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你痴意如昔,我情深如旧 谢 ( Littlebin )赏酒/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建宇使出浑身解数,加上京城的陈先生多方帮忙,相关部门对雷震海进行多次‘权威鉴定’,确定雷震海与吴良斗殴时,他‘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行为和对自己的危害行为不能完全辨认’,加上雷震海认罪态度良好,有自首情节,给予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三年。-www.ZiYouGe.com-

黄建宇最后并没有收取五百万,他只就拿了一百五十万,因为他认为雷震海之所以轻判,不是因为他的辩护给力,而是我们‘各方面工作’做得给力,他不敢多收,他担心收得太多会出问题。

我也不知道他担心什么。但为了表示感谢,我告诉他,以后美濠和振威的在万华的法务都由他的事务所负责,我还定名要他的那个俊俏的徒弟冯濛担任公司法律顾问,然后希望他继续帮忙打点,争取让震海能够在服刑期间减刑,他表示没问题,他说只要震海在狱中安分一些,他可以帮助震海减到最低的服刑时间,那就是一年半。

也就是说,震海最低也要在狱中呆一年半了。

凌隽一直没有出现,也没有给我打电话,他只和尚云鹏联系,指导尚云鹏做一些事,我其实已经知道他不是凶手了,他却不知道我和吴星星到底有没有什么。

也许他也是相信我和吴星星没有什么的,但当初我对他的不信任,还是肯定让他很难过,他曾经辩解过他没有杀我爸,但我没有相信他,因为当时我确实怀疑了他,发自内心的怀疑。

凌隽没在万华,我当然就得负责起美濠在万华的事务,朱虹依旧把朝会打理得红红火火,她在万华上流社会的那些精英中游刃有余地应酬,新一季的选秀地区淘汰赛已经确定在朝会举办,朝会又成了万华的顶级夜场。

一切都尘埃落定,尚云鹏找到我,让了一句让我震惊的话:“嫂子,我要走了。”

我愣了愣,“你走哪儿去?”

“我要去芸南,去看望田杰的妹妹,田杰死了,只留下田娴一个人,我理应担负起照顾妹妹的责任,现在万华的事差不多了结,我想离开一段时间,嫂子,我也累了,我需要休息,我想在那里住一段时间。”

其实我很想挽留云鹏,因为他对我们太过重要,但我又不忍心,他总得有自己的生活,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在为我和凌隽的事奔波,现在终于尘埃落定,他是应该休息一下了。

“云鹏,那你去吧,好好休息,玩累了,就记得回来,等震海出狱,我就把振威集团过户到你和他的名下,由你们来打理振威,以后你们就可以不用刀口舔血了。”我说。

“谢谢嫂子好意了,我和震海都不是经商的料,我们当混混习惯了,恐怕也做不来办公室,以后再说吧。”尚云鹏说。

“朱虹那边,你和她说过你要走了吗?”我说。

尚云鹏摇摇头:“没有,她现在很忙,她已经是万华娱乐圈的第一女强人了,我和她不是一路人,也没什么可说的。”

我无言以对,这样也好,他离开一段时间,让大家都好好冷静一下。

尚云鹏拿出一张纸递给我,“嫂子,这是轩儿在新加坡的地址,你和隽哥商量一下,如果可以的话,就把他接回来吧,他小小年纪就流落海外,怪可怜的,现在基本上没什么事了,最好把他接回来留在身边。”

“好,我也准备把事情办完就去接轩儿回来,只是凌隽一直也没和我联系,我想打电话向他解释一下吴星星那件事,其实我和吴星星没什么的,邹兴可以作证。”我说。

“隽哥应该也会相信你的,但这种事,还是当面解释好一些,你先去新加坡接轩儿吧,然后带着轩儿飞澳城,隽哥看到轩儿,那过去的什么事都会忘了,你们一家肯定会幸福的。”尚云鹏说。

“谢谢云鹏,谢谢你这么长时间来对轩儿的守护,我去新加坡,他们会让我见轩儿吗?”我说。

“你只要带上你的身份证明,到了新加坡以后你给我打电话,我确认后,他们就会让你见轩儿,然后你就可以带走轩儿了。放心吧嫂子,所有的危险都已解除,没事了。”尚云鹏说。

“我知道,辛苦你了,云鹏,希望你在芸南过得开心。”

本来只是普通的离别,我心里却一阵伤感,芸南并不远,随时可以来去,但我心里还是有些难过,云鹏不仅仅是我和凌隽的朋友,已经胜似亲人。

“嫂子你又哭了,你现在是万华商界的女强人了,不能动不动就哭。”尚云鹏笑着说。

“好,我不哭就是了,那你得答应我,等你回万华的时候,一定要带个女朋友回来,我和凌隽都不想看你一直是一个人。”我说。

“这事强求不得,我尽力吧。”尚云鹏笑着说。

“不是尽力,是一定要的,这是我给你的任务,你一定要找个女朋友。”我说。

“我还是只能说尽力。嫂子,你和隽哥如果大婚,一定要通知我,不管我在天涯海角,都会赶回来的。”尚云鹏说。

“那当然,你一定是要在的,还有震海……”

