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论剑 谢 ( Mrss杨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震海顺利的完成了任务,请来了澳城排名前四的基金经理。-www.ZiYouGe.com-

澳城本来就很小,要在本城内请几个人不用花很多时间,下午两点半,四个基金经理都到齐。

我没有问雷震海是用什么手段请来的人,从那些基金经理愤怒和‘幽怨’的表情来看,雷震海肯定不是陪着笑求他们来的,估计是恐吓加利诱甚至动粗才把人家弄来的。

会见地点没有有美濠总部,也没有在其他会所,而是在凌府的酒窖里。

凌府的酒窖在地下室,这里放着凌家收藏的名酒,温度十三至十四度,进入酒窖,还得穿上外套,不然有些冷。

这里装了手机信号屏蔽设备,进到这里的人,无法用手机和外界联系,当然也不用担心手机会被监听。

我和凌隽走进酒窖,四个基金经理虽然一脸的怨气,但还是站了起来向我们致意,凌隽和美濠的名头在澳城还是有巨大影响力的,他们也不敢得罪。

桌上放着五台电脑,还都联上了网,这都是凌隽今早才让人准备的,以前酒窖里可没有这些东西。

“四位号称澳城金融界四大杀手,曾经联手狙击过香城一些股票,赚得盆满钵溢,凌隽今天请各位来,一是喝酒,二是论剑,三是合作。”凌隽说。

“凌先生是大财团的主席,我们只是小小的基金经理,哪敢和凌先生论剑,你的职业和我们本来也不一样。”基金经理卫川说。

卫川是这四人中名头最响的一个,也是资历最深的一个,其他的三人分别是陈帮路,大卫和善明理。其中大卫是唯一的外国人,金发碧眼,国藉不清楚。

“这是在嫌弃我不够专业?其实我现在虽然掌舵美濠集团,美濠也主要是做实体的企业,但我的老本行也是金融,我在内地的时候曾经创立无量基金,收益率是万华最高的基金,一点也不比你们的操盘的基金要差,坦白说,如果说到金融,我未必会输给各位,我自问我是有资格和你们论剑的。也或者说论道更合适一些,只是既然四位号称‘四大杀手’,那还是论剑更有江湖味道。”凌隽说。

“凌先生是金融奇才我是听说过的,不过也只是听说而已,从来没有见凌先生亮过剑,也不知道传言是真是假,现在的名人都喜欢买通媒体写文章说夸赞自己是什么奇才,但大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说话的是大卫,他的国语说得比很好,看样子是个华夏通,说不定就直接是在澳城出生的也不一定。这厮说话倒是相当凌厉,一点也不给凌隽面子。

“洋鬼子,你怎么说话呢?找死啊你?”雷震海喝道。

凌隽挥手制止了雷震海的发飙,“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说,好,现在还是开盘时间,我已经把电脑搬入酒窖,我给你们每人一台电脑,我们现在开始玩短炒,就炒恒生指数,初始资金每人二十万,以一小时为限,谁的收益高,我凌隽给他五百万奖金,当然了,如果我的收益最高,那这奖金我就用来请我老婆去渡假了,就不发了,敢应战吗?”

四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凌隽竟然还敢和他们这些专业人士过招。要知道他们四人代表是澳城金融界最高的操盘水平,不然他们也不会成为有名的基金经理,凌隽竟然要和他们过招,在他们看来,那就是鲁班门前耍大斧。

“怎么样?是看不起我呢?还是担心你们这些专业人士会输在我手里?你们放心,今天的比赛结果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把消息传出去。”凌隽笑着说。

“凌先生,你如果输了,你真的会马上给五百万奖金?”大卫问道。

“那当然,难道你们怀疑我凌隽会出尔反尔?现金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谁赢了,钱马上拿走。”凌隽说。

尚云鹏提上箱子,打开一看,里面真是现金。

“好,那我们就陪凌先生玩一次,见识一下传说中的金融奇才。”善明理说。

“那我们开始吧,不然一会收盘了就没得玩了。”凌隽说着打开了电脑。

我把之前准备好的五个帐户分别发给他们,每个帐户里都是固定的二十万可用资金,他们将在一个小时内凭借短炒技术获利,获利最高者胜出。

事实上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一个小时内的走势非常有限,要凭操盘者完全凭感觉买卖进出多次,才有可能获利,事实上在这个游戏中只要能够获利那就是不错的,因为大多数的投资者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获利几乎是不可能,只要不出现亏损就已经是万幸。

