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照片事件/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会开业典礼因为有了三流明星的加盟果然成了万华当天最大的事,与朝会相邻的路段出现了大面积的交通堵塞,因为没有提前作好准备,我的车被堵在了附近到不了朝会,但开业致词的时间马上又要到了,所有人都在等着我,没办法,我只好下车步行了!

我穿着恨天高小心地向朝会方向走去,一方面是鞋太高,担心会摔倒,另一方面是我不能走得太急,太急就会出汗,我要是满头大汗出现在现场,那就没什么形象了,到时肯定会成为一个笑话上明天娱乐版的头条,我矜持地慢慢往前挪着,终于到了朝会门口。……www.ZiYouGe.com……

记者一下子拥了上来,“齐小姐,你为什么会步行到此,凌先生怎么不来?你们夫妻吵架了吗?”

这些记者的想像力可真不是一般,凌隽没有出现,他们竟然马上就能想到是我和凌隽吵架了。要是凌隽一月不出现,估计他们得想成是我和凌隽离婚了,也不对,我和凌隽本来就没有结婚,所以不会离婚,应该是说分手了才对。

“记者朋友们太能联想了啊,凌先生有其他的事要办,所以没有来,我和他没吵架,就算是吵架,那也不是很正常的么?哪家夫妻不吵架?至于我为什么步行而来,这就更简单了,朝会方圆都堵得水泄不通了,我不步行来,难道我飞进来不成?我又不是天使,没有翅膀。”我说。

记者们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齐小姐,今天来了这么多明星助阵,能大概透露一下她们的出场费吗?朝会这么大手笔的投入,不会担心太过铺张了吗?”

“这是商业行为,哪来的铺张之说?至于出场费嘛,这也是商业秘密,不方便透露,好了,大家先让一让吧,我要致词了。”我说。

现场比我想像的还要热闹了许多,不过我不是焦点,焦点是还没有出场的明星们,粉丝们大叫着她们的名字,恨不得她们马上就出来,然后一口把她们吞下下去。

“欢迎各位贵宾光临朝会的开业典礼,其实朝会已经是老牌夜场了,也曾经是朝会最好的夜场,没有之一。后来我和凌先生被人陷害,出了很多的事,朝会一度没落,再后来又重新开业,然后又没落,不过一个夜场而已,竟然也跟随着我和凌先生几番沉浮,真是令人感慨,在这里我要感谢朝会的老客户们一如既往的支持,今天朝会第三次重新开业,从此将会一直兴旺下去,在朱虹小姐的带领下,我相信朝会不会仅仅是万华最好的,也会成为全国一流的夜场。”

我今天不是焦点,人家今天不是来看我的,是来看明星的,所以我也识趣地没有说太多话,简单致词之后,朱虹领着明星们出场,全场嗨翻,有粉丝尖叫,也有粉丝大哭,场面壮观之极。

果然是一个疯狂的年代。我都发现自己落伍了,因为那些明星我一个不认识。

我并没有参与他们的狂欢,和几个重量级的嘉宾打过招呼之后,我就自己悄悄走了,交给朱虹去应酬就行,我就不凑那热闹了。

*********************

本来以为朝会重新开业的火爆场面会占据第二天报纸娱乐版的头条,但没想到头条却让别人占了,而且那个人竟然是张春庆。

之所以他占了头条,一方面是因为他官大,自然影响力就大,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新闻也确实够劲爆,照片上他光着上身,搂着一个美女在喝酒,那女的浓妆艳抹,很有几分姿色,我仔细看了看,松了口气,心想那女的幸亏不是朱虹。

文章并没有点名说是张春庆,只是说拍到某官员被拍到在某夜店搂着美女狂欢,然后说那美女‘疑是’从事灰色职业的坐台小姐。

这‘疑是’一词很有意思,没说是,也没说不是,那到底是不是?记者说了不算,当然要相关部门介入调查,不管那女的到底是不是坐台小姐,张春庆身为万华市政府要员,现在竟爆出如此丑闻,负面影响当然巨大,相关部门当然会介入调查,张春庆有麻烦了。

这对我们来说当然是个好消息,我赶紧把消息告诉了正在工地视察的凌隽。

他好像正在忙,说晚上回家再说。

凌隽很晚才回来,他看起来很累,但精神很好。

“我刚才在车上的时候用手机看了新闻了,虽然报道没点名说是张春庆,但谁都看得出来是张春庆,他应该会被相关部门调查了。”凌隽说。

“没想到没等我们动手,他自己倒先垮了,这样的生活作风问题应该是很大的丑闻了,他恐怕会被停职吧?”尚云鹏说。

“这很难说,这样的事可大可小,如果相关部门铁腕去查,那当然是大事,如果他打点得好,那说不定风声过了就没事了,然后又可以出来招摇过市了,但确实为我们赢得了机会,这是事实。”凌隽说。

