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通过 谢 ( 兔子 )赏三个巧克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美濠董事局会议非常热闹,董事们对于凌隽是否要买进爱博的股份,意见分歧很大,保守派坚决反对,以赖曾云絮为代表的激进派则是原则性同意考虑。|ziyouge.com|

保守派认为,如果美濠参与爱博的重组,那就会对爱博负有责任,就不能全力和爱博竞争,这样对美濠的发展不利。而且爱博既然要死了,索性让它死去,少了一个强大的对手最好,没有必要去拯救爱博。

争论不休,各持己见,都有道理。

“大家都静一静吧,听听董事长的理由。”赖曾云絮说。

凌隽转了转手里的笔,站了起来。

“凡事有利有弊,没有绝对完美的事,所以我们在做决策的时候,主要是看利大还是弊大,这个道理各位董事都明白,好,现在我就来分析一下我们收购爱博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存在的利弊。”

他采用的是先抑后扬,先说弊再说利,这样给人的感觉最后肯定是利大,更有说服力。

“凌家和姜家一向有第一和第二之争,这甚至上升到集团对抗,从个人角度来说,我更希望把爱博彻底打死,如果我们救了他,以后我们依然会和他们竞争,这种竞争会持续下去,尤其是在重合的业务领域,这是弊端之一。”凌隽说。

顿了顿,接着说:“第二,我们收购了爱博后,自然要对他们负起一些责任,因为我们成了大股东,爱博的兴衰也关系到美濠的利益,因此我们需要分散一些精力去关注爱博,这是弊端二。”

董事们静静地听着,凌隽总结得很到位,把他们吵嚷半天没有说清楚的话都说明白了。

“弊端三,那就是农夫和蛇的故事了,我们今天救了爱博,也许哪天姜尊雄喘过气来了,会反咬我一口是完全有可能的,主要弊端,大概也就是这三点了,至于其他那些个人层面的东西,则不必纠结,在这里我们在商言商,只谈利益,不说恩怨。”凌隽接着说。

“董事长,既然您自己也说了有这么多弊端,那你为什么还要促成此次收购?”何鸿宇说。

“别急,现在听我说说有利的一面,在商界有一个故事广为流传,美国两大碳酸饮料厂商百事和可乐一直是世界范围内的宿敌,走到哪打到哪,为争夺市场拼得你死我活,但曾经有一个百事的高管将可口的商业机密泄露给可口,后来通知百事的,其实就是它们的老对手可口公司,这是为什么,就因为百事是可口最大的对手,他们虽然互为对手,但却相互促进,因为只有强大的对手虎视眈眈,才能让我们不断完善自身,如果爱博垮了,美濠将在澳城一家独大,我们会自满,然后我们会丧失进取心,再然后我们会沦落为不思进取的二流企业。”凌隽说。

这个道理昨天他也向姜尊雄说过,我非常赞同他的这种说法。

“其次,我是以公司的名义收购爱博,而不是我个人名义,所以我并无私利可言,美濠一但占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将成为爱博的第二大股东,而且我们是以法人身份进入,届时我们将有权在爱博董事局占两个名额,爱博既然和我们有竞争关系,也有合作关系,甚至有沦落为我们的子公司的意思,如果爱博对我们不利,我们又怎么会发现不了?”凌隽说。

会议室里非常安静,凌隽的话显然已经说服大部份的人。

“第三,爱博虽然现在不行了,但它曾经是澳城第一财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它们这么多年的经营,自然有很多核心的竞争优势,我们入股以后,成为了他们的合作者,我们是可以利用他们部份优势的,而且有一点大家要明白,我们如果不出手,也会有其他人出手,他们只是在等爱博变成烂摊子时再买进爱博后颠覆性重组,到时那些外资进入,一样会成为搅局者,他们一样会不断地制造麻烦,甚至打乱整个澳城的经济格局,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先下手为强?”

