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鳄/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开车,雷震海坐副驾,我坐在后排,开车向云宁出发。

跑到几百公里以外的地方去打一个电话,这事听起来就觉得荒唐,而且还是打给一个完全不知道是谁的人物。

雷震海一路上叽里呱啦说过不停,说的就是他在朝会如何帮忙朱虹做事,朱虹又如何夸赞他的事,别说尚云鹏,连我听了都觉得八卦无聊之极,他却说得眉飞色舞,我几次想开口打断他,但最后还是强忍住了。

尚云鹏把车里的音响调到很大,试图盖过雷震海的声音,震震海不依不饶,又把音响调低,然后接着八卦。

尚云鹏终于忍无可忍:“你怎么像个娘们似的唠叨不停?你有完没完了?”

“我就是说说我和朱虹的趣事,我哪里就得罪你了?娘们那是对女性歧视性的称呼啊,秋荻还坐后面呢,你这样说话不好吧?”

这个雷震海嘴巴是越来越溜了,竟然一下子就把火引到了我身上,这一次他还挺机灵。

“嫂子,我可不是那意思啊,我只是说他而已,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尚云鹏一向最尊重我,赶紧的向我解释。

“我知道,你们闹你们的,我听着就是,不会有多余的想法。”我笑着说。

“秋荻,你也听到了,我什么也没说啊,就是说说和朱虹的趣事,他就不耐烦了,他这明显就是嫉妒我嘛。”雷震海说。

我只是笑了笑,他们两个男人的争论,我还是不掺合进去的好。

“你要说也要说些有意思的嘛,唧唧歪歪说些鸡毛蒜皮,听了令人作呕。”尚云鹏说。

“可是这旅途无聊,当然得有些话题来说了,总不能像你一样闷着吧?会闷死人的你知不知道啊?”雷震海说。

“那你说说,朱虹让你拥抱她了吗?”尚云鹏说。

“那倒没有,进展哪有那么快。”雷震海说。

“那她让你牵她手了吗?”尚云鹏又问。

“那也没有,这事也不急。”雷震海说。

“好,我问完了。我无话可说了,手都没牵过,你说你瞎显摆什么呀?”尚云鹏不屑地说。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两个男人可真有意思。

“你这叫恶俗,喜欢一个人不是要想着占有,是要她幸福的!”雷震海强力反驳。

“好,我就是恶俗,你继续高雅吧,嫂子,我们都戴上耳机,他爱说就随他说去,别让他把我们烦死就行了。”尚云鹏说。

我只是笑了笑,没有发表意见,其实从尚云鹏的怒气来看,他对朱虹的感情似乎并没有完全释怀,但同时也看得出来,他确实已经打算放弃了。

其实在我心里云鹏是顶好的男人,他很多的优点连凌隽也没法比,他这样的男人,真是应该有一份真挚而不带任何污染的感情才是,能嫁给云鹏的女人,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之一,因为他是那种一但爱上,是可以为对方去死的人,他对朋友都那么义气,对自己的女人当然也会很好。

“云鹏,你应该向震海学习,要勇于泡妞,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你这么好的男人,以后一定会遇上非常好的女子来爱你。”我说。

“谢谢嫂子夸奖,缘份可遇不可求,但愿我能遇上那样的人吧。”尚云鹏说。

一路上吵闹说笑,晚上六点,我们到达云宁。

云鹏的兄弟早就把酒店订好,而且把整层都包了下来,有兄弟守在电梯口保护我们的安全,凌隽没在,云鹏当然就格外小心,他绝不会在让我出半点问题。

在房间吃完送来的外卖,我躺在床上休息,凌隽的意思是要我十点后打电话,那个时间段加班的也下班了,应酬的也差不多完了,又还没有开始睡觉,打电话会比较合适。

终于捱到十点,尚云鹏和私家侦探那边取得联系后,我开始拨通了那个号码。

我心里其实真的很紧张,因为我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我又得装认得他是谁,我必须每一句话都说得滴水不漏,不然我就没办法骗过他,对方是很厉害的人物,我只要稍有疏漏,对方就有可能发现不对。

“说。”电话通了,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恍惚间有一种感觉,我竟然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声音,不过电话里的声音都差不多,也许只是我的错觉。