“什么样的机会?”雷震海说。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事是谁干的?”凌隽说。

“记者呗,肯定是记者暗访拍到的呗。”雷震海说。

凌隽摇头,“你想得太简单了,张春庆这样的大人物,要出去玩乐会明着去吗?当然是非常秘密地去,他会让别人知道他去鬼混吗?但是他现在却让人拍到了,那肯定不是一般的记者干的,张春庆那可是高官,哪个记者不要命了?敢去拍他?他又怎么会让那些记者有机会拍到他鬼混?”

“凌隽说得对,这事是上了别人的套了,不然张春庆这样的人去鬼混不会轻易让人拍到的。”我说。

“那是谁这么厉害?能拍到这样的照片?”雷震海说。

“我觉得这事和朱虹有关,看这照片的背景,虽然被模糊处理,但我们应该看得出来是在朝会的某间包房,也就是说,昨晚张春庆竟然也秘密地到了朝会,谁能请得动这样的大官来?那当然是美女了,昨天朝会的美女可多了,但能请得动张春庆的,恐怕还是只有朱虹。”凌隽说。

我赞成凌隽的说法,我的第一感觉也是这事和朱虹有关。

“我也认为是这样,上次报纸上就登出朱虹和张春庆在一起的照片,要知道这样的照片如果不是背后有大佬撑腰,普通媒体那是不敢登出来的,也只有朱虹有这样的能量能让那些媒体登出来,那就是她其中的一步棋,而现在是第二步,她就是要让张春庆的腐败生活暴露在公众面前,然后让他被查,这样给我们制造了机会。”我说。

“而且我觉得这事有人帮她,靠她一个人完不成这么多的事,而这个人就是吴良,昨天晚上吴良肯定也在朝会,那些照片就是吴良找人拍的,然后让媒体登了出来。”凌隽说。

“也就是说,朱虹现在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了?他让吴良恨透了张春庆,现在吴良要一门心思把张春庆给搞翻?”尚云鹏说。

“差不多就是这样,估计这两天相关部门就会介入调查这件事,毕竟影响太坏,就算是过场,那也得装装样子。”凌隽说。

“但是这也不能就把张春庆给拉下马来吧?他经营这么多年,不可能会这么容易就垮掉的。”尚云鹏说。

“当然不能,但这样给我们制造了很好的时机啊,张春庆一但接受调查,那他就自顾不暇了,也就没有更多的精力来对付我们,当然了,现在我们并不能确定张春庆就是我们要找的幕后黑手,但我们可以通过唐岩来证实我们的判断。”凌隽说。

“隽哥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趋现在这个时机对唐岩下手?”尚云鹏说。

“是的,但我们还得再等等,等我们确定张春庆在接受调查的时候,我们再出手,这样张春庆就顾不上唐岩了,唐岩也因为张春庆在接受调查而失去靠山,所谓树倒猢狲散,我相信我们如果再用些手段,就可以逼唐岩供出张春庆。”凌隽说。

“没想到朱虹的这一搅局真的为我们创造了机会,真得感谢她。”我说。

“我们现在要保护好她的安全,她这是在与狼共舞,我们不能让狼吃了她才行,云鹏一定要随时派人跟着朱虹,但又不能让她发现,不然她会反感。”凌隽说。

“我觉得不妥,最好不要,特别是朱虹和吴良在一起的时候,千万不要跟着她们,要知道吴良可是老警察,就那些兄弟的跟踪水平,哪是他的对手?肯定一准被发现。”我说。

凌隽点头:“我倒没有想到这一点,秋荻说得有道理,而且吴良迷恋朱虹,他也不会伤害到朱虹,现在朱虹背后有京城的陈先生作为后台,吴良不敢乱来,那就别跟了。”凌隽说。

“嫂子跟朱虹说一声吧,让她还是要和吴良这些人保持距离才行,不能走得太近了,不然真的会很危险。”尚云鹏说。

“我相信朱虹能应付,她虽然表面上和这些人打得火热,但她心里有底,她肯定能从容周旋又不让自己吃亏,这些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朱虹只要多给他们找几个美女就应付过去了。”我说。

凌隽和尚云鹏他们听我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竟然齐齐的不吭声了,似乎是在用沉默对抗我对他们男人的抨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