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又见故人 谢 ( 蓝凤凰 ) 赏巧克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六十万一次,六十万两次,六十万……”

“八十万!”凌隽又举起了牌子。-www.ZiYouGe.com-

这一次他没有直接翻倍,而是加了二十万,第一件物品只是为了震慑其他人,第二件既然价格抬高了,他就没有必要二愣子似的再翻一倍。

“哇,这位先生又是大手笔出手了,他现在出到了八十万!八十万有没有再跟进的呢?八十万一次……”

“九十万!”加价的是吴昊天,他情绪有些激动,声音都在发抖。

“哇哦,吴先生现在出到了九十万了!现在已经是九十万了,那位英俊的先生还没会不会再加价呢?”美女司仪越发的兴奋了。

“九十二万。”凌隽说。

全场一片笑声,凌隽之前一出手就翻倍,刚才又加了二十万,所有人都认为他这一次会一次性加到一百一十万,但他却只向征性地加了两万,这分明就是在挑衅吴昊天,这样的好戏谁都喜欢看。

“九十四万!”吴昊天铁青着脸继续加价。他也只加了两万。

“一百二十万!”凌隽微笑着说。

全场又是一片哗然,当所有人认为他会只加两万的时候,他却忽然又加了二十六万,这样的加价当然对吴昊天又是一次意料不到的打击,他再一次选择放弃,凌隽又拿到了第二件物品。

“我确定了,他就是凌隽!凌隽没有死!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

现场开始骚动起来,已经开始有人走过来和凌隽握手打招呼。

“大家安静一下,我们的竞拍还没有结束。”美女司仪赶紧控制现场。

“继续继续,一会再和各位老友叙旧。”凌隽笑着对那些认出他的人说。

不出意外地,第三件物品也是凌隽通过天马行空似的跳跃式加价拍得,吴昊天脸色已经快成猪肝色,他很沮丧,但他又是一个很爱惜钱的人,凌隽跳跃式的加价让他完全摸不清凌隽的心里承受价格到底是多少,他在气势上已经被凌隽完全压制下去,他不敢再跟了。

从第四件物品工始,凌隽几乎已经没有了对手,他的疯狂吓得其他那些人不敢再跟高价,最后凌隽以很低的价格就拍得了其他的七件物品。

到最后回头一算,除了前三件价格较高,后面的都很低,综合下来,凌隽的花费五百万都不到,五百万如果放电视台去打广告,效果绝对不如以这种方式宣传的好,凌隽确实厉害,他把吴昊天的心理了解得非常的清楚,所以他完胜了吴昊天。

“好了,现在所有的字画都已拍出,要不是刚才有人提醒我,我竟然不知道这位英俊的先生就是万华有名的金融奇才凌隽先生,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请凌先生恕罪才是,现在凌先生可以到台上来了吗?”美女司仪说。

凌隽站了起来,扣上西服的第二个扣子,拉着我向台上走去,我其实不想去,因为我不喜欢那个主持人,我相信她也不喜欢我,一直以来但凡是美女看到我陪在凌隽的身边,她们都不会很喜欢我,只有澳城的小何除外。

果然,那美女主持几乎完全忽视我,只是递给了凌隽话筒。

“凌先生,您今晚一口气拍下这么多的书画,是因为对书画的喜欢呢,还是因为慈善?能说说你此时的感受吗?”主持人说。

“都有吧,我虽然不是在万华出生,但我一直长期生活在万华,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最重要的是,这里是我太太齐秋荻小姐的故乡,我们都非常喜欢万华这座城市,这里有我们太多的美好记忆,至于慈善,企业的核心社会责任是创造价值,只有自己发展好了才能有能力去做慈善,我不喜欢社会用更多的道德压力去绑架企业来做慈善,慈善必须是自愿的,而不是被迫的,今晚我拍下这些东西,主要还是我太太的意思,所以,我们要把掌声给她。”凌隽说。

