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回家 谢 ( 学会简单)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终于回来了!

飞机降落在万华机场时,已是晚上六点。(ziyouge.com)

我们跟在人群后面慢慢走出大厅,我一眼就看到了挥着双手向我们示意的邹兴和已经哭成泪人的阿芳。

我们终于又踏上了万华的土地,走过荆棘,排除万难,我终于回到了我出生的城市,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凌隽紧紧地拉住我的手,他知道我心里的激动。

“隽哥,太太,你们终于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呀!”邹兴激动地说。

“太太,你……还好吧?”阿芳一把拉住我的手,眼睛都已经哭红了。

“好了,阿芳,不哭了啊,我好好的回来了。”虽然劝阿芳不哭,但我自己眼泪却忍不住哗哗地淌。

“好了,都不哭了,大家又团聚了,以后都没事了。”凌隽说。

走出机场,迎面朔风袭来,我冷得一颤。习惯了澳城温暖的冬天,刚到万华还真是有些不适应这里的寒冷,凌隽在澳城长大,能在万华长期生活下来,也算是厉害了。

车辆穿过万华市中心,时间才六点半,但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沿街的许多商店门口都挂起了红灯笼迎接新春,城里一片新年的喜庆气氛,万华的夜景比不上澳城那样绚丽,但又有其独特的魅力。

回到故土的感觉是真的很好,看到那些我熟悉的街道,心里充满温暖的感觉。

很快到了凌府,邹兴已经让人在别墅门口也挂了上大红灯笼,这别墅虽然比澳城的那幢小了很多,但我更喜欢这里,我在澳城完全没有归宿感,始终感觉自己是一个过客,走进这幢别墅,我才有了安全感,完全是回家的感觉,因为这里是我和凌隽爱情真正开始的地方。

房子打扫得非常干净,邹兴和阿芳很有心,把以前的佣人差不多全部都找回来了,衣是新的好,人还是旧的好,现在的凌家,差不多又回到我刚刚嫁进来的那番光景了,凌隽也很高兴,平时冷着的脸上满满的全是笑容。

酒宴开始,阿芳和邹兴应该是准备了很久,桌上满满的全是我和凌隽喜欢的菜肴,我向阿芳招呼:“还是老规距,不分主仆,一起上桌吃饭,坐不下就挤一下,这样大家热闹,过年了,图的就是开心。”

“好,我们也要敬先生和太太的酒。”一个仆人开心地说。

“小齐,这可不太好,你们都相互认识,只有我成了外人了,我没有存在感啊。”雷震海叫道。

“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啊,这是我们的好朋友雷震海,大家以后叫他海哥就好了,他是大大的好人,就是有时有些犯二,如有什么奇怪的行为,大家都不要见怪。”我笑着说。

当然是一片笑声,“这位海哥五大三粗的,看起来像个保安。”

“别闹,我才不是保安,我是黑社会大哥,那种电影里指挥很多小弟的大哥,明白吗?”雷震海说。

“别吹了,再吹这房顶就要被你吹穿了。”尚云鹏笑道。

“好了,我们开席吧,我说两句啊,我和秋荻不在的这些日子,谢谢大家还如此的维护凌家,我今天看到大家就像看到亲人一样,非常的开心,敬大家一杯,祝大家新年快乐!”凌隽举杯说。

“我们也祝先生和太太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先生说的只代表先生,太太也说两句吧,我们也想听听太太说两句。”阿芳说。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我给大家念两句词表达我此时的心情吧,‘东武望余杭,云海天涯两渺茫。何日功成名遂了,还乡,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今天我们能回到万华,虽然没有功成名遂,但我们还能活着,就已经是万幸,所以我们也不诉离觞,我和凌隽陪各位痛饮醉笑就是,今晚一醉方休!”我说。

“好!既然太太要醉,我们陪着就是!”大伙高兴地说。

这才是真正的家宴,大家笑闹成一片,我许久没有感觉到这种温暖了。

都喝得爽快,有几个酒量不好的仆人已经醉了,只有凌隽和尚云鹏没事,尚云鹏的酒量我和雷震海是见识过的,我们都知道就算是在场所有人都醉了,他也不会醉,雷震海现在也学乖了,不再像以前那样不知死活地找尚云鹏拼酒,他第一天到万华,当然也不想自己睡桌底让这些佣人笑话他。

