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夺回来/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凯和唐岩看着凌隽,一脸的迷茫,因为他们不知道凌隽说的什么意思。……www.ZiYouGe.com……

“也就是说,你就只是单纯地负责做帐,其他的事你不知情?”凌隽说。

“是的,很多事我确实不知道,唐岩也说了,张春庆是一个疑心很重的人,他的很多事是不让我们知道的。”王凯说。

“可是我还是有些不相信,那个洗黑钱的通道,最后钱流向哪个账户你真的不知情?你既然作为张春庆的大管家,那有时候你还是需要代替他调配一些资金吧?你不可能一点也不知情,这说不过去。”凌隽说。

“我是真的不知道,请你相信我。”王凯说。

“好吧,我选择相信你。那现在我要请你们帮我一个忙,我要用摄像机录下你们的话,你们面对镜头,要指证张春庆让你们做坏事,而且不能表现出是被逼的,你们是出于良心发现,所以要检举张春庆,明白吧?”凌隽说。

王凯和唐岩相互看了一眼,都面有难色,这样一来,他们就彻底地在张春庆那边没有后路了,他们当然会有些为难。

“你们这是要考虑自己的后路?自从你们进了这屋子,就已经没有了后路了,张春庆害得我很惨,看到我脸上这疤了吗?就是他们害的,他们把我太太抓进看守所,然后逼她交出所有财产,虽然是签了协议,但和强抢有什么区别?张春庆就是强盗,你们助纣为虐,现在给你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们还不肯?”凌隽说。

唐岩和王凯又不说话了。

“好,那你们走吧,我会把你们的录音交给警方,张春庆现在反正也在接受调查,到时这些证据交给了警方,警方也会逼你们上庭作证,你们一样跑不掉,你们一样会做牢,你们如果主动举报,那你们就会成为污点证人,有可能会免于刑罚,既然你们两个都不想要这个机会,那随便你们。”凌隽说。

“可是我们如果说了,那张春庆也不会放过我们的,他在万华的势力非常的庞大,到时他会弄死我们的。”唐岩说。

“你们没有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我现在就可以弄死你们,然后一把火烧了这农家乐,你们从这世界上就消失了,但我留着你们,那就是想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张春庆正接受调查,如果他要是扛不住了,把所有的事都推到你们的头上,说他完全不知情,那些事可都是你们去执行的,到时你们不一样倒霉?张春庆现在肯定一门心思要保住他的官位,如果他的官位保不住,那他的财富也保不住,所以牺牲你们那肯定是早晚的事,听说过弃车保帅吗?更何况你们连车都不是,你们最多算是那过了河的小卒子。”凌隽说。

“那我们如果检举了他,他要是没事,那我们就倒霉了。”王凯说。

“张春庆现在已经在接受调查了,如果你们在这个时候再检举一下他,那他肯定就翻不了身了,他只要做几年牢,出来就当不了官了,没有官服作保障的张春庆还算是号人物吗?还有什么好怕的?”凌隽说。

“也是,这些贪官都是纸老虎,之所以他们那么嚣张,就是因为有那一身官服作保障,如果他脱了下那一身官服,那和我们就没什么两样了,怕他干嘛?好,我配合你。”王凯说。

“嗯,还是你比较聪明,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录,你要把张春庆让你做的那些事都说清楚,然后说你是良心发现决定要检举他,只要你们检举了张春庆,这一次他就休想全身而退,你们也知道墙倒众人推的道理,他只要有了问题,其他的人也会跟进推他,直到把推倒为止。”凌隽说。

“好,我听你的。”王凯说。

尚云鹏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小型摄录机放在桌上,让王凯和唐岩分别录像,他们很具体很清楚地指证张春庆指派他们做的事情。

当然,画面里不会出现凌隽和其他人,这段视频必须是以合法手段录取,不然是不能作为证据的。当然了,到底是不是合法录取,那只有天知道,还有我们屋子里的几个人知道。

所谓的真相,就是胜出的一方说讲给大众听的故事,这世界或许本就不存在真相,只存在输赢,因为输赢决定真相。

终于录完,尚云鹏收起了摄录机。

“两位都很配合,虽然以前你们帮着张春庆害过我和我太太,但我可以既往不咎,以后大家还可以做朋友,当然了,不要想着来报复我,我既然都能把张春庆拉下马,我也不怕你们报复我,我只要发现你们敢耍花样,我就对你们不客气。”凌隽说。

