑的地方,你马上告诉我,好不好?”凌隽说。

“你是要让我作为你的假想敌?然后你对照我的想法来随时变换计划?”我说。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你和我最近,也最了解我,如果你发现我哪里做得可疑,你随时提出来,这样我的计划就会变得更完美,姜尊雄也就更相信我了。”凌隽说。

“那我现在就有问题,如果我是姜尊雄,我会想,你突然会如此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要和我合作,肯定有什么图谋。”我说。

“这我已经解释过了,我就是为了瓦解姜尊雄和炳叔的联盟,姜尊雄也知道我一门心思想把炳叔踢出局,所以这个理由他会信,而事实上这也是我的真实目的之一。”凌隽说。

“好,姜尊雄为什么要收购这些股份,他至少也要有几条充分的理由才会做如此大的动作吧?”我说。

“他至少有几条理由,一是成为美濠集团的股东后,可以影响或者制约我,因为他是第二大股东,当然地位举足轻重,就像当初炳叔在美濠的地位一样,二是他可以利用美濠的一些资源为他自己的公司服务,三是和我合作可以让他少了一个劲敌,你别忘了,他和炳叔合谋的事还没有完全过去,他也不想我在这个时候对他穷追猛打,有了这三条,他就必须要尽全力收购炳叔的股份,因为他和我成为朋友,比成为敌人要划算得多。”凌隽说。

凌隽说的倒也没错,姜尊雄也是老狐狸,这些帐他当然会算,但往往聪明反把聪明误,聪明的人一但遇上比他更聪明的人,注定会是一场灾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