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一名媛/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人各自上车,向万华市区而去。-www.ZiYouGe.com-

“师傅,一会你可要记得把我介绍给凌隽他们。”

饶溪这是第三次念叨这句话了,刚才她没有插上话,肯定是急坏了,她认为这是露脸出位的好机会,要是浪费了,对她来说就可惜了。

“放心吧,我会介绍的。”黄建宇说。

“师傅,我觉得我们这么一大帮子人去参加人家的宴会不好,人家自己人庆祝兄弟出狱,我们硬生生地插进去,这算什么?要不我们先回去好了?”我说。

“骆濛你有没有搞错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浪费呢?你不愿意去那你回去好了,我要和师傅一起去。”饶溪说。

“你们不要争了,我们一起去,你们也听到了,是齐小姐诚意邀请我去的。”黄建宇说。

虽然他是我师傅,但我还是很想骂他厚颜无耻,他自己硬要贴上去,人家当然得出于礼貌邀请他一下了,他一点也不推辞,马上答应下来,现在却说是人家诚意邀请他,真是不要脸。

我本来想说我没看出来人家哪里诚意邀请了,但想想还是算了,他毕竟是我师傅,而且我现在还得在他的手下混饭吃,我不能得罪他。

说话间到了盛世酒店,这是美濠在万华投资修建的第一座五星级酒店,我下车后,看到了酒店门口迎候的展瑞。

他也穿着黑色的西服,上班以后虽然头发剪断不少,但还是有稍有些长,让他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公司职员,倒有些像个流浪歌手,一米八零的身高还算不错,只是有些偏瘦,眼神里还是那种让人心疼的忧郁,脸色稍显苍白,俊秀的五官看上去像某个电影明星。

他站在那里,隐隐间透出一种贵气,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这种贵气和他中层管理人员的身份极不相符,我一直很奇怪出身并不富裕的他为什么身上会有这种贵族气质,那种气质加上他忧郁迷离的眼神,足以让姑娘们神魂颠倒,也难怪他上学时一直被很多女生狂追。

“哇,这男的好帅,像电影明星啊,这是谁啊?”饶溪花痴地问。

“不知道。”我淡淡地说。

“他叫展瑞,是凌隽公司的职员,坊间有传言说他有惊人的金融天赋,凌隽准备培养他,还有人直接就说他是凌隽的徒弟。”黄建宇说。

“哇,那他不是潜力股,将来前程似锦?”饶溪说。

“事业要靠自己打拼,哪能全靠人提拔就能成大事的,虽说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但也要有飞翔的实力,上了青云后才不会掉下来。”我忍不住说。

“话可不能这么说,给的平台不一样,那发展的机会就不一样,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至于飞起来以后能不能飞得高飞得远,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如果没有风口,猪就只能让人吃肉的命。”饶溪说。

这话倒是挺符合她一向的实用主义原则,她一向都是只求目的不择手段的,只要能上位,她什么事都可以做。而且她说的这话也确实有几分道理,有人相助,和自己打拼的差距还是很大,有些人准备了一辈子,但就是缺乏一个机会,便会平庸一生,而有些人则因为有了一次机会就横空出世,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但有准备的人却未必能遇上机会。

展瑞看到我的时候,稍显惊讶,我昨天晚上才和他见面,而且还激情销魂,但我现在面对他,却要装着不认识,这真是一件残忍的事。

凌隽果然很器重他,让他负责安排为雷震海接风的事,照这形势,一会他肯定也会出现在宴会上了。

我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瞄了他一眼,他正好也忍不住看了我一眼,四目短暂相对,我们赶紧都将目光移开,我心里还是疼了一下,我要是能告诉所有人他就是我男朋友,那得多好?

