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真正的大鳄 谢 ( yoyo )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相信这里大多数的人对我并不陌生,如果大家不记得我是谁,那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齐秋荻,是现在振威集团的最大股东,我接手振威以后,人事方面不会有很大的变动,公司原来与美濠的竞争关系转变战略合作关系,大家也知道,我本身也是美濠集团的董事之一,当然,我不会着手推动美濠收购振威,我希望振威还是万华最好的本土企业,也希望各位同仁和我一起努力。”我对着众高管说。

三叔带头鼓掌,他似乎对我掌控振威并不反感,这倒是让我很意外。

“至于董事长一职,那就有必要变动一下,吴昊天先生所占振威的股份并不多,我也不知道他的这个董事长之位是把他推上去的,但我不管是谁把他推上去的,我都认为他不再具备资格担任振威董事长一职,即日起由我来接任董事长一职,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我说。

“凭什么呀?你一个小姑娘凭什么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吴昊天说。

“因为我占了振威绝大多数的股份,就这么简单,三叔会继续担任总裁之职,但你不行,你参与了害齐家的事,我不喜欢你这个人,而且你本身也没什么本事,就是靠关系上位的暴发户而已,你的能力不能胜任振威集团的董事长一职,我希望你能自己写辞职信,不然我也会让董事会强行罢免你,振威不是上市公司,这里谁的股份多谁就作主,这个道理我想你也清楚,希望你不要坚持,让大家都不好看。”我说。

那些高管们眼看着我向吴昊天发难,他们谁也不说话。他们只是职业经理人,当然是听老板的,现在我成了老板,他们没有理由帮着吴昊来对付我。

“好了,我要说的话说完了,你们继续开会。”说完我和凌隽走出了会议室。

进了电梯,凌隽笑着对我说:“没想到你这么强势,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你竟然直接就要从吴昊天的手里抢过董事长一职。”

“振威这样的公司,本来就是谁占的股多谁就是老板,这规距大家都是知道的,他也不能怪我,我一想到他们当初合谋害我们我就来气,他如果不主动辞职,我直接将他赶出公司。”我说。

“我支持你,这些人确实可恨,没有必要给他留情面,对了,熊炎炳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难道真的对振威有兴趣?难道他不知道这振威集团是张春庆的吗?”凌隽说。

“当初那些事他都有参与,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情,不过我们已经让易隆名下的股份转给了我的事,他肯定是不知道的,因为我们的速度确实很快,他应该没有想到我们会这么直接就把股份给抢过来了。”我说。

“那倒也是,他们肯定没有想到我们会用这么简单的方法来处理这事,只是以炳叔的聪明,他怎么会在张春庆出事的时候想着来接手振威呢?这样做他不是太愚蠢了吗?熊炎炳可不像是这么愚蠢的人。”凌隽说。

“也许是张春庆觉得大势不妙,想让他来振威主持大局,稳住局势?”我说。

“有这种可能,不过这也好像说不过去,如果熊炎炳的后台就是张春庆,那现在张春庆自身难保,靠熊炎炳又怎么可能会稳得住局势?这听起来好像不太符合逻辑。”凌隽说。

“那有没有一种可能,虽然张春庆就是熊炎炳的合作伙伴,但其实他不是熊炎炳的后台?熊炎炳的后台另有其人?”我大胆假设。

“如果这样假设的话,那就是说张春庆只是幕后的人之一,但他不是唯一的幕后人,其实昨天晚上我就有些怀疑了,张春庆现在在接受调查之中,他应该是不能和外界联系的,接受调查的高官不能和外界联系这是常识,但昨晚我们扣了唐岩和王凯之后,还是有人试图阻止我们,那些人肯定不是张春庆派出的,那会是谁?”凌隽说。

“云鹏不是说过吗?张春庆除了唐岩和王凯,应该还有其他的手下,那些人应该是张春庆其他的手下派出的。”我说。

说话间我们来到停车场,打开车门上了车。

“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说昨晚的那些人是张春庆其他的手下派出的,我不太认同,张春庆这样的人疑心是很重的,他不会信任很多的人,当然也不会让他的事被很多人知道,王凯和唐岩就是他最信任的人了,就算是他有其他的手下,现在张春庆在被调查之中,那些人肯定也会想着自保,而不会在这个时候还派出人去阻挠我们,那不是引火烧身吗?”凌隽说。

