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不会爱人/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会的装修现场很乱,施工所产生的噪音和灰尘都让人烦躁,朱虹带着帽子,还戴了个大口罩在现场监工,看到我们来了,她把我们带到不需要重新装修的办公室说话。|ziyouge.com|

“朱虹,其实你把你的想法说给他们听就行了,装修现场脏乱,你不需要在这里守着的。”我说。

“我反正也没事,我在这里看看呗,不时地催一下他们,也许能把进度加快一些。”朱虹说。

“我们这一阵子都要忙竞标的事,朝会的事就拜托你了。”凌隽说。

“没问题,谢谢你们的信任,我会处理好的,你就放心吧。”朱虹说。

“我们是一家人嘛,信任你那是应该的。”凌隽说。

“就是,我和秋荻是那么好的朋友,就像一家人一样。”

朱虹这话看起来随口一说,但其中很有深意,凌隽说和她是一家人,那当然是因为她是干妈的女儿,但是她却强调说我和是好朋友,那就分明是抛弃那一层关系,在她心里还是不能原谅干妈假死的行为,与干妈关联的关系,她都愿不承认。

这恐怕也是她心里的结之一,要想解开很难,自己的母亲突然假死,然后被人操纵成是被自己父亲杀死,最后父亲死了,母亲却没死,这样的事任谁也接受不了。要想解开这个结,恐怕只有等干妈说出真相,然后再经过时间的淡化,让朱虹原谅她,但就现在的情况,朱虹根本就不会听干妈的解释,恐怕干妈说什么她也不会愿意听。

“对了,上次你答应到我们家去做客,最后你又说有事没去,今天去吧?”我说。

“好,一会我回家洗澡换衣服就过去。”朱虹说。

“那不许放鸽子了啊?”我笑着说。

“当然,这一次一定不会。”朱虹笑着说。

***************

晚饭快开始前,朱虹真的来了。

最高兴的当然还是雷震海,他又是忙着倒水又是削水果,围着朱虹忙前忙后一刻也不闲着,朱虹做了一段时间的艺人,当然面对过很多追求者,她显得很淡定,一直微笑着应付雷震海,但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得出来,她对雷震海没有任何的感觉。

雷震海是个直爽的人,脑子也相对简单,不知道他是没看出来朱虹对他没感觉,还是他根本就不介意朱虹是否有感觉,总之他是热情不减。看得我们都有些替他不好意思了。

相比尚云鹏就要冷淡许多,他几乎都不正眼看朱虹,他也不接朱虹的话,似乎完全忽视朱虹的存在。

这倒不像他的作风,云鹏虽然是混混,但其实修养很好,处事待人都非常的有分寸,现在他表现得如此冷淡,反而让我觉得很奇怪。

我忽然心里一动,难道他喜欢朱虹?

之前他和朱虹就是见过面的,记得当初朱虹才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显得非常的憔悴,尚云鹏念叨过几次,说这女孩真可怜,市长千金却被人陷害关了这么久,这世界真没天理,当时他很可怜朱虹,现在回到万华,和朱虹见过几次面了,他反而显得冷淡起来,这不得不让人怀疑。

再联系到他前几天对我说起的什么‘喜欢一个人要不要在一起’的话,我越发的觉得他可疑了,朱虹的确是千里挑一的美人,但凡是男子见了恐怕都会有些动心,就像很多女子见到凌隽也会动心一样,云鹏对朱虹动心,这也是说得过去的。

如果是这样,那他刻意表现出来的对朱虹的冷淡反而就说得过去了,有可能越是面对心爱的人越是情怯,也有可能是因为雷震海喜欢朱虹,他为了避免兄弟反目,所以干脆隐藏自己的情感,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认为他自己只是一个混混,配不上朱虹。

云鹏虽然是江湖中人,义气而直接,但是他心思很细,并不像震海那般粗枝大叶,他这样不会轻易对女人动心的人,要是真的爱上了一个女人而不能表达,那恐怕在他内心是一种煎熬,他太能隐藏自己的悲喜,他不会对任何人说出来,只会让那些爱意在心底变火焚烧他自己,也许江湖的刀光剑影伤不了他,但一份感情却会把他伤得透透的,而他却不会说出来。

