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参与/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股评人的确很厉害,第二天网络上各个财经版块都是唱衰爱博的评论,而且口径统一的很好:澳城的上市公司并无多大问题,爱博的现象只是自身原因造成,不会对澳城经济造成不良影响。-www.ZiYouGe.com-

这样一来,澳城其他上市公司的股票开始止跌企稳,唯有爱博的却是一路狂泄,跌得让人胆战心惊。

凌隽向那四个基金经理发出指令后,四家基金同时进场抛空,让本来就是已经止不住跌爱博股票雪上加箱,当天中午收盘前就已经跌停。

爱博的部份高管开始引咎辞职,他们试过了一些办法,但根本就解决不了眼前的危机,在这样的烂摊子面前,要让这些高管忠心死守本来就很难,忠诚这种东西在商业社会比大熊猫还稀少,这些人说是引咎辞职,不如说是出逃还更适合一些。

姜尊雄第三次打来电话求见凌隽,这一次,凌隽答应了。

不过是一周时间而已,姜尊雄整个人像换了个人,虽然还是西服领带一丝不苟,但面色灰暗,早就没有了当日收购美濠股票庆功酒会上时的容光焕发。

我忽然想起当日凌隽说的那句诗: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这位姜董事长果真是才看了一日之花,然后就开始陷入重重危机不能自拔。

还是那个会所,还是那种酒,姜尊雄还是坐在那个位置,但他眼神里已经没有了那种不可一世的骄横。

所谓高处不胜寒,越是身居高位的人,一但失败,那种心理上的落差就越大,越是不能忍受那种失败带来的对身心的折磨。失败让他憔悴不堪,完全没有了澳城第一家族当家人的霸气。

“我承认,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凌隽开口就说主题。

姜尊雄苦笑,“后生可畏,看来我是真的小看了你。”

“姜先生,我现在也不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在你们面前耀武扬威,但我还是要说,你实在不应该勾结熊炎炳插手我美濠集团的内部事务,而且手段还那么卑劣。”凌隽说。

“那你现在对付我的手段不是也很卑劣吗?你也不比我磊落多少。”姜尊雄反唇相讥。

“这倒也是,我的手段也不算是有多光明,不过比起你用自己的女儿来冒充别人,那还是好多了。”凌隽笑道。

“好了,我们就不要相互讥讽了,我承认我输了,我只是想问你,你是不是要彻底把爱博打垮?接下来,你还有什么更毒辣的招式?”姜尊雄说。

凌隽给姜尊雄倒上一杯酒,举杯和他碰了一下。

“我没有想过要把爱博集团怎么样,我只是要让你知道,我凌隽不是好欺负的,只要有我在,凌家就不会垮,美濠也不会垮,现在我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我不会再用毒招了,我并不想赶尽杀绝。”凌隽说。

“可是现在爱博已经成了这样了,成了一个不可收拾的烂摊子!现在没有人愿意注资救我们,大量高管辞职,这样下去,爱博就完了。”姜尊雄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

“那你打算怎么办?”凌隽说。

“我要退股,我要把熊炎炳那的百分之五股份转让给你,我要换取现金来救爱博。”姜尊雄说。

凌隽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一个好主意,现在爱博的问题太大,不仅仅是股票下跌的问题,爱博有结构性的问题,你就算是护盘成功,让那股票稳住两天,如果问题不解决,那过一阵还得跌,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救爱博。”凌隽说。

“谁?谁能救爱博?”姜尊雄问。

“我。”凌隽淡淡地说。

“你?你肯出手救我?你不是要把我打死吗?你现在却说要帮我?”姜尊雄有些惊讶。

“我从来没说要把你打死,我只是要解除你对我构成的威胁,爱博是美濠最大的竞争对手,如果爱博彻底垮了,那我们在澳城就没有对手了,你也知道,顶尖的剑客如果没有对手,那会非常寂寞,而顶尖的企业没有对手,后果就更可怕,我们自己会丧失创新动力,变得不思进取,有句古话说的好,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所以,我会保留爱博这个竞争对手,时时提醒我和我的同仁,我们要努力,不然就会被打垮。”凌隽说。

姜尊雄举起酒杯,“你有这样的心胸和气度,我姜尊雄输得心服口服,凌家有你这样的子孙,美濠不会倒。”

