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张春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晚朱虹说有急事并没有到,让雷震海空欢喜了一场。(www.ziyouge.com)

易隆所说的那辆车的单位凌隽已经查到,是属于商务厅的车,但并不是某个领导的专用车,而是单位可以临时调用的公车,当天到底是谁开着那辆车将易隆送到了云宁,因为时间隔的太久,却是无从查起。

我忽然就想起了那天在春晚上看到的的商务厅厅长张春庆。他是商务厅的头,现在那车又是商务厅的车,那幕后的人,会不会就是他?

商务厅厅长虽然不是顶级大的官,但手里的资源自然不少,如果他要伙同吴昊天那些人来侵吞齐家的资产,然后又整合三家公司组成振威集团,这些事张厅长是有能量可以做得到的。

如果那个幕后的人真是他,那他就是熊炎炳在万华的盟友,他在万华策划一系列的事针对我和凌隽,帮熊炎炳把凌隽逼到澳城去斗欧阳菲,然后由铁老三出面逼我签财产转让协议。因为铁老三是澳城的人,生面孔好办事,但没想到我们后来也去了澳城,并且还发现了铁老三。

如果事情是这样的,那个控制易隆的人就是张春庆,也就是说,振威的真正老板其实就是张春庆。

但是张春庆到底有没有这么大的能量,还是一个问号,也或许他因为在官场混的时间长,打点得好,所以积聚了大量的能量也是有可能的,有些镇长的影响力比县长还要大,就是因为有关系有后台,说不定张春庆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目标忽然就变得有些清楚起来,向着目标开枪,那当然就要比胡乱射击有效得多了。

***********************

高薪挖来的高管们还真是不错,一周以后,两组都拿出了水平相当高的计划书,平心而论,两份计划书都很优秀,A组对细节把控更好,操作性更强,而B组更加具有战略性,他们分析了东郊那块地在未来十年内商业环境有可能产生的变化并提出相应的建议,两个小组都不错,而两组的成员都等着我给他们一个答案,那就是我会用谁的计划书去参加竞标。

我给他们的答案是两份计划书都被采纳,两边都做得很好,到时具体用哪一个方案参加竞标,临时决定,但是两个小组都可以得到一定的嘉奖。

美濠正式参与竞标的消息传出后,万华的记者将我堵在了公司的楼下,凌隽最近一直不在公司露面,反而把我推向了风口浪尖。

“齐小姐,振威集团是原来的齐氏等几个公司组成的,现在美濠在万华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和振威抢东郊的项目,这是不是一种要复仇的体现?”一个记者问。

“没有的事,这是商业竞争,我先生一向热衷于慈善,他也一直答应我要为万华做一些事,现在他是在实现对我的承诺,至于竞争对手是谁,这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不管对手是谁我们都会参与竞争,而且我们是想真正的做慈善事业,并不是只盯着慈善背后的利益去的。”我笑着回答。

“齐小姐,当初爆出你二叔是被你杀害的消息,然后你又突然失踪很久,现在又突然强势崛起,这其中到底有没有什么样的故事,你能不能透露一些?”有记者问。

“二叔不是我杀的,至于凶手到底是谁,这你们应该去问警方,不是问我,那些旧事我不想再提,我今天只回答关于东郊养老院项目的问题。”

我心里有些不爽,回答得也稍显生硬,这些把旧事提起来说的记者,显然是没安什么好心。

“那我们还是回到东郊项目的事上吧,振威是本土最大的财团,而美濠是外来的,很多人认为本地人做本地的事更靠谱,也更上心,你对这样的说法有何看法?”一个记者问。

这些记者中果然有不怀好意的,这样的态度显然是偏坦振威一方了。

“这个问题太可笑,美濠在亚洲排名前三十位,是有名的国际性财团,我们是上市公司,我们的所有财报和资料都要接受股东们的审查和监督,说美濠这样大的企业不靠谱,那显然是缺乏常识,如果不是缺乏常识,那就是恶意诋毁,事情还没有开始做,就说我们做不好,就说我们不靠谱,这种先主为主的论调明显就是为了中伤美濠集团,各位记者朋友都是聪明人,当然应该懂得识别这样的谣言。”

