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差距 满钻加更 抢红包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鹏把车开向郊外的一条小路上,找了一处较宽的地停了下来。|ziyouge.com|

已是下午,初春的夕阳几乎没什么暖意,风吹起的时候,还有些凉意,路边的小树已经开始冒芽,春天还是不可阻挡地来了。

凌隽和尚云鹏点上烟,两个冷峻的男人站在夕阳的晚风里,沉默地看着对方吸烟,这是一副很奇怪的画面。

见两人一直不说话,我忍不住开门下车,今天竞标时我为了显得职业和成熟一些,特意穿了一身职业装,一下车就觉得冷,凌隽赶紧脱下外套给我披上。

“我不妨碍你们说话吧?可你们这样相对吸烟而不说话,也不是办法啊,这是在演哑剧吗?”我说。

“嫂子不是外人,不会妨碍。”尚云鹏说。

“云鹏,你喜欢朱虹对不对?”凌隽直接说。

尚云鹏点头:“有一点。”

“你喜欢她什么?”凌隽问。

“漂亮。”

我心里叫好,这样的对话可真够男人的,一般的人肯定会说‘我喜欢她气质好,温柔大方’什么的,但尚云鹏直接就说他喜欢朱虹漂亮,这个理由真是绝了,也足够的充分了。

我正在为云鹏的直接叫好的时候,凌隽又抛出了更直接的话:“你想娶她做老婆?”

尚云鹏答:“不想。”

这两个男人的对话听起来开始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了,我以为凌隽已经问得很愚蠢了,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那当然会想娶她做老婆,所以凌隽问的问题实在是废话,但没想到尚云鹏的答案却更让人意外,他说他不想,我这心嘀咕:你不想娶她体为老婆,你喜欢她干嘛?

“你愿意为她去死吗?”凌隽又问了一个更愚蠢的问题。这问题愚蠢得真令人摇头。

“不愿意。”尚云鹏继续答。

“那就放弃她吧,你没有爱到不可救药的程度,你这样的人,如果爱一个人,肯定是可以为她去死的。”凌隽说。

“你愿意为嫂子去死吗?”尚云鹏反问。

“我愿意。”凌隽也老实地回答。

他的态度很认真,我有些小感动。

“好,那我们回去吧。”尚云鹏说。

然后凌隽就真的向车走去,我这一下子真是懵了,这算什么?对台词?对完就OK了?

“你们站住?你们这就谈完了?”我说。

凌隽停住脚步,“谈完了啊。怎么了?”

我挠头:“不是,你们这算是什么呀?你们就对了几句话,什么结果都没有,这就完了?”

“嫂子想要什么样的结果?”尚云鹏问我。

“那你以后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喜欢朱虹啊?如果喜欢,那要不要追她?如果追她,要不要我帮忙?这些具体问题一个也没谈到啊。”我说。

尚云鹏看向凌隽,“隽哥,要不,你向嫂子解释一下?”

凌隽点头:“好吧,那我就解释一下,云鹏喜欢朱虹呢是事实,但是他不愿意为朱虹去死,他也就是答应了我,下次不会犯上次在酒楼那样的冲动性错误,因为他如果那样做了,他就会去死。”

我也点头:“这个我明白了,也就是说尚云鹏同学相当于写了保证书了,下次再不冲动了,因为他清楚深刻地认识到冲动是魔鬼。然后呢?”

“然后他说他不愿意娶朱虹,因为他觉得他无法驾驭朱虹,云鹏跟我说过,他以后要娶的女子,一定是他能驾驭的,也就是说,他对爱朱虹没有信心,所以他不会用力去爱。”凌隽说。

“娶老婆又不是养马,也不是喂宠物,还要能驾驭?做你们的老婆就要被奴隶才行,不然你们就认为不能驾驭?这话我么听了就这么不爽呢?”我说。

“夫人息怒,我们可不是在耍大男子主义,我们只是在实话实说而已,像云鹏这样的人,一定要娶一个他能驾驭的女子,不然他就有可能被出卖,他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一但被身边的人出卖,那就有可能丢命,明白吗?”凌隽说。

这个解释我还是能听得懂的,我只是不同意的是,就算不是江湖中人,被人出卖也一样会丢命。

“那云鹏以后只能娶一个白痴来做老婆了?不然他都无法驾驭?”我说。

“嫂子,这话伤的我,你的意思是我的智商只能驾驭白痴?”尚云鹏说。

凌隽大笑,笑得甚是得意,这厮平时一副冷酷的死样子,难得他这样大笑一次,让我感觉极不适应。

“云鹏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爱情是很简单的,爱上就是爱上,然后就应该去争取,而不用考虑那么多世故的东西。”我说。

