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只爱一个人/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隽说得没错,姜尊雄决定了要吃进熊炎炳在美濠的百分之五的股份后,在短时间内就筹集到了足够的资金,股权转让协议在律师楼签署。……www.ZiYouGe.com……

熊炎炳正式退出美濠,成为了局外人。

我和凌隽都以为熊炎炳会因为是姜尊雄收购他的股份而大怒,甚至有可能提出拒绝把股份卖给姜尊雄,因为就在前几天,他们还是盟友,现在姜尊雄这么做,分明就是一种背叛行为,但结果却是,熊炎炳并没有表示出非常愤怒,他很理智地在股权转让协议上签字,然后离去。

他的这种表现很让人奇怪,熊炎炳应该还不至于胸怀宽广得能容忍姜尊雄的这种背叛,但他却并没有表现出愤怒,很是令人不解。

收购协议签署后,凌隽和姜尊雄一起出席了媒体见面会,姜尊雄一脸的得意,面对记者侃侃而谈:

“今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借用一句诗来形容此时的感受: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我们两家曾经是纠缠多年的竞争对手,现在我却成了美濠的第二大股东,可见没有什么恩怨是解不开的,我非常高兴和澳城最年轻的董事局主席凌隽先生成为合作伙伴,他是东亚商界少有的青年才俊,相信我和他的合作,会让美濠更加兴旺。”

台下一片掌声,其实姜尊雄引用的这两句诗着实不怎么样,他和凌隽从来都不是兄弟,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他们一直都是互咬的竞争对手,根本就不存在‘兄弟在’的说法,而且他说的话听起来是在夸赞凌隽,但其实从最后一句来分析,分明就是在标榜自己。

凌隽倒也气定神闲,也跟着一起鼓掌,“既然姜先生如此雅兴,我也引一句诗来相赠,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或者另外两句更好: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我也很高兴和姜先生合作。”

凌隽这话很有意思,第一句诗明显是在暗讽姜尊雄的春风得意,第二句分明就是在暗喻他的辉煌不过是短暂的,要及时行乐,因为明日就会有‘愁’来。

我不清楚姜尊雄是否听出了凌隽话里的意思,但记者中肯定是有人听出来了,因为下面有人发出了笑声。

媒体见面会后,当然是庆祝酒会,美濠的部份高管出席了酒会,但有一部份人拒绝出席,表达了他们对凌隽把股份卖给姜尊雄的抗议。

所有人都知道美濠和爱博的水火关系,现在凌隽却让姜尊雄成为了第二大股东,很多人都不理解,美濠的官方论坛上出现了大量的批评凌隽的声音。

而董事局的其他成员则联名要求开董事局临时会议要商讨此事。

事实上,这一次凌隽和姜尊雄签署协议的行为,是违反了公司章程的,因为按照公司的章程,这样大规模的股份转让,必须要得到董事局授权通过,不然就是违反规定,而《公司法》本身也有明确规定,如果大股东要转让股份,其他合伙人是有优先购买权的,所以,凌隽将要面对董事会的弹劾。

如果他不能让在董事局得到三分之二的赞成票,那么其他股东将有权向法院申诉,推翻他和姜尊雄的收购合同,使之失效。

我也是董事局成员之一,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其实我心里也在替凌隽捏一把汗,董事长带头违反公司章程,这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他给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他的权威将会受到影响。

凌隽面对董事局一伙人阴沉着的脸,他倒是还笑得出来:

“气氛这么沉重,让我都有些紧张起来,这一次的收购协议的签署,是没有得到董事局的授权,所有人都在认为是我违反了公司的章程,但是你们忘了一个事实,这件事虽然是我一手促成,但是签署转让协议的是炳叔和姜尊雄,我只是见证者,所以这事不是我违反章程。”

这话明显有些取巧,但事实上也说得过去,在协议上签字的人,确实是熊炎炳和姜尊雄,虽然都知道这件事的主角是凌隽。

“董事长,你这是有些强词夺理了吧?你身为董事局主席,既然知道熊炎炳违反章程,你为什么不积极阻止,而是放任他们进行?让收购成为事实?”董事高建仁说。

“我确实是负有责任,我承认,但是想说的是,熊炎炳在公司都干了些什么大家都知道,如果董事局先讨论此事,最后否定了熊炎炳出售股份的事,那我想请问,谁能有这么多钱来接下熊炎炳的盘?谁有这么多的资金?如果他的股份没人接手,那我们是不是要继续让他留下祸害集团?”凌隽说。

