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绯闻/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竞标结果出来,美濠胜出。-www.ZiYouGe.com-

我们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所有人都很开心,美濠也因此名声大振,登上了万华各大媒体的头条。

但这一次凌隽却没有高调地办庆功酒会,他只是向各位参与项目的成员表示祝贺,鼓励大家继续努力。

“这么大的好事,为什么不庆祝一下,至少请这些员工聚个餐什么的。”我对凌隽冷淡表示有些不理解。

“不行啊,这是一个以慈善为名的项目,我们要是胜出了就大肆庆祝,让媒体报道出去,那会引起非议的,我们还是不要庆祝了,先低调一些,以后再说吧。”凌隽说。

“那我们自己几个人庆祝一下还是有必要的吧?”我说。

“好啊,那我们今晚去喝一杯,可惜朝会还没有开业,不然可以到朝会去喝酒。”凌隽说。

“我们可以去兰香会所喝,把云鹏他们都叫上,对了,要不要叫上朱虹?”我问。

“随便你,听你的。”凌隽说。

正说着,我的电话响了,一看号码,正是朱虹打来的。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朱虹,正要打给你呢,今晚我们一起喝一杯吧?”我说。

“恭喜你啊秋荻,你们赢了,我看到报道了。”朱虹说。

“谢谢,都是大家的功劳,因为赢了,我们想要庆祝一下,晚上一起庆祝吧?”我说。

“晚上再说吧,我最近比较忙,不一定有时间。”朱虹说。

我想也是,她一向应酬比较多,于是说:“那好吧,如果你晚上有空,打给我啊。”

朱虹似乎犹豫了一下:“秋荻,你没有其他话跟我说吗?”

我心里有些奇怪,心想难道她还有什么事?

“朱虹,你认为我还有什么应该要对你说的呢,你是不是有事啊?有事直接说啊。”我说。

“对了,今天的媒体头版都是你们赢的消息,所以你们没有看娱乐八卦了。”朱虹说。

我随手打开办公桌上的报纸,翻到了后面的娱乐版面,然后我就看到了朱虹的照片,更令我吃惊的是,朱虹挽着一个老男人的手,而那个老男人正是商务厅厅长张春庆。

我这一惊非同小可,朱虹怎么会和那个人扯上关系?

“朱虹,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我赶紧问。

电话那头的朱虹笑了起来,“看到了吧?呵呵,没什么关系,什么关系也没有,就是和他喝了一杯酒而已,你放心,我没那么下贱,不会和他那样的老男人有什么的。”

虽然朱虹这么说,但我心里还是极不舒服,张春庆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的仇人,而现在她却和张春庆有关系,就算只是应酬式的喝了一杯酒,也让我无法接受。

“你们以前就认识吗?”我说。

“没有,前几天才认识的,还是托了关系才和他认识的,人家可是大官,哪能那么容易就认识?”朱虹说。

“那你想告诉我什么?”我问。

朱虹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我不想告诉你什么,我只是以为你看到了这条消息会生气,我打来就是要让你不要生气,还有啊,我们最近还是不要见面为好,免得引起误会。”

我越发的不解:“误会?什么误会?怕谁误会?”

朱虹又沉默:“秋荻你这么聪明,肯定会想到的,我先挂了啊。”

朱虹说完就挂了电话,把我弄得莫名其妙。

凌隽在旁边看我脸色不对,“朱虹对你说什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

我将报纸的娱乐版递给了凌隽,凌隽看了也皱眉:“朱虹怎么这样?应酬吴良也就算了,怎么还和张春庆扯上关系了?”

“她说让我不要误会,还说我们最近不要太多见面。”我说。

凌隽来回踱了几步,看着我:“原来如此,她是在帮我们。”

“什么意思?这一次我是真的没有明白。

“你也知道,吴良很迷恋她,如果你是吴良,看到自己迷恋的女子和另外一个老头在一起,你会不会火冒三丈?”凌隽说。

“那肯定的,吴良自己是警察,一向嚣张习惯了,如果朱虹对他说,她和张春庆在一起那是被迫的,那吴良将会更加发怒,可是,朱虹怎么知道我们在查张春庆?”我说。

“这件事就我们几个人知道,当然是我们这几个当中的一个说出去的,我和你没有说,云鹏当然也不会说,剩下的就只有震海了。”凌隽说。

“震海怎么能这样!我和朱虹那么好的姐妹我都不敢怎么透露真相,他怎么就把什么事都说出去了呢,这要是传出去了,那还了得?”我说。

凌隽叹了口气:“震海一向直爽,他认为我们和朱虹是非常好的朋友,所以认为没什么必要瞒着朱虹,加上他本来就喜欢朱虹,他认为向朱虹透露一些秘密可以更能拉近他和朱虹之间的距离呗,恋爱中的女人是愚蠢的,看来事实是恋爱中的男人比恋爱中的女人还要愚蠢!”