“知道我是谁吗?”我明知故问。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有事快说。”对方说。

这人说话很是霸道,一听就是有地位的人,这是平时位高权重养成的气场,有点像大娘欧阳菲的那种,这种气场在电话里都能感觉得到,必然是长期积累而形成。

既然确定他位高权重,那我可以有话说了。

“你别这么嚣张,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最好对我说话客气一点,这里不是你的办公室,我也不是你的手下,你少在我面前耍威风。”我说。

其实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想他既然位高权重,不管他是从商还是从政,那肯定是一个头头,是头头就肯定有自己的办公室,肯定有自己的手下,这样一说,应该不会露馅。

“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不说我挂了。”对方说。

“我要钱。”我只说了三个字。

对方沉默了下,“要什么钱?谁欠你钱?”

“你欠我的钱。”我说。

我只所以一句话不说清楚,就是想和他把通话时间拖长一些,方便私家侦探找出他的具体位置。

“你疯了吧?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对方说。

“你的电话是能随便打错的吗?我告诉你,振威和熊炎炳的事,我都知道一些,也许比你想像的还要知道的多,如果你不给我钱,我就告发你,后果有多严重,你比我清楚。”我说。

“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对方说。

“你会懂的,当有人要调查你的时候,你就懂了。你是有身份的人,你最好还是为自己的位置作想,事实上那些事你自己心里有数,我既然敢打电话管你要钱,那当然是有证据的,至于是什么证据,你不要问,因为问了我也不告诉你。你给钱就行了,我拿钱走人,不会再骚扰你。”我说。

“你是谁?你和熊炎炳是什么关系?”对方忽然问。

我心里一喜,很好,说明熊炎炳的死和他确实有关系,他这样问,那就说明他开始有些妥协了。

“这你不管,我也不会告诉你,我说了,我只是要钱。”我说。

“你要多少?”对方问。

“五千万。”我说。

“你也知道我的收入,一年也就那么点钱,我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钱给你?”对方说。

我心里又是一喜,听他这意思,他是一个官,因为官员的公开收入都不会很高,所以他才会这样说,如果他是从商的,那他就不会说他一年也就那么多点钱。

“你的灰色收入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振威都是你在掌控,五千万算什么?你最好答应我的要求,不然后我会让你身败名裂,像你这样身居高位的人,跌下来会很惨。”

既然他是一个官,那当然是身居高位,所以我大胆地说了这么一句。

“你既然知道振威的事,那你应该知道振威已经让人夺去了,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对方说。

“那你准备给我多少?四千万?”我说。

“我现在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也不知道你手里到底有没有证据,所以我不会和你谈价钱,如果你真的有证据,你把相关的证据拍照片给我手机上,我再和你谈后面的事。”对方说。

这个人果然狡猾!我还真是唬不了他。

“好,既然你这么没诚意,那咱们不谈了。”我说。

“看来你手里并没有你所说的证据,我也不想和你谈了,随便你吧,就凭你几句话就想扳倒我?你做梦!没有人会相信你说的话!”对方态度忽然强硬起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我这才舒了一口气。

“怎么样了嫂子,他说什么?”尚云鹏问。

“他说要我证明我手里的确有证据,让我把证据拍照发给他,这可怎么办?”我说。

“这事得想想,我们该拍什么样的证据发给他呢?如果不拍,那他也不会相信你,但如果要拍,那该拍些什么呢?”尚云鹏挠头说。

“就拍王凯给的那些帐本呗,那不就是证据?”雷震海说。

“那些不能算是证据,那些东西都是张春庆在经手,和幕后的人没有什么关系,对他没有影响。”我说。

“那怎么办?”雷震海说。

这时尚云鹏的电话响了,接完电话,他眼睛发亮,“嫂子,你们通话的时间足够长,竟然跟踪到他的电话的位置了!”

“是吗?在哪里?”我紧张地问。

“说来你也许不信,在万华市委家属区!那里住的可都是官,那个幕后人竟然在那里!”尚云鹏说。

我倒没有太惊讶,他是个官,我早就猜到了,现在只是确定了我的判断而已。而且我心里已经有人选了。

能掌控那么多资源的人,当然不是普通人物,这样的人物,在万华本来也没有几个。在那几个人中来选,用排除法后,这题就会由多项选择题变成单项选择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