这是顶尖高手的对决,也是我第一次看凌隽操盘,以前虽然听说他是金融高手,但他很少进行这样的短炒表演,短炒赚不了大钱,是金融行业中的屌丝才干的活,但又是高手熟悉盘感的基础,就像上个世纪的会计师一定要会打算盘一样,是基础中的基础。

“开始。”我发出了指令。

酒窖里瞬间安静下来,只听到他们的手敲击键盘的声音,各人的表现不同,有的在观察走势,有的则开始下单,他们都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此时电脑屏幕就是他们的战场。

凌隽示意我给他倒上一杯酒,其他人都开始动了,他却只是盯着屏幕,然后休闲地喝酒。我心里着急,他这样一动不动,那不是输定了?

时间过去四十分钟,四位高手的帐面上有两个出现了盈余,另外两个出现了亏损,而凌隽的帐户可用资金却没有变,还是二十万,没有增也没有减。

这样下去,凌隽就算不是最后一名,要想胜出却也不可能了。

就在我有些失望的时候,凌隽忽然将手伸向键盘,满仓买进,然后又迅速卖出,前后持仓只有五分钟的时间,但他因为是满仓操作,这一下他的盈利就操过了所有人。

原来他一直在等一个最有把握的机会,当机会出现的时候,他就像狼一样全力扑出,不留任何余地,而其他的那四人因为担心会输,一直不敢把全部资金赌上,虽然有盈余,但却没有凌隽的多,因为他出手最狠。

时间到,恒生指数也快到了收盘时间。

“各位承让,我赢了,这一千万现金,还得请我老婆渡假,你们是拿不走了。”凌隽笑着说。

“凌先生只出手一次,就把我们所有人赢了,是不是有些靠运气?”大卫一脸的不服气,除了凌隽,他的盈余最多,他本来是有望拿走一千万奖金的。

“大卫这话说得太不够专业,操盘不是买彩票,不可能靠运气,这一小时之内分别有三次好机会,分别出现在第十二分钟和第二十七分钟,然后就是最后我进场的这一次机会,前两次我都没有动手,是因为我想给你们两次机会,如果前两次机会你们都把握住,我是赢不了你们的,但事实上你们没有牢牢把握那两次机会建立绝对优势,这才让我有机会在最后时刻超过你们,对不对?”凌隽微笑着说。

四人又是面面相觑,他们都是高手,当然知道凌隽说对了。

“那两次最好的机会你们没的把握住,不是因为你们技术不行,是因为你们怕输,因为你们都是高手,输了会觉得没面子,但我不一样,我今天叫你们来的目的不是要赢你们,所以我输赢都无所谓,就是因为我有这种心态,所以才能胜出,我说的对吗?”凌隽说。

“好,我们输得心服口服,凌先生确实要技高一筹,不过这件事还请凌先生保密,我们几个可都是靠这行吃饭,如果让外界知道我们输给了你,以后投资者就不愿意选择我们的基金了。”陈邦路说。

这个人说话倒也诚恳,没有死要面子活受罪。

“这个请大家放心,我之前就说过了,不管胜负如何,这件事都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我绝不会说出去,好,现在论剑也论过了,接下来,该谈合作的事了。”凌隽说。

“合作?凌先生掌控着大财团,我们只是基金经理,怎么合作?”大卫问。

“你们不是曾经联手狙击过很多股票吗,那现在我和你们也联手玩一次,怎么样?我的水平应该有资格和你们组队吧?”凌隽说。

“那当然,凌先生也要靠这个赚钱?您应该不缺钱吧?”大卫说。

凌隽笑了笑,“有人说钱是万恶之源,也有人说钱是好东西,但是不管是说钱好还是钱坏的人,他们对钱都是很有兴趣的,谁也不会嫌钱多,我也一样,但我这次主要不是为了赚钱,我有其他的目的。”凌隽说。

“凌先生直接说吧,你准备要怎样和我们合作?”大卫说。

“现在所有澳城在香城上市的公司股票都跌得很厉害,这是大家知道的,再这样跌下去,我担心会连累澳城所有的企业,我请了很多股评家来造势,准备把股价稳住,但是有一家企业我不想救,那就是爱博集团,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就直接说吧,今晚我会和一些股市名嘴会面,让他们联合起来对外宣称看好澳城经济,同时联合唱衰爱博集团,这样爱博的股份价会继续大跌,然后你们趁机放空,这样你们就可以大赚一笔了。”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