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祸/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已经很晚了,但街上还是车流如潮,天空中打起了雷,看来是要下雨了,都说春雨润如酥,春雨一到,万物复苏,春天就真的来了。

这时凌隽的电话又响了,是熊炎炳打来的。

“炳叔,这么急干嘛,你在哪呀,有没有向朝会过来。”凌隽说。

我附凌隽的耳边,听到凌隽的电话里熊炎炳的声音:“阿隽你在哪,我到了北平路了,你赶紧过来保护我。”

“好,我就在附近,我马上转过来,你把车牌号给我。”凌隽说。

接完电话,凌隽对尚云鹏说:“炳叔就在附近,我们绕过去保护他。”

我笑着说:“前半小时前云鹏的人还在追杀他,现在却要去保护他了,还真是没有永远的敌人。”

说话间云鹏已经将车开往北平路,很快发现了熊炎炳所乘坐的出租车。尚云鹏将车开到和出租车并行,摇下车窗,摁了两声喇叭。熊炎炳也摇下车窗,向凌隽打招呼。

不远处一个KTV的霓虹灯射过来,我看到坐在车里的熊炎炳很是狼狈,他竟然还穿着睡衣,想必是被云鹏的人一路追击,根本就没有时间换衣服,就他这副造型,到了朝会如果没有人引见,保安根本就不会让他进去。

尚云鹏忽然把车加速,“隽哥,我看到后面有车跟上来了,有一辆好像是那天在高速路上跟我们的车牌,我觉得会有危险。”

江湖人士就是不一样,第一时间就预感到了危险。

“闪灯向炎叔的车示警,让他们小心。”凌隽说。

但此时尚云鹏的车已经超过那辆出租车,闪灯那辆车其实已经看不到了。

然后我们就听到剧烈的撞击声,两辆车分别从左右两边同时向熊炎炳乘坐的车撞击,听声音也能知道很惨烈。

尚云鹏把车停住,却没有下车。

“要不要下去看看?”我说。

“不行,先等等。”尚云鹏说。

“我们现在下车很危险,有可能会成为对手顺手攻击的目标。”凌隽解释说。

那两辆车撞击完之后开走,然后第三辆又从后面驶了过来,竟然再次对熊炎炳乘坐的车辆实施撞击!他们可真够狠,目的很明显,就是要确保熊炎炳死掉。

在确定没有第四辆车之后,凌隽和尚云鹏这才下车,让我呆在车上别动。

走了几步,凌隽又返回来:“你还是下来吧,你一个人在车上我不放心。”

我下了车,凌隽拉着我的手向熊炎炳所乘坐的车走去,“如果情况太过惨烈,你就不要看,免得做恶梦。”

已经围了不少人,经过剧烈撞击,车门完全被撞变形,里面的人被卡住了,没有专业的人员和工具,根本不可能施救。

“看来我们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报警求援了。”凌隽扭头对尚云鹏说。

“已经有人报过警了,我们先到车上避一避吧。”尚云鹏说。

“也好,我们回车上再说。”凌隽说。

回到车上,凌隽一脸的懊恼,“我还是太大意了,没想到他们手下这么狠,在闹市也敢公然开车撞人,这满街的摄像头,他们也太嚣张了吧?”

“这充分说明那个人手里的权力很大,敢在闹市撞人后还可以处理得没事,那控制力不是一般的强了。”我说。

“希望熊炎炳能活下来就好了,因为只有他知道真相,他一但死了,我们恐怕一辈子也不会知道幕后的人是谁了。”凌隽说。

“警察来了,开始施救了。”尚云鹏说。

“一会救护车肯定也会到,附近比较大的医院是哪家?他们肯定会选择最近的医院实施抢救,云鹏,这里我盯着,你先到那家医院打理一下,最好能收买几个医护人员,到时我要混进医院里去。”凌隽说。

“你要潜进医院里问熊炎炳的话?”我说。

凌隽点头:“当然,前提是他还能活着的话。”

说话间救护车已经呼啸而至,从救护车上写的字来看,正是附近的市二医。

“隽哥,那你自己小心点,我先去医院处理好。我还真有一个朋友的女友在这家医院里当护士,不知道她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尚云鹏说。

“给钱就能帮上忙了,如果她没有在值夜班,那就麻烦她替你找人,我只要知道熊炎炳是否活着,如果活着,那就安排我见一面就行。”凌隽说。

“这样做不妥,我觉得太危险,一方面可能会有警察在医院把守,就算是没有警察把守,对方的人也会潜进医院探听熊炎炳有没有死,你如果潜进去,那有可能会遭遇他们,到时你就会有危险。”我说。