凌隽以一个领导者的角度站在高处阐明了收购爱博股份的必要性,他追求的赢,并不是一种意气性质的赢,而是以战略的眼光来看待此次收购,追求的是大赢,完全征服了董事局的挑刺者们。

如果说他高瞻远瞩也许有些太过抬举他,但他的大气度确实征服了所有的人,看着他侃侃而谈,我心里也不禁为他喝彩,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做大事的人,才是真正有王者气度的男人。

“董事长,现在姜尊雄还是爱博的最大股东,爱博还是由他主导,我想问的是,你如何能够保证我们派出的董事不被他排挤?如果我们派出的董事在他们的董事局被排挤,完全没有话语权,那我们就无法控制局势。”赖曾云絮说。

她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完全是就事论事,而不是刻意为难。

“我们其实可以收购爱博更多股份,从而完全掌控爱博,但我不想这样做,因为如果我们全盘掌控,那么姜尊雄肯定就会甩手不管,完全把爱博的经营和管理丢给我们,我们这样强势进入,会遭到现有爱博的股东和高管们的抵制,将不利于爱博的重组和经营,所以我们要与参与者的姿态进入,而不要让他们觉得我们是外来的掠夺者,到合适的时候,我们如果要想取得主导,那是很容易的事,大家相信我,有些细节,我不方便多谈,因为说了就不灵了。”

凌隽把平时忽悠我的话竟然也搬了出来,只是不知道董事们买不买帐。

“我相信董事长的把控能力,有些计划确实不宜明说。”赖曾云絮说。

“我也赞成。”董事吴悦章说。

“好,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大家举手表决吧,同意收购案的,请举手。”凌隽说。

不出意外地,所有人都举起了,议案顺利通过。

我和凌隽都松了一口气。

“现在我们进行第二个议题,此次收购完成之后,我将会离开澳城一段时间,在这一段时间内,我们要选出一个代理总裁处理日常事务,这一次的代理总裁不能像以前一样没有实权,必须要有一定的执行权,大家认为选谁合适?”凌隽说。

“董事长,美濠这才刚刚稳定下来,您又要离开?这不好吧?”董事普洛克说。

“我只是离开澳城,但我还可以继续办公,每天要处理的文件可以通过邮件发给我,我会作出批示,至于日常的事务,交给代理总裁来办就行,代理总裁任期三月,如果表现合格,就正式晋升总裁,我回内地一方面是处理私事,另一方面是要开拓内地市场,之前我就已经说过,美濠未来的增长点在内地,因为那里有庞大的市场,如果在一个有十几亿人口的市场中我们占的份额太少,那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失败。”凌隽说。

“那还是齐小姐来做代理总裁吧,齐小姐的能力也是不错的,当初她只是受制于熊炎炳,现在熊炎炳不在这里了,我们都相信齐小姐可以表现得很好。”

何鸿宇这个以前一直支持炳叔的骑墙派现在竟然倒向我了,还真是不容易。

“以前美濠有一个传统,那就是董事局主席和总裁必须要是凌家的人,现在我准备打破这个传统,以后美濠的总裁可以选用凌家以外的人来担任,我要把美濠家族管理方面的痕迹慢慢抹去,变成一个真正的国际性公司,所以我会放权出来,至于秋荻嘛,我也觉得她不错,但她要随我回内地,我们在内地有一些恩私事需要处理。”凌隽说。

“我提议由赖曾云絮女士担任代理总裁,她的大局观强,对公司业务也非常熟悉,我认为她可以胜任。”我说。

现在我也是董事局成员之一,当然有权利发言和投票。

我之所以提议由她担任代理总裁,一方面是因为她能力确实不错,另一方面也是出于个人感情,当初凌隽被陷在缅甸的时候,我在美濠被熊炎炳压制得喘不过气来,就是她一直在力挺我,在那样的环境下都能坚持原则的人,我相信是可以信任的人。

“我同意,赖曾云絮董事是公司元老,对公司的各方面都熟悉,我认为她可以胜任,大家举手表决吧。”凌隽说。

我率先举起了手,凌隽也举起了手,其他董事见我和凌隽都力挺赖曾云絮,也都举起了手。

第二个方案通过,赖曾云絮成为美濠集团历史上第一个非凌家直系亲属的总裁。

只要接近权力的人,大多都会迷恋权力,舍得放权的人那需要大胸怀,权力就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因为手握权力就可以让别人听命于自己,就可以利用权力谋利,还可以用权力打压和自己为敌的人,古往今来为了权力弑君杀父的比比皆是,凌隽现在肯放出一部份权力,看似简单,其实需要大气魄。

他放下一部份权力,就可以轻装上阵,和我一起回万华了,这是我们期盼了许久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