“一会我得找个机会要这个帅哥的电话才行。”饶溪轻声对我说。

“你要他电话干嘛?”我问。

“勾*搭呗,这么好看的男子,又是凌隽的徒弟,绝对的潜力股啊,不勾*搭可惜了。”饶溪说。

“或许……他看不上你呢。”我心里竟有些醋意。

“什么话!我知道他长得好看,但我也不差啊,挺胸翘臀我一样不缺,他凭什么看不上我?女人受男人欢迎,不仅仅是靠长得漂亮,而且还要有手段。”饶溪说。

“哦?比如说什么样的手段?施媚吗?”我说。

“这是秘密,是绝招,传女不传友的!总之我一定要把这个帅哥搞定,我只要把他搞定,那我就可以接近上流社会了,以后我就前程似锦了。”饶溪想得还真是很远。

“你不会也想嫁入豪门吧?”我说。

“废话!那可是我从小的人生目标,我这样的身材这样的相貌,要是不嫁入豪门,太可惜了呀,现在好多女明星都还挤破脑袋地往豪门里钻呢,更何况是我?”饶溪说。

“那你为了你这宏伟的目标,是否制定了A计划和B计划?”我打趣道。

“那当然,网上所有钓金龟婿的攻略我都仔细研读过,最终形成了我独有的饶氏钩男法,非常有效,神鬼难防!”饶溪说。

“这么说,那位有着忧郁眼神的帅哥,必然会成为你的裙下之臣?”我说。

“那是必须的!手到擒来不在话下。但你得帮我,你和齐小姐关系近,以后你要经常带着我和她们见面,一来二去的,我就和他们混熟了。”饶溪说。

“你加油吧。”我说。

宴会已经开始,东道主是凌隽,他当然要说两句。

“今天我非常高兴,因为我的兄弟震海出狱了,我和我太太曾经约定,必须要等到震海兄弟出狱后才能办婚礼,所以这个婚礼一直拖了两年,我现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震海出来了,我也可以结婚了,不然我都快急死了。”

没想到凌隽这么冷峻的人竟然也会开玩笑,他的话惹得一片笑声。

“阿隽,要知道我不出来你就不能结婚,那我索性在里面多呆几年,懒得出来,急死你!”雷震海说。

又是一片笑声。

“震海,那我们一会吃完饭就送你回去,你继续在里面呆着。”齐秋荻说。

“好啊,回去就回去,只是我如果再进去,那我可真的不出来了,你们这辈子也休想结婚!”雷震海说。

“你又在胡说八道了!里面有那么好吗?”这时宴会厅的门开了,又进来一个男人。

他皮肤有些黑,也是属于冷峻的那一类,穿着一身户外运动的服装,和这高档酒店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他气场强大,眼神逼人。

我听齐秋荻说过,他们还有一个很好的兄弟叫尚云鹏,应该就是他了。

“云鹏,你丫怎么现在才来?他们都去接我出狱,只有你没去!罚三杯!”雷震海站了起来。

“我是按着时间往万华赶的,可路上遇上山体滑坡,路被堵了,这才迟到了,对不住啊兄弟,我自罚六杯就是了,今天咱们一醉方休。”尚云鹏说。

“云鹏一来,震海又得趴桌底了。”齐秋荻笑道。

“嫂子,隽哥,你们还好吧?婚礼筹备得如何了?”尚云鹏说。

凌隽笑笑:“都老夫老妻了,办婚礼主要是想让兄弟们有理由聚一下,也了一个心愿,这个婚礼是我欠秋荻的。”凌隽说。

“好了,今天不说我们的事,说说云鹏吧?你怎么样了,两年前我交给你的任务是让你找个女朋友,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有动静?””齐秋荻说。

尚云鹏无奈地笑了笑:“感情的事不能强求,不过总会有的。”

“今天好像少了一个重要的人,朱虹呢?”雷震海说。

我曾经听齐秋荻说过,凌隽的两个兄弟雷震海和尚云鹏都有些喜欢朝会的总经理朱虹,朱虹也是万华的名人,交际非常广,在政界和娱乐圈,甚至比齐秋荻的影响力还要大,号称万华第一名媛。

凌隽看了看表,“朱虹说过要过来的,可能是有事耽误了,再等会应该就来了。”

“今天是震海出狱的日子,有什么事也可以先放下嘛。这么多人等她一个。”齐秋荻说。

“我这一来,怎么就听到大嫂说我坏话?”

说曹操曹操就到,走进宴会厅一身名牌的漂亮女子,正是朝会的总经理朱虹。

不愧是万华第一名媛,她确实是非常的漂亮,那一身顶级的国际名牌服饰,不是订做就是限量版的了,和齐秋荻的一身休闲相比,她的一身珠光宝气显得格外惹目。

“好了,震海最希望看到的人终于来了,朱虹,我可没说你坏话啊,只是你没来,他们都在念叨你呢。”齐秋荻笑着说。

“嫂子,你和大哥要结婚了,我这两天忙着婚庆的事,都没怎么睡好,你还背说我有什么事可以暂时放下,真没良心。”朱虹笑着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