“嫂子这话说得没错,我也认为这样不妥,如果你去医院,对方的人看到你,那就相当于我们向对方交待,我们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了,对方现在已经丧心病狂了,他们要是认为你知道了些什么,那肯定也会像对付熊炎炳那样对待你,我们在明,他在暗,防不胜防啊隽哥。”尚云鹏说。

凌隽想了想了,“你们都说得有理,可如果熊炎炳没有死,我得见他呀,我见了他才知道那幕后的人是谁,我才知道到底是谁要杀他,不然这件事就此断了,以后不可能有线索了。”凌隽说。

“我看这样,让我装成护士潜入医院,也许能探听到什么消息。”我说。

“不行!”凌隽和尚云鹏异口同声地反对。

“现在的情况这么危险,怎么能让你去呢,那绝对不行!这事没得商量。”凌隽说。

“其实嫂子这主意不错啊,但我们可以变更一下,我们可以不让嫂子亲自涉险,我可以买通我那个当护士的朋友,让她去替我们问一下就行了,如果熊炎炳还活着,就让她告诉熊炎炳,说她是凌隽派去的人,我们会想办法救他,然后让他务必说出后面的人是谁,这样不就解决问题了?”尚云鹏说。

真是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尚云鹏这个主意听起来似乎也很不错。

“熊炎炳一向小心谨慎,就怕他不肯定相信那个护士,什么也不肯说。”我说。

“平时谨慎那是为了保命,现在他都快要死了,估计也不会再谨慎了,只要告诉他是我派去的人,他应该会相信,这也是目前最好的方法,云鹏快去办吧,不然就来不及了。”凌隽说。

“好,那我去了,你和嫂子一定要小心,你们先回家吧,等我消息就行了。”尚云鹏说。

“我们会小心的,你去吧。”凌隽说。

尚云鹏下车,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凌隽移到了驾驶室,开车回了凌家。

时间已是凌晨一点半,今晚注定又是个不眠之夜了,最近事多,一直在折腾,我和凌隽都许久没有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反正也睡不着,我去给你煮咖啡吧?你还没试过我煮的咖啡呢。”凌隽忽然说。

“好啊,你能行吗?”我说。

“行!我不会做饭,但我会煮咖啡。”凌隽得意地说。

“那好啊,现在你已经会煮咖啡了,那学做饭当然也不在话下啦,以后你就成五好男人了,赞一个。”我笑着说。

“我不是已经是五好男人了吗?为什么要是以后才是五好男人?”凌隽笑着说。

“现在你还不会做家务嘛,所以不够好,以后你再学会做家务,那就五好了。”我说。

“你也是完美主意者啊,其实这世上并没有完美的好男人,男人和女人之间只所以有那么多的争吵,就是大家都陷入完美主义怪圈了,都希望对方身上都是优点,没有缺点,男人要求女人具备女人所应该有的所有优点,女人也要求男人要具备所有男人都要有的优点,要有钱有势,要长得高大英俊,还得疼老婆,还要能做家务,但事实上这并不可能。”凌隽说。

“为什么不可能?”我表示反对。

“一个人的精力和时间都是有限的,如果要想在某一领域表现优异,必然就要付出很多的努力,但付出努力本身也是要消耗大量的时间的,比如说我如果要想在事业上不断上进,打出大大的天下让你与我一起分享无限荣光,那我就得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事业上,相反家庭里的事情我肯定就不可能做得那么完美,如果我摇身变成一个家庭妇男,整天厨房客厅,远离金融和企业,那你喜欢的凌隽也就慢慢远去了,对吗?”凌隽说。

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其实我也从来没有奢望过凌隽会变成一个普通小男人,他要是从商界巨子变成家庭小妇男,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一如既往地爱他,或者说,还有没有如现在这般地爱他。

“你是说,我爱你是因为你是美濠的主席,是因为你有钱?”我说。

“那当然不是,你怎么会说出如此庸俗的话?我只是说,我的闪光点,或者说我的主要优势不是在厨房,也不是在做一些小事情上面,我的优势是体现在金融才能,体现在对商业环境的敏锐观察,一个人要做的事,一定要围绕着他的优势去发展,才能事半功倍,不然再是努力,还是不能成为人上人。”凌隽说。

我完全赞同凌隽的这一论断,人就应该要认识到自己优势和劣势,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决定发展方向,不然就会事倍功半,一直处于平庸状态,只是要认清自己,却是这世上最大的难题。看清别人容易,看清自己却是难上加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