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乱如麻/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叔,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真的没害我妈妈?”我说。

“我没有害过你妈妈,我只所以会配合熊炎炳他们,那是因为我有把炳在他们手里,我也不想让你妈知道我曾经起过杀你爸的主意,我担心你妈知道这件事会恨我,我爱她,我不想让她恨我。”三叔说。

我相信他的话,他这么多年一直没娶,那说明他是真的一直爱着妈妈,原来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一段孽缘。事情的真相我有些不能接受,但我又不得不接受。

姨妈和妈妈在年轻的时候同时爱上了英俊的爸爸,后来姨妈见自己的妹妹不能自拔,就想着让出,成全了妈妈和爸爸,但妈妈和爸爸却一直误会着姨妈是爱慕虚荣跟了姜尊雄,这爱恨纠葛中的所有人都苦,但最苦的,恐怕还是姨妈。

而何长官也没有跟我们完全说实话,当年他也喜欢姨妈,虽然事隔多年,但其实他也一直耿耿于怀,所以他极力帮助我和凌隽对付熊炎炳和姜尊雄,因为他知道姜尊雄和熊炎炳是盟友,只要打垮其中一个,凌隽就有能力打垮另外一个。

也许他并没有那么多的私念,但他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忘记姨妈那是肯定的,不然他也不会第一眼看到我就想起了他年轻时遇上的那对姐妹。

“对了,我有一件事要对你说,我帮熊炎炳他们做事,他们给了我一些好处,他们把凌隽的听涛居给我了,我准备送给你,你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三叔说。

我不知道三叔在这个时候为什么会提起那岛上别墅的事,我没有回应他。

“三叔,那你知道熊炎炳后面的人是周市长吗?”我问。

三叔摇头:“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熊炎炳后面有一个大人物,只是我没想到是周市长。”

“好,那我知道了,我走了。”我站起来说。

“秋荻,你相信我,真正杀你爸的人就是凌隽,你不要相信他!”三叔说。

我没有说话,开门离开。

凌隽跟在后面出了三叔的家,“秋荻,我没有杀你爸,我有想过,但我没有动手。”

“我现在很乱,我不知道你们到底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我感觉我像一个傻瓜!”我大声说。

“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你爸。”凌隽要来拉我的手,我再次甩开了他。

“那你说,你对我爸起过杀心没有?”我说。

凌隽低下头:“有。”

“凌隽,我太了解你这个人了,你只要有这种心思,你就有能力做到,齐氏面临困境原来也是你做的,对付姜尊雄的那一套,原来你早就用来对付过我齐家了,这些事你从来也没有对我提起过!”我说。

“那都是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是因为我怕你误会,我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想报复你和齐家,但我后来是真的爱上你了,我以后也只爱你一个。”凌隽说。

“我不信你!我现在谁也不信!”我大声说。

我的心是真的很乱,我是真的谁也不信。我想不到任纤纤竟然是我亲姐姐,想不到爸爸竟然先和姨妈好,后来又和妈妈好,更没想到三叔这么多年再没娶,却是因为爱着妈妈。

这些事实在是远远超出我的预料,我真的乱了,我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些事。

“你可以不信我,但我会想办法证明我没有杀你爸!我们现在回家好不好?”凌隽说。

“那是你家,不是我家,我不能和我的杀父仇人共处一室!你不要跟着我了。我不想看到你,你让我冷静一下吧,我求求你了。”我说。

“秋荻,你怎么能因为你三叔的一番话就肯定我是你的杀父仇人?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我们一起走过那么多的艰难,你就凭人家一句话就要放弃么?”凌隽声音有些悲怆。

“你可以说我三叔口说无凭,但是你不也口说无凭吗?当时你确实是恨透了我爸爸这是事实,三叔是爸的亲弟弟,因为爱情都能把我爸恨成那样,你当然更恨不得我爸死了!你就是有杀人的动机,而且你一向冷酷,你是能做出那事的,你自己也承认你经常开车跟着我爸,有合适的时机,你完全是有可能动手的是不是?你拿什么证明那件事不是你做的?”我说。