“邹兴,说说万华最近都有些什么新闻?”凌隽说。

“过年了,都在忙着过年的事,倒也没什么新闻,你放心吧隽哥,你回来的消息我们都保密呢,应该没有人知道你回来了。”邹兴说。

“其实不需要保密的,我的案子已经销了,我现在是合法公民,不需要躲藏,其实我还希望让更多人知道我回来了呢,万华除夕夜没什么大型活动?”凌隽说。

“几乎没有,绝大部份单位因为过年都放假了,商业演出什么的都是从大年初二才开始有,过年嘛,热议的话题应该只有春晚了,名流们都聚集电视台演播大厅看节目呢。”邹兴说。

“万华的电视台有自办的春晚吗?”凌隽问。

“有的,现在应该就在直播,地方台的春晚拼不过央视的,所以只有提前播出了,隽哥以前不是不喜欢看这些文艺晚会吗,你说内容千篇一律,毫无新意可言,有严重的审美疲劳,怎么现在又开始关注起这个了?”邹兴说。

“你打开电视我看看。”邹兴说。

阿芳赶紧把电视打开,晚会已经转播到中场,两演员正在演一个相互调侃对方家人取悦观众的小品,确实没什么意思。

“这样的文艺晚会没什么意思吧?你怎么喜欢这个了?”我也不解。

“我不是看表演,我是想看看有哪些企业赞助晚会,赞助高的电视台会让企业高管在电视上亮相,发表新春祝福什么的,我离开万华的时间太久,我得尽快熟悉现在万华的各种动态,这也是一个途径之一,有多余资金赞助办节目的,自然是目前万华比较活跃的企业。”凌隽说。

“原来是这样,你是不是想看看那个振威集团有没有参与赞助?”我说。

“是的,振威集团是凌氏加齐氏再加昊天集团合并而成,在万华应该是最有实力的集团公司了,万华的春晚赞助商中,不可能没有他们的影子。”凌隽说。

凌隽正说着,镜头转向观众席,出现一张圆桌旁边坐着三个人,一个是吴昊天,一个则是我的三叔齐道鹏,还有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我不认识。

“快看,大人物出现了。”邹兴说。

“这算什么大人物,一群跳梁小丑而已。”凌隽说。

“那个和他们坐在一起的男人是谁?”我问凌隽。

“他是商务厅厅长张春庆,听说有些海外背景,在万华招商引资中发挥很大重用,以前就传要升副市长了,不知道升了没有?”凌隽说。

我拿出手机在网上输入‘张春庆’三个字,资料显示,他还是商务厅厅长。

“还没升呢,政治上的事我不太懂,商务厅厅长也是很大的官了吧?”我说。

“还好,算是有影响力的官,其实我也不懂政治,不过做生意避免不了和政府打交道,所以略知一些而已。”凌隽说。

“你是不是怀疑那个幕后的人就是这个张春庆?”我说。

“很难说,目前不好下结论,快看,这三人被请上台了呢。”凌隽说。

果然,张春庆和吴昊天还有我三叔都被请上了舞台,电视台还真是没节操,明明是迎春文艺晚会,因为收了人家钱,硬生生把老板和官员请上台亮相,真是龌龊。

不过商业社会这样的现象倒也普遍,要想看一场纯正的文艺晚会很难,处处是值入广告不说,甚至还有这样把官商直接请上台的事,看了令人作呕。

那个漂亮的女主持用微嗲的声音面对镜头深情款款地说:“我们这一次的晚会呢也得到振威集团的大力支持,我们今天也有幸请到了商务厅厅长和振威的两位高管,我们听听他们的新年愿望是什么好不好?”

“我靠,这当官的和当老板的新年愿望和普通民众有什么关系?这有什么好说的,当官的当然是希望官越当越大,当老板的当然希望多赚钱了,难道还祈求世界和平不成?你们内地的这些节目太假了!”雷震海开始吐槽。

“别闹!听他们说什么!”尚云鹏说。

那个厅长大人接过话筒,用缓慢而特有的官腔说道:“我们当然是希望万华的所有家庭都能生活幸福,再就是希望万华的经济能够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说得真好,非常的感人,谢谢张厅长。”女主播说。

不光是雷震海吐槽,就连我这本地人都觉得无语,这样的两句话也能说非常感人?我怎么就没听出哪里感人了?

“那我们现在问问吴董事长,您的新年愿望是什么?”美女主持又问。

吴昊天略显紧张,这个暴发户确实没有什么上流人士的气质,面对镜头额头都在冒汗,“我的愿望当然是希望公司越做越大,赚很多钱,然后回馈社会。”

他的话倒也说得相对实在,至少想赚很多钱这句是说的真话,至于回馈社会,那恐怕就是扯的了。

问到三叔时,他回答得更简单:“我希望公司发展好,希望我的家人平安。”

我心里一酸,他说的家人,肯定不包括我吧?他恐怕早就把我这个亲侄女给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