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强闯 满钻加更 抢红包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凌隽就从京城飞了回来,他说事情很顺利,京城方面的朋友表示会向万华的相关部门‘打招呼’,让这个项目公开竞标,而美濠则可以参与竞标。(www.ziyouge.com)

这是美濠向振威开的第一枪,当然也是对振威背后的势力开的第一枪,这势必会引发一系列的争斗,那藏在下面的矛盾终于要开始浮出水面了。

虽然我对凌隽有信心,但我还是有些担心,万华这个地方水太深,一个前市长尚且能够被胡乱安上一个杀妻的罪名而入狱,可见这个地方是一方罪域,那些势力形成了一个黑暗而庞大的体系,只要是影响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就会用一些看起来非常荒诞但却又行之有效的手段来对付他们的对手。

而现在,我们就成了他们的对手,因为我们就要挑战他们的利益。

不说其他方面,单说能把一群人送进看守所,又能把一群人轻松放出来,就已经说明那个黑暗系统的强大,要不是凌隽动用京城的资源,在万华恐怕没有公司能与振威抗衡。

市场中各企业主体本来应该是在公平公正的环境中竞争,比拼的应该是一个企业的创新和营销等综合能力,但如果其中一家企业有了权力作为靠山,那竞争的环境就会变质,参与竞争的另一方就必须也要借助权力才能维持与对方的抗衡,这也是凌隽要飞京城的原因。

而这样的商业竞争最后其实会成为权力的博弈,这样的竞争环境就成了腐败的温床,没有权力作为靠山的企业根本没有参与游戏的机会,直接就被排除在了竞争的门槛之外,这也是为什么大企业越做越大,而大多有进取心的小企业却还是最终破产的原因,因为他们只是小虾,是大鳄的美餐,根本没有参与游戏的资格。虽然他们在有些领域其实做得并不差。

博弈即将开始,我感到一阵的紧张,用如履薄冰不足以形容我的惶恐,应该是有些胆战心惊。

“我们需要一份完美的计划书,要能打动所有的人。我们要拿下这个项目,必须!”凌隽说。

“这个项目背后是权力博弈,我认为项目计划书反而只是其次,就算是最后公开竞标,竞标的结果也只是权力博弈胜出一方的人胜出,不会有公正性。”我说。

凌隽摇头:“你太过悲观了,你说的当然也有道理,但是如果双方权力层面的博弈维持平衡,那么最终还是会回归到商业层面的较量,到时我们拿出的计划就必须要无懈可击,我并不奢望京城的关系能把这个项目直接就给我,我动用关系只是要求得一个大家公平竞争的环境,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当然明白,如果他不动用京城的关系,那这个项目都直接不会竞标,而是由振威直接做了,到时他们会出很低的收购价把土地从那些农民手里抢过来,然后在那里开发商业项目,赚得盆满钵溢,还是以慈善的名义,冠冕堂皇地做龌龊事。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一定要坐到集团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了,不然我们就算是回到万华,也一样是被人杀得惨败而归。”我说。

“是啊,如果我没有这个身份,我根本不可能调动这些资源,我也就没有回万华的资格,回来了以后还是让人给打得落荒而逃,更别说什么报仇了。”凌隽说。

“现在咱们虽然实力比以前强多了,但我还是有些担心,这些人在万华经营太久,他们的关系网肯定很厉害的,我觉得我们还是没有必胜的把握。”我说。

“没有任何事是可以有绝对把握的,再有把握的事也存在变数,所以我们不必要去追求百分之百的把握,那样只会让我们裹足不前,风险也没你说的那么大,这一次我去京城就是一次试水,如果京城的关系有用,那万华这边就会答应把这个项目拿出来竞标,如果没用,那他们就直接会不理会我们的要求。”凌隽说。

“说的也对,如果京城的关系不能影响到万华,那我们会被排除在外,根本没有参与竞争的机会。”我说。

“所以你不必担心,我做事不会孤注一掷,我总会想好退路,我不会冒然出击让自己陷入被动,我既然出手,我肯定是有八成以上的把握。”凌隽说。

我当然是相信凌隽的,一直以来我都相信他,不管在多么险恶的环境,他都是一直保持着冷静的,他确实不是那种孤注一掷后让自己没有退路的莽夫。

“地这个计划由我们自己来制定,还是让公司的高管参与,如果让高管参与,那会不会泄密?”我说。

“不会,那些跳槽过来的高管我已经让云鹏查过了,都没有问题,项目中有些很多专业的东西我和你都不会,必须要依赖专业人士,不要怕被背叛,因为背叛是不可避免的,只要作好应对背叛的准备就行,反正现在公司里闲着的高管多的是,我们分成两个项目小组来制定这个项目的计划,让他们之间竞争,这是美濠开年来最大的一个项目,高管们肯定都想借这个机会表现一番,所以他们会竭尽所能地把项目做得完美,两个小组就有两份计划书,他们也不知道我们会用哪一份计划书参加竞标,所以我们根本不怕泄密。”

“这主意好,让我们内部也有竞争,这样大家就会更加卖力,肯定能做出更好的计划。”我说。

这时尚云鹏的手机响了,他接完电话后一脸的兴奋:“有兄弟在云宁市找到了易隆!”

