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雪 谢 ( 学会简单) 赏巧克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能遇上这么多的故人,我还是很高兴的。(www.ziyouge.com)

朱虹唱歌很好听,她绝对不仅仅是漂亮花瓶,她是有实力的人,她唱歌的时候,听起来有一些戏剧的韵味,很是婉转动人。

“一会我要不要去和朱虹打声招呼?”我问凌隽。

“不要,我们已经在台上亮过相了,如果朱虹方便找我们,她会主动联系我们的,如果她不方便,我们也不要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凌隽说。

“说的也是,只是她现在又不知道我的电话,她要想联系我也很困难。”我说。

“明天各大媒体都会报道你和我出现在慈善晚宴上的事,到时都知道你是我凌隽的妻子,朱虹当然也会知道,她如果真有一个很强大的靠山,那要查出我的地址不是什么难事,她自然会派人到凌府去联系你。”凌隽说。

“朱虹也是很可怜的,当初被那些混蛋关在看守所里,被吴良那个警察败类长期占有,她这么漂亮的人儿,竟然被那个混蛋糟蹋,真是可惜,我在想她会不会又再次入了魔掌,又被什么实权人物给掌控了?”我说。

凌隽摇头,“不会的,她眼神里有仇恨,但却并不幽怨,而且精神饱满,说明她现在过得不错,如果真是被人像原来那样控制了,那背后的人也不会放她出来在这样的场合亮相,我想她这次亮相和我们一样也不是偶然,而是精心的安排。”

“她也是想引出幕后的人?”我说。

“应该不是,我想她恐怕是知道幕后的人是谁的,总之很难说,我只知道她的亮相肯定是有目的的,到底是什么目的,我也猜不透,这些事非常的复杂,不是轻易就能猜得透的。”凌隽说。

“那你说有没有可能她的仇人其实和我们的仇人是一伙的?”我说。

“这倒是很有可能,万华就这么大,活跃在政界和商界的大佬也就那么几个,如果我们的仇人就在万华,那和她的仇人重合的可能就很大了。”凌隽说。

“如果是这样那就好了,我和她本来就是患难姐妹,如果能帮她一起对付仇人,那是最好不过了。”我说。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齐小姐,有位小姐让我给你一张卡片。”

我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字:‘兰香会所,218号房,一小时后见。’字迹绢秀,应该是出自女人之手,不用说这是朱虹给我的了。

我把卡片递给了凌隽,凌隽笑了笑,“很好,今晚有人请吃宵夜了。”

说着拿出手机打了电话,“云鹏,你们在哪,现在去兰香会所,看看218号房有没有什么异常,一小时后我和秋荻会过去。”

兰香会所就是当初二叔死在我面前的地方,也是他们逼我签字转让齐氏资产的地方,那是我的伤心之地,我在那里遭遇了太多的阴谋和暗算,这一次凌隽特别谨慎,让尚云鹏他们先去弄清楚有没有问题。

其实我认为朱虹不会害我,要害一个人总得有理由,要么因为仇,要么因为利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要害另外一个人,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当然谨慎一些总是好的,经历这么多事,我也不敢轻易相信人了。

慈善晚宴拍卖后的相关事宜交给蔡少白去处理,我和凌隽离开了现场,凌隽开着车在在万华的街上转悠了几圈,他应该是看看有没有人跟踪。

“你说现在会不会有人再想暗杀我们?我们在万华会不会有危险?”我问凌隽。

“要说一点危险都没有那肯定不可能,不过应该是没有性命之忧,何长官让警方撤销了我们在万华的案子,说明他是真的动用很强的关系,这一次我高调亮相,就是为了让大家都知道我回来了,我越是高调,对方越弄不清楚我的底细,越是不敢下手,要知道杀人这种事谁也不会轻易干,只有逼急了才会干,当初我在看守所没有死,就说明其实我们的对手中有人不想让我死,只是为了利益而已。”凌隽说。

“可是你出车祸,那也是人为的吧?如果没有人想让你死,那你为什么会让人给撞下山崖?要不是你命大,你早就没了。”我说。

“想害我死的是凌坚,只有他最想让我死,凌坚和炳叔是一伙的,但是他们的目的又不完相同,炳叔并不想我死,因为他要留下我的命,让我回澳城和大娘斗,而凌坚则不一样,凌坚就直接是想让我死掉,免得我有一天回了澳城和他们争家产,我想派人撞我下山崖的人应该是凌坚。”凌隽说。