“不会不会,我们以前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以后不会了。”唐岩说。

“不会那是最好了,王凯,你应该是会计师吧?你帮张春庆做帐,当然会有相关的帐目,那些帐目你要给我。”凌隽说。

“当然可以,反正我都这样了,我也不怕多做一件对不起张春庆的事,张春庆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可以对付别人,我当然也可以为了自保对付他。”王凯说。

“说得没错,那一会我们回去以后你就把你平时给张春庆做帐的电脑给我,我要整台的电脑。”凌隽说。

我明白凌隽的意思,他是担心王凯会删除部份敏感资料,如果拿到电脑,那就可以想办法恢复其删除掉的数据,这样证据才会更加完整。

“既然事情都完了,那我们上菜吃饭吧,肚子都饿了。”雷震海说。

“收拾一下,让服务员上菜吃饭,我要和两位喝一杯,唐岩,你的手还能吃饭吧?”凌隽说。

“还行,我还有一只手可以用嘛,你可真狠,说打就打。”唐岩说。

“其实我算是留情了,如果要是以前,我直接先打断你双腿双脚再总问你话,我这不算狠,张春庆那才叫狠,把我太太的二叔杀了,还嫁祸给我太太,害得我们亡命天涯,和张春庆相比,我的狠不算什么。”凌隽说。

“其实我们都想到你回万华会针对我们了,今天我听唐岩说他的车撞上了齐小姐的车,我就觉得这事不对劲,所以我才跟着他来一看究竟,没想到我自己却送上门了。”王凯说。

“所以你只适合做会计,不适合行走江湖,如果你行走江湖,肯定会吃大亏。”凌隽笑道。

********************

我们回万华时,时间已是凌晨。

我洗浴完毕回到房间时,凌隽和衣躺在在床上发呆。

我在他旁边躺在下,他拥我入怀,“明天我们就可以拿回你齐氏了,你开不开心?”

“什么意思,现在齐氏不是已经并入了振威集团吗,我们怎么拿回?”我说。

“其实我们早就可能拿回了,我只是不想惊动张春庆而已,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他的罪证,不用再引他出洞了,自然就可以拿回齐氏了。”凌隽说。

“我还是没怎么听明白,我以为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你现在准备怎么拿回?收购振威吗?”我问。

凌隽拍了拍我的头,“你把事情想复杂了,其实我一开始也想得很复杂,但我想复杂的是对付张春庆,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抓住了机会,事情就变得简单了,我不会花钱去收购振威,他们当初强占齐氏的时候,也没有花一分钱,那我们为什么要花钱去购买?我们直接抢回来就行了。”凌隽说。

我忽然间就明白了凌隽的意思,有些事情其实换个思维方式就可以变得简单。

“我好像有些明白了,不过我还是想听你说一遍你的想法。”我说。

“是这样,以前他们逼你在股份转让协议上签字,齐氏因此易主,但你别忘了,虽然这些财产是张春庆在控制,但是名字是易隆的,易隆控制着一个叫三阳的皮包公司,这个三阳公司控制着振威绝大部份的股权,如果我们现在逼易隆把三阳公司的所有财产转让给我们,那我们不就可以控制振威了?不仅把齐氏那一份拿回来,而且还能夺回多余的一部份。他们怎么抢过去,我们也怎样从他们的手上抢回来。”凌隽说。

“其实我已经猜到了你的想法,难怪你后来对王凯那么客气,这件事需要王凯的配合,那就更完美了。”我说。

“没错,现在云鹏已经和王凯去拿相关的证据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去云宁,让王凯和易隆配合,把三阳公司的所有资产转让到我们的名下,我们也当一次强盗,把本来属于我们的东西抢回来。”凌隽说。

“现在确实是个好时机,张春庆正在接受调查,此时他根本顾不了这些事,我们趁机夺回来,确实不错。”我说。

“就算是张春庆没有接受调查,现在他也不敢站出来说三阳公司是他的,因为如果他说三阳公司是他的,那不就承认一切事情都是他做的了?放心吧,张春庆这一次是翻不了身了。”凌隽说。

“但我们别等明天早上了,今天晚上就出发吧,免得夜长梦多。”我说。

“我是担心你太困了,如果我们连夜去云宁,你能吃得消吗?”凌隽说。

“我没问题,现在我们既然开始出击,那就不能让张春庆有反击的机会,而且我还不是完全能信得过唐岩和王凯,一定要让云鹏和震海把他们看住,在财产转让过来之前,不能让他们对外透露消息。”我说。

“这你放心,有云鹏在,他们耍不了花样。”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