“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云宁,现在就走!”凌隽说。

“要不要无吩咐下面的人做计划书?”我说。

“不急,我们接到相关部门通知我们可以参与竞标后再做也不迟,找到易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我们马上开车去云宁!”凌隽说。

“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去。”我说。

“好吧,出去散散心也好,我们一起去。”凌隽说。

“好,你们准备一下,我去准备车。”尚云鹏说。

“你和震海一辆车就行了,我自己来开车吧,我们前后拉开一些距离走,我在前面走,你们跟在后面看有没有人跟踪我,对了,告诉云宁的兄弟,一定要盯住易隆,不能让他出事。”凌隽说。

“隽哥放心,那些兄弟都是靠得住的。”尚云鹏说。

“那就好,走吧。”凌隽站起来说。

虽然经过太阳一天的照射,但郊外的雪还是没有完全融尽,看着美丽的雪景,我和凌隽都心情大好,他把车里的音响开得很大,还跟着音乐哼唱起来,他喜欢蓝调,但我就对蓝调完全不懂,但见他唱得高兴,我也赶紧鼓掌说好。

我靠在车座上,看他一边驾驶一边哼着歌,一种幸福在心底荡漾开来,如果没有那么多的恩怨纠葛,能和凌隽开车作一次长长的旅行,那绝对是一件美妙的事,沿着公路一直往前开,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开到天涯海角我也愿意。

“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凌隽说。

“你不是在开车嘛,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啊?”我笑着说。

“驾驶员要眼观六路的了,我虽然在开车,但我知道你在看我的,别不承认。”凌隽笑着说。

“我看看你还不信啊,我干嘛要不承认,凌隽,要是我们可以放下手中所有的事,做一次长长的旅行就好了,我们一起看青山绿水,一起看夕阳下山,我们不管那些经济数据,能抛开一切多好。”我说。

“这话你以前对我说过,你又开始感性了,这样的日子好是好,可是太过奢侈了,短时间消费还行,时间太长就不行了,我们的出身决定了我们身上有一些根本无法抹去的印记,我们在得到普通人享受不到的物质生活的同时也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别无选择。”凌隽说。

“我不管,反正你答应过我的,在万华的事处理完以后,你就要陪我休假半年的。”我说。

“这没问题,我其实也累得不行了,我也想休假了,只是现在所有的事都还没有理顺,所以不能停下来,但应该很快了,你放心,我承诺过的事,一定会办到。”凌隽说。

当晚十一点,我们终于到了云宁市。

尚云鹏的兄弟已经给我们订好酒店,因为旅途实在太累,我们随便在餐厅吃了些简餐后就回酒店休息了。

一夜无事,凌隽大早就起来,今天早上,我们要去见易隆。

在尚云鹏的兄弟陪同下,我们来到了云宁市的一处叫‘西班牙小镇’的高档住宅区。

“他就住在B座1802室,门口的保安我们已经打过招呼了,直接进去就行了。”云鹏的兄弟说。

“你们打了招呼就能进去?这么厉害?”我好奇地问。

尚云鹏笑了笑,“嫂子你就别管了,混混有混混的做事方式,能进去就行了。”

果然,我们顺利地进入了小区,乘电梯来到了十八层,摁了1802室的门铃。

门很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年轻女子,还长得还挺漂亮。

“请问易隆住在这里吗?”尚云鹏问。

“你们是?”年轻女子一脸的怀疑。

“我们是从万华来的,有事要见易隆。”尚云鹏说。

“他……不在。”年轻女子说。

“那我们在你家里等一下吧,我们有重要的事要见他,非见不可。”尚云鹏说。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你们再骚扰我就要报警了。”年轻女子说。

“我们就是警察,你报警直接找我们就行了。”尚云鹏说。

“那你出示一下你的警官证。”这姑娘还挺有常识。

“见了易隆,我自然会出示警官证,麻烦你配合一下。”尚云鹏板着脸说。

“谁呀,谁在外面吵?”这时一个声音从屋里传来。

尚云鹏用力挤开了门,走了进去,我心里嘀咕:这不是强闯民宅么?不太好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