“好,你这叫有罪推论,如果你这样认为,那我无话可说。”凌隽冷冷地说。

“你走吧,我想静一会。”我说。

“你要不到处乱跑,你回凌家去吧,那里安全,如果你不想看到我,我不回去就是了,云鹏,送秋荻回去。”凌隽说。

“我不回你家!我不要去!”我说。

“嫂子,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现在非常时期,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还是先回去再说吧。”尚云鹏说。

“我不去!我家早就毁了,我没有家了!”我说。

尚云鹏和雷震海走了过来,不由分说把我架上了车。

“得罪了嫂子,我们不能让你出事,你先冷静一下再说,隽哥已经说了,如果你心里真的很乱,他可以暂时不回家,不会让你看到他烦。”尚云鹏说。

回到凌家,我心里空空的没着落,凌隽果然没有跟着回来,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心里烦得厉害,开了一瓶酒,咕咕灌了下去,倒在床上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习惯性地摸了摸身边,这才想起,凌隽昨晚并没有和我们一起回家。

我忽然想起和周琛联系的那个手机,是他让我去问三叔的,我得看看他说些什么。手机打开后,有两条未读信息,都是周琛发的。

一条的内容是:‘你应该问清楚了吧?你爸和你妈的死都与我无关,我和你并没有多深的仇恨,所以你不要再纠缠我了,我们可以相安无事。’

另一条是:‘你三叔肯定告诉了你爸的死因了吧?那件事确实和凌隽有关,你爸出事的那天,我的人发现他确实跟着你爸的车。小心他灭口。’

灭口?灭谁的口?难道灭我的口?

我知道不会,我虽然不能肯定到底是不是凌隽害了我爸,但我可以确定凌隽不会害我,我和他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他害谁也不会害我。

我也在想这会不会是三叔和周琛的离间之间,所以我不能轻率就下结论。但是凌隽确实有可能是害死我爸的人,杀父之仇,我也不能因为他是我丈夫就轻易相信他,他后来爱我那当然是真的,但恰恰因为他爱我,所以他不敢让我知道他是害死我爸的凶手,这也是有可能的。

我心里乱极了,我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自己。

洗漱以后也没心情吃饭,来到琴房,随意在键上在按了几个音符,却发现心里根本没办法平静下来,只好放弃。

这时阿芳进来,说有一个女士找我。

我心里奇怪,心想这个时候会有哪个女士找我?来到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清丽的中年女子,正是凌隽的干妈。

她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容貌似乎没怎么变,看到我,她站了起来,“秋荻,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干妈,快请坐。”

想到他是凌隽的干妈,而凌隽又有可能是我的杀父仇人,而且她还曾经装死,害得自己的丈夫被人陷害死在狱中,我忽然对她就有些反感起来。

我心里想,她应该是凌隽请来的说客了,凌隽肯定是想让她来说服我,让我相信他没有杀我爸。

“秋荻,你和阿隽还好吗?”干妈说。

我心想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和他闹翻了,能好吗?

我并没有直接回答她:“干妈,你不是在京城吗?你怎么到万华来了?是凌隽让你来说服我的吗?”

干妈愣了一下,“什么意思?凌隽为什么要让我来说服你?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事了?”

我一想也对,昨晚我才和凌隽闹翻,她应该没那么快知道,而且凌隽也不是那种有事就找别人帮忙的人。

“秋荻,我有些话想对你说,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吗?”干妈说。

“那到书房说吧,阿芳,没有我的同意,谁也不许接近书房。”我对阿芳说。

“是,太太。”阿芳应道。

来到书房坐下,我和干妈相对而坐,我等她开口。

“秋荻,我听说熊炎炳死在了万华?你们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干妈说。

我一听就惊住了,“干妈,你怎么知道熊炎炳?”

“秋荻,你们不要查下去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好吧,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只希望你和阿隽还有虹虹都好好的,我真的不希望你们再出什么事……”

说到这里,干妈突然哭了起来。而且哭得很伤心,我有些莫名其妙,她为什么这么伤心,又为什么要让我们停手?

“干妈,你知道我们在查周琛?或者说,你知道背后的人就是周琛?你现在让我们不要再查下去,是担心周琛会害我们?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说。

有钻的砸给小雪吧,不然就作废了,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