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高调 谢 ( ゛﹏棉花糖、 )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何并没有来万华,她在电话里说,还是想趋放假多陪陪父母,所以决定不来了。(ziyouge.com)

到底是不是她说的原因我不得而知,用我的心思去猜测,她应该是觉得见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不如索性克制住自己不见,相见不如怀念。

这或许是我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也或许真相的确就是如此,这事无法考证,总之小何没有来万华,而蔡少白在凌隽的强势相逼之下,果然想到了办法,拿到了慈善晚宴的邀请帖。

我和凌隽盛装出席,成功进入晚宴现场。

凌隽以前在万华作风低调,听说过金融奇才凌隽的人多,但真正知道他长什么样的人却很少,加上我们离开万华这久,所以他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凌隽这个名字在万华已经被大多数的人遗忘,因为之前万华就已经传遍他在一次车祸中已经失踪了。

至于他后来再次出现,则是以冯永铭的身份出现,所以知道他就是凌隽的人极少,这个世界喧嚣而浮躁,就算是曾经的金融奇才,这么久没有亮相,被淡忘也是情理中的事。

我们找了一个相对较偏的位置坐下,看着万华各界名流纷纷入场,这样的晚会来的都是名士大佬,是建立人脉的好地方,也是抢镜上电视的好地方,所以很多人都会来。

“各位来宾大家好,首先祝大家新年快乐,也感谢各位在新年假期中放弃休息时间莅临我们的慈善晚宴,为慈善加油,为爱心喝彩,我在此代表主办方,向各位的光临表示衷心的感谢!”

又是那个春晚上说话微嗲的主持人,看来翘臀大胸果然是女人的一种强大优势,在哪里都能看到她谄媚的笑,真是够了。

“这一次我们的慈善晚宴将会拍卖万华著名书法家成宁先生的书法作品十幅,所有款项将全部用于贫困山区希望小学的建设,为了筹集到更多善款,我们还是采用竞拍的方式来完成,活动开始前,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请出万华市去年评选为十大杰出青年的周宣先生给我们说两句,大家欢迎!”

美女主持说完之后带头鼓掌,周宣这个名字我当然不陌生,他是我还没有开始就结束的初恋,是我的学长,没想到他竟然评为万华十大杰出青年之一,这头衔听起来比凌隽的澳城年度人物还牛,我在想他到底干出什么成绩能获得如此殊荣,不过转念一想,他父母都是高官,就凭人家爹妈的背景,就算没有成绩,要想混一个这样的头衔也不难,现在都是网络投票产生,至于那投票的过程到底有没有猫腻,普通民众都是无从知晓的。

凌隽碰了碰我,轻声在我耳边说:“你的老朋友来了。乐坏了吧?”

“你吃醋了?”我轻声说。

凌隽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看到周宣走上台,我其实已经完全没有以前的那种感觉了,时间不但会让一个人的容颜老去,也能冲淡一切记忆,那些只属于青春期的情感,在和凌隽一起经历过刻骨经历之后,已经慢慢变得没有份量了。

还是那句话,真正的忘记,不是彻底地从记忆里删除,而是偶尔想起或见到,心里都再无涟漪,现在我看到周宣就是这种感觉,就只是看到一个故人而已,心里并无波澜。

“大家晚上好,我今天是代表我爸爸来的,他本来是答应要来参加这场晚宴的,但因为身体不舒服临时取消了行程,让我代表他向大家说声抱歉,也代表他向各位热衷于慈善事业的各界朋友表示感谢,谢谢大家。”周宣说。

下面一片掌声,他只要扯出他爸那片大旗来,掌声肯定是有的,因为他爸是万华市的市长。

周宣比以前成熟多了,可能是长期在政界混的原因,我以前喜欢的他身上那种浪漫气质已经完全消失殆尽,现在的周宣,说话稳重,还隐隐带有官腔,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笑容单纯的学长,而是慢慢地蜕变成了一个政客。

时光无法挽留,青春终将逝去。而那些伴随着青春的记忆和情感,也会随着时光的呼啸而过渐渐远去,再见时,已是物是人非。

我心里有莫名的感伤,当然不是为了周宣,而是为了我曾经的青春记忆,毕竟那是最美的时光,在那些时光里我们可以没有限制地憧憬和遐想,而当我们长大面对现实时,现实总是给我们当头棒喝,告诉我们有些东西,永远只能封存于记忆,或者选择遗忘。

那些白衣飘飘的年代不再复返,学长周宣也已经远去,这一刻我确定,我和周宣的故事已经划上句号,眼前的这个周宣,已经不再是那个我曾经喜欢过的学长了。

“那我们也谢谢周先生和周市长的关心,下面我们开始竞拍第一副书画作品,起价是十万元,每次举牌最低加价两万元,请大家为了贫困山区的孩子涌跃参与竞价。”

“十二万!”

