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引爆 谢 ( 幸福木米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赖账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不能及时结清你们的帐,拖上一年两年的,各位有那么多的资金来坚持吗?”我说。(ziyouge.com)

“我们和爱博都是按季度结算的,不可能会拖一年两年的,齐小姐多虑了。”有供货商说。

“看来你们对上市公司太过迷信了,美国雷曼兄弟听说过吧,当年是美国第四大投行,一周之内股票暴跌百分之七十七,最后被迫申请破产,雷曼那样的世界巨头尚且说倒就倒,何况爱博集团?越是高耸入云的大厦,倒起来越快越危险,各位认为呢?”我问。

供货商们面面相觑,显然,他们对这个说法是认可的。

“齐小姐,我们都知道爱博和美濠是两大竞争对手,凌家和姜家也是澳城的两大家族,一直水火不容,但你也不能因为爱博是你们的竞争对手就说人家坏话呀。”一个供货商说。

对于这样的质疑,我当然是早有准备:“我知道各位会有这样的说法,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爱博集团的董事长姜尊雄先生前几天刚收购了美濠百分之五的股份,这个消息澳城人尽皆知,现在姜先生是我们美濠的第二大股东,我们和他之间已经没有了竞争关系,我告诉大家这些,也不是在说爱博的坏话,我只是提醒大家要注意资金安全。”

“那齐小姐倒是说说,爱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为什么要我们小心资金安全?”有个供货商问。

“这位先生问得好,其实爱博的危机,本身也是从姜先生收购美濠的股份开始,现在全球经济疲软,大家生意都不好做,爱博也一样,这个可不是我信口雌黄,各位都是爱博的供应商,你们从原材较的供应量变化应该就可以看得出来爱博的经营状况,现在爱博的业绩大不如前,这是事实吧?”我问。

“这个是的,和前几年相比确实差得很远。”有供应商答应道。

“所以姜先生收购美濠股份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多的现金,只好向澳城投行申请贷款,郭亚经董事长本来也是答应了放款的,只是后来没有通过董事会那一关,而姜先生收购我们股份的钱就是从集团内部其他项目的周转资金中抽调出来,也就是说,他在爱博这个本来就已经很不健康的人身上抽了很多的血,你们说,爱博能受得了吗?”我说。

“齐小姐说的这件事我好像听人说过,爱博内部有高管也对此事表示质疑,这事应该是真的。”一个供货商说。

“我敢用我的人格来保证,我向各位透露的消息绝对是真实的,现在那些被姜尊雄抽调资金的项目已经面临停工,这样一来,很多项目无法正常建设,爱博自己被抽血之后,又会关闭一部份造血功能,你们说,爱博垮不垮?爱博如果危机了,你们的钱还能要得回来?至少是短期内要不回来了吧?我说的一年两年那还是往好了说,十年八年也说不定!”

供货商们不说话了,他们都是商人,商人的第一要务就是要规避风险,第二才是赚钱,只有先生存下来,那才有可能赚到钱。

“齐小姐,既然你说姜先生现在和你们是合作伙伴关系,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对于你们的合作伙伴,难道你不是应该替他保密才对吗?”

这些供货商也不傻,他们开始怀疑起我的动机。

这样的问题,我当然已经提前想过,也作好了应对的准备。

“我也坦白了说吧,其实我对姜先生不顾一切收购美濠股票的事很不满意,为此我还和我的先生吵了一架,我认为姜先生这样不计后果地收购,是对爱博不负责任,也是对美濠不负责任,如果爱博因此而出现了危机,他个人现在是美濠的第二大股东,或多或少也会对美濠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我对姜先生很有意见,我认为他的手不应该伸得那么长。”

“也就是说,因为你对姜先生个人有意见,所以告诉我们爱博存在风险的可能?这理由是不是有些牵强了,齐小姐?”一个供货商说。

“我今天只是传一个信息而已,只是不想你们最后资金链断掉,造成你们无法正常运作你们的生意,到时影响到整个澳城的经济,如果你们认为我动机不纯,甚至认为我故意传假消息中伤爱博集团,那就当我没说,小何,既然人家不领情,那咱们就走吧。”我站起来说。

“我们齐总好心告诉你们消息,你们这些人却不领情,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真是不知好歹!!”小何气冲冲地扔下一句,跟着我走了。

“齐小姐你别走啊,我们也只是随便说一句而已,你那么激动干嘛?”