说到震海,我心里又有些难过。

“放心吧嫂子,震海肯定能减刑,很快就能出来了,等你和隽哥大婚的那一天,我又会把震海灌醉,让他趴桌底去,哈哈。”尚云鹏笑着安慰我。

“好,那就一言为定,我和凌隽一定会等到震海出来才办婚礼,我们的婚礼,你们一定得在的。”我说。

“那就这样吧,嫂子保重,我先走了。”云鹏说。

“等等。”我叫住了云鹏,“云鹏,本来咱们之间不该谈钱的事,但你在外面旅行,总得花钱,我一会往你帐上转些钱吧,记得替我向田娴妹妹问好。”

尚云鹏笑笑,“嫂子不用担心钱的事,我有钱,隽哥给的那么多钱,我还没花完呢,隽哥的那辆悍马我开走了,而且我不准备还了,到时嫂子见了隽哥,替我向他说一声。”

“一辆车而已,开走就开走呗,咱们随时联系,有什么困难记得打给我。”我说。

“好的,嫂子保重,走了。”尚云鹏说着走了出去。

***********************

我终于飞抵新加坡首都。

我来不及慢慢感受这个号称‘花园城市’的国度,直接乘车向尚云鹏提供的地址而去,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我的轩儿。

其实我心里非常的紧张,我担心我见到他时,他不认我,我和他太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他不认得我那几乎是不可避免的问题了,要是他躲着我怎么办?要是他不肯理我怎么办?

我心里越来越紧张,真是越近团圆越情怯!我只是去见一个小孩子而已,而且那个小孩还是我自己生下来的骨肉,我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内心惶惶。

“你好,请问这个地址是向这里进去吗?”我用英文向一个阿姨问路。

“是这里,一直向前,然后左转。”对方竟然用华语回答我。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国家可是有近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华人,我根本不需要用英文的。

终于找到我要找的地方,那是一所很讲究的贵族小学,说明来意后,校长亲自接待了我。但是她告诉我,轩儿大概在十分钟以前被接走了。

我的心又开始往下沉,“是谁接走了他?你们怎么能让人随便接走他呢?”

“我们核实过他的身份,他有权接走孩子。”校长微笑着说。

“他是谁?”我问。

“他说他是凌隽,是孩子的爸爸,我们也打电话向尚云鹏先生确认过了。”校长说。

“谢谢您了,那他说他带孩子去哪儿了吗?”我问。

“他没说,应该是去玩儿吧,我们这里小学下午都不上课的,家长可以带孩子出去玩儿,凌先生最近两周都在这里。”校长说。

我这才放下心来,原来凌隽早就来了,他知道我会来,所以他在这里等我。

这应该也是尚云鹏安排的了,他知道我大概来的时间,就告诉了凌隽,让我和凌隽在这里相会。

“谢谢您,谢谢。”我向校长道了谢,告辞出来。

走到学校门口,我看到一身白色西服的凌隽,手里拉着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人儿,那孩子穿着和凌隽身上所穿一样款式的超小号白色西服,竟然还打了集结,和凌隽那眉目间的清冷,竟似一个模子印出一般。

“告诉她你是谁。”凌隽一脸的得意。

“我叫齐志轩,我是齐秋荻和凌隽的儿子。”孩子怯怯地说,这台词似乎已经背了很多遍,吐字还算清楚,至少我能听明白。

“不是说好的凌志轩吗?你怎么又记错了?”凌隽皱眉。

我冲了过去,一把搂他入怀,孩子乖巧地搂住我的脖子,还好,他没有排斥我,应该是凌隽早就交待过的了。

“别听他的,你本来就叫齐志轩,你姓齐,不和某人姓凌。快叫妈妈。”我说。

“妈妈。”孩子稚嫩地叫了一声,凌隽的功课果然做得不错,竟然已经说服他第一次见面就叫我妈妈。

我搂紧轩儿,任眼泪狂涌而出。

凌隽蹲下身,将我和轩儿一起抱住。

“我等你近一个月了,你才来。”凌隽说。

“万华那边的事……”

“没有事,什么事都没有,一切都已经过去,我们一家人从此不再分开。”凌隽打断了我的话。

“好,永远不再分开。”我重复了凌隽的话。

渡尽千劫万难,今生只陪你走,你痴意如昔,我情深如旧。

(晚天欲雪拜谢各位的支持,第一卷完结)

如果结局没有让亲失望,此文没有让亲失望,手上有钻的,砸来吧,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