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不要轻易尝试/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华金鑫商场,我坐在车里,看着唐岩牵着一个女孩的手从商场里出来,上了他那辆国产轿车。-www.ZiYouGe.com-

他只是一个司机而已,能开这样的中档国产车,还能在这样高档的购物中心消费,他的消费能力和他的收入明显不相匹配,可见他有大量的灰色收入。

唐岩圆头大耳,四十来岁的样子,个子挺高,长相普通,但看起来很威武,从他走路时挺直的身板来看,很有可能有当过兵,举手投足间有些军人特有的气质。

那个女孩显然也不是唐岩的妻子,两人在车里聊了几句后,女孩下了车,提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自己打车走了,唐岩来的主要作用就是负责刷卡,现在购物任务完成,女孩自己先走,唐岩并没有送她。

看到唐岩开车走了,我也发动了车,跟了上去。

和唐岩的车并行的时候,我踩了油门再打方向,用强行并道的动作甩到了唐岩的车前面,唐岩制动不及,车撞上了我的车,还好车速不快,只是轻微撞击。

虽然是我强行并道,但因为是追尾,这也还是属于他的责任。

我把车停下,下了车查看,唐岩也下了车,一脸的懊恼,但看到是我之后,脸上马上堆笑,这是混官场的人特有的技能,只要对方是大人物,就算是心里再不爽,他们也能装出一脸的笑容。

“不好意思,是我想事情走神了,我自己修好了。”没等唐岩说话,我自己先承认‘错误’。

唐岩一愣,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我认识你啊齐小姐,真不好意思,是我速度控制不好,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是我自己想公司的事想得走神了,忽然发现前面要右转,就强行并道,导致这事的发生,你的车我也给你修吧?”我说。

但凡是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不管是不是前面的车有意使坏,只要是追尾,那基本上都属于后者的全责,我现在不但不找他的麻烦,而且还让要给他修车,他当然惊讶。

“齐小姐是有钱人,果然大方,这事故的责任方本来就是我,齐小姐不但不追究我的责任,而且还要自己修车,真是令我惭愧。”唐岩说。

“我还有急事,就不想报警立案了,但如果不报警的话,保险公司又不给赔,算了,我还是自己修吧,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我说。

“齐小姐,这事交给我吧,我交警队有朋友,你有事可以先去忙,我来处理就行了。唐岩说。

“可是交警来了以后不是要查驾驶证什么的吗?程序非常麻烦,还是我自己修好了。”我说。

“没事,我随便找个朋友过来顶上就行了,就说是他开的车就行了,你这车贵,自己修那得花很多钱啊,你忙就先走吧我来处理。”唐岩说。

“那谢谢你了啊,请问你贵姓。”我说。

“我是商务厅的工作人员,我叫唐岩,这是我的电话。”唐岩递过来一张名片。

他只是一名司机,不但自己有私车,而且还有名片,真是了不得。

“那麻烦你了你唐先生,这是我的电话,我开完会再和你联系好不好?这是我车辆的行驶证。”我将行驶证递给了他。

“好,你放心吧齐小姐,不会让你掏一分钱修车的。”唐岩说。

“那谢谢你了,再联系。”我说着拦了一辆出租车先走了。

我和他撞车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他,然后我装不认得他,但他参与了易隆那些事,他必然是认识我的,现在有了一次接近我的机会,他肯定会借机接近我,然后探听一些美濠这边的动向,他身为机关的驾驶员,在交警队必然是有关系的,这不用怀疑,公车违章那是家常便饭,他们这些驾驶员当然会有这方面的关系来处理这些事情,所以我接近他,其实只是给他一个接近我的机会。

让他认为这是一个接近我的机会,那我就处于主动了,然后我就可以把他约到一个尚云鹏他们布置好的环境中瓮中捉鳖,毕竟他是张春庆的司机,如果要想动他,那必须得一次性成功,如果让他跑掉,那就透露了消息,所以一定得让他走进一个布好的陷井中去,才能做到万无一失。我一个女的出面办这事,引起他警惕的可能性就要小得多。

回到公司,凌隽正在看文件,看到我回来,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你平安回来就好,我一直担心你。“