“你就是这个意思,你就是在说云鹏只能驾驭白痴。”凌隽在一旁捣乱。

本来挺沉重的话题,挺凝重的气氛,这么一闹,竟然变得有些轻松起来。

“凌隽你给我闭嘴!我在和云鹏说认真的呢。你再捣乱我把你这几万块的外套扔地上用脚踩。”

话一出口,我自己都觉得用这样的方式来威胁凌隽实在显得太过幼稚。这样的威胁,对凌隽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扔啊,扔了你给买就是,我无所谓。”凌隽果然不买账。

我懒是理他,扭头看云鹏,“云鹏,你认可我的说法吗?”

尚云鹏狠狠地吸了口烟,“嫂子,隽哥说的没错,我确实不想娶朱虹,我只是喜欢她的漂亮,因为我面对她的时候,心里没底。”

“我忽然就想起一句老得掉渣的话,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云鹏,你不想娶人家做老婆,你喜欢人家干嘛?”

尚云鹏耸耸肩:“嫂子,你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只是喜欢她,我并没有和她谈恋爱,所以我没有在耍流氓,对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我本来就是混混,所以根本不存在耍流氓。因为我本来就是流氓。”

凌隽又笑了,“说得好,力挺云鹏。”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和两个男人杠上了,而且他们结成了联盟,我明显不占优。

“这么说,你是不准备向朱虹表白了?”我问。

“是的,我本来就没准备向她表白,震海也喜欢她,就算是从震海的兄弟情份上看,我也不会去向朱虹表白,我有认真地想过我和她之间的差距,我们不是一类人,借用嫂子的话来说,那就是我们很难找到相同的频率。”尚云鹏说。

“你一个江湖大哥,喜欢一个女子竟然考虑这么多,我多少有些失望,喜欢就应该说出来。去争取了过后,有好的结果当然大家高兴,就算是没有好的结果,那也无所谓,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被人拒绝?”我说。

尚云鹏笑了笑,“我还真怕,我从没追过女生,所以我一直骄傲着,如果我要是追失败了,那以后我就不能再骄傲了,所以我决定放弃,最重要的还是,我真的觉得我和她之间的差距太大,我对她的喜欢,恐怕也只是限于外貌,她的确很好看,我都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所以我才动心了,让你们见笑了。”

“是不是凌隽给你压力了,所以才让你放弃的?”我说。

“我可没有啊,我只是让云鹏看清楚自己的内心而已,我没有干涉他私人生活的意思,你不要乱说。”凌隽说。

“可我怎么就觉得云鹏对朱虹用情很深呢?他前几天状态都不对劲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就你们这么几句话一聊下来,这感情就无疾而终了?没开始就结束?”我有些气恼。

“嫂子,你认为我和朱虹合适吗?你认为我应该和她在一起吗?或者说,如果我和她在一起,你认为我们会幸福吗?”尚云鹏说。

我一时间答不上来,尚云鹏是孤儿,靠自己在江湖上混出一些地位,而朱虹是前市长的千金,就算是现在,她身边的人脉也还是一些高官,如果单从各自的圈子来看,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在一起能聊些什么,能找到什么样的共同语言,我实在想不出来。

“你看,你也知道我和他之间的差距太大吧?他是官二代,我是草根混混,我们的出身所带来的印记,是永远存在的,这将影响我们的一生,所以我们有太多不同的地方,我的过去和她的过去,也同样是不能忽略的,我们都知道对方的事,那些事以后在我们生气的时候,会成为相互看不起对方的理由,对吗嫂子?”尚云鹏说。

我忽然有些感慨,云鹏说的没错,人的大部份命运,其实是一生下来就已经注定了的,靠努力只能改变部份的命运,而不是全部,比如尚云鹏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变成凌隽,因为凌隽出身在豪门,而尚云鹏就没有,这差距与身俱来,这就是命。

尚云鹏再优秀,也只是孤儿出身的混混,朱虹再不堪,人家也是前市长的千金,这之间的差别无法消除,这些差别会在相互讨厌的时候成为相互看不起的理由,尚云鹏这话说到了本质。

我抬头看天,发现夕阳已经完全下山,“好吧,我们回去吧,一切随其自然。”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