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崩盘/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开盘,爱博的股票果然继续前一天的跌势,开盘不久后就停跌。(ziyouge.com)

整个澳城传遍了关于爱博的负面新闻,爱博集团平时所有积累的问题一下子都被挖了出来,并且被无限放大,从澳城第一财团的神坛上一下被拉了下来,就像当初凌隽在万华时被打击得瞬间盘崩一样。

世态本就炎凉,得势时众人追捧,一但失势,肯定就会冒出许多落井下石的人,一些和爱博有合作关系的公司也纷纷开始质疑爱博,加入了讨债大军中。

凭心而论,虽然姜尊雄入了凌隽设的局,导致集团现金周转出现问题,但爱博屹立澳城商界多年不倒,其自身当然是有硬实力的,只要给姜尊雄一些时间,他凭借自己的和人脉资源和集团的自身调节能力,这样的危机是可以渡过的。爱博现在突然如大厦将倾,一方面是凌隽的连环局太过凶险,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人性的趋利避害,墙倒众人推,这一推,完全将爱博这面本来倒不了的墙推成了危墙。

爱博的股票跌停,甚至拖累了美濠的股票,美濠和爱博同属澳城企业在香城交易所上市,现在爱博出现大危机,自然让股民对澳城的企业有了些担忧,不仅是美濠,其他在在香城交易所上市的澳城上市公司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连累,股票都出现了大幅下挫。

这就是所谓的杀敌三千自损八百,如果爱博的情况持续恶化,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被证监会宣布暂时停牌,那将有可能引发澳城小范围内的金融震荡。

金融这个行业相关性极高,美连储的一个会议有可能导致全球主要市场股市大跌,而华尔街一家大公司的倒闭,则有可能引发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如果造成金融动荡,那美濠恐怕损失也会很大,这把火是凌隽所放,当然不能让火烧到美濠自己的身上来,不然就是玩火自焚了。

凌隽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他肯定也意识到了潜在的危机,当初他设局引姜尊雄入瓮的时候,应该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连琐反应。

百密总有一疏,凌隽也只是人,不是神,不可能每个环节都能考虑得到,有些事情的发展往往会超出设计者的控制范围。

“不能再让美濠的股票往下跌了,如果再跌下去,将会拖累澳城其他在香城的上市公司,造成整个澳城版块集体跳水,那样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甚至有可能引发东亚的金融海啸。”凌隽紧皱眉头。

他一向冷峻,但却极少皱眉,他现在竟然皱起了眉,说明此事的后果真的有可能很严重。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现在在香城上市的所有澳城公司股票都在跌,爱博的大跌拖累了所有的澳城企业,董事长,这是金融海啸的前奏,一但美濠跌停,那其他澳城的企业的将会迅速跟着跳水!到时美濠不但自己会成为受害者,你也会因为制造了这一事件成为澳城商界的公敌,这样美濠就危险了呀。”

小何非常专业!不愧是商学院出来的天才少女!而且大局观很强,一下子说中了问题的要害,在这一点上,我自愧不如。

“你说得没错,所以我得平息这场危机了,不能让事态继续恶化。”凌隽说。

“可是现在已经成势,整个澳城的版块都集体下跌,要想挽回颓势,恐怕很难。”小何说。

“现在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程度,我本来是想把姜尊雄打得趴在地上再收手,但现在看来,只要他跪就行了,不用他趴了,小何,帮我约见澳城知名的股评人,我要请他们吃饭。”凌隽说。

“你是想通过股评家的嘴来挽回颓势?澳城的企业在香城上市,澳城虽然也有自己的股评家,但他们的影响力远远不如香城的股评家,毕竟香城才是国际金融中心。”小何提醒道。

“说得有理,这样吧,在香城有影响力的股评家当中选一两位出来,请他们飞抵澳城为美濠的未来的经营提出参考意见,再请几位内地的股评家过来,组成三地的专家团,这样影响力更大一些,现在股民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所以还没有出现大面积抛售,还有得救,这事马上办,凡是请来的股评家,我都有重谢,相信他们应该会给我凌隽的面子吧?”凌隽说。

“我以董事长的名义发出邀请,他们应该会来,美濠在东亚也是有影响力的公司,他们如果和美濠交恶,以后也不好混,我认为他们会来,只是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小何问。

