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恶贯满盈/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告诉干妈,如果她要想凌隽平安,那也得亲自告诉凌隽那些事才行,如果她以前因为懦弱而伤了太多的人,那这一次,我希望她能勇敢一些,当着凌隽的面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救赎别人的同时,也完成她的自我救赎。

把干妈送走之后,我一直精神恍惚,凌隽始终还是没有回来。

我没有打电话给他,我和他都需要冷静,我还是爱着他的,这毋庸置疑。而且我也相信他还爱着我,我也不会愚蠢到因为三叔和周琛的一番话就完全相信他就真的是杀害我爸的凶手,我只是需要时间来思考和证明,这件事真的太大,我不能因为爱他,不能因为他是我的丈夫就轻易认定他不是凶手。

其实我宁愿相信他不是,如果他真的是害死我爸的人,我以后将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他。

一路艰难走过来的爱人,如果真的和我爸的死有关,那上天实在太过残忍,我也许最终会原谅他,但到底需要多长时间,我不知道,也许是三年五年,或许十年二十年,也或许,我永远也不会原谅。

红尘果然深不见底,苦得无边。我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我什么也不想再过问,只想沉沉睡去,远离恩怨,如果可以,我甚至想不再醒来。

但我最终还是醒来,是被阿芳叫醒的。

“太太,出事了。”阿芳说。

我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谁出事了?凌隽出事了吗?”

我最关心的,其实还是凌隽。

“不是,是你三叔家出事了,是云鹏他们打听到的,你三叔家发生了大火,好像还伴有煤气爆炸,烧成一片废墟了。”阿芳说。

又是大火!又是爆炸!我瞬间就想到了两个字:灭口。

谁灭的口?难道是凌隽?还是周琛?

“凌隽还没有回来吗?”我问。

“没有,凌先生还没有回来,而且云鹏和震海也出去了。”阿芳说。

“阿芳你打电话给凌隽,问一下他要不要回来吃晚饭,随便问问他在哪里。”我说。

“我打过了,凌先生的电话关机了。我想云鹏和震海可能都去找凌先生了,太太,你和先生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那天晚上你们一起出去以后他就没有再回来?”阿芳说。

“此事一言难尽,你不用管了,我和他没事,以后再说吧。”我说。

“好吧。”阿芳说着走了出去。

我本来打算再回去找一次三叔,再反复问一下当年我爸死的情况,没想到三叔也让人灭口了,这一下所有人都死了,真正的死无对证了。

我拿出手机,决定亲自给凌隽打电话,我要和他好好谈一谈,谈谈当年我爸的事,也谈谈怎么对付周琛。

但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我打电话去了公司,公司的人说他没有去公司,他竟然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我再联系尚云鹏和雷震海,这两人的手机竟然也关机了,而且都不回家了。

这算什么?集体冷落我么?

我心情太差,晚饭也没怎么吃,打开电视,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关于凌隽的新闻。

“现在播发一条本台刚刚收到的新闻,今天晚上,市二医停车场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黑色轿车在停车场撞翻了从医院检查出来的周琛市长,周琛市长目前正在抢救之中,该男子的身份已经核实,系振威集团总裁齐道鹏,此案警方目前正在调查之中,我台也将持续关注案件进展。”

三叔竟然没死!他恐怕是防到有人会灭口,所以他有了防范,他肯定能想到要杀他的人是周琛,所以他直接先下手为强,开车撞翻了周琛,只是,三叔可不是这么勇敢的人,他哪来这么大的勇气?

我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准备持续跟踪周琛被撞的事,网上的消息往往比电视台来得快一些,我要知道最新的进展,周琛如果要是死了,那就真是除了一大害了。

网上的新闻很多,还有一条是关于我的,新闻说的是我在去年曾经和吴星星到某酒店开房,之后我深夜离开,那段时间正是凌隽在看守所关押的时候,说我不甘寂寞,和富二代开豪华套房寻欢作乐,新闻上面还列出了当时开房的相关证据。

我脑袋轰轰作响,这件事是真的,我当时确实和吴星星去开了房,我也确实是深夜离开酒店的,但我和吴星星并没有发生什么,我当时找了一个女的作了‘替身’。

这件事当然是吴星星爆出来的,因为我夺了振威,把他老爸踢出局,他恨我那是当然的,只是没想到这件事相隔这么时间后还是爆出来了,而且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爆出,我忽然有些明白凌隽为什么不回家了。

