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情愫 满钻加更 抢红包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凌隽趋着春节终于好好地休息了几天,完全的放松,彻底的休息。(ziyouge.com)

尚云鹏带着雷震海到处逛,一方面是让雷震海熟悉万华的环境,另一方面还是让雷震海熟悉他的那些兄弟,云鹏长期不在万华,和下面兄弟有些生疏,春节的几天他几乎不在家,每天流连夜店和各种娱乐场所,一方面是为了玩乐,另一方面则是重新疏理他在万华江湖的人脉,他就是混的,混的人就要朋友满天下,不然走到哪都有可能被砍。

凌隽则是每天在书房看书,然后拿笔在纸上画一些莫名其妙的图案和写一些让人看不懂的潦草文字,他有他的世界,在他沉思的时候,我也不太打扰他,我知道他在推测在万华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他要准备很多套的方案来应对各种状况。

虽然新年喜庆,看起来一片祥和,但是当凌隽公开亮相之后,那些一直想针对他的势力必然会再次对他实施打击,因为那些人心里也很清楚,凌隽既然从澳城回到万华,那当然不是回来旅游的,而是来复仇的。

我给凌隽煮了杯咖啡,端着进了他的书房。

“别太累了,难得休息几天,就好好放松一下吧。”我说。

凌隽一把将我摁在他腿上坐下,“你知道我辛苦,那你得慰劳我。”

我不禁脸发热,“大白天的,你别胡闹。”

“想歪了吧?我所说的慰劳可不是你要说的那个意思,你一直欠着我一件事,还记得吗?”凌隽说。

“什么呀?我不记得我有欠你的,我只记得你欠我的,我这人一向健忘,我欠别人的我都记不住,别人欠我的我倒是记得很清楚。”我笑着说。

“你这是耍无赖吧?不过说真的啊,这两天难得有空,你能不能把我欠我的给还了?”凌隽说。

“我到底欠你什么了?我怎么不记得啊?你不要赖我。”我说。

“我以前一直都求你为我弹奏一曲,你从来都不答应我,那时我们斗得很厉害,我越是要让你为我弹奏,你越是反抗不从,现在可以为我弹奏一曲吗?”凌隽说。

原来是这事,凌隽这样的大男子,心里装着那么多的大事,但竟然还一直记着我没有为他弹奏的事,这样的小事,竟然也能成为他心里的一个结,真是很有意思。

“没想到你这么小气啊,这件小事都一直耿耿于怀呢,笑死人了。”我笑道。

凌隽表情非常认真,“实话说吧,开始的时候我对你不好,但后来我又对你好,我只是心里不服气,在外面那么多的女人追我,唯独就你对我都不用正眼瞧,所以我后来就对你很好,其实只是想征服你,没想后来我把自己给陷进去了,唉,我凌隽也算是阴沟里翻船了。”

“瞧瞧,你这人有多坏!是不是还想着把我征服了以后又把我给蹬了?幸亏后来你被弄进去了,不然你还得继续对付我吧?”我嗔道。

“你说错了,后来我其实已经爱上你了,不想再对付你了,但你却对我始终有防备,这让我一直耿耿于怀。”凌隽说。

“我也不傻啊,你原来对我恨之入骨,后来却又忽然对我好,我当然觉得不对劲,我一直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对你要有几分保留。缘份这东西真奇妙,我也没想到后来竟成了这样。不过我好像为你弹奏过的吧?你怎么说没有?”我说。

凌隽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是有弹奏过,可是没用心啊,我虽然不会弹,但弹的人有没有用心,我是听得出来的,所以我一直在想,你要是哪天能真正用心为我弹奏一曲就好了,老婆,你能如了我愿吗?”

我伸缩了几下手指,“你看,我这么长时间没碰钢琴,手指都僵硬了,还怎么弹啊?等哪天有钢琴音乐会的时候我再陪你去听好不好?”

“不好,那不一样,你虽然弹得不一定好,但主要是有心啊,你就答应我吧。”凌隽说。

难得冷得像冰陀的他这样苦苦相求,我也心软下来,“那好吧,我长时间没弹了,很生疏了,不好听你也不许说出来,要说好听。”

“那是当然,谢谢老婆。”凌隽高兴地说。

手放在钢琴键上,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想起了当初凌隽站在琴房外面偷偷听我弹琴的事,想起和他相互狠狠地伤害的情景,往事一幕幕就在眼前,并不如烟。

许久没弹,确实技术大不如前,别说行云流水,最基本的娴熟都很难达到,但凌隽却搬了一张凳子坐在我身旁听得津津有味,还不时地点头微笑,很陶醉的样子。

一曲毕,凌隽鼓掌,“不错不错,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我不仅失笑:“你这样违着良心地夸我,你不羞愧么?”

