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排除法/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把和老三打电话的结果告诉了凌隽,凌隽说不用转移其他地方打电话了,让我休息一晚后就回万华。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回万华再说。

我把凌隽的意思跟云鹏说了,他说那直接马上就回去算了,反正晚上开长途也不是第一次了,我问他会不会太累,他说没问题。

于是我和他轮换着开车,我们连夜又回了万华,到万华的时候,又已经是早上了。

凌隽似乎也一夜没睡,天都亮了,书房的灯也还在开着,看着我们回来,他走过来拥抱我,“辛苦了。”

“隽哥,那个老三是谁,你心里有数了吧?”尚云鹏说。

凌隽把门关上,“秋荻呢,你有什么看法?”

“我接起电话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的声音我听过,但也不是很熟悉,但绝对是在哪里听过的,但是后来追踪到他的位置之后,我就几乎已经确定他是谁了。”我说。

“我也是一夜没睡,我查了所有在网上可以查的资料,把住在那个家属区的主要大官筛选了一下,有如此强大控制力的只剩下四位,有一位出国考察了,有一位在京城开会,然后就只剩下两位,我把这两位写出来,看有没有你心中的人选,如果有,那就确定了。”凌隽说。

凌隽说完成在纸上写了几个字,我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陆局长?周市长?’

我笑了笑,“你的排除法做得很好,我想的人就在其中,他就是周宣的父亲周琛。”

凌隽松了口气,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还好我的功课没有白做。你的依据是什么?”

“一是我听过他的声音,虽然只是听他说过几句话,但他的嗓音比较独特,有点男中音的雄厚,所以我能记得,二是能够控制这么大的局面的人,万华市没有几个,再加上手机的位置确定,我就认为是他了。那你的依据又是什么?”我反问凌隽。

“其实之前我就怀疑过是他了,和你的依据差不多,在万华有如此掌控能力的人还真是不多,也就那么几个人,我当然也就想到他,后来周宣获得了万华十大杰出青年的称号,我就觉得这事太过离谱,周宣就一个普通的公务员,竟然入选十大杰出青年,那分明就是有暗箱操作,他是市长的公子,按理说更应该低调一些才对,但周市长却如此大动作地给他儿子给弄了这么一个头衔,那说明他平时作风就比较嚣张,这就很符合那个幕后的人的性格了,那时我就开始怀疑他了,但我又觉得他都已经身居高位,没有必要那样做,所以不敢确认。”凌隽说。

“然后你昨晚又查了他的资料?但是他公开的履历上肯定都是光鲜的,不可能让你查到什么阴暗的东西。”我说。

“风过留声,雁过留痕。只要认真地研究,那还是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从他的履历上看,周琛以前是在芸南工作,是M州的警察局的缉毒队长,M州和缅甸接壤,他身为警察缉毒队长,自然少不了和缅甸的毒贩打交道,所以我认为他也认识蒙巴,再后来他就开始平步青云了,一直升官,最后升到了局长,但奇怪的是,之后他没有往警察系统继续升,而是忽然调到外贸局当了局长,后来渐渐地远离了警察系统。”凌隽说。

“也就是说,他有可能在当警察局长的时候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搞到了大笔的钱,然后他用这些钱打点后就平步青云,但他不想继续留在警察系统,让人联想到他的过去,于是他就有意转行?”我说。

“应该是这样,通常来说,警察升职会往同一系统的上一级升,很少会调往其他的部门任职,所以他这举动实在是很奇怪,再后来他当了一段时间的香澳商贸促进会的会长,经常来往于香城和澳城,我爸当时是澳城的风云人物,他不可能和我爸没有接触,也或许他们早就认识了,所以他和我爸还有炳叔是结拜兄弟,他就是炳叔嘴里的老三,因为他是混政界的人,官越升越大之后,当然不能再让外人知道他和我爸他们是结拜兄弟,所以炳叔说另外一个结拜兄弟死了,但他其实并没有死。”凌隽说。

