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恩人与仇人/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觉得不妥,但既然尚云鹏他们都闯进去了,我也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了。|ziyouge.com|

我以为这样的闯入必然会引发一阵激烈的冲突,但结果和我想的不一样,大部份的冲突都是要双方实力差不多才能冲突得起来,实力太过悬殊,则冲突的可能就很小。

这屋里的实力悬殊就很大,因为屋子的男主人根本没办法和我们对抗,他穿着一身睡衣,坐在轮椅上。很少有人会穿着睡衣到别人家做客,所以他当然就是这屋子的主人。没想到易隆竟然是个残疾人!

他约四十岁的样子,应该是长期不在外面活动的原因,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头发较长,胡子也很久没有修理过了,他对自己的形象似乎并不介意,这一看就是那种长期宅在家里的人,因为没有应酬,不用和外界打交道,所以形象对他来说不重要。

“打扰了,易先生,我们是从万华来的,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你。”凌隽说。

“我不认识你,和你有什么好谈的?你们马上给我出去,你们这样闯进我家里来是犯法的,我报警让警察抓你们!”易隆说话细声细气的,一点也不阳刚。

“还是不要了吧?警察来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你联合别人强占人家的财产,警察来了你跑得掉吗?你其实比我还担心警察会来吧?”凌隽说。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请你们出去。”易隆说话已经不再那么有底气了。

“你以前经济状况不好,在街上摆摊靠擦鞋勉强维持生计,现在却住进了高档小区,还娶了这么一个漂亮的老婆,说明你发了一笔大财啊,你这财是怎么发的你还不清楚吗?你以为你装听不懂就可以瞒过去了?我们既然能找到你,那当然是掌握了证据才会来找你,你最好配合一些,不然把你从窗户扔出去。”凌隽忽然声音冷如寒冰。

尚云鹏和雷震海走了过去,抬起了易隆的轮椅,向窗户边走去。

“不要!求你们放过他,他不是坏人。”年轻女子大叫起来。

这女子倒也不容易,有如此姿色还守着一个残疾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感情,如果为了感情,那真是让人佩服。

“易隆?说不说?”凌隽的声音更冷了。

“我说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易隆还在嘴硬。

“行,那直接扔下去吧。”凌隽说。

易隆的轮椅悬在半空的时候,他终于害怕了,“我说。”

尚云鹏和雷震海这才将他抬了回来,他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大口地喘着气,舒缓着他内心的恐惧。

“其实你就算是想瞒你也瞒不了,我这人最烦别人跟我死硬,又臭又硬的我一向不怎么有耐心,直接扔掉就是,但如果你好好和我合作,我不会为难你,因为你只是棋子,我要找的是下棋的人。”凌隽说。

“你也知道我只是小角色了,他们给我钱,我就配合他们,他们让我签字我就签字,我从来没有干过什么坏事。”易隆说。

“坏事不一定要自己亲手干,容忍别人干坏事和配合别人干坏事也是在干坏事,当然了,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我给你一个改错的机会,把你们做的事都说出来。”凌隽说。

“我……”易隆还在犹豫。

“你是不是在担心如果你说了,他们会杀了你?但是你要意识到一个问题,你说了别人会杀你,但如果你不说,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赶紧说,说了以后我会把你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把你保护起来,我保你没事,我一向说话算话。”凌隽说。

“他们的势力很大,你斗不过他们的。”易隆脸上有惧色。

“没事,我的势力也很大,至少可以能保护好你。”凌隽说。

“你是凌隽?”易隆忽然问。

“你认识我?”凌隽反问。

“他们多次交待过我,如果凌隽找上门,让我什么也不许说。他们大概描述了你的样子,说你人很英俊,而且很冷酷,但没说你……脸上有疤痕。”易隆说。

“我脸上的疤痕就是拜他们所赐,你说这样的仇恨我能轻易罢休吗?既然他们都说我会找你,那就说明他们其实也是惧怕我的对不对?好了,我没有耐心和你慢慢说了,我再问你一遍,你说还是不说?”凌隽站了起来。

