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恋/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正和凌隽聊着,前台电话进来,说有一位尚先生要见我。-www.ZiYouGe.com-

我认识的姓尚的人就只有尚云鹏一个,来的也确实是他。

“我今天已经拍到了唐岩的照片了,我把照片发给了易隆看,他说那个一直和他联系的人就是唐岩!”尚云鹏说。

“胡闹!我不是让你亲自去一趟云宁吗?你怎么发过去就行了?这样做太危险了!要是万华这边有人正在易隆的身边那怎么办?”凌隽吼道。

我很少见他对尚云鹏发火,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大怒。

“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一点,不过应该没事,我派有兄弟守在小区附近,如果有异动,他们会告诉我的。”尚云鹏说。

“但是我们说好的让你亲自去一趟的,你为什么不按我说的做?万一在这个时候出了岔怎么办?”凌隽黑着脸说。

“对不起,隽哥。”尚云鹏说。

“算了凌隽,我也觉得没多大的事,既然都已经查出来那个人就是唐岩,那目标就更明确了,也不用管那么多了。”我说。

“不是这个问题,云鹏一向做事谨慎,这一次他做事怎么会暴露这么大的漏洞,这才是最关键的,我想知道为什么?”凌隽说。

“明天嫂子要参加竞标,到时会很乱,我担心你们的安全,我认为这边的事才更重要,所以就擅自作主留下来保护你们,对不起。”尚云鹏说。

“是这样吗?”凌隽问。

“是这样。”尚云鹏答。

“好吧,以后如果你作这样的决定,还是要和我商量一下,我们可以等竞标过后再去落实这件事,也不要通过手机发过去,我们要保证每一步都不要出差错,我态度不好,你不要往心里去。”凌隽说。

“没事的隽哥,这事本来就是我办得不妥,你说我两句也是应该的。”尚云鹏说。

“好,那你去忙吧,这两天不要随便惊动唐岩,等最好的机会再下手,不然会惊动张春庆。”凌隽说。

“好,那我先走了。”尚云鹏走了出去。

“凌隽,你怎么对云鹏态度这么不好,他和我们一直出生入死,你怎么能为了一件小事冲他发火?”

凌隽拿出一只烟,看了看了我,又没点燃,只是闻了闻,扔进了垃圾桶。他知道我不喜欢有人在我办公室抽烟。

“秋荻,我和云鹏多年的兄弟,他是我手里最重要的牌,就像我的手臂一样,所以我不能让他有事,他最近神情有些恍惚,办事总是心不在焉,这让我很着急啊,他是江湖中人,是刀口舔血的人,仇家众多,他要是麻痹大意,做事漏洞百出,那他就会很危险,我发火不是怪他误我的事,我是担心他状态不好会很危险。”凌隽说。

我这才明白,原来他担心的是这个。

“那你认为他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有人威胁了他?但他又不敢在你面前说出来?”我说。

凌隽摇头:“那倒不会,云鹏没有亲人,所以被人威胁的可能性非常的小,这个世上没有人能威胁得了他,如果谁威胁他,他会以死相拼,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加担心他遇上了大事,他是一个内心非常强大的人,不然他也不能在花园修两年的花草,但最近他却做事漏洞百出,我是百思不得其解。”

“凌隽,你太不关心你的兄弟了,他之所以魂不守舍,是因为他恋爱了。”我说。

“啊?云鹏恋爱了?和谁?我怎么不知道?他一向对女人不轻易动情的。”凌隽说。

“不轻易动情并不代表就不会动情,以前那只是他没遇上他喜欢的人而已,这一次他遇上了让他动心的人,但又不能说,所以才会魂不守舍了,越是不轻易动情的人,一但动情了,那越是严重到不能自拔。”我说。

“谁能让云鹏如此动情?你知道是谁吗?”凌隽问。

“我不是很确定,但我猜是朱虹。”我说。

凌隽不说话了,他在办公室里渡了几步,“你这么一说,倒好像是这么回事,云鹏和朱虹以前就见过了,当时虽然匆忙,但也算是故人了,但他却对朱虹很是冷淡,还不如雷震海那样热情,我也觉得奇怪,现在看来,他是有意隐藏自己的感情?”