“那你说熊炎炳那么厉害,他为什么不直接去斗欧阳菲,还要借助你来斗?他是自己没信心斗得过欧阳菲吗?”我问。

“这就是炳叔的高明之处了,如果他直接斗欧阳菲,一是没有把握,二是斗垮了也名不正言不顺,外界会说他强占了凌家的公司,但是他扶持我去斗那就不一样了,凌家内斗本来就很正常,等我们把大娘斗垮,他再用计把我弄去缅甸,这样凌家就彻底没人了,他出面那就是名正言顺了。”凌隽说。

“只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最后他还是败了。对了,欧阳菲他们在香城失踪这么久了,不知道是不是被熊炎炳给害死了?”我说。

“大娘那么厉害的人,我想不会那么容易让炳叔给害死的,她离开澳城的时候,提醒我要注意身边的人,那说的就是炳叔了,既然她也知道炳叔有野心,我想她不会没有防备,很有可能她和大哥是藏起来了,但是却作出失踪的假象。”凌隽说。

“这样说也有道理,其实欧阳菲操劳美濠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我现在也没那么恨她了,她一个女人如果手段不狠,又怎么可能当得了这么大的家。”我说。

凌隽点了点头:“人性是复杂的,有些人是恶的,但也有善的时候,就像曾进,你要说他是恶人,他又救过你,也救过我,如果说他是好人,但最后他还是背叛了我,所以不能用简单的好坏来恒量人性的复杂,大娘有她可恶的一面,但站在她的角度来说,她没有亲生儿女,要是手段不毒,那她根本不可能在凌家当家,从这一方面来看,我是原谅她的。”

“对了,你现在已经是美濠的掌门人了,你是可以调动美濠在内地政界资源的,那你为什么不动用你手里的资源查一下当初到底是谁害的我们?”我说。

“我有在查,但是政界水太深,而且我们的对手有商有政,我如果一到万华就作出恶狼扑食之势,下手太过凌厉,我担心真正幕后的人会弃车保帅,那样我们反而会错过真正幕后的人,我这样高调,就是要激怒吴昊天那些小角色,让他们先挑衅我,我再弄垮他们,他们一急,才会把幕后的大佬搬出来,而我们现在要显示依然处于弱势,必要的时候,我会亲自去京城一趟,你放心,我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让人给打得落荒而逃。”凌隽说。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兰香会所,下车发现天空竟然飘起了雪,从漆黑的天空飘飘洒洒落下来,霓虹中的世界变得更加迷蒙。雷震海和尚云鹏从车里出来,雷震海长期生活在澳城,几乎没见过什么雪,高兴得大叫起来。

“云鹏,里面打探过了吧?”凌隽问。

“打探过了,218房大约在四十分钟前有一个小姐打电话过来订下了,具体是谁订的他们不愿意透露,我们在这观察了一阵,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我和震海就在附近守着,如果有什么危险我们马上冲进去,你们放心好了。”尚云鹏说。

“你们玩你们的去吧,我们没事,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订坐的是我们的老朋友,要不你们也到里面订个房间喝酒得了,一会我过来陪你们喝。”凌隽说。

“好啊,震海,还能喝吗?咱们接着喝?”尚云鹏问雷震海。

雷震海则完全不管我们在说什么,他只是高兴地欣赏天空飘下来的雪,高兴得手舞足蹈,他应该是从来没见过么多大的雪了。

“震海,你就这么喜欢雪吗?”我看他那么高兴,都被他的欢乐情绪给感染了。

“喜欢哇,哈哈哈,以前只在电影里看过下大雪啊,现在看到真的下大雪了,我好高兴啊,哈哈哈。”雷震海一边说一边笑。

“别傻乐了震海,一会让人看见还以为你傻子呢,你自己无所谓,影响了我们的形象。”尚云鹏说。

“你有什么形象啊,我就是高兴嘛,高兴当然要笑喽,笑也犯法?”雷震海不乐意了。

这时一辆奥迪驶到了会所门口,车牌是九开头的车号,在万华市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只要是九字开头的都是公车,从这奥迪的排量来看,应该是高级别的官员用的车了。

我心想这些官员还真是大胆,竟然敢大晚上的开公车来会所消费,车门打开,一个美女从车里出来了。

没错,来的正是朱虹。

她已经换了身衣服,穿了名贵皮草,显得更加高贵美丽。

朱虹并没有急着和我打招呼,等送她的车走了以后,这才向我走来,张开了手臂:“秋荻,没想到我们还能活着见面。”

我与她紧紧拥抱,像久别的亲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