“那现在怎么补救?朱虹会不会把这消息透露给别人?”我说。

“应该不会,很明显朱虹接近张春庆就是为了帮我们的忙,他要让吴良恨张春庆,然后借吴良的手来打击张春庆,吴良和张春庆虽然都是官员,但他们不在一个系统,平时应该没什么交集,他们肯定会利用他们各自的社会关系对付对方,朱虹是要制造混乱,让我们混水摸鱼,她不仅漂亮,而且也很聪明。”凌隽说。

“她也受过很多的苦,但凡是受过很多苦的人,都会慢慢地变得聪明起来,就像企鹅耐寒一样,在恶劣的环境中只有改变自己,才能让自己活下来。只是这一次她玩得太过了,她好歹也是前市长的千金,现在要是和这么多官员传绯闻,传出去实在有损形象,尚云鹏要是看到这些消息,又要想杀人了。”我说。

“这就是仇恨的可怕之处,朱虹心里装满仇恨,做事就没有底线了,我们得阻止她继续玩火,她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不能这样把自己给毁了。”凌隽说。

“要是干妈知道这事,那得多伤心。”我说。

“是啊,你现在就打给朱虹,我要跟她说话。”凌隽说。

我打通了朱虹的电话,摁了免提:“朱虹,凌隽想和你说两句。”

“我现在很忙,没空和他说话,晚些时候见面再说吧。”朱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她那么聪明,恐怕也能猜得出来凌隽想对她说什么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我问凌隽。

“晚上见到她再说吧,现在还能这样,只能这样了。”凌隽说。

本来因为赢了竞标心里喜悦,现在因为朱虹的事,我却变得沉重起来,朱虹和我是一起从看守所走出来的姐妹,她和我一样,遭遇过那么多的不幸,我实在是不想让她有事,她那么年轻美貌,如果只求目的不择手段地去应酬那些人,我真的感觉很心疼。

整天我都有些魂不守舍,还没到下班时间,我就离开了公司。

凌隽去了郊区实地考察,竞标已经成功,但项目需要做的事还非常多,凌隽的意思是他先考察给出大致意见后,就交给团队去处理,然后他接着做其他的事,他虽然人在万华,但他每天都接收从澳城传过来的几十封邮件,他要处理很多的事,这个项目他不可能一直跟进,他总得抽出时间和精力管其他的事。

我回到凌府不久,雷震海一身灰尘从外面回来了,不用说我就知道那身上的灰尘是朝会装修现场的灰了,他今天肯定又在朝会陪了朱虹一天。

“朝会装修得怎么样了?进度如何?”我问。

“朱虹很尽力,现在装修已近尾声,就等打扫完后再搬进设备就可以开始了。”雷震海说。

“震海,你是不是很喜欢朱虹啊?”我说。

“是啊,这不是秘密啊,大家都知道的,朱虹也知道。”雷震海乐呵呵地说。

“那你向朱虹表白过吗?她有没有答应你的追求?”我问。

“她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她说她现在不想考虑这些事。”雷震海说。

“震海,那她有没有夸你是个好人?”邹兴凑过来说。

“有啊,他说我是个好人。给人很安全的感觉。”雷震海说。

“那你完了,你知道女人一般拒绝男人都会说些什么话吗?对不起,你是个好人,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对不起,你给人很安全的感觉,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我们俩不合适,对不起……”

“够了!朱虹肯定不是这个意思,她对我是有好感的。”雷震海说。

“你如何证明她对你有好感?就因为她对你笑?她对谁都笑你知道吗?她连对张春庆那个老男人都笑,你知道吗?”邹兴说。

邹兴的话还没有说完,雷震海已经向他扑了过去,两人厮打在一起,我赶紧冲过去劝架。但我发现我根本没办法阻止他们。

“他妈的,我当你是兄弟,你却说这种话羞辱朱虹,你他妈算什么兄弟?”雷震海骂道。

“你就是傻大个!我根本没有胡说,你不信你自己去看报纸啊,对老子逞什么凶?让女人耍了都不知道,白痴!”邹兴回骂。

我心想这下完了,雷震海恐怕也想杀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