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狙击 谢 ( 亏贤曰…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听起来很不错,不过爱博集团也是大财团,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们现在抛空爱博,会不会风险很大?”有人提出质疑。|ziyouge.com|

“这你放心,大家都看出来了,这一次我就是针对姜尊雄去的,我既然出手,不把他打跪下我不会放弃,难道你信不过我的实力?”凌隽说。

“你的实力我们当然是相信的,我们以前狙击的都是一些小股,要狙击爱博这样的大财团,我们是真的没有尝试过,所以有些担心。”大卫说。

“所以你们的基金一直不能壮大,就是因为你们只敢小打小闹,这样小富即安的心态不适合玩金融,既然要玩金融,那就要赚大钱,不然还搞什么基金?直接去摆地滩得了。”凌隽一脸的鄙夷。

凌隽这话很有挑衅意味,也只有他敢在这些高手面前这样说话。

“好,那我们就陪着凌先生玩一次,由你来统一指挥,只要你下令,我们同时动手抛空爱博的股票,凌先生准备动用多少资金来做?”陈邦路问。

凌隽摇了摇手里的高脚杯,“这我倒没想好,我虽然掌控着美濠集团,但说来不怕几位见笑,我个人名下其实没有多少资产,我当然不会动用美濠的资产来做私事,这一点我和姜尊雄是不一样的,不过我太太倒是有些私房钱,我准备向她借钱和你们一起玩。”

他说的倒也没错,我手上确实是有些钱,主要还是前一段时间美濠股票上涨的时候我卖掉了一些,但我手上的钱并不多。

“夫人,你愿意把你手上的钱借给我吗?”凌隽笑着看我。

“借给你没问题,但我是要收利息的,你赚了钱,那得分给我才行。”我也笑着说。

“好,那就一言为定。”凌隽笑道,接着又对那四个人说:“我已经说过了,这一次我不是为了赚钱,我是另有目的,我只是组织你们一起狙击爱博,但我并不会趁机插手赚很多钱,你们赚就行了,我会给你们造势,你们放手去干,在我没有叫停之前,你们大量抛空,但在我叫停之后,你们可不要贪婪,必须马上停止,如果我叫停之后你们还继续卖,到时亏了钱别怪我。”凌隽说。

“好,我们都听你的,如果你肯调用美濠的资金来一起抛空,那对爱博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善明理说。

“我说过了,我不会那样做,我不会挪用公司的钱来办私事,对了,今天商议好的事,大家可得守信,要是谁当了叛徒把这件事说出去,那我就让他在澳城无法立足,谁要是背叛,我们所有人都一齐指证他涉嫌内幕交易,希望大家都能管住自己,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凌隽说。

“放心吧,这样的事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做了,都不会说出去,有钱赚的事,我们干嘛不做,还非要和自己过不去?”大卫说。

“不瞒各位,这一次制造爱博的危机,我可是花了不少心思,为大家创造了这么一个好的赚钱机会,希望各位都好好珍惜大赚一笔,如果有人不干,那现在可以退出,只要保密就行,我绝不强求他参与,但如果答应了又不做,而且还去告密,那就别怪我凌隽不客气。”

“你放心,他们都不会乱说出去的,我相信他们,因为我把他们的底细都查过了,如果谁要是敢耍花招,我就让他全家到海里去喂鱼。”雷震海说。

“好了,那就这样吧,大家相互不要用手机联系,统一在聊天室里交流,到时你们听我的命令,我说开始你们就开始。”凌隽说。

“好,我们都听你的。”大卫说。

凌隽举起酒杯,“来,预祝我们都能大赚。干!”

“干!”

*********************

送走那几个基金经理,我和凌隽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酒店和那些赶来的股评家们见面,此时已华灯初上,尚云鹏开车,车里播放着《梁祝》钢琴曲,这曲子对我和凌隽来说都有很深的意义。

“你好像不开心?”凌隽见我一直不说话,伸手搂着我的肩说。

“你联合四个基金经理做空爱博的股票,这样会不会有内幕交易的嫌疑?商业罪案调查科的人会不会找你麻烦?”我说。

凌隽笑了笑,“我哪有内幕交易了?我只是让他们联手狙击爱博,我只是用你的私人帐户参与,并不挪用集团的资金,这不会有什么问题,机构之间联手对某一只股票实施狙击,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以前凌坚放空美濠自己的股票都不怕,我怕什么,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你真的不准备动用美濠的资金?那你把欧洲的项目卖了做什么?你需要那么多钱干嘛?”我有些不相信。