“我说的是事实啊,虽然是稍显生疏,但绝对的专业水准啊,我老婆以前是荒废了,要是用心上进,是可以成为大师的。”凌隽笑着说。

“你就损我吧,有这样弹得烂的大师么?”我说。

“我是说如果你一直往专业的路上走,你真的是有天赋的,以后我们把轩儿接回来了,你就教他弹钢琴,如果他没有艺术天赋,那我就让他学金融。”凌隽说。

“那如果他要是什么也不行,那怎么办?”我说。

“那就让他跟着云鹏当混混。”凌隽开玩笑说。

我也忍不住笑了:“主意不错,只是当混混也得有本事,不然不但混不开,反而让人天天欺负,那才叫窝囊呢。”

“这你放心,我凌隽的儿子不可能是窝囊废,就凭我这优秀的基因,再差也并不到哪里去。”凌隽笑道。

“绕了半天,原来你是想夸一下自己呗,真有你的。”我说。

这时凌隽的电话响了,凌隽一看号码,“是小何打来的,这大新年的,不会有什么事吧?”

我心里也跟着紧张起来,心想我们这刚到万华几天,要是澳城那边马上就出了事,那就麻烦了。

凌隽摁了免提,电话里传来小何甜甜的声音,“董事长,祝您新年快乐哦!”

“小何,公司里没什么事吧?”凌隽说。

“没事呢,您寄的礼物我们收到了,我就是想谢谢您,随祝你们新年快乐。”小何说。

我这才放下心来,没事就好。

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些奇怪,小何和我最是要好,又同为女人,打电话怎么不打给我,却直接打给凌隽?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太过小家子气了,赶紧控制不让自己乱想。

“小何,谢谢你的祝福,请你代我向何长官他们问好,祝你们全家新年快乐。”凌隽说。

“谢谢董事长,我会转告的,代我向秋荻姐姐问好。”小何说。

凌隽看向我,示意我要不要和小何说两句,我赶紧摆手示意他不必了。

“好,我会替你转达的,我替秋荻谢谢你。”凌隽说。

“董事长,公司放假三天,我想到万华来看你们呢,不知道您同不同意?”小何说。

“既然放假了,时间当然就由你自由支配,你的假期我可干涉不了。”凌隽笑着说。

“那好,我那马上订机票飞过来看你们,先这样了,明天见。”小何说着挂了电话,听得出来她很兴奋。

我心里一动,忽然想起了我们离开澳城那天小何的眼泪,脑子里忽然冒出个想法,或许那眼泪不是为我而流的,是为了凌隽。

凌隽是商界精英,无论是才华还是相貌都很好,小何是他的助理,我们三人长期相处,我们对凌隽的优点当然比谁都看得清楚,虽然有我在,但情愫暗生恐怕也不是不可能,爱情这种东西,一但要生长,可由不得人。

小何心里也许有些喜欢凌隽的,或者只是女人对优秀男人的单纯欣赏,也或许有更复杂的情感,都有可能,只是有我在中间,所以小何一直把那些情感藏在心里,她是长官的女儿,出生优渥,本身又是才女,她当然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卑微地当小三,所以她只有把那些情感深藏心底。

“凌隽,你说,小何是不是有些喜欢你?”我试探着说。

凌隽的脸瞬间板了起来:“你胡说什么呀?小何是我的员工,是长官的女儿,她叫你姐姐,我们也一直把她当妹妹,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赶紧解释:“你误会了,我不是说你们之间有什么,我只说她有没有可能会有些喜欢你,或者说是欣赏你,我当然知道你们之间是没有什么的。”

凌隽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秋荻,我说过我只爱你一个,其他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我是可以向你保证的,我对小何绝对没有任何的非份之想,我也绝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我是相信你的,我也相信小何,我们只是站在情感的角度来探讨有没有这种可能而已,你不要介意,当我没说,等小何过来了,我还准备带她到处玩玩呢,今天我说的话大家都忘了,不要放在心上。”我笑着说。

“这样最好。”凌隽说。

凌隽那么聪明,小何对他有些好感他不可能不知道,只是装不知道而已,就算真有那种情感的存在,我内心是真的相信他和小何的,他们之间绝对不会发生什么,这一点我坚信。

只是如果这样,那就苦了小何了,感情这种东西,有时候是说不清楚的,身陷其中,爱上不该爱的人,那只能是苦了自己,真希望我的的判断是错误的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