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最后一根稻草 满钻加更 抢红包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尊雄果然上当,他又继续筹集资金,把美濠让出的几个项目全部吞了下去。|ziyouge.com|

他吃得这么急,自然会肠胃不适,爱博集团现金流出现问题的消息开始在澳城坊间流传开来。

就像我猜的那样,澳城投行的董事会最终没有通过向姜尊雄贷款五十亿的议案,投行方面给出的理由很模糊,就只是一句话:通过风险评估,此时不宜向姜尊雄贷款。

郭亚经向姜尊雄的口头承诺终于没有兑现,承诺果然是最不靠谱的东西,因为没有法律效力,君子一诺那是对君子有效,在利益面前,君子也会变小人,所以君子一诺没用,只有白纸黑字的合同文书才有用。

姜尊雄如何气急败坏我们无法看到,但我相信他此时已经如坐针毡,如果他不能在短时间内将那些现金漏洞给补上,商业罪案调查科介入调查只是时间问题,到时,他将面临刑事指控。

如果姜尊雄做牢,那爱博将面临崩盘,美濠与爱博争雄澳城的的局面将成为历史,而主导这一切的,正是姜尊雄看轻了的凌隽。

凌隽一但露出他的狼性,势必是要见血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走进凌隽的办公室,“董事长,你的计划已经开始见效,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

“凌夫人,恭喜你的老公,难道不应该是一个吻吗?一句话就想打发我?”凌隽坏笑。

他从来都是冰块一般,他这样坏笑,倒也少见。

“今晚我请你吃饭吧,我们开一瓶好一些的酒来庆祝?”我说。

“不,现在还没有到庆祝的时候,危机只是开始,但你要知道我现在对付的是姜尊雄,是号称澳城第一家族的大家长,所以不能掉以轻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他没有倒下之前,我们不能轻易言胜。”凌隽说。

“那你是不是准备再加上一根最后压倒骆驼的稻草?”我问。

“知我者,秋荻也。那你说说,这最后的一根稻草,从何而来?”凌隽笑着问我。

“三个字。对不对?”我说。

“有点意思,不过任意内容都能写成三个字啊,不如我们分别把那三个字写出来,然后看我们是不是心有灵犀?”凌隽说。

“好啊,如果我写的和你的一样,那你得奖励我。”我说。

“好,你需要我奖励什么,一个吻?”凌隽说。

“才不是!我要你亲自做一餐饭给我吃。”我说。

“啊?做饭?这可不是我的强项!做出来你恐怕也吃不下。不如,我给你买架私人飞机怎样?”凌隽说。

“不要,我就要你做饭给我吃,这才是一个老公疼爱老婆的真实体现,你赶紧答应!”我命令道。

“好吧,那答应你,如果你写的三个字和我写的一样,那我就训练一下,亲自下厨做餐饭给你吃!我豁出去了!”凌隽说。

“好,一言为定,我们现在就写。”我说。

“好,那让小何来做见证,如果你输了,你也要为我做一顿饭!”凌隽说。

说曹操曹操就到,正说着,小何进来了,一看我们说得那么热闹,问是怎么回事,我把情况向她说了,没想到她也有自己的要求:“要我作见证可以,但是你们谁要是赢了,享受美食的时候我也要有份!”

我和凌隽相视一笑,凌隽转了转手里的笔:“小何,有一点你需要明白,我们无论谁输了去做饭,做出来的恐怕都不可能是美食,要知道我们两人可都不会做饭!”

“这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凑热闹!”小何说。

“好,那就这样,到时不管如何难吃,一起享用就是,现在我们写吧。”凌隽说。

我和凌隽分别写了三个字交给了小何,小何先打开了我写的,上面写着:供货商。

再打开凌隽写的,上面也是一样的三个字:供货商。

“哇,厉害!你们夫妻还真是心有灵犀啊,竟然写的一样,我刚才还在想,如果你们写的不一样,那我到底是判谁输好呢。”小何笑道。

“如果我们写的不一样,那当然是判秋荻输了,她只是董事成员,而我是董事长,我的官比她大,她当然要服从我,当然是我赢。”凌隽笑道。

“你想得美!官大就一定是对的?那以前欧阳菲当政的时候,她作出排挤你的那些举措也是对的吗?”我反驳。

凌隽一愣,“对了,大娘和大哥在香城失踪,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炳叔给害了,香城警方那边一点消息也没有。”