“后来他越混越好,炳叔也要靠他的关系,当然也要处处维护他了,他可以利用他的关系为炳叔谋利,而且他肯定知道你爸的死是炳叔害的,甚至这事就是他俩合谋的,他们之间就形成了合作关系,但他担心炳叔说出他以前的事,所以他要求炳叔把儿子交给他来抚养,作为人质,炳叔认为周琛位高权重,当然也希望以后能利用他的关系谋得更大利益,所以就妥协了,而且如果炳叔不答应,他就可以把炳叔害死你爸的事抖出来,那炳叔在美濠就没法立足,更别说夺取美濠的控制权了,所以他们相互依存,又相互制约。”我说。

凌隽点头,“大概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了,八九不离十。”

“可是这只是猜测,没有证据。”我说。

“是啊,没有任何证据,现在除非他自己承认,不然我们根本没有证据。”凌隽说。

“炳叔的儿子在他手上,那炳叔的老婆应该知道这事吧?炳叔的老婆不能作为证人吗?”我说。

凌隽摇头:“炳叔的老婆几年前就病死了,早就不在了。”

“那我们不是白折腾了?除非他自己承认,不然我们根本拿不出有力的证据,他把所有能证明的人都干掉了,我们根本就拿他没办法了。”我说。

“但是他并不知道我们手里没有证据,我们还有机会,看他会不会主动联系你,他现在已经爬到高位了,他当然不会让自己掉下来,所以他肯定很紧张这件事,我认为他会约你见面,要么和你谈条件,要么就直接灭口。”凌隽说。

“我认为不会,他或许都能猜到我是谁了,他那么狡猾,肯定能想到知道熊炎炳的事的人没有几个,他很容易就能想到是我。而且他也是听过我的声音的,要知道他以前是做警察的,警察对于识别声音和面容这些特征那是很厉害的,那本来就是警察职业所需要的素质。”我说。

“也对,如果是这样,那不知道他会如何来处理这件事?但我相信他不会把我们所有人都杀了,因为他已经把事情闹得很大了,他应该不敢再杀人了。”凌隽说。

正说着,外面有人敲门,是阿芳的声音:“先生,有警察找您。”

来的确实是两个警察,但不是那天问我们话的那个女警官,他说让我们配合调查熊炎炳一案。

但他们也没有带我们走,只是重复地问了一些当天在医院发生的事,这些问题我们其实已经不止一遍地和之前那个姓罗的女警官说过了,他们现在又问,毫无新意。

问完以后他们就走了,我们又回到了书房议事。

“这是他对我们一个警告。他的意思是说,让我们罢手,不然他就会动用他手里的权力来对付我们。”凌隽说。

“那会不会像之前一样又输在他手里?”我说。

“不会,现在张春庆没了,炳叔也没了,这些死掉的可都是他的有力帮手,他虽然手里还有权力,但很多事他是不能自己亲自去做的,没有了这些帮手,他做事就没有那么顺利了,所以我们不会输给他,但我们要想扳倒他,确实是很难。”凌隽说。

“看他会不会主动联系我吧,也许到时会有转机。”我说。

*************************

当天晚上十点,我打开了那个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

信息内容很简单:‘我知道你是谁,以前的事就过去吧,我们可以和平相处,我可以关照你们在万华的生意。’

“凌隽,他果然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他已经摊牌了。”我把手机递给凌隽看。

凌隽把手机还给我,“你回他,说我们手里有证据,凭什么要和他和平相处。”

我把凌隽的话打出来发了过去,他竟然很快回了:‘你们所谓的证据也许根本就不存在,就算存在,我也有办法处理,你们如果答应罢战,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回:‘什么秘密?我凭什么相信你?’

他回:‘你肯定认为你妈是我害死的,但其实不是,这件事你三叔清楚,你可以去问他,他会和你说清楚所有的事。我和你并没有仇,现在公司你也夺回去了,你没必要和我缠斗,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我一时间没有了主意,“凌隽,他让我去问三叔,这事靠不靠谱?我要不要听他的话去问三叔?”

“不要急着答应他,不回他的信息了,我们把事情落实了再说。”凌隽说。

“好。”我再没有回信息,直接关掉了手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