“好,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我以前确实是个擦鞋的,但我以前不是残疾人,后来有一次我和城管发生冲突,我那天心情不好,就用给客人垫脚的木垫砸了一个城管的头,结果他们四个人围欧我,这样我就受伤了,后来有好心人将我送到了医院,再后来我就进了看守所,关押了我很久之后,把我放了,但在看守所门口我又遭到一伙人的痛欧,他们用铁棒把我的脚都打断了。”

易隆说起这事的时候,眼里也是充满了仇恨。

“再后来又有好心人将你送到医院,但你无力承担高昂的医药费,所以他答应介绍一笔好生意给你,只是用你的身份证做一些事,然后让你签字的时候你就签字,你只要听他们的话,他们就给你买房子,还给你钱娶个媳妇,是不是?”凌隽说。

“你怎么知道?”易隆一脸的惊讶。

“我猜的呗,他们本来就只是利用你,而他们担心你会不听话,所以就先把你逼入绝境,这种手法他们也用来对付过我,唯一的不同就是他们没有打断我的腿,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是打断了我的腿,我也不会听他们的。”凌隽说。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阴谋?”易隆说。

“那当然,你在绝境中没有依靠,这时候他们让你做什么你都会答应,而且你心里充满仇恨,恨透了这个世界的冰冷,有好心人帮你,你当然会感恩不已,再加上还可以变成有钱人,这样的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接受,所以不能怨你。”凌隽说。

易隆苍白的脸有些微微发红,那是心里愤怒的表现。

“没想到这些人这么阴狠,为了达到目的竟然把我弄成残疾人!这群畜生!”他显得很激动。

“易隆,有一个道理非常简单,如果天上掉馅饼正好砸你头上,那不是阴谋就是陷井,这个世界上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人被骗,就是因为他们的贪念,总是抱着一一种不劳而获的侥幸心理想突发横财,所以他们才会相信那些低级的骗术,一个人如果在横财面前不起贪念,是不容易受骗的,当然了,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被人先砸了一个铁饼,然后再给你一个馅饼,这样你的仇人就变成了你的恩人,你还得对他们感恩戴德,醒醒吧,那个好心人,其实是你的仇人,我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他让人打断了你的腿,现在你告诉我,这个人是谁?”凌隽说。

“我只知道他姓唐,但我真的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易隆说。

易隆这话我其实相信,那个人既然害了他,那当然不会轻易把名字告诉他,如果真的告诉他,恐怕也是个假名。

“那你从万华搬到这里来,是他送你来的吧?他肯定不会让你自己坐客车过来了。”凌隽说。

“是的,是他亲自开车送我来的,他说我什么也不用带,只要住进来就行了,而且这房子确实是写的我的名字,然后他们每个月会给我一笔钱,足够我过得不错了。”易隆说。

“那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他对你这么好,怎么说也算是你的恩人,你就没有记下他的车牌号什么的?至少前几位或者后几位应该是记得的吧?”凌隽说。

易隆脸色变了变,“你怎么能想到我记他的车牌号?我还真是记下了。”

“那就好,说给我听。”凌隽松了口气。

我们大家也松了口气,要是什么线索也问不出来,那这一趟就白来了。

“他的车牌号是万A95687。”易隆说。

又是九字开头,一听就知道是万华的公车牌号,送他来的竟然是一辆公车!

“好,谢谢你了易隆,要不要我给你转移一个地方躲起来,保证你的安全?”凌隽说。

“不用,我在这里住习惯了,我不想再折腾了,我反正也只剩下一条残命,随便他们怎么样都行,凌先生,我求你一定要帮我报仇。”易隆眼眶忽然红了。

“好,既然你不愿意搬,那我也不逼你,目前他们不会杀你,我也不会把见过你的事说出去,所以暂时你是安全的,现在你名下有很多资产,他们需要你活在世上为他们作掩护,如果他们哪天不需要你了,他们会让你在一份文件上签名,你一定不能签,因为那份文件很有可能是遗嘱,遗嘱内容必然是把你名下的财产让一个你不认识的人来继承,这样财产就转移走了,如果是这样,你对他们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他们就会杀了你。”凌隽说。

“可是他们要是逼我签字怎么办?”易隆说。

“那你就告诉我,我会帮你,你要相信我。”凌隽说。

“好,那谢谢你了,凌先生。”易隆说。

“我们都是被害者,同是天涯沦落人,彼此帮助本来就是应该的,不必客气。”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