要真是如此,我得帮帮他,可是,我该怎么帮他?他自己不肯说出来,而且还有一个雷震海在那里隔着,我要是去帮云鹏,那震海必然气恼我偏心。真是让人为难。

“尚哥,谢谢你以前救了我们,小妹敬你一杯,先干为敬。”朱虹举杯说。

女人对情感方面那都是敏感的,朱虹肯定也感觉到了尚云鹏的不对劲,有意找尚云鹏说话。

尚云鹏笑了笑:“上次是嫂子救了你们,是她舍弃齐氏的资产换你们出狱,要谢也得谢谢她。”

“到云宁后就是你照顾我们啊,后来还让你的兄弟发给我们路费让我们跑路,这是大恩,必须得谢,不过好像你对我有意见,一直对我不理不睬,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朱虹说。

“朱小姐不用管他,他就是这么一副德性,没事喜欢摆摆酷,但他是个很讲义气的人,是我的好兄弟。他也不是小家子气的人,肯定不会是对你有意见。”雷震海说。

“震海说得没错,我就这德性,我对朱小姐没什么意见,只是这脸就长成这样没办法,朱小姐不要多心。”尚云鹏说。

“那最好了,谢谢你们所有人把我当朋友,我敬各位一杯。”朱虹说。

“不行,我们的规距敬酒不能一杯敬所有人,必须得挨个的敬,一杯敬众人,那是领导敬酒才这样。”我笑着说。

“秋荻你就别使坏了,我酒量不好,你们家这么多人,一个一个的敬下来,那还不得把我醉倒?虽然我很有诚意,可是我喝不下去啊。”朱虹说。

“我们这里有一个酒量很大的人哦,如果你喝不下去,可以让云鹏帮你喝。”我笑着说。

“是啊是啊,云鹏很能喝的,如果你喝不下,他可以帮忙,我也可以。”雷震海自告奋勇,想英雄救美了。

“震海的酒量也不错,他就可以代劳了。”尚云鹏说。

“好,前三杯就我来喝,后面的就要麻烦两位哥哥来喝了。”朱虹笑着说。

最后的结果是朱虹确实把家里的所有人都敬了一圈,包括所有的佣人,雷震海自然又趴到了桌底,然后被抬回房间睡觉。

“朱虹,今晚就不回去了,咱们姐妹俩睡一屋,好好聊聊如何?”我说。

“好啊,那会不会打扰你们啊?”朱虹说。

“不打扰,都是一家人,咱们不说两家话。”我笑着说。

我和朱虹躺在在床上,我们都喝了很多酒,自然话多,聊我们一起在看守所和三姐他们斗殴的事,然后聊分开后各自的际遇,越聊越起劲,一点睡意都没有。

“朱虹,你现在是明星了,有没有男朋友?”我问。

“秋荻你怎么也八卦起来了,我就是一选秀艺人,算是哪门子的明星,再说我现在都已经脱离经纪公司了,连艺人都不是了。”朱虹说。

“你别顾左右而言他,我问你有没有男友呢。”我说。

“没有,我现在想的得我如何复仇,没有想过爱情的事,在娱乐圈混,当然会有人追,不过大多数追你的人都和感情没关系,只是看中你的外貌而已。”朱虹说。

“大多数的相互吸引,本身也是从外貌开始的嘛,你是大美人,人家看上你的外形那也不奇怪啊,你也不小了,是可以找个男友了。”我说。

“现在的人都那么现实,如果要是有人知道了我的过去,恐怕就没人再愿意和我一起了,人家会担心我投毒害人,而且我还曾经被吴良那个人渣不止一次地凌辱过,这些不堪的往事,谁会不介意?就算是嘴上说不介意,一但在一起了,稍有不对,肯定就会成为攻击我的理由,我永远都会低人一等,我这一辈子,是不准备恋爱和结婚了。”朱虹说。

“过去的那些事又不是你的错,你只是爱害者,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朱虹,你这样想是错的,以前只是一个恶梦,现在那个梦已经醒了,我们只会越来越好,不会回到过去了,过去的恩怨我们是需要了结,但我们不能让自己一直沉浸过去的痛快回忆中,这对我们自己是一种折磨,也会折磨到爱我们的人。”我说。

朱虹轻笑,笑得伤感之极:“秋荻,没有人会爱我,如果爱我,那只是因为不知道我的过去而已,一但知道,我就会被轻视,甚至被羞辱,我才不要被别人羞辱,等我报了仇,我就离开万华,走得远远的,找一个谁也不认识我,谁也找不到我的地方呆下来,直到慢慢地老死。”

我心里一沉,有些发晕的头一下子清醒起来,原来朱虹心里真的很暗,暗得有些生霉菌,不行,我得让阳光进进去,不能让她这样活在痛苦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