“那些钱我有其他用处,但我不会用来抛空爱博的股票,我会等他们四个人把爱博的股票打压到很低的价位,我再开始收购爱博的股份,那时买进,就很便宜了。”凌隽说。

“那这件事你会和董事局的人商量吗?”我问。

“那当然,但不是现在,现在一说,那什么都暴露了,我要等爱博的股票跌到所有人都不敢再买,我才出手,到时董事局的那些老顽固们就会同意了。”凌隽笑着说。

“姜尊雄肯定不会同意你大规模收购他的股票,如果要规模收购,还是得申报的,他们可以向法院申诉你恶意收购。”我说。

“你放心,他会同意的,到时爱博的股票一跌再跌,他巴不得有人出来救市,不然那就跌成垃圾股了,以前我提出要买他百分之十,他不同意,到时我买百分之二十他都得同意,而且我买得越多他越高兴,你信不信?”凌隽说。

“以前你说要买百分之十,那是骗人的吧?你也就是认定了他不同意,所以你才那样说,他要真同意,你也没钱去买,你要有钱,你还不把熊炎炳的那些股份给买了?你也就是这几天把欧洲项目闪电脱手之后才有了些钱,你可瞒不了我。”我笑着说。

“哈哈,你说得一点也没错,现在手上筹到的钱那确实是相当于砸锅卖铁了,当时姜尊雄真要是同意我买进他的百分之十,我还真是没钱。”凌隽笑道。

“你可真狡猾,这一步一步的,愣是把姜尊雄给陷进来了,不过他现在肯定已经知道是上了你的当了。”我笑着说。

“现在就算是他知道,那也来不及了,这一次,他必败无疑。”凌隽说。

来到酒店,小何正在招待那几个赶来的股评家,这些人都是平时在媒体作股评的人,指导普通投资者股票的那种,一个个看上去衣冠楚楚,但真正有水平的没几个,他们的那些股评大多模棱两可,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越是神秘,越就显得他们高深。

“各位可都是金融界专家,今天请大家来,一是想和各位交朋友,另外就是想请大家在媒体上多说一些澳城经济前景不错的话,让目前的股市能够止住跌势。”凌隽直奔主题。

“可是据我们所知,这一次的危机恰恰是凌先生您挑起的,爱博集团的危机也是您让姜先生收购你们的股份开始的,您现在又让我们出来说些救市的话,这又是为什么呢?”一个戴眼镜的股评家说。

“我直说了吧,我只是针对爱博,但我不想连累澳城其他的企业,所以你们要统一口径,就说爱博的问题只是他一家公司有问题,澳城其他的企业都运行良好,让广大投资者继续支持澳城的上市公司,当然,除了爱博之外。”凌隽说。

“凌先生,我们可都是知名的股评家,不能随便诬蔑一家公司的。”眼镜又接着说。

“行了!我凌隽也在金融圈里混过,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很清楚,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就不必说了,大家按我说的去做,报酬不会低,你们以前也没少在媒体上说我美濠的坏话吧?你们在这一行混,靠嘴吃饭,我也不计较,大家就帮我这个忙,交个朋友,以后多个朋友多条路,OK?”凌隽冷着脸问。

这些人听到说有报酬,马上变脸:“其实澳城的上市公司还是不错的,至于爱博嘛,确实有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我早就发现了。”

“好,那就拜托各位了,我还有要事要办,先走一步。各位吃好喝好。”凌隽说。

我以为凌隽会应酬一番再走,没想到他就和那些人喝了杯酒就走了。

走出进电梯,我忍不住问凌隽:“你怎么也不和他们聊聊,就这样走了,会不会太冷落了他们?”

“不会,他们这群人只看钱不说交情,如果不给钱,我再和他们称兄道弟也没用,只要给了钱,让他们叫我叔叔都可以,没什么好应酬的,今天我给了钱,他们说爱博不好,明天有人给他们钱,他们也一样会说美濠不好,我和这样的人不可能成为朋友,所以也不必应酬他们。”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