“越快越好,让他们马上飞过来!今晚我就要见到他们,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凌隽说。

“可是时间太短,恐怕他们来不及吧?”小何说。

“能来几个算几个!那些股评家就靠嘴吃饭,张口就来,他们有大把的时间,肯定来得及。”凌隽说。

“好,那我现在就去办。”小何说完出去了。

“凌隽,你现在就开始救市,那不是也把爱博救回来了?那你前期的安排的那些局不都作废了?”我问。

凌隽摇头,“爱博这次的崩盘,虽然始作俑者是我,但是这样一触即发的大崩盘,其实说明爱博本身存在了严重的问题,这是积重难返的体现,我的局只是引发这一切的诱因,美濠也出现了很多危机,包括大娘的离职,包括我的‘死讯’和熊炎炳事件,但这些事都没有让美濠崩盘,那就是因为我们的根基打得牢,内部问题没有达到随时崩盘的程度。”

“你的意思是说,爱博要想一下子救回来,不太可能?”我说。

“没错,既然是积重难返,那就是出现了结构性的问题,周期性的问题易解决,结构性的问题则需要伤筋动骨的调整,而且调整期会很长,爱博要想重新崛起,我看是很难了,而且我只会救美濠和澳城其他的企业,我并没有要去救爱博的意思。”凌隽眼里闪过一闪寒光。

这种眼神像极了暗夜里孤独的狼,这是他要痛下杀手的征兆,我和他夫妻几年,我最了解他,只要他狠下心来要痛下杀手,他就是这种让人心里颤抖的眼神。

“你还是要把姜尊雄给彻底打垮?”我问。

凌隽点头:“美濠和爱博集团相斗多年,是该分胜负的时候了,如果姜尊雄不和熊炎炳勾结把手伸到美濠来,这场战争也许会推辞两年,但既然姜尊雄冒然出手了,我就要让他有来无回,至少打得他十年之内恢复不了元气。”

看他的眼神,我其实已经知道他心里有了计划,而且我大概也知道他要怎么做了。

“你是不是要我帮你联系澳城的一些基金经理?”我说。

凌隽忽然站了起来,“你猜到了?”

“我猜对了吗?”我笑着问。

“猜对了!可是你都猜到了,那其他人会不会也猜得到?”凌隽有些担心。

“不会,你别忘了,我是你老婆,我是这个世界是最了解你的人,所以我猜得到并不奇怪,你连环局中最后杀着就是会见澳城的基金经理对不对?这一招下去,姜尊雄就跪了。”我笑着说。

“被人看透的感觉真的不好,幸亏这个看透我的人是我老婆,不然我会紧张。”凌隽笑道。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你可以得罪任何人,但千万不要得罪我,不然你会死得很惨。”我笑着说。

“恐吓我?”凌隽也笑了。

“是又怎样?不服气?”我笑着说。

“服气,心服口服,好了,你去帮我办这件事吧,让雷震海亲自出面去请,告诉他们,凌隽请他们喝茶,如果不来的,以后就是凌隽的仇人。”凌隽说。

“这样会不会显得太过霸道?会不会把人家吓住?”我有些担心。

“就是要吓住他们,告诉震海,请澳城那四个号称金融界‘四大杀手’的四人就行,经过前几次的事,震海现在在澳城已经有些名气了,至少大家都知道他是混混,你不要亲自出面,那样会显得太重视他们,让震海去连请带吓,那些人才会来。告诉他们,答应我的邀请就发大财,拒绝我就是和我为敌,以后谁也别想在澳城混!”凌隽说。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凌隽,我担心如果让震海去出面,他肯定认为这是一次表现的机会,他一直想超过云鹏好好表现一次,所以他会不择手段完成任务,说不准他会用人家家人的安全来相威胁。”我说出了内心的担忧。

凌隽笑了笑,“看来震海这个人也被你看透了,没错,我从来没有交给他办这么重要的事,所以这一次他一定会想办法把那些人请来,就算是绑,恐怕他也会绑过来,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你明明知道可能有这样的结果你还让他去办?”我说。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当然得用非常的人。放心吧,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那些基金经理来了,就一定舍不得走了。”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