“正是,你终于开窍了,你凌隽不是风月老手么,和多少名媛打过交道的,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迟钝了?是装清纯么?”我说。

“风月老手太难听了吧?我有那么放浪形骸么?现在说云鹏的事呢,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凌隽说。

我不禁想笑,没想到他这么激动。

“好,那我们还是接着说云鹏的事吧,云鹏对朱虹冷淡,就是你说的那样,想隐瞒自己的感情,他也许认为他只是一个混混,朱虹长得貌美如花,他认为他配不上朱虹,于是装着很无情的样子,但他越是这样,内心越是煎熬。”我说。

“你弄得自己像个感情专家似的,云鹏哪里就配不上朱虹了?云鹏无论是外貌还是才能都很不错,他有必要在朱虹面前自卑吗?”凌隽有些不屑。

“我没说云鹏配不上朱虹,只是他自己这样认为而已,你别忘了旁边还有一个雷震海整天叫嚷着要追朱虹呢,云鹏是一个非常重义气的人,他能和震海去争吗?”我说。

凌隽皱眉:“这事听起来怎么这么麻烦?这算什么?三角恋?其中的两角是我兄弟,另一角是我的干妹妹?我怎么办?我帮谁好?”

“笨蛋!感情的事,你能帮得了忙?你以为你是谁啊?丘比特?你用箭射谁谁中招?这事谁也帮不了他们,只能是由他们自己来处理。”我说。

“那我也不能就这样看着云鹏黯然销魂吧?爱情这玩意儿真恐怖,云鹏这么一个铁血男儿都弄得神魂颠倒,太不可思议了!”凌隽感叹。

“总之这事你不能插手!你要是帮云鹏,那震海会寒心的,让朱虹自己来选择吧,其实我很看好朱虹和云鹏,如果有云鹏这样的一个好男人在朱虹身边,我相信她心里的伤会好得更快一些。”我说。

“那如果朱虹看不上云鹏怎么办?云鹏不会一直这样痴恋下去吧?那他以后可就毁了呀。”凌隽急道。

“如果朱虹看不上云鹏,我想或者朱虹会选择离开,或者云鹏会离开,这件事注定会影响到我们几个人,如果朱虹和云鹏好了,那震海也会离开,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其实但凡扯上感情的事,都是很麻烦的。”我说。

凌隽点头,“这一次我认可你的说法,确实是这样,朱虹的出现,恐怕确实是会影响到我们几个人之间的关系了,但云鹏和震海都是义气的人,肯定不会因为感情而伤了兄弟情谊,我对他们是有信心的,只是恐怕有一个会选择黯然离开。”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朱虹打过来的。

“什么事,朱虹?”我问。

“今晚我请你们吃饭啊,你们这么照顾我,我当然也要表示一下,你通知凌隽,晚上在玉宴楼吃饭,我请客,可一定要赏光哦。”朱虹说。

“那我可以带上云鹏他们吗?”我说。

“云鹏今天到过朝会来,我跟他说过了呀,他说一定会去的。我一会打电话给震海就行了,你老公就麻烦你帮我通知一下,你们夫妻好交流。”朱虹说。

“好,我一定转达,我们也一定会到。”我说。

我挂了电话,凌隽迫不及待地问:“什么事?”

“朱虹今晚请我们吃饭,她说我们很照顾她,所以要回请我们。”我说。

“她有请云鹏吧?或者是云鹏早就知道朱虹今晚要请我们吃饭了。”凌隽说。

“你的意思是,云鹏不自己亲自去云宁,就是因为要留下来赴朱虹的饭局?”我说。

凌隽点头:“肯定是这样的,但他又不想耽误事,所以他才用手机发相片过去,我说他怎么会忽然如此不谨慎呢,原来是因为这样,不得了,感情对人的状态影响太大了,云鹏为了朱虹的饭局竟然会改变自己的计划,这样的事以前从来也没有发生过,真是稀奇啊。”

“如果真是这样,那说明云鹏倒真是对朱虹用情挺深的,这事你不能责怪云鹏,他难得遇上自己的爱情,就算是因为这件事而有所失误,也是情理之中,你不能怪他,他为我们做了那么多事,不能因为有一点点的失误就怪他。”我说。

凌隽笑了笑:“那怎么可能,我没你说的那么绝情,我的好兄弟遇上了自己喜欢的人,我当然应该送上祝福,我又怎么会去怪他呢。只是这件事很棘手,真希望不要影响到他们和震海之间的感情才好。”

“应该不会吧,他们不是那种狗肚鸡肠的人,不至于会为了女人而反目。”我说。

我其实真不认为云鹏和震海会为了朱虹而翻脸,但是感情毕竟是自私的,如果朱虹如果真的选择了他们中的一个,也许另一个黯然离开是肯定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