我的措词稍有些生硬,但是这种挑衅性的问题确实让我有些恼火,媒体本来是应该客观中立的,但有些媒体自己就带着歧视性的立场来问问题,当然不会有什么好问题,我也不用对他们客气。

“齐小姐这是生气了么?如此强硬?”一个记者问。

“没有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美濠的实力有目共睹,不是谁说我们不行,我们就真的不行,我们是大财团,任何行动都有分散在世界各个国家的股东们监督着,我们行不行,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我们会用行动来证明我们不但行,而且我们是最好的。”

“那你对即将开始竞标有什么样的看法,或者你们希望相关部门给一些什么样的政策上的优惠?”一个记者问。

“我们不需要优惠,我们只要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我们如果输了,我们希望能输在我们的实力上,而不是输在暗箱操作之中。”我说。

“齐小姐的意思是在指责相关部门的竞标活动有暗箱操作的嫌疑吗?”一个记者问了一个更犀利的问题。

“我可没有这样说,这位记者朋友可不要把我硬生生地拉到相关部门的对立面去,我说的需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并不是在抨击谁,而是我自己的愿景而已。”我说。

“那你能不能说得具体一些,比如说希望相关部门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保证竞标的公正性?”记者追问。

我犹豫了一下,心想反正都说到这了,索性就直接说:“我无权对相关部门的工作妄加评论,如果非要我提建议的话,那希望这次竞标的评审专家最好是外地请来的,如果是国外请来的最好,只有专家组纯净了,那才能保证评审的公正性。”

“你的建议我们会报道出去,相信有关部门也会看到你的呼吁,如果他们不作出回应,你会不会很失望?”有记者问。

“不会,我们是带着诚意来参与这个项目,所以我们相信会得到各方同样有诚意的回应,我们肯定会赢,因为我们会做得更好。”我说。

***********************

应付完记者,我看到凌隽的车竟然就停在附近,原来他早就来了,见我被记者围堵,他竟然也不出手相救,真是可恶。

我打开车门上了车,他笑呤呤地看着我,“不错啊,比以前成熟多了,而且作风日益强硬,有些铁娘子的风范了。”

“你早就来了,看到那些记者围堵我,你为什么不帮我?”我说。

“很明显你自己就能应付得过来,为什么还要我帮你啊?你答得很好啊,如果是我来答,未必有你答得很好,这是一次很好的隔空喊话,向相关部门的喊话。”

“我会不会说得太强硬了?让人认为我是自大?”我有些信心不足。

“不,你做得非常的好,真的,有些时候强硬是自信的体现,这些记者就是这样,你如果怯弱地面对他们的问题,他们就会欺负你,如果你显得强硬,以后他们会对你有所畏惧。”凌隽说。

“你查得怎样了?那个张春庆厅长有没有问题?”我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凌隽摇了摇头,“哪有这么容易就能查到线索,但既然说易隆的车是商务厅的,那厅长大人有嫌疑的可能就非常大了,但现在还没有证据,送易隆的车又不是他的专用车,只是商务厅的普通车辆,很多工作人员都可以用的,不能因此而确认这事和他有关。”

“他和三叔还有吴昊天走得那么近,我觉得他们就是一伙的,我认为幕后的人就是张春庆,他有这个能量做到那些事。”我说。

凌隽发动了车,“就算是他,我们现在也没有证据,我们还是只有打垮振威,才能逼他现形,打得他痛,他自然就忍不住要跳出来了。”

“我们现在去哪?”

“去朝会,你不是要振兴朝会吗,现在我在让人重新装修,朱虹很拼命,整天在那盯着呢,她说想按她想像中的风格来装修,我同意了由她作主,你没意见吧?”凌隽问我。

“我没问题啊,朱虹在艺术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而且她也算是业内人士,她去过很多的演艺厅表演,当然更有经验,我们既然选择相信她,那当然要听她的。”我说。

“秋荻,我们要想一个办法帮朱虹对付那个警官吴良,只有把吴良弄垮,朱虹心里的恨意才会消一些,这样她才能平静开心地生活,也才能安心工作。”凌隽说。

“我有一种感觉,朱虹其实是有计划的,只是她在等时机,只是她不愿意说出来而已,而且我几乎可以肯定,那是一个狠毒的计划。”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