没人说话了,因为在座的确实没人能拿得出这么多钱来收购熊炎炳的股份。

“当然了,我如果全力去筹这些钱,是可以筹到的,但如果我要这样做,肯定会以董事长名誉抽调大部分在建项目的资金,公司现在现金流本来就吃紧,如果我再这样做,那就是相当于在一个本来就虚弱的病人身上放血,那就是在伤害美濠,对不对?”凌隽说。

“可是姜尊雄是我们的对手,现在他反而成了第二股东,他今天要是来参会,都可以凌驾于我们之上了,我们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董事何鸿宇说。

“我们现在谈的是公事,说的是生意,我们不能太过计较过人感受,我们身为董事局成员,应该以集团利益为重,如果说承受的压力,那应该是我的最大吧?今天大家都看了报纸了吧?大多数的篇幅都是在说我败给了姜尊雄,说姜还是老的辣,我还是太嫩了,但我无所谓,我做事但求无愧于心,只要是对集团有利,我承受一些压力并没什么,我希望大家也像我一样坦然面对这些指责,时间会证明一切,请大家相信我。”凌隽说。

“我支持董事长,我也相信董事长不是失败者,经营公司是马拉松,短暂的胜利不是胜利,只有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成功者,我相信董事长会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这一次还是赖曾云絮首先出言挺凌隽,她是这些董事中比较支持我和凌隽的人。

“谢谢支持,大家给我两周的时间,两周过后,将会有新的风景出现。”凌隽说。

其他人也就不再指责,大多数的人虽然看不透凌隽,但他们还是相信凌隽会胜出,凌隽在诸多不利的条件下几次翻盘胜出,不仅靠的是运气,还有实力,这一点,董事局的其他成员都很清楚。

还好,董事局的这一关,终于还是过去,如果董事局通过一致反对的决议,那这件事就会横生枝节,就会打乱凌隽的整个计划,虽然我也不知道他的计划到底是怎样的。

但我相信他,没理由地相信他,如果非要说理由,那就是因为他是凌隽,他是那个几次死里逃生又成功翻盘的凌隽。

会后凌隽驾车带我来到海边,凌隽虽然不说,但我知道其实他心里压力很大,现在外界对他一片批评之声,就像当初我被人家在网络上痛骂一样,虽然说嘴上不介意,但其实面对那些污辱性的词语,谁也不可能心如止水,凌隽下车,对着大海狂吼了几声,发泄心中闷气。

冬天的海风很冷,凌隽把外套脱下给我披上。

“你心里郁闷就多吼一会,我陪着你。”我说。

“也没什么郁闷的,看到海就好多了,批评我的都是些无知浅视的人,他们看不透我凌隽的心思。”凌隽说。

“那当然,要是随便一个人就把你看透了,那姜尊雄又怎么会轻易入你的局?现在连我都看不透你,更别说其他人了。”我说。

“你是看透了我的,虽然你不知道我具体会怎么做,但你知道我最终会赢,这便已经是看透我了,谢谢你一直支持我。”凌隽说。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就算是全世界选择背叛你,我也会选择背叛全世界来站在你的这一边,我相信你会赢。”我说。

“好,我也是,如果全世界都背叛了你,我也会背叛全世界来支持你。”凌隽说。

“咱们都老夫老妻了,说这些会不会有些肉麻?”我问。

“不会,这世界最难保鲜的就是爱情,两个人的朝夕相处会让彼此慢慢失去新鲜感,相互失去吸引力,而生活的重压,则会无限放大对方身上的缺点,导致生活中很多的夫妻争吵不休,双双背叛最初的承诺,我们一定不能这样,我凌隽这一辈子要做一件最骄傲的事,那就是只爱一个女人,一生只守一个女人,事业做多大,不是我能决定的,但是只爱你齐秋荻一个,却是我能决定的。”凌隽说。

我的眼泪竟然被这个混蛋这一番话惹得哗哗往下淌,我心里清楚这样的承诺对男人来说是张口就可以来的,但我还是不争气地被感动了。

前程往事再次浮上心头,这一路艰辛,因为他这一句话,我忽然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