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缘/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被关押在一起的往事再次浮上心头,看到对方都好好的,我们都很高兴。(www.ziyouge.com)

“介绍一下,这是我先生凌隽,这是我的朋友尚云鹏,你们应该是见过的,这是雷震海。”我说。

“你好,朱小姐。”凌隽点头微笑。

“哇哦,难怪你们说内地的靓妹多,这美女好漂亮!”雷震海又惊呼出声。

“闭嘴,别唐突了朱小姐。”凌隽呵斥道。

“没事,你的朋友很有趣啊,女人被夸很漂亮是好事,要是被说长得像恐龙,那才惨呢。”朱虹笑道。

“我们进去说话吧,雪下大了。”我说。

“好,我已经订下位置,我们进去边喝边聊。”朱虹说。

“好啊好啊。我请朱小姐喝。”雷震海说。

“没说带你去,人家女人家聊事儿,你凑什么热闹?我们到另外一个包间玩吧。”凌隽说。

“我和秋荻很久没见了,我和她先单独聊聊,一会我们再过来好不好?”朱虹说。

“好吧,那你们赶紧聊,聊完我们再一起玩儿。”雷震海显得很兴奋。

来到包间坐下,我和朱虹对饮一杯,一时间竟不知从何说起,想说的太多,反而不知道先说什么。

“你先说吧。”朱虹笑着说。

“好,我和你们分开以后,我就和凌隽去了香城,然后又从香城去了澳城,凌隽是澳城美濠集团的四少爷,我和他在澳城经历了一些家族内斗,再后来我们摆平了所有的事,这才又回到万华来了。”我简要地把这半年来我们经历的事说了个大概。

虽然我知道朱虹不太可能是坏人,但我也要有所保留,只是叙述大概,并没有细说。

“你现在看起来过得不错,真替你高兴。”朱虹说。

“是的,我现在很幸福,凌隽对我很好,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的磨难,可以说是九死一生,现在总算是稍好一些了。”我笑着说。

朱虹只是说替我高兴,但并没有说她自己的事,如果她不说,我也不准备问,如果她不想让我知道,那我也不强求她说,免得让她尴尬。

人都有保留隐私的权利,我和她只是朋友,当然更不能强迫她说她的事。

朱虹犹豫了一下,摇了摇手里的酒杯,“我的情况目前不太好说,总的来说也不错,至少我不怕吴良了,现在他不敢抓我,我的案子也撤销了。但我要报仇,我要杀了吴良那个人渣。”

朱虹提起吴良的时候,本来温柔的眼神忽然变得狠毒起来,我想我能理解她心里的怨恨。

她心里如果太恨,我担心她会变得偏激甚至扭曲,她貌美如花,要是她因为仇恨而把自己毁了,那就真是太可惜了,我在思考着要不要劝解她一下。

“我认为你和那样的人渣同归于尽太不划算,对了,我在澳城的时候想寻你,就在网上输入你的名字搜索,网上有一种说法,说是你杀了你的父亲?但你父亲明明是杀了你的母亲被判死刑,这又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问。

“我爸被判死刑,但后来上诉后改为死缓,并没有立即执行,但我爸还是死在了狱中,是中毒而死,监狱方说是我送了食物给我爸吃,有可能是我担心他泄露什么秘密,所以就毒死了他,但家属是不能给监狱中的人送饭这是常识,后来他们为了自圆其说,又制造我的投毒案件,来证明我是一个会投毒的人,总之一切都非常荒诞,但是相关部门却根本不去追查。可见这些事都是一个大导演在幕后做的,这个大导演太厉害,所有人都得听他的安排。”朱虹说。

“朱虹,过去的事都过去了,现在你没事就好,既然你也知道吴良是个人渣,那就没有必要和她同归于尽,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们最好是用法律来制裁他,他本身也是执法人员,只要你指证他对你做的那些事,他是逃不掉的。”我说。

朱虹摇头,眼里恨意不消。“那不行,那太便宜他了,我要是出面指证他当初做的事,那会让我的伤疤再次暴露在公众面前,而他最多就是判几年刑,这样太便宜他了!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我要让他去死,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朱虹,她说的是对的,她本来就已经是收害者,这个社会如此炎凉,如果她出面指证吴良的行为,那肯定会招来非议,有些不怀好意的甚至有可能会把‘情妇’这样的词安在她的身上,而不会去体谅她的不幸和无奈。