“应该没事吧,也或许欧阳菲和凌锐是躲起来看你和熊炎炳相斗的好戏呢。”我说。

“但愿如此吧,她们虽然一直针对我,但大娘毕竟是爸爸的遗孀,我还是希望她平安。”凌隽说。

“你们说家事,我就不掺合了,不过现在董事长输了,给姐姐做饭的时候,可一定要记得叫上我。”小何说。

“不说家事了,我们说公事吧,小何,你明白我们写的‘供货商’那三个字的意义吧?你知道怎么做吗?”凌隽问。

“这样的主意我自己虽然不一定想得出来,但既然你们都想出来了,我当然还是能够理解的,我会想办法联系上爱博集团的供货商,通知他们董事长请他们吃饭。”小何说。

小何果然聪明,她显然已经完全明白了我和凌隽的意思。

“还是说我请他们吃饭吧,这事由我出面会比较好一些,这样的手段多少有失磊落,坏人就由我来当吧,而且我觉得由我来说这些事,他们会更相信。”我说。

“也好,那就麻烦夫人了,到时小何陪你去吧,两个大美女出现,那些供货商一看就晕了,估计你们说什么他们都会相信了。”凌隽说。

“秋荻姐姐才是美女,我不是。”小何说。

现在我不再兼任总裁,她也不再叫我‘总裁姐姐’了,直接叫‘秋荻姐姐’,这样听起来也更亲切。

“小何才是真正的美女呢,我都老了,昨日黄花了,哪敢称自己是美女。”我笑着说。

“你们就别谦虚了,你们两人都是美女,由你们出面去办这事,确实比我出面要好很多,那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凌隽说。

“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做得很好。”我说。

********************

澳城的经济主体不是以工业为主,而主要是赌彩业和娱乐业,所以这里大多数的供货商其实只是中间商,他们把原材料从内地或者国外贩卖到澳城,再转卖给澳城的商家,从中赚取差价,在内地那边他们要现金提货,但供给爱博集团的时候,却要欠款一段时间,所以这些供货商的资金压力都很大,这也是我们认为他们可以利用一下的原因。

按我们的猜想,他们将是压倒姜尊雄那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和小何走进宴会厅的时候,十几个爱博的主要供货商都齐刷刷地看向我们,有几个认识我的人站了起来:“齐小姐来了,欢迎。”

“谢谢大家百忙中莅临,秋荻备薄酒一杯,先敬各位,希望这一杯酒喝下去后,我们就都成了朋友,如何?”我笑着举杯。

“好啊好啊,能和齐小姐成为朋友是我们的荣幸,来,干杯。”

这样的场合我出现确实要比凌隽更有优势,华夏千百年来一直有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就算是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女性要想和男姓完全平等,其实也还是很难做到,不管是商界还是政界或者是职场,成功的人士当中占了八成还是男性,女性依然真实地处于弱势,但也是正是因为这种现象的存在,让很多的男性看轻女性,因为看轻,他们对女性的话就会少了许多怀疑,再加上同性相吸的道理,我的出场,让他们少了许多戒备。这就有利于我接下来的工作了。

酒过三巡,有供货商开始把话题转入正题。

“齐小姐,今天叫我们来肯定不仅仅是为了喝酒吃饭吧?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只要我们能帮忙的,我们一定会帮齐小姐。”

“是啊,齐小姐有事不妨直说,把话说明了,我们吃饭喝酒也安心。”

很好,我就是等他们自己提出来,现在既然他们自己提出来了,也就好说了。

“其实我今天不是让你们帮忙来的,而是我要帮你们。”我笑着说。

“你帮我们?你帮我们什么?我们都是爱博集团的供货商,和美濠很少有接触,你怎么帮我们啊?”有人提出质疑。

“说来这件事不应该是我提出来,不过大家都在商界混,都不容易,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各位注意风险,我担心有一天爱博欠你们的货款会还不上,到时他们的风险就会转移到你们身上,他们一但不能按时给你们结账,那你们的资金链就会断裂,这样各位的生意恐怕就危险了。”我说。

“不会吧?美濠可是上市公司,更是澳城的第一财团,怎么可能会赖我们的帐?”有人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