“谢谢夸奖,我说的是实话,我会出手帮你,但我要买进爱博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然后我会退还百分之五给你,这百分之五,是用来换你在美濠百分之五的股份,也就是说,最后我会占股百分之二十,而你不能成为美濠的股东。”凌隽说。

“这不公平!当初我买熊炎炳的股份可是花了高价钱的,现在爱博的股票跌成这样,在价值上根本不能对等,这不行!”姜尊雄马上出言反对。

“姜先生,这世上本就没有所谓的绝对公平,如果我不出手帮你救市,那你根本就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人都是现实的,现在任何人出手帮你,条件都肯定是要占爱博的股份,爱博现在不断地跌,再跌上十天半月,那就更不值钱了。”凌隽说。

姜尊雄叹了一口气:“这一切,你早就算计好了对不对?”

“差不多吧,不过结果比我相像的还要好得多,我没想到爱博有那么多的问题,我不过是推了一把,爱博就自己要垮了,爱博存在这么多的问题,早点发现问题是好事,等到病入膏肓,那可就真是没得救了,所以,你应该感谢我让你看清楚爱博的问题。”凌隽笑着说。

这话多少有些欺负人,把人家打得趴下了,还要让人家说感谢,但仔细一想也是事实,爱博这么不经打,就算是凌隽不打,早晚也有竞争对手打它,早些暴露问题早些解决,也真的不是什么坏事。

“看来我必须要答应你的条件了?可是,你入股爱博,就能拯救我们了?”姜尊雄说。

“那当然,我不会以个人名义入股,而是以美濠集团的名义参与爱博的重组,澳城两大集团的联姻,当然是一大利好消息,消息一但传出,爱博和美濠的股票会同时大涨,这才是强强联合,当初你挪用集团的资金以个人名义收购熊炎炳的股份,你那是太自私了,我不会像你那样做,我会以公司的名义收购,而不是满足我个人的私欲。”凌隽说。

“当初收购熊炎炳的股份,那还不是上了你的当?我现在是真后悔,竟然中了你和郭亚经的圈套。”姜尊雄说。

“过去的事,咱们就不说了,还是赶紧处理眼前的事吧,如果不能迅速把眼前的事处理好,过一阵商业罪案调查科的警察找上门来,你挪用集团资金办私事的那些问题可不好交待。”凌隽说。

姜尊雄长叹一声:“好吧,我认栽,我同意你的方案。但你要尽快抽出资金来救市。”

“不用认栽,这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商场没有所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我们现在,就可以成为朋友了,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利益了。”凌隽说。

“当初我配合熊炎炳那个混蛋,没想到最后我有困难的时候,他竟然不肯帮我,最近警察一直在找他麻烦,但他好像没事。”姜尊雄说。

“当天你和他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的时候,难道你没有发现他一点也不难过?”凌隽说。

凌隽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当时也是很奇怪,炳叔失去了美濠的股份,但却好像没事一样。

“你是说他知道你是要引我入局却没有提醒我要小心?”姜尊雄说。

“没错,炳叔和我一向走得近,他还是比较了解我的,他知道我是要借你的力量把他踢出局,然后再收拾你,他就是要等着看你和他一样的倒霉,你现在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了吧?你还认为他是你朋友吗?”凌隽说。

“熊炎炳这个王八蛋!他当时只要提醒我一句,我也不会入了你的连环局,真是该死!”姜尊雄骂道。

“熊炎炳现在可是手握重金,他肯定在谋划东山再起呢,要不是这一阵警察一直在找他查那些案件的事,我相信他恐怕也会趁机收购你,他要是进来了,他可不会像我这么仁慈,他一定会把你踢走,我爸是他结拜兄弟他都不肯放过,更别说是你姜先生了。”凌隽说。

“那好吧,我明天就召开董事会,把你要入股爱博的事提出来讨论,我相信能通过,董事会那些糊涂蛋现在都急疯了,他们肯定不会反对你入股爱博。”姜尊雄说。

“有几点你必须要在你们的董事会上强调,一是现在爱博只有和美濠合作,才有可能尽快走出困境,第二就是我不是以个人名义入股,这是一次两大集团的重组联姻,而不是我个人的行为,我个人不会抢了他们的地位,让他们放一百个心。”凌隽说。

凌隽这话虽然是让姜尊雄转告给爱博的董事会成员听,但其实也是说给姜尊雄听,他表达得很清楚:我不是来夺权,而是要参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