“可是朱虹,你现在已经自由了,而且你的案子也撤了,如果你去杀了他,那你也是犯罪,用你的命去换吴良那种人渣的命,我真的为你不值,我希望你好好的,我不想你有事。”我说。

朱虹伸过手来拍拍我的手,展颜一笑,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她的确是个美人,这一笑真是有倾城之色。

“没事的秋荻,我不会鲁莽地找他拼命的,我现在不惧他了,因为我后面有人,我和你分开后,就想着逃得越远越好,于是我搭长途车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辗转,最后竟然到了京城,我在一家小酒吧里唱歌,还好也没有警察抓我,但后来那个酒吧的经理想占我便宜,我就打了他一耳光,然后冲出酒吧,在马路上被车撞倒,秋荻,说来你也许不信,就是那一撞,让我交上好运了。”朱虹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我静静地听着,我知道故事还没有结束。

“后来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在一家医院里,我担心警察会找来,我就想跑,但是被护士发现了,把我拖回了医院,后来来了一个老头,他一直盯着我看,说我很像一个人,然后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张婉的女人,我当然认识,因为张婉就是我妈的名字。”朱虹说。

“你是遇上你爸妈以前的老朋友了?”我问。

“是的,后来我才知道那老头姓陈,他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方便说,就叫他陈先生吧,他是我爸的旧友,后来调到京城去了,他听了我们家的遭遇很是感慨,就收留了我,他对我很好,就这样,我在京城安定了下来,他还通过关系给我找了一份工作,我只是说我爸被人害死的事,但吴良的事我没有告诉他,我不好意思说。”朱虹说。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那样耻辱的事,哪个女孩也不好意思说出来。

“再后来发生的事就更奇怪了,陈先生得了一种怪病,很多专家没辙,我建议他到黔贵一些偏远的地方去寻偏方来治,结果遇上一个赤脚医生,还真是把他的病治好了。其实我也是听你说黔贵那边的土医生很灵,这才建议他去的,没想到还真是有效,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还在那里遇上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朱虹说。

“谁?”我问。

“我妈。”朱虹说。

“可是,你妈不是被你爸杀了吗?”我说。

“开始的时候我也不信,我妈死的时候我在学校,事件到底是怎样的我不清楚,但我妈真的没有死。她躲到了黔贵的一个小村里。”朱虹说。

“原来她真的是你妈妈,可是她为什么要假死呢,她假难道是为了害你爸吗?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啊。”我说。

“你知道我妈妈?”朱虹说。

我笑了笑,“她在黔贵起了一个名字叫朱佳莉,而且,她还是我先生凌隽的干妈,朱虹,我们真的很有缘。”

“真的?这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你们见到的人真的是我妈妈?对了,她好像是说她在黔贵用的是假名,好像是叫朱什么来着。”朱虹说。

“干妈她现在在哪儿?她如果在万华,我想和凌隽去拜访她,当初我们在黔贵的时候,她非常照顾我们。”我说。

“她没有在万华,她是一个死了的人,怎么能露面,我恨她,是她装死害死了我爸,也害了我,她毁了这个家,我永远也不会原谅她!”朱虹说。

我无言以对,这件事本来就很多疑点,现在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对于朱虹的恨意,我不好说什么,毕竟那是人家的家事。

“可是,你又怎么会成了歌手呢?”我岔开话题。

“这事说来就巧了,我本来从小也喜欢唱歌,后来京城有一个选秀,陈先生的朋友是选秀的赞助商,于是我就去参加了,因为有关系,也就进了最后的淘汰赛,但我毕竟是业余的,最终也就止步于十六强,但也算是不错了,我的案子撤销,我当然也就可以回来了,于是我就回到了万华,至于今晚的演出,也是陈先生安排的。”朱虹说。

“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在你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事,不过我们都还活着就好,对了,其他的姐妹呢?三姐她们呢?你有没有她们的消息?”

朱虹摇头,“没有,后来我们就各奔东西了,也没法联系上,我也想找到他们,但人海茫茫,无处可寻。”

我心里有些伤感,“希望她们都活着就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