“别生气啊齐小姐,我们也只是想问清楚,我们知道你是为我们好。”

“都怪你!人家好心给我们传消息,你却说些惹人生气的话,现在把齐小姐给气走了,你高兴了……”

后面是供货商们相互埋怨的声音,我也没仔细听,我来的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再和他们纠缠下去。

我越是生气而走,效果就会越好。

进了电梯,小何对我笑道:“秋荻姐姐,他们都以为你生气了呢,你演得真像。”

“你觉得他们会听进去我们的话吗?”我问。

“应该会,他们都是商人,商人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利益,他们虽然表面上不相信你,但其实对你说的事很在意,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很快会将这个消息传到给其他的供货商,明天爱博集团门口肯定将堵上大批的人追债,这会造成其他供货商的恐慌,然后形成多骨诺米牌效应,爱博其他的合作方也会恐慌,爱博将面临严重的信任危机。”小何说。

“小何,你说,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太狠了?”我说。

“这我不好评价,对于商业竞争用什么手段才合适,恐怕也没有一个定论,总之只要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我觉得都没问题。”小何说。

“哈哈,其实你已经说清楚你的观点了,你是赞成我的这种做法的。”我笑道。

“在商言商嘛,当初你和董事长不在的时候,熊炎炳和姜尊雄不是一样用些阴暗的手段来害你们,和他们的手段相比,你和董事长的手段算是磊落的了,商人如果给自己背上太多道德的枷锁,那还怎么做事?只要不伤天害理就行了。”小何说。

我真没想到小何竟然有这样的见地,持她这样观点的人可真不多,这话当中透着一股狠劲,也只有具备这样的狠劲,才是能做大事的人。

我心里暗想,眼前的这个姑娘,将来成就肯定会很大,至少远超于我,她不但聪明绝顶,而且还具有那种狠劲,这是我所不具备的。更是大多数女子不具备的。

*******************

事实上供货商的行动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快得多,当天晚上他们就已经联合起来并制定了计划,第二天一大早,供货商们就堵住了爱博总部的大门。

因为提前让小何把消息透露给了一些媒体朋友,记者们都有准备,也是一大早就跑到爱博集团附近蹲守,很快网络上就出现了大量的报道。

‘爱博集团董事长大量抽调资金收购美濠股份,导致自己公司供血不足,后院失火。’

‘爱博集团欠供货商巨款,供货商联盟讨债上门。’

‘爱博集团各合作方紧急协商,应对爱博已经隐现的财务危机。’

这样的消息网上越来越多,越炒越热,开始的报道还有些根据,到后来就直接成了以讹传讹,各大网站都贴满了各于爱博集团的负面消息。

网络给人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同样能让公关危机迅速升级,在爱博公关部门还没有来得及辟谣的时候,惊慌的供货商们已经讨债上门,声称爱博必须马上结清所有债务,不然将停止和爱博的一切合作。

危机益演益烈,而爱博并没有好的危机处理机制,爱博是澳城第一财团,也许是他们的公关部门早就习惯了被人称颂的状态,从未想过会突然遭遇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所以没有相应的应急机制,只有几个高层出来说了一些苍白无力的辩解之词,然后就再无下文。

这一下算是彻底引爆了爱博所有潜在的危机,当天下午收盘前,爱博股票跌停。

凌隽坐在办公室宽大的办公椅上,安静地听完小何关于爱博情况的汇报,并没有露出狂喜,他还是那样面无表情。

“我知道了。辛苦了。”他对小何笑笑,轻描淡写地说。

“那接下来我们还需要做些什么吗?”小何问。

“暂时不用了,我的手机会暂时关闭,如果姜尊雄打电话找我,就说我忙,没空见他。”凌隽说。

“好,那我先去忙了。”小何说完退了出去。

“你怎么知道姜尊雄会找你?”我问。

“他现在四面楚歌,当然会想到是入了我的局,解铃还需系铃人的道理,他不可能不知道,现在只有我能帮他,他不找我找谁?”凌隽说。

“那你为什么不见他?”我说。

“现在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还没有心神俱乱,让危机再严重一些,他就会彻底乱了,到那时,我就可以收网了。”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