这可完全是他的主意,现在他竟然让我来接受掌声,我真是受之有愧。

“我非常欣赏凌先生关于慈善的说法,以前我是听说过凌先生的大名的,那时我好像还在上大学,但那时听说凌先生是一个老头子,没想到凌先生如此年轻英俊。”主持人说。

“你说你在上大学时就听说过我,这已经充分说明我老了,哪里还年轻啊,可见外界说我是个老头子也是事实。”凌隽微笑着说。

“那凌隽先生后来为什么会突然从万华就销声匿迹了呢?今晚又为什么会突然亮相呢?”主持人问。

“这个问题由我太太来回答吧,我不喜欢说往事。”凌隽把话筒给了我。

那个主持人一直缠着他问而无视我,凌隽当然感觉到了我站在台上的尴尬,他很快作出反应,让我来说我们的事,一方面让我不那么尴尬,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他大男人说些苦情的事。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不愿意回答,那些往事不堪回首,我也不愿意再次提及,当初凌先生被人陷害于囹圄,这是他消失的原因,有人人为制造了车祸,差点要了他的命,后来我也惨遭人害,逼得我和他远走他乡,但终归故土难离,我们还是回来了,凌先生爱护我,心疼我思乡之情,所以冒着再次被害的风险回到万华,在这里我也要谢谢他。”我说。

全场哗然,这样的爆料当然是惊爆的,我虽然只是轻描淡写说离开万华的原因,但明白人一听就知道这其中大有文章,我的说话会通过媒体报道出去,我们那些对手当然也会看到。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听起来非常的曲折啊,不过两位现在都还平安,那就非常幸运了,凌先生,那你会不会对那些曾经陷害你的人实施报复呢?”主持人说。

“今晚是慈善晚会,不说这些恩怨是非,说多也没意思,该来的终会来,谁也逃不掉。”凌隽说得很含糊,但其实充满了下战书的味道。

“好,那谢谢两位了,两位请下边就座,为了助兴,我们今晚也特别邀请了美女歌手红红小姐为我们演唱一曲《世界大爱》,掌声有请。

我和凌隽走下台,心里有些纳闷,心想这慈善拍卖会竟然还请歌手来唱歌?

音乐响起,灯光打在出场的美女脸上,那是一张非常漂亮的脸,五官本来就非常的精致,再加上精致的妆容,更是美得如天仙一般。

我愣住了,不是因为这人太过漂亮,而是因她的脸,我见过这张脸,而且很熟悉,她是朱虹,那个和我一起关在看守所的朱虹,只是她起了个艺名叫红红而已。

她怎么会成歌手了?还敢在万华市公然亮相?她是前市长的女儿,身负有杀父的嫌疑,现在竟然敢出来招摇?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这人我见过?怎么看起来面熟?”凌隽问我。

“她是是朱虹,和我一起被关在看守所的那个前市长的女儿,后来我把她们一起捞出来了,我以为她亡命天涯去了,竟然换了个歌手的身份出现?她胆子也太大了吧?”我说。

“对了,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她长得真漂亮。”凌隽说。

他在我面前从来没夸过其他女人漂亮,能让他凌隽夸漂亮的人,那当然是真漂亮。

“我也觉得她很漂亮,我想不通的是她怎么这么大胆,敢在万华公然亮相?”我说。

“那你说我们怎么这么大胆,敢在万华公然亮相?”凌隽说。

“我们现在是有备而来,在财力上我们有美濠作后盾,在人脉上有何长官和美濠前期在内地建立的资源,所以我们现在才敢露面。”我说。

“她应该也一样,如果没有底气,她是不敢露面的,她被人害得关了那么长的时间,当然也会想着要报仇,她出现的目的,恐怕和我们是一样的。”凌隽说。

“不可能,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出身在显赫的豪门,她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怎么可能做到有底气叫板对手,她只是一个漂亮的女子而已,哪能那么短时间内积攒起和那些人对抗的力量?”我说。

“你说得没错,她只是一个漂亮的女子,有一句话你听说过吗,男人靠征服天下来征服女人,而女人是靠征服男人来征服天下,漂亮的女子能量是巨大的,可不能小瞧。”凌隽说。

“你是说她找到了自己的靠山?”我说。

“极有可能,不然她不敢在万华出现,她既然出现了,那就不怕人家对付她,这是肯定的。”凌隽说。

“这么短的时间她就能找到靠山?这听起来也太不可思议了。”我说。

“漂亮女人能让男人一妙钟就对她一见钟情,如果那个男人刚好是一个很有权势的人,那么这几个月的时间,足够让她可以成为一个倚仗男人而变得很有势力的女人了,并不是每一个女人上位都要像武则天那样从才人到昭仪再到皇后的。现在社会流行效率,女人上位也可以很快。”凌隽调侃道。

“我不认为朱虹会是那种靠男人上位的人。”我说。

“人总是会变的,仇恨能让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不是吗?”凌隽说。

我不得不承认这话有理,如果一个女人心里一直怀着仇恨,而她又恰好遇上一个能让她扬眉吐气绝地反击的男人,她从了这个男人的可能还是很大的。

当然,这都是我和凌隽的猜测,朱虹背后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男人,我们并不清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