“你的意思是,昨晚的那些人不是张春庆派出来的?”我问。

“我觉得不是,张春庆现在没有能力再管外面的事,因为他自身难保,他现在恐怕巴不得把自己和振威撇得越远越好。”凌隽说。

“那你认为那些人会是谁派出的?当初应该让云鹏抓住一两个狠狠地打一顿,逼他们说出自己是派来的。”我说。

“我当然也想过,但那件事已经惊动云宁的警察,我们如果要是把事情闹得太大,我担心会不好收场,我们还没有搞清楚那些人是谁派出的,就把人家暴打一顿,这不行。”凌隽说。

“难道张春庆还有一个盟友?现在张春庆出了事,他的那个盟友就想着由熊炎炳来负责振威集团,保住这些财产?”我说。

“极有可能,如果张春庆真是有一个盟友,那这个人是谁呢?”凌隽说。

“如果张春庆真的有这么一个盟友,那他肯定会想办法保张春庆没事。张春庆肯定能躲过这一劫。”我说。

“如果今天熊炎炳不出现,那我也会这样想,但是今天熊炎炳今天出现,我就不这样认为了,如果背后还有一个人,那熊炎炳就不是张春庆让他来的,是背后的那个人让他来看住振威的,反正张春庆现在也不行了,那索性放弃他算了,让熊炎炳来看住振威,也是可以的,是不是?”凌隽说。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结果就会恰恰相反?”我说。

“没错,如果是这样,那张春庆不但不会没事,而且会有事,会有大事!”凌隽说。

我明白他说大事是怎么回事,如果是张春庆的盟友放弃了他,那就不会救他,而是会加速他的灭亡。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问。

“我们静观其变吧,反正我们已经拿回了属于你的东西,张春庆又已经陷进去了,我们的仇也基本上就已经报了,现在唯一不清楚的,就是你妈妈到底是不是被人害死的,如果是,那害她的人到底是谁?至于其他问题,都不重要了。”凌隽说。

这时凌隽电话响了,我没再说话,等他接完电话,他告诉我说:“王凯打来电话,说张春庆死了。”

“啊?这么快?我们还在说有人会加速他的灭亡呢,他就真的死了?怎么死的?”我说。

“他被软禁在一个宾馆接受调查,今天早上还好好的,但中午的时候,工作人员去他房间准备接着问话,发现他死在洗手间里,现在说有可能他是洗冷水澡而导致心脏病复发。”凌隽说。

“这一听就有问题啊,现在是初春,又不是夏天,张春庆没事冲什么冷水澡?就算是夏天,那房间里也有空调,太热了开空调就行了,干嘛要冲冷水澡?假的吧?”我说。

凌隽点头,“你说得没错,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人刚刚才死,马上就有结论说他是因为冲冷水澡而导致心脏病突发,这结论来得也太快了吧?就算是法医验尸,那也得有个过程,怎么会这么快就有了结论?”

“所以我们的判断是对的,张春庆的确有一个盟友,而且他这个盟友不想救他了,希望他尽快死掉,然后他就不会把那个人给扯出来。”我说。

“这件事有一个人肯定知道真相,而且是知道所有的真相。”凌隽说。

我点头同意,“没错,这个人就是熊炎炳,熊炎炳肯定知道所有的事情。”

“就是因为他知道所有的事情,所以那个背后的人才不惜一切代价救熊炎炳,这才让熊炎炳的案子能够淡化处理,不然有那么多的证据,要保熊炎炳没事可没那么容易。”凌隽说。

“熊炎炳对这个人非常的重要,不但要帮他洗黑钱,而且还要帮他料理很多的事,最重要的是,熊炎炳还知道他很多的秘密,他答应保证熊炎炳没事,熊炎炳也不会胡乱咬他,他们很默契地合作,但是他们却不直接会面,他们通过张春庆来办这些事,张春庆一但出事,那就把张春庆做掉,然后守住最后的秘密,不让其他人知道张春庆背后还有人。”凌隽说。

“熊炎炳那么狡猾,这个人怎么能保证熊炎炳不出卖他?”我说。

“因为他才是熊炎炳真正的靠山,如果他出事了,熊炎炳也无法混下去,他们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所以他们拼死也要保住对方。”凌隽说。

“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大鳄?”我说。

“应该是的。”凌隽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