“十六万!”

到场的都是社会名流,今天竞拍的只有十件物品,竞拍成功的会上台发表感言,明天的新闻就会播出,大佬们花上几十万博个好名声,那当然是划算的。

我对书法并没有任何研究,所以我也不知道那字画到底值多少钱,在我的印象中字画只有古代的大家们的珍品值些钱,至于现在的文人,大多是沽名钓誉之辈,有真才实学的凤毛麟角,我对他们的作品也没什么兴趣。如果抛开慈善只是从收藏的角度来说,我绝不会掏钱去买。

“你今天不是要亮相吗?你不举牌?”我低声对凌隽说。

“不急。”凌隽淡淡地说。

这时字画已经加价到三十万,三十万的价格就是振威集团的董事长吴昊天出的,主持人已经最后倒数:“三十万一次,三十万两次……”

凌隽举起了牌子:“六十万!”

全场轰动,所有眼光向我和凌隽看了过来,我们一直低头说话,没人注意,这一下成了全场焦点了,有人已经认出了我和凌隽。

“这好像是凌隽?她旁边的是齐家的那位姑娘?”

“是啊,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出现了?”

看来凌隽的影响力确实要比我大了许多,人家还能说出他叫凌隽,而对我的印象就只是齐家那位姑娘,连名字都叫不出来。

“这位先生,请您确定一下您刚才的报价好吗?”美女主持人看到凌隽,眼里有些放光,从三十万一下子加到六十万,那是翻了一倍了!这种土豪似的作风,最能吸引美女们的关注了。

“难道我的国语发音真的很差吗?让您听不清楚?Sixhundredthousand,清楚了吗,小姐?”凌隽用英文说了一遍六十万。

“清楚了先生,六十万一次,六十万两次……六十万三次,恭喜这位先生以六十万的价格拍到了第一幅字画。”美女司仪兴奋地说。

在场的记者开始拍照,凌隽坐着一动不动,紧握我的手任他们狂拍。

“这位先生,请上台说两句好吗?”美女司仪说。

“不急。一会再说。”凌隽说。

“呵呵,看来这位英俊的先生非常的低调,我们谢谢他为慈善所作的贡献。我们接着拍下一件物品。”美女司仪说。

我对着凌隽的耳边轻声说:“你最近土豪作风严重啊,人家每次加价两万,你一次性比最高价翻一倍,那破玩意儿值这个价吗?”

凌隽笑了笑,“当然不值,不过万华电视台的广告费是按秒计算,现在的行情大概是五万一秒,十秒就是五十万,明天电视台将会请我作专访,时长最低二十分钟,你帮我算算,那是多少秒?而且网络也会转载,其他媒体也会跟进,我这一个月内都会是万华炙手可热的新闻人物,这都可以理解是为美濠在万华造势作广告,你说,划算还是不划算?”

我想想他说的倒也没错,他这么高调,恐怕很多电视台都会让他去录节目,他花些钱折腾一把,确实是比投钱到电视台打广告划算多了,而且他的形象这么好,可以做美濠的代言人了,现在不都流行为自己代言么,到时恐怕很多年轻人都会奉他为偶像,到他的公司来工作了。

其他人见凌隽瞬间出手秒杀了第一件物品,后面跟进的人也多了起来,这样的场合大家就是抢镜,第二件作品竟然加价到了五十万还没有停止争夺。

“你还要再拍吗?”我问凌隽。

“那当然,今晚的所有十件拍品我都要,不计价钱,志在必得,这十件作品以后我会放在公司,让所有来和我们谈合作的客户都知道,美濠热衷于慈善,不是眼里只有利益的黑心商。”凌隽说。

“那会花很多钱。”我说。

“这是我们在万华的首秀,一定要秀得全城轰动,秀得人尽皆知,这样才能造成震动,为我以后开展工作造势,今天我们就盯着振威,不管他出什么价格,我们都要比他高出两万,就是不让他拍走一件东西,让他们完败。”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