他那么骄傲的人,看到这样的新闻,这么大的绿帽子恐怕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我先是怀疑他害死我爸,现在消息又爆出我和吴星星曾经开房,他心里恐怕已经怒极,恨不得杀了我。

这件事只有邹兴知情,邹兴也许可以向凌隽解释,但问题是现在我们根本就联系不上凌隽,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面都见不着,电话也打不通,完全没法解释。

我感觉我快要崩溃了。

一直无法入睡,到后半夜时,关于我的新闻已经慢慢被人删除,这当然是有人在暗中做事了,做事的人,应该是凌隽吩咐的。心里稍安一些,我这才勉强睡去。

第二天一早又爬了起来,网上铺天盖地的是关于周琛的新闻,周琛因为抢救无效死亡,警方确定在医院停车场发生的案件为蓄意谋杀,已批捕三叔。

周琛竟然就这样死了。都没有让他接受审判,实在是有些便宜了他。不过死了也好,如果不是三叔撞死了他,和他相斗的过程中,我们恐怕也会付出代价,在万华这一亩三分地上,他是可以一手遮天的。

也好,周琛死了,这些恩怨,自然也就随风散了。

没想到三叔最后竟勇敢了一次,只是三叔一死,妈妈的死因就再也无法调查了。而周琛死了,炳叔的儿子到底被他藏在哪里也不知道了。

还有一个恶人还活着,那个人就是吴良。

周琛以前是警察系统的人,他虽然离开了那个系统,他的影响力当然还存在一些,所以很容易就能想到吴良必然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他和吴良一起组建了万华这片罪域里强大的势力网,在这里他们为所欲为,吴良在警察系统,所有的案件他都会在第一时间掌握情况,然后他就控制局面,再由周琛利用权力压制各方,案子就可以按他们的意愿来办了,所以才会办出朱原磊杀妻那样荒唐的案子来,权力一但冲出束缚它的笼子,带来的破坏力是惊人的,周琛的本意肯定是让吴良在看守所做掉朱虹,但没想到吴良看上了朱虹的美貌,所以就没有杀死朱虹,而是长期霸占了她。

如果干妈已经想办法找到了凌隽,告诉了凌隽朱虹就是他亲妹妹,可以想像凌隽的愤怒,他的亲妹妹被人长期凌辱,这样的事,凌隽如果还能忍得下这口气,那他就不是凌隽了。

所以我一直都提心吊胆,我担心凌隽会以一种粗暴的方式去替朱虹报仇,现在周琛已经死了,我不希望凌隽因为吴良而出事。

我在花园里来回散步,忽然想起了三叔之前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凌隽在岛上的那幢别墅最后是落入他手,是他加入吴昊天他们那一伙得到的唯一好处,他还说让我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

我忽然想,凌隽是不是就在那里?他会不会就躲在那里谋划着如何对付吴良替朱虹报仇?

我决定租船出海,去听涛居看看到底凌隽有没有在那里。

但我又担心三叔在那里设了什么陷井害我,于是我叫上了邹兴。有他保护我,相对安全一些。

“太太,那房子后来都不属于隽哥了,我们还去那干嘛呀?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隽哥才行。”邹兴听说我要他陪我去听涛居,很不乐意的样子。

“那行,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你不用去了。”我说。

“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觉得隽哥和云鹏他们忽然都蒸发了一样,实在是让人奇怪,我们应该尽快找到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出事了。”邹兴说。

“不会出事,现在主要对手都全部完蛋了,谁还能让他们出事,只要他们不让人出事就算好的了,也许凌隽就在听涛居呢,听涛居以前是他的房子,他去看看也是有可能的。”我说。

“那好吧,我陪你去,也不知道隽哥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竟然凭空消失了一样。”邹兴说。

“放心吧,他们会没事的。邹兴,如果我们找到凌隽,你一定要替我解释清楚我和吴星星的那件事。”我说。

“放心吧太太,隽哥不是那种糊涂的人,我会和他解释清楚的。”邹兴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