“放心吧,光天化日的,他不敢把我怎么样。”我说。

“那他会不会怀疑你是有意接近他?”凌隽说。

“他要是有那么高的智商,那他就不会只是一个司机了。”我笑道。

“那倒也是,他再聪明,也想不到你会用这样的方法让他有接近你的机会,如果你只是在某个场合假装偶遇,那他或许会些怀疑,但是用撞车这样的方式来接近一个人,那真是前所未有,就算是我不会想到这会是一个局,夫人真厉害。”凌隽说。

“如果用其他的方法来接近他,那势必我要陪着笑和他套近乎了,他那样的人,我才不想陪他笑,而且他和我生活的圈子不一样,要想假装在某个场合偶遇,实在很难有这样的场合,那就只有用这样的招了。”我说。

“那倒也是,一个女人要想接近一个男人,所能用的方法确实不多,而且大多数的方法都对女人不利,你用这样的方法,确实是让人匪夷所思,现在咱们就只等他主动联系你了,你可千万别主动联系他。”凌隽说。

“那当然,我肯定不会主动联系他,只是如果他联系我,我约他到哪里见面才好?”我说。

“约他到城外的农家乐吃饭,我让云鹏在郊外买了一农家乐,工作人员都不变,只是老板换成我们的人,这样以后我们做事也方便一些。”凌隽说。

********************

晚些时候,唐岩果然打了电话过来。

他在电话里说,他已经将所有的事都处理好了,车也在修理之中,他说找个机会见面,把车辆的行驶证还给我。

我说我和朋友约了在郊外的农家乐吃饭,如果他方便可以一起来,他爽快答应。

他果然没有那么高的智商可以识破我的计划,就这么简单的一个方法他就入了局。

凌隽打了电话给尚云鹏,让他作好准备,迎接我们的客人。

晚七点,我和凌隽赶到了叫‘小康人家’农家乐,尚云鹏和雷震海已经在那里等候。

农家乐的四面环山,前面是一片稻田,不过这个季节稻田里并没有稻谷,而是种满了一种叫胡豆的植物,这里地处偏远,平时很少有人过来,只有周末和节假日来的人比较多。

“我们就在这里抓唐岩,他不会跑掉吗?”我说。

“嫂子放心,他跑不掉,这些屋子里我装了信号干扰设备,到时我只要一打开,所有的手机都没信号,他没办法向外界求救,如果他要跑,这里只有一条公路通往外面,他根本就跑不掉。”尚云鹏说。

“警察不会找到这里来吧?”我说。

“不会,他这样经常鬼混的人,不回家是很正常的,失踪一天晚上应该不会有人怀疑的,我们也不准备杀了他,只是要他说张春庆的事情而已,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都要把他逼得说出来,他不开口,就休想回去。”凌隽冷冷地说。

正说着屋外传来汽车的声音,是唐岩来了,他胆子还真大,竟然真的来了,而且他还能找到这个地方,说明以前他也来过。

“现在就去把信号干扰设备打开,不许谁和外面联系。”凌隽说。

我走到屋外,看到唐岩从车上下来,麻烦的是,他还带着另外一个男的,看来他也不是特别傻,还带了一个人保护他。

“唐先生,这边请。”我笑着迎上去。

“齐小姐,你可真会选,这家农家乐的菜做得不错啊,我们夏天也喜欢到这里来吃饭,不过冬天就来得比较少,这里太冷。”唐岩说。

“这位是你的朋友?”我说。

“这是我朋友王凯,叫他凯子就行了,凯子,这就是美濠集团的老板娘齐秋荻小姐,万华商界的第一女强人。”唐岩说。

王凯向我伸出手,“齐小姐,久仰啊,见到你很荣幸。”

听这人说话倒也很得体,看他戴着眼镜,很斯文的样子,恐怕不像唐岩那样是一个很容易对付的人。

“王先生过奖了,里面请。”我说。

我领着唐岩和王凯走进了农家乐,凌隽站了起来,“唐先生是吧?谢谢你今天帮我太太处理那些事,才让她没有缺席一个重要的会。”

“你是凌隽?”唐岩说。

“我是,唐先生快请坐。”凌隽说。

“齐小姐说约了朋友在这里吃饭,没想到却是带了自己的老公来,我怎么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唐岩说。

“当然不对了,今天请你到这里来,不是来吃饭的,是有话要问你。”凌隽伸手把门关上。

唐岩摸出手机要打电话,尚云鹏一记重拳已经打在他头上,寒光一闪,尚云鹏的匕首已经对准他的咽喉